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376 官場有鐵律禁區

(月底求月票!)
  書記碰頭會結束后,宋文迪將邱恒德喊住,等其余幾人離開之后,輕聲問道:“東臺的事情聽說了嗎?”
  邱恒德點點頭,面露苦笑:“沒想到小方這次將事情鬧得這么大,動手打了鄧洪國,這對他的影響可是極其不好的。
  宋文迪徐徐吐了一口氣,道:“有人向省委遞了投訴信,雖說被攔下來,不過我在思考,是否對他太過放縱了一些。小方,可是不錯的苗子,我害怕他在我們的庇護之下,以后會走歪路,得不償失。”
  邱恒德卻是搖了搖頭,提醒道:“老板,小方是你一手培養起來得的,你對他的性格必然也了解,他是那種莫名其妙會出手打同事的人嗎?”
  宋文迪苦笑道:“小方行事總是出人意料,我覺得很有可能,他是在為其他事情做鋪墊。”
  邱恒德點頭道:“我安排人調查一下,齊氏集團的匯金商業廣場開業在即,但齊氏集團的招商遇到問題,商鋪入住率極低,孫偉銘及鄧洪國以此為由,要挾方志誠簽訂軍令狀,如果匯金商業廣場不能如期開業,那么方志誠便要辭職。當然了,如果能夠順利開業的話,那么孫偉銘便保舉方志誠進入常委會。”
  宋文迪皺了皺眉,不悅地說道:“小方,進入常委會,此事不已經早就內定好嗎?怎么還以此為條件?”
  邱恒德嘆道:“這就是孫偉銘的計謀了。”
  宋文迪輕哼一聲,道:“以前我倒是看走眼了,原本見孫偉銘年齡不算大,是一個值得培養的人才,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時間長了之后才發現這孫偉銘不過是一個心胸狹隘的小人。”
  宋文迪城府很深,一向很少表露對一個人的看法,邱恒德暗忖這孫偉銘不可避免地進入黑名單,提醒道:“不過,最近省委組織部那邊傳來消息,似乎對孫偉銘十分看重,我了解了一下,孫偉銘一直隱藏得很深,他有個戰友在部委混得很好。”
  “組織部?”宋文迪眉頭一凝,露出忌憚之色。
  邱恒德點點頭道:“若是部委有人插手的話,怕就麻煩了。”
  宋文迪眼中射出一道厲芒,道:“若是中央真有人想要插手銀州政務,我也不懼與其較量一番。”
  宋文迪說此話,倒也不是狂妄,他現在是淮南省最年輕的副部級干部,而且主政一方,即使在中央層面的優秀儲備干部中排名也很高,是諸多勢力想要拉攏的優秀人才。若是有人將手伸得太長,想要動搖他的根基,他自然不會輕易放任這種行為。
  邱恒德離開之后,座機正好響了起來,宋文迪看了一眼號碼,嘆息道:“怎么?鬧出問題了,想要找我幫你解決嗎?”
  電話正是方志誠打過來,他在電話中笑道:“老板,我可不是尋求你的幫助來的,而是向你匯報一下情況而已。不要擔心,我沒有吃虧,倒是那個卑鄙小人鄧洪國被我狠揍了一頓。”
  宋文迪一陣無語,沒好氣道:“誰關心你吃沒吃虧?你現在動手打人的事情,鬧得人盡皆知,甚至思源書記還跟我通了電話……”
  方志誠訕訕地一笑,道:“老板,我覺得此事有點大驚小怪,人家國外開會的時候,經常打得頭破血流呢,我們國內官場少了這么一股血性,所以顯得太過古板。”
  “你總是歪理一堆!”宋文迪拍了拍桌子,佯怒道,“那些老外跟我們生活的環境不一樣,華夏官場有鐵律,有禁區,你現在觸碰到底線,若是被有心人利用,指不定會萬劫不復。”
  方志誠知道宋文迪并非真心指責自己,收起玩世不恭地態度,一本正經地說道:“老板,我認為環境不一樣只是借口,所謂的鐵律還有禁區,也是人為設定的,只要有信心,都可以打破。所謂的改革開放,絕對不僅僅限于經濟上,同時我們這些官員的思維與處事方式也要有所改變。有些遮羞布,該拿掉要拿掉,有些人,你看不慣,那就得表達出來,否則,我們所處的工作環境,永遠便都會這么教條、閉塞,沒有進步。作為推動經濟改革的政府,如果不進步,不放開視野,又如何讓這個社會創新發展呢?”
  宋文迪沉吟許久,低聲道:“如今的官場風氣是要改變改變了,不過這也是雷區,如果想要推行改革的話,很有可能會起到反作用。”
  方志誠與宋文迪的討論,不僅局限于作風問題,甚至還牽扯到意識形態的問題。盡管這幾年黨內對意識形態的問題已經不再作太多的束縛,但畢竟經驗與教訓讓人警惕。
  宋文迪輕嘆一聲,道:“市委這邊會下達一個文件,大致內容會是這樣,要求銀州各縣區一定要圍繞當地重點項目求發展,求突破。在重點項目面前,要有大局觀……如何?”
  方志誠之所以給宋文迪打電話,原本也就是想回報下情況,倒也沒想到宋文迪會如此旗幟鮮明地幫助自己。這個文件下發之后,分管重點項目的副縣長,權力將大幅度提升,而且孫偉銘與鄧洪國又不是蠢笨之人,稍微揣摩一下,便能猜出,這份文件的目的何在,還不是為了幫助方志誠說話,告訴鄧洪國之流要有大局觀,不要被私心蒙蔽眼睛,影響到重點項目的進度。
  “謝謝老板!老板真是英明神武,在您的領導下,銀州一定會蒸蒸日上、日新月異……”方志誠**裸地拍了一個馬屁。
  宋文迪笑道:“我已經給你足夠的支援,希望你能在匯金商業廣場上取得成功,如此一來,在諸多常委之中也能取得一席之地。”
  方志誠點頭微笑道:“還請老板放心,屆時還請您一定要在百忙之中抽空參加當天的開業儀式,與齊氏集團的代表共同剪彩。”
  宋文迪開心地大笑兩聲道:“銀州的一大盛事,我肯定會去參加。”
  與宋文迪溝通完畢之后,方志誠長吁一口氣,“拳打鄧洪國”一事的負面影響依然被降到最低程度,甚至對于自己進入常委會還有一定的助力。
  現在擺在他面前的,已經不是鄧洪國或者孫偉銘,他必須要處理好匯金商業廣場現在面臨的局面,這才是當務之急。
  方志誠打完電話之后,詹耀捧著材料走入,他臉色有點異樣,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方志誠笑道:“有什么話直接說便是,沒有必要扭扭捏捏。”
  詹耀嘆了一口氣,道:“老板,聽說你簽了軍令狀,如果匯金商業廣場不能如期開業的話,那么你就打算辭職?”
  方志誠的仕途之路與詹耀緊密相關,詹耀剛剛見到曙光,聽說方志誠即將進入常委會后甚至數日睡不著,現在峰回路轉,方志誠竟然打了鄧洪國,現在縣委大院議論紛紛,不少人對方志誠入常一事不報期望,甚至認為方志誠還會因為太過魯莽,被調離縣政府。
  方志誠從詹耀的眼神中瞧出關心之意,突然心中多了幾分責任感,其實不止從何時開始,自己政治生涯已經不再屬于自己一個人,如果自己出現問題,影響到不僅是自己的前程,比如詹耀抑或李卉等人。一旦自己垮臺,他們勢必成為被對手清理的對象。
  “既然已經簽下軍令狀,那自然是要履行的,不過,你就這么沒信心,認為匯金商業廣場會延期嗎?”方志誠淡淡笑問。
  詹耀臉上露出尷尬之色,道:“現在都傳瘋了,匯金商業廣場的主要投資方齊氏集團出現問題,尤其是在招商方面實力有所下降……”
  方志誠擺了擺手,直接打斷詹耀的話,沉聲道:“不要人云亦云,在我看來,這對于我們東臺而言,反倒是一次契機。正因為現在社會對齊氏集團的招商能力不信任,所以齊氏集團才會不惜一切代價,讓東臺的商業地產順利開業,如此一來,這對企業是最好的品牌公關。”
  方志誠的話,顯然不足以讓詹耀信服,他臉上露出苦笑道:“可是,現在眾人都在看笑話……”
  方志誠輕哼一聲道:“如果匯金商業廣場出乎意料之外,到時候就該我們看他們的笑話了。”
  詹耀沒有多說什么,雖然方志誠在安慰自己,而且底氣十足,但他沒有什么信心。畢竟方志誠這次做的事情,太出乎人意料之外了,幾乎沒有人能理解方志誠的所作所為。
  方志誠完全可以采取一種更為柔和的手段,來解決此事,他不應該采取如此激烈的手段。
  但詹耀又何嘗知道,方志誠如果委曲求全,那么一來,便正中孫偉銘的下懷,他激烈反抗,才能讓孫偉銘意識到方志誠的能力,不要再想試圖控制自己。
  方志誠不會再讓自己變成孫偉銘的棋子,因為他已經積蓄到足夠的力量,只要成功進入常委會,他便擁有與孫偉銘在常委層次交鋒的實力。
  方志誠在進入東臺之后,處處受到孫偉銘的利用,他表面上看上去不動聲色,其實內心早就積蓄了很大的不滿,如今的爆發,只是第一步而已。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