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373 讓羅輝重活之因

葉輕柔晚上住在方志誠租的那間房,洗完熱水澡換了一身干凈衣服,坐在院內的涼床上搖著扇納涼,不時地伸手輕拍一下,葉輕柔細皮嫩肉的,蚊自然盯著她咬,方志誠見葉輕柔頗為狼狽,取出一瓶花露水遞給葉輕柔,笑道:“受不了的話,就進屋吧,你現在在蚊的眼中,就是一頓豐盛的大餐。.”
  葉輕柔搖了搖頭,不停地用手指在身上撓著,嘀咕道:“良辰美景,值得了。”
  方志誠苦笑:“你這小姑娘還挺倔的。”
  葉輕柔展顏一笑,道:“偶爾浪漫一次嘛,你看今天的星星特別多,而且月亮也特別明亮,在加上徐徐的威風,讓人心曠神怡,比起云海那鬼地方可要好多了。”
  方志誠突然陷入沉思,現在的東臺在五年之后怕也會如同云海那般,再也無法見到如此美妙的星空,便依著葉輕柔坐下,突然葉輕柔驚叫一聲,嚇了方志誠一跳。方志誠詫異道:“怎么了?”
  葉輕柔指著天空,道:“流星,我剛才看到一顆流星劃過去,趕緊跟我閉上眼睛,我們一起許愿。”
  此刻的葉輕柔特別純真,眉眼如畫,白凈的臉蛋如同美玉,方志誠便閉上眼睛,仰天長長地出了一口氣,突然臉頰傳來溫熱的感覺,方志誠睜開眼睛,只見葉輕柔轉過臉埋著頭,佯作什么都不知曉。
  “你剛才占我便宜!”方志誠吸了吸鼻翼說道,他的目光落在葉輕柔的臉上,純粹而明亮,充滿感情。
  葉輕柔撇了撇嘴,道:“才沒有,那是你的錯覺。”她面對方志誠的目光,竟然生出些許羞澀,只覺得臉上燥熱難當。
  方志誠笑笑,道:“跟你爸的關系緩和一點沒有?”
  葉輕柔輕嘆道:“還是那樣吧,不過他現在比以前好多了,不再限制我的人生自由。”
  方志誠感慨道:“你爸挺愛你的,只是方法值得商榷。”
  葉輕柔點點頭道:“再堅硬的冰塊,隨著時間的變化,總會消融吧。”
  顯然,葉家這對父女的關系已經有所改變,方志誠心中也是一松。不知從何時起,方志誠已經將葉輕柔當成自己妹妹一樣看待,希望她不受傷害,能夠快樂與幸福。
  方志誠回到廚房切了西瓜,端出一盤,葉輕柔用牙簽取了一塊,放在嘴中,覺得不過癮,隨后轉身回到廚房,自己切了一大塊,然后埋著頭狠狠地咬了幾口。方志誠見西瓜汁沾滿他的嘴巴,笑道:“又沒人跟你搶,何必吃得這么夸張?”
  葉輕柔搖了搖手指,笑道:“從來沒嘗試過用,今天嘗試了一下,果然很爽。”
  轉眼間,葉輕柔又恢復了她那古靈精怪的性格,想起一開始相處時的斗智斗勇,方志誠唏噓不已,能讓葉輕柔這么個小妖女慢慢接受自己,這可不是一個很小的工程。
  方志誠被葉輕柔弄得啼笑皆非,突然葉輕柔再次驚呼一聲,方志誠愣了一下,疑惑道:“怎么?又是一顆流星?”
  葉輕柔搖了搖頭,羞澀地說道:“我后背被蚊咬了一下,癢死人,你能不能幫我撓一下?”
  方志誠無奈苦笑,只能走過去,站到葉輕柔的后背,隔著衣服幫她抓了幾下,葉輕柔嘀咕道:“不夠用力,隔著衣服撓癢很不舒服,你要不伸進去……”
  方志誠見葉輕柔如此要求,性就從她衣服的下擺探入,這才發現有點不對勁,剛才他沒有注意,葉輕柔洗完衣服之后,根本沒有穿內衣,所以摸過去滑膩異常,絲毫沒有阻礙。
  葉輕柔口中指示道:“往上、往左,對,就是這里!用點勁!”
  方志誠越撓越覺得自己身上癢,差一點走火入魔,干咳一聲道:“差不多了,撓破了,那就不好了。”
  葉輕柔輕哼一聲道:“破了又怎么樣,只要讓我舒服,我豁出去了。”說完,她扭動著小蠻腰,方志誠感受到那若有若無的接觸,連忙將手縮了回去。
  隨后,方志誠盯著葉輕柔的眼神,突然心神一蕩,暗忖這小姑娘不會是暗示自己什么吧?
  不過,他很快將不良的思緒打斷,自己盡管有狼野心,但也不能對葉輕柔做出什么財狼行為,因為不知為何想起葉明鏡的樣,這家伙絕對會在隱蔽之處監視著自己與他女兒的一舉一動。
  破,還是不破,最終方志誠還是選擇了暫時不破。
  第二天,方志誠將葉輕柔送到汽車站,葉輕柔依依不舍,撅著嘴巴抗議道:“其實我可以不回校,反正校那些老師又不會管我上不上課。對了,我不在你身邊的這段時間,記得不要勾搭誰家的閨女,做一些不不四的事情。”
  方志誠見葉輕柔鼓動著腮幫,頗為可愛,笑道:“放心吧,我現在忙得焦頭爛額,哪里有時間尋花問柳,到是你在校,一定要認真讀書,不枉浪費光陰。”
  方志誠說得也是實話,現在他真沒多功夫糾纏于兒女之情,葉輕柔若是能早點離開,自己也好安下心梳理諸多復雜混亂的頭緒。
  葉輕柔不屑地癟嘴說道:“我是習之神,可不需要你這么語重心長地教育我。”
  方志誠無奈地搖了搖頭,在她肩膀上輕輕地拍打兩下,溫柔地說道:“等有空我會去云海看你的。”
  這時廣播里出現播報的聲音,班車已經到了,葉輕柔一咬牙,轉身便往站臺內走。方志誠望著她的背影,回味良久,頓時有種失落之感,每次與葉輕柔的離別都是這么輕易,但卻不輕松。
  回到辦公室之后,羅輝主動來到方志誠的辦公室,與他討論匯金商業廣場的商鋪招引的事宜,他已經做好了一個名錄,其中都是有意向來銀州的企業家。
  方志誠翻閱一遍,感慨道:“羅大哥,沒想到你的效率這么快……”
  羅輝擺了擺手,低聲道:“我知道你在搶時間,如果商業廣場不能如期開業,無論是對你,還是對東臺都是一個巨大的打擊。現在齊氏集團那邊也不知道能不能如期趕上進,我們只能未雨綢繆,做好最壞的打算,如果匯金商業廣場項目真如同閩南的那個項目一樣,齊氏集團無法提供招商支持,那么政府需要承擔起響應的責任,找到接盤的下家。”
  見羅輝對項目的重要性認識程不亞于自己,方志誠點頭道:“我已經跟齊氏集團做好初步的溝通,將匯金商業廣場分為兩部分,其中一部分交給他們招商,主要以高端牌為主,另外一部分由我們東臺政府接手,主要針對一些適合普通市民消費的牌。”
  羅輝對方志誠的做法深以為然,笑道:“原來志誠你早就做好準備了,如果齊氏集團那邊無法在規定的時間內找到足夠的商鋪入戶,那么你就暫時先開通一部分,讓由縣政府這邊吸引過來的商家先進行開業,如此可以起到很好的緩沖作用。”
  方志誠暗忖羅輝一點就透,不虧是東臺縣少有幾個在招商引資方面,有預見性與實力的人物,自己找他相助,也算是找對人了。
  方志誠感慨道:“現在東臺沒有一個標志性的商業廣場,這樣一來導致市民消費比較盲目,如果匯金商業廣場能夠順利營業,那么所有市民都會有一個可以消費的集中場所。消費是經濟的原力,一點有一個可以引導消費的樞紐,那么東臺的經濟將正式跨入全新的時代。”
  羅輝暗忖方志誠站到角的確夠高,想到了很多其他人都沒想到的地方,笑道:“與志誠你交流,讓我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政府的角色不正就是如此嗎?引導消費、宏觀布局,而不應該是追究細枝末節,干擾正常經濟的發展。”
  方志誠暗忖羅輝果然是能夠自己一起對話,具有超前思維的人,笑道:“羅大哥,你一語中的。”
  不少政府不在規劃上投入大量精力,而是將很多注意力放在一些虛無縹緲的數據上,比如豬肉價格高了,立即調控,將豬肉價格壓低。這種行為看上去關注民生,事實上效率很低,也不適合市場經濟的規律。
  政府應當引導消費,不擅作主張,過干涉微觀的經濟行為,而應當將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大范圍的調控上面。
  隨后,兩人對名單上的一切企業進行初步篩選,初定個合適的合作對象,均是在淮南省有一定影響力,并在商業地產有良好口碑的企業,其中便包括宏達集團。
  羅輝主動說道:“志誠,此事就全權交給我,我一定會在最短時間內,找到一個合適的商業地產企業,接受匯金商業官場的一般商鋪招商工作。”
  方志誠點頭笑道:“羅大哥,我相信你的實力。不過,還是需要注意技巧,畢竟我們政府拿的資源并不多,需要給齊氏集團一定的租金。”
  羅輝拍著胸脯保證道:“如果我完成不了此事,那么你就讓我回政協每天喝茶讀報吧。”
  等羅輝離開之后,方志誠單獨跟趙清雅溝通一番,之所以沒有告訴羅輝,自己與宏達集團的特殊關系,是因為方志誠還是留了一個心眼,這種私人關系固然在官場上可以作為東風,讓自己處理問題有堅強的后盾,但也會成為政敵眼中的把柄與破綻,被有心人利用之后,反而是一個隱患。
  雖然方志誠幫助羅輝官復原職,但不代表他就將羅輝當成真心的朋友,畢竟人心隔肚皮,自己與羅輝先前也有過矛盾。
  方志誠之所以愿意拉羅輝一把,還是看重羅輝的實力,現在東臺政府所有副縣長之中,能夠擁有眼界與思的也只有他了。
  與羅輝交流完畢之后,縣委書記辦公室處打來電話,讓人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孫偉銘再次主動邀請自己,與上次單獨見面洽談,已經過去足有半年多的時間,孫偉銘為何再次對方志誠打開大門,這是鴻門宴,還是冰釋前嫌之舉,耐人尋味。r1058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