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374 怒打小人鄧洪國

(月末了,求大家手中的月票,過了這月,那些票就失效了,不要浪費!!)
  方志誠敲響孫偉銘辦公室的門,里面傳來請進的聲音,見方志誠來了,孫偉銘放下手中的筆,臉帶微笑道:“請坐!”一切都很自然,仿佛孫偉銘與方志誠之間從來沒有發生過任何芥蒂。
  孫偉銘越是這般,方志誠心中越是打起鼓,他坐在沙發上,接過縣委書記秘書遞來的一杯茶,開門見山地問道:“不知偉銘書記,請我過來,有何事吩咐?”
  孫偉銘淡淡一笑,伸手在虛空中按了按,道:“先喝茶,等會再細聊。”
  方志誠泯了一口茶,不動聲色地望著孫偉銘,孫偉銘慢慢吹拂茶葉,有滋有味地品了十來分鐘的茶,方志誠知道孫偉銘是故布疑陣,增加一種神秘感,給自己增加壓力,這是上位者經常使用的花招,經常會起到很好的效果,讓下位者彷徨無措。
  未過多久,門再次被敲響,卻是鄧洪國走了進來,他看了一眼方志誠,沒有露出意外之色,顯然早已知道方志誠會在此處。
  方志誠與鄧洪國的矛盾,在縣委大院已經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讓兩人在辦公室內見面,頓時氛圍顯得尷尬起來。
  許久之后,孫偉銘盯著方志誠看了一眼,淡淡笑道:“志誠,組織上在最近這段時間,對你進行了一系列的考核,一致認為在來到東臺的這段時間,作出杰出貢獻,因此,我在考慮,想給你壓壓擔子,當然,這也要考慮你自己的意見,是否愿意進入常委會?”
  鄧洪國在旁邊聽著,臉色陰鷙,投向方志誠的目光,毫不掩飾惡毒之意。方志誠心中卻滿是不悅,與自己談入常的事情,竟然讓鄧洪國旁聽,這顯然是很不尊重自己的行為。
  而且,孫偉銘說話的語氣頗為讓人不爽,方志誠不僅暗呼孫偉銘虛偽,此事分明是邢繼科與戚蕓在常委會上為自己據理力爭,轉眼之間,倒是變成孫偉銘的想法。
  方志誠進常委會擁有幾個方面的優勢,第一,他是市委重點培養的儲備干部,根據相應的選拔條例,市級的年輕儲備干部在進入縣級常委會上擁有優先權;第二,方志誠這兩年在東臺的貢獻,大家有目共睹,無論是招商局,還是整個東臺的商業氛圍都有著翻天覆地的變化,方志誠的功不可沒,完全有資格進入常委會參政議政;第三,也是最為關鍵的,方志誠入常,其實早在數月之前已經由市委領導授意,方志誠晉升縣長這幾個月的時間,只不過是過渡階段,如今才搬上議題。
  孫偉銘知道方志誠入常大勢已經不可避免,所以他才會這么說,委婉地向方志誠暗示此事有自己的功勞,讓方志誠欠自己的一個情面。
  方志誠固然心中百般不樂意,但面上功夫還是做得頗為到位,笑道:“謝謝偉銘書記的鼓勵,盡管入常委會是一個巨大的挑戰,對于我一個年輕人而言壓力很大,但我有信心一定能夠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
  “那我就放心了!”孫偉銘淡淡一笑,又道,“不過呢,入常一事,還需要有一個契機一個事由,否則組織部向上打報告,也沒有一個合理的解釋。所以當下呢,我便有一個不錯的想法,匯金商業廣場是你當初招商引資過來的項目,前后耗資將達四十億,現在一期商業廣場即將開業,所以不妨以此事為契機,如果成功開業,便將此事作為你的主要業績,讓你擢升進入常委會,不知你意下如何?”
  這時,鄧洪國突然插嘴,陰陽怪氣地譏諷道:“偉銘書記,我怕此事你或許太為難志誠了。我這兩日可是聽說,匯金商業廣場極有可能會淪為鬼城,因為齊氏集團的招商口碑太差,根本沒有商鋪愿意入駐其內。匯金商業廣場美其名曰投資四十億,結果一期項目就無法按照期限開業,這實在說不過去啊。”
  方志誠眉頭微微一皺,冷笑道:“鄧縣長,我怎么從你的嘴中聽出一些看笑話的意思,莫非匯金商業廣場如果無法按期對外開業,對你有什么好處不成?”
  鄧洪國沒想到方志誠在孫偉銘面前一點也不給自己面子,正準備反唇相譏,孫偉銘揮了揮手,淡淡道:“志誠,你不要多想,洪國他也是說出一種擔憂。其實他也未嘗沒有說出我心中的想法。”
  方志誠心中一陣冷笑,孫偉銘幾句話之后,終于露出狐貍尾巴,他顯然也了解到當初齊氏集團最近的困境,招商不得力,同時也進行詳細了解,按照現在匯金商業廣場的招商進度,想要在預定時間內開業難度很大。所以孫偉銘也就以此為由,故意給方志誠提出一道難題。
  真是個老奸巨猾的家伙!
  方志誠表面上依舊不動聲色,道:“匯金商業廣場是我招商引資的項目,盡管現在齊氏集團遇到一定的困難,極有可能會影響到后期的商鋪入駐。不過,既然偉銘書記如此要求,我在這里也就跟您下一個軍令狀。會在原來的基礎上,提前一周時間,將商鋪全部招引到位。”
  “軍令狀?口說無憑啊,若是匯金商業廣場能夠如期開業,方縣長固然可以入常;但若是匯金商業廣場未能如期開業,那么方縣長又該如何呢?”鄧洪國在旁邊低聲譏笑道。
  方志誠已經看明白了,鄧洪國就是今天孫偉銘喊過來,與自己唱反調的。孫偉銘在明面上想要做好人,因此很多話不能夠說出口,但鄧洪國與方志誠素有冤仇,正好借著鄧洪國口無遮攔地刁難方志誠,孫偉銘此法可謂巧妙。
  方志誠見孫偉銘沉默不語,吸了吸鼻子,道:“如果匯金商業廣場沒有在計劃時間內開業,我會承擔一切后果,但倘若商業廣場能夠順利開業,鄧縣長是否要為今天的懷疑,承擔相應的責任呢?”
  鄧洪國暗忖方志誠言辭犀利,瞬間將自己逼到了絕路,他輕哼一聲道:“你是主管招商引資的,引過來的項目未能落實,與我又何干?我只不過是從旁觀者的角度,說出自己的想法而已。”
  方志誠立即反擊道:“在我看來,鄧縣長是別有用心,甚至還巴不得匯金商業廣場無法落實,這樣一來,你也就有借口讓我辭職了。”
  “你!”鄧洪國面對方志誠毫不留情地斥責,臉色漲紅,他原本就知道方志誠的口才極佳,反應極快,如今較量一番,很快便落到下風。
  方志誠見孫偉銘并沒有打斷自己與鄧洪國之間的激辯,知道孫偉銘定然不會輕易地讓自己進入常委會,所以才會利用匯金商業廣場項目,給自己設下難題,如果不成功過關,怕無法讓孫偉銘輕易認同自己進入常委會。
  方志誠站起身,從孫偉銘的桌子上取出紙和筆,在上面寫上了自己的軍令狀,然后推到了孫偉銘的身前,道:“偉銘書記,這是我立下的字據,如果匯金商業廣場無法順利開業,那么我會主動請辭,以后再也不負責招商引資以及重點項目的跟進……”
  孫偉銘淡淡地笑了笑,道:“志誠,你不要這么幼稚,有點太小孩子氣了。”
  一旁的鄧洪國卻是取過了“軍令狀”,仔細認真地掃視許久,暗忖這方志誠也太好激怒了,原本是自己和孫偉銘作了一個并不高明的局,沒想到方志誠眨眼間便往里面跳了下去。
  方志誠笑了笑,輕蔑地看了一眼鄧洪國,淡淡道:“無恥小人!”
  鄧洪國見方志誠當著孫偉銘的面兒,毫不留情地罵自己,拍著桌子,怒道:“方志誠,你在說什么?”
  方志誠再次重復地說道:“既然你沒聽清楚,那我就不妨說一遍,你就是個無恥小人!”
  鄧洪國擔任副縣長多年,許久沒當著面被人罵過,指著方志誠的鼻子,怒道:“方志誠,你竟然當著偉銘書記的面兒罵我?你這個臭小子,毛還沒長齊呢,敢罵老子?”
  言畢,鄧洪國伸出手就要去揪方志誠,不料方志誠伸手一擰,將鄧洪國給控制住,與此同時,轟出一拳,正中鄧洪國的面門。鄧洪國哎呀一聲,捂著臉躺在地上,方志誠毫不猶豫,上去又踹了兩腳。
  “放肆!”孫偉銘原本作壁上觀,這時候再也無法冷靜,“方志誠,你在做什么?你眼里還有組織紀律沒有?”
  事態急轉直下,方志誠竟然當著自己的面,暴打鄧洪國,這顯然出乎孫偉銘的意料之外,他原本只是想利用鄧洪國與方志誠的矛盾,讓方志誠對匯金商業廣場的招商作出表態,既然方志誠已經表態,并寫下軍令狀,那便已經達到他的目的。而至始至終,他只是做一個看客,一切惡人之事全部都是由鄧洪國負責。
  但是,沒想到事情變質,一向很穩重的方志誠,竟然當著自己的面將鄧洪國打了一頓……
  孫偉銘想要發怒,突然意識到有些不對勁,因為方志誠看向自己的目光很古怪,分明想讓自己憤怒,想讓自己責罰他……如果孫偉銘懲處方志誠的話,一開始想要借鄧洪國之手敲打方志誠的計劃就破滅了?豈不是要讓別人懷疑,今日約方志誠談話,其實原本就是一個局,方志誠很狡猾,早已看清楚自己的想法,故意刺激自己,讓他跳出來,彼此光明正大的較量一番……
  孫偉銘決定,不能上當!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