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377 紅粉知己多一人

齊豫剛到東臺,便給方志誠撥通電話,那種心情仿佛有點興奮,仿佛見到許久未見的朋友。電話響了幾聲,沒有接通,齊豫皺了皺眉,將電話拋到一邊,未過多久,電話鈴聲響起,齊豫連忙取過電話。
  “剛才怎么打給你,你沒接?”齊豫說完此話,覺得語氣有點不對勁,仿佛含著怨氣的妒婦。
  方志誠笑了笑,如實道:“剛才去隔壁辦公室取了一點資料,所以沒能接到你的電話。你現在已經到東臺了嗎?是我過來見你,還是你來我辦公室坐坐?我正好有事情要與你商量一番。”
  “還是我來見你吧。”其實齊豫早就吩咐好司機,將車開往縣委大院了。
  掛斷電話,齊豫意識到自己心態出現問題,在香都的時候,她經常會想起方志誠,最近這段時間,家里長輩幫著自己介紹了許多對象,不知為何,她始終將那些相親對象與方志誠進行對比。這種對比,也有些古怪,總是拿方志誠的優點與對方的缺點進行比較,這種方式又怎么可能找到符合自己心意的目標呢?
  但若要自己降低標準,齊豫總覺得還不如一個人生活。
  齊豫其實內心知道自己這種情感是一種畸形之戀,她與方志誠之間不會存在未來,彼此的生活環境以及圈子都沒有交集,而自己應該理智,丟棄不必要的幻想,但感情這種東西,很難用常理來推演,越是壓制,越是難以控制,淡淡的情愫就如春雨后的野草,無論上面的石頭有多么的沉重,它總能從縫隙中探出頭,隨著一絲半點的誘因而爆發出來,瘋狂地滋生長大!
  齊豫有時候覺得自己陷入了一種魔怔之中,不可自拔,不愿自拔!
  不知不覺,已經來到東臺縣委大院,齊豫下車之前取出皮包里的化妝包,稍微補了一點淡妝,然后才緩緩走下。
  原本在車上胡思亂想的陰霾,也隨之一掃而空。
  方志誠知道齊豫喜歡喝咖啡,所以早就準備好了,齊豫泯了一口咖啡,發現方志誠明亮而帶著溫情的目光望著自己,不禁覺得有點心煩意亂。齊豫放下咖啡杯,輕咳一聲道:“說吧,究竟有什么事情要商量……”
  方志誠從辦公桌上取來一份文件,笑道:“跟你做一筆生意。”
  齊豫將文件簡單地翻了翻,不置可否地說道:“怎么不讓他們直接跟齊氏集團進行談判,讓東臺政府出面,是不是有點不妥?”
  方志誠擺了擺手,淡淡笑道:“你對我們政府的行事風格可能還不知道,政府所處的角度,便是整合各種資源,為企業進行服務,現在齊氏集團面臨問題,我們政府動用資源,幫助你們尋找資源,這比你們自己去尋找合作方更為快捷。”
  齊豫搖了搖頭,道:“不過方案中給的租金價格實在太低,你也知道,匯金商業廣場,我們集團在硬件投入上花費很大成本,以你所提的租賃價格,我們根本回收不了成本,而且若再加上電費、水費等公共資源,我們會有很大的損失。”
  方志誠指著其中一條細節,解釋道:“租金還可以繼續商議,現在當務之急是要讓商業廣場能夠正式開業。如果匯金商業廣場的人氣足夠旺,后期想要入駐的商鋪肯定絡繹不絕,屆時想要提價,還不是你們一句話的事情?”
  齊豫猶豫不決,不知為何有點心慌,沉吟道:“我覺得有點不對勁。”
  方志誠攤開手,苦笑道:“究竟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呢?”
  齊豫想了想,吐了一口氣,道:“我覺得什么事情都被政府安排好了,會不會半路被你們賣了?”
  方志誠對齊豫古怪的邏輯感到無語,笑道:“要不你走一步算一步吧?畢竟現在齊氏集團現在沒有更好的辦法,在短時間內將一期項目全部招商完畢。不妨與你直說,我現在可是跟縣委書記立下軍令狀,如果不能如期將匯金商業廣場開業,那么可要主動請辭的。”
  齊豫笑了笑,道:“你能力不錯,有沒有想過離開政府,或許會有更好的發展前途。這樣吧,我給你承諾,如果你離開政府,我給你一個年薪百萬的職位。”
  方志誠擺了擺手,知道齊豫在跟自己開玩笑,道:“年薪百萬?我可不敢想。”
  齊豫泯了泯嘴唇,道:“看來我的誘惑還不夠啊……不過,我能理解,權力其實有時候比金錢更加有吸引力。我剛看的這份文件用了很多心思,可以瞧出東臺政府在為匯金商業廣場開業一事煞費苦心。齊氏集團本來便有在規定時間內招引商鋪的職責,但因為情況有變,不得不折中考慮,就按照你的意思,將一半商鋪進行分租,但租賃協議只能簽三年。三年之后,重新調整租賃合同,如何?”
  方志誠略微思考一番,其實方案中的租金價格聊勝于無,幾乎相當于免去租金,齊氏集團能夠做出這么大的讓步,已經足夠顯示誠意,他笑道:“行,既然齊氏集團同意方案,我立即便讓安排人去與省內幾家優秀的商業地產公司進行聯系。”言畢,方志誠起身,拾起電話,給羅輝撥打電話,說出了這個消息。
  見方志誠一副雷厲風行的模樣,齊豫看得微微有些走神。方志誠再次坐在沙發上,笑道:“稍作片刻,再等一兩個小時便會有消息……”
  齊豫嘆了一口氣,道:“雖然東臺政府這邊很熱心,但我還是對你的前景不太樂觀。”
  方志誠微微一怔,疑惑道:“莫非齊氏集團這邊無法招到足夠的商鋪?”
  齊豫搖了搖頭,笑道:“還記得那個賭約嗎?咱倆可是競賽呢,如果你輸了可是要當我的仆人呢。”
  方志誠拍了拍腦門,想起之前自己激將齊豫的話,笑道:“看來你有信心和把握,一定能在我之前讓商鋪全部入住了?”
  齊豫美眸流轉,笑道:“這是當然。集團對匯金商業廣場高度重視,認為這是我們重新扭轉形象的一次契機,所以投入許多資源,同時,我也會全程跟進,關注商鋪的招引、裝修。不過,你這邊就有點危險。畢竟你們自己沒有招商資源,即使找到一個有強大實力的商業地產公司,在兩個多月的時間內,完成這么一系列的工作,也有些勉強。”
  方志誠自嘲地笑了笑,道:“那么我現在認輸的話,還來得及嗎?”
  齊豫堅決地搖了搖頭,得意地笑道:“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放心吧,我可不是殘忍的人,作為我的仆人,也沒有太多的工作,最多幫我洗洗衣服,做做飯什么的。”
  方志誠見齊豫如此自信,提醒道:“世界上沒有百分之百的事情,說不定到時候會有變化,還希望你愿賭服輸。”
  齊豫撇了撇嘴,道:“某人到時候不要哭鼻子,就好了!”
  齊豫將咖啡喝完,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便離開了。方志誠暗忖這齊豫與上次見面,似乎有很多地方不同,又不知是哪里,多了一種熟悉感,仿佛多年未見的紅粉知己。
  他長嘆一口氣,收拾心神,隨后立即給羅輝打電話,了解商業地產究竟聯系得如何了。
  羅輝的執行力不錯,前后不到半個小時,已經取得階段性成果,“宏達集團對匯金商業廣場項目很感興趣,我已經邀請他們招商部的人員今天下午來東臺實地調查一下,晚上我想以政府的身份宴請他們,不知你有沒有空與我們一起參加。”
  宏達集團在商業地產這塊,的確是整個淮南省最具實力的企業,羅輝能夠直接聯系到招商部負責人,顯然動用了不少關系。他們甚至還準備在下午便實地調查,這充分說明合作的可能性很大。
  方志誠笑道:“那就麻煩羅大哥接待,我晚上會出席飯局,咱倆一起來做說客。”
  晚上七點半左右,方志誠與齊豫一起進入縣委招待所三樓的包廂,羅輝與宏達集團招商部的人等了片刻,見方志誠進入包廂,羅輝連忙起身,為宏達集團的那些人介紹道:“這是我們東臺縣政府分管招商引資及重點項目的方縣長,另外一位,便是齊氏集團的齊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