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371 與齊豫有個賭約

關于方志誠入常的消息最近傳得非常厲害,邢繼科似乎為了表達方志誠的謝意,在常委會上竟然提出要增設縣委常委的決定,現在東臺縣常委包括,縣委書記孫偉銘、縣長邢繼科、黨委副書記段暄、常務副縣長戚蕓、紀委書記華罡、政法委書記陳德平、組織部長朱增至、宣傳部長路遙(女)、統*戰部張崔正江、武裝部政委劉明強、縣委辦主任陳建偉,合計十一人。
  原紀委書記甄業被調離東臺,華罡由政法委書記升為紀委書記,排名更進一步,而在陳德平擔任政法委書記之后,縣政府的常委名額由原來的三人減少至兩人,因此邢繼科認為,需要增加一個名額,增加常委副縣長一人,以此填補政府這方面的空缺。
  雖然誰來擔任常委副縣長,還沒有最終敲定,但現在副縣長之中以鄧洪國和方志誠的呼聲很高。
  然而,在羅輝看來,方志誠比鄧洪國更具備優勢,主要是在分管工作上,鄧洪國一直主持教育和衛生等工作,盡管政府工作無大小之分,但比起現在方志誠手中分管的招商引資分量要輕了不少。鄧洪國顯然也意識到其中的問題,最近正在極力地尋求孫偉銘的幫助,希望他能牽頭讓縣長重新進行一次分工。
  不過,鄧洪國的想法怕是不容易實現,因為現在孫偉銘正在將注意力放在常委會上的角逐,早已無暇顧及政府工作了。
  方志誠面對羅輝的試探,淡淡一笑,不置可否地說道:“我現在哪里有心思管常委不常委,但是那幾個重點項目便已經讓我夠嗆了。匯金商業廣場開業在即,但入駐商鋪遲遲未能裝修,我現在頭疼著呢。如果不能在規定的時間內,讓匯金商業廣場順利開業,到時候麻煩很大,我當時可是領了軍令狀的。”
  羅輝面色一變,低聲笑道:“志誠,看來你找我,是想法的。”
  方志誠哈哈大笑一聲,道:“還是羅哥的眼力夠精,我在這件事情上需要你的幫助。匯金商業廣場的招商工作,原本是由齊氏集團全權負責,但前段時間齊氏集團的招商部出現問題,所以現在招商工作便停滯下來。你的人脈關系很廣,我知道你一定有辦法解決現在的燃眉之急。至于租金這塊,我會與齊氏集團那邊溝通好,會將租金壓到最低。”
  羅輝倒也沒有推脫,自己能回到縣政府完全是方志誠幫忙的緣故,笑道:“我正愁著沒事做呢,既然志誠你開口,我一定會竭盡全力幫你處理好此事。”
  正如方志誠所猜測的,羅輝在招商這塊擁有一定的資源,盡管他沉寂近一年時間,但只需要重新拾起,便能帶來預想不到的效果。
  方志誠見羅輝愿意幫忙,臉上堆滿笑意,道:“那就煩羅哥費心了。”
  等方志誠離開之后,羅輝翻出筆記本,找出幾個電話號碼,均是當年在瓊金擔任主任的時候積累的資源,其中有幾個是商業地產老板,手中握有強大的商鋪招引實力,比如大型的電器城、美食城、服裝品牌店等。齊氏集團手中握有的招商能力,更多的是國際化的品牌,而這幾個商業地產老板手中握有的更多是國內比較有實力、性價比較高的品牌。
  羅輝能猜出方志誠的用意,齊氏集團的招商部即使出現問題,那也不可能影響到匯金商業廣場的商鋪入駐,方志誠肯定是為了怕匯金商業廣場招引的商鋪太過高端,所以想要招引一部分中等的品牌入駐,這樣才能夠使匯金商業廣場更加的本土化。
  方志誠回到辦公室之后,座機正好響起,齊豫打來的電話,“方志誠,你的建議不錯,董事會認可了你的觀點,將匯金商業廣場分成兩個區域,一塊主要針對普通市民消費,另一塊主打高端品牌,吸引高消費群體。這個正好可以解決,集團在其他城市遇到水土不服的情況。不過,針對普通市民消費的那些商鋪,我們手中資源并不多,所以還需要你幫忙,看能否從淮南當地尋找一些適合的商鋪。”
  齊氏集團上周出現負*面消息,位于閩南省某市的商業廣場,因為定位太高端,所以導致生意慘淡,不到兩年的時間,大部分商鋪全部撤資,使得那處商業廣場很快變成了鬼城。因此,齊氏集團的招商部受到各種指責,信譽度大幅度降低,與此同時,還帶來的東臺市民對齊氏集團所投資的匯金商業廣場的質疑。
  市委書記信箱中多了類似的不少投訴,為此宋文迪多次給方志誠打了電話,了解具體情況,畢竟匯金商業廣場項目陸續還有二期與三期工程,若是一期項目都無法做好,豈不是會讓后續的工作無法開展。
  方志誠為此也與齊豫進行詳細交流,齊氏集團現在處于內憂外患的階段,因為大陸戰略遇到阻礙,在董事會上遇到了諸多刁難,甚至有股東還提出要撤回所有在大陸的投資,主要針對東南亞市場進行布局。
  方志誠為此便給齊豫出了個注意,降低招商的風險,將匯金商業廣場的一半場地交給縣政府協調招租,而另一半場地則交由齊氏集團自住招商。縣政府出面幫齊氏集團找到合適的商家之后,交給齊氏集團一定的租金,如此一來,便能將風險降低到最低。
  同時,方志誠在匯金商業廣場的規劃上也建議作出調整,一方面要講求商業廣場的高端,對國際品牌入駐的數量嚴格要求,另一方面也得關注商業廣場未來的存活率,也要引入性價比高的國內知名品牌。
  方案引起了齊氏集團董事會的重視,經過多次討論之后,同意將匯金商業廣場的一半場地,交由縣政府協調再招商。其實,縣政府所做的工作,更多地是一種中介服務作用,將這塊場地再轉交給其他擁有招商能力的商業地產企業的手中。
  除了拜托羅輝動用自己的人脈資源找到合適的商家之外,方志誠還與趙清雅聯系一番。等方志誠說明來意,趙清雅也是展現出強大的興趣,畢竟宏達集團在商業地產這塊在整個淮南省處于龍頭地位,于公于私,趙清雅對東臺都很有信心。
  方志誠笑著與齊豫說道:“齊總,匯金商業廣場的一期工程,在十月份準備正式與大家見面,現在還三個月不到的時間,所以我希望你能夠加快進度,讓商鋪盡快入駐一期,開始著手裝修事宜。”
  齊豫笑道:“放心吧,我再過幾日,便會來東臺,親自主抓項目的進度,同時,集團也有決定,不惜一切代價做好東臺的商業廣場項目,以此為契機,重新挽回原先不好的形象。”
  方志誠想了想,提議道:“齊總,要不,我們打個賭,如何?”
  齊豫微微一怔,笑道:“什么賭?”
  方志誠沉吟片刻,方道:“現在匯金商業廣場分為兩個片區,我們先打第一個賭,看誰能夠先將商鋪招滿,同時在最短時間內,能讓商鋪投入正式運營。”
  齊豫瞧出方志誠的別有用心,笑道:“你是在用激將法嗎?”
  方志誠暗忖齊豫不好忽悠,他其實是希望用一個賭約,來刺激一下齊豫,讓她在匯金廣場的招商工作中投入更多的關注與精力,“難道你不敢應戰?”
  齊豫嘴角露出淺淺的酒窩,道:“既然是打賭,自然要有賭注……”
  方志誠微微一笑,道:“賭注,你來定吧……”
  齊豫蹙起秀眉頭,沉吟許久,道:“輸了的一方,就要心甘情愿地做對方的仆人,要答應并滿足對方的任何要求。”
  方志誠暗忖這齊豫提出的賭注還真夠孩子氣的,他只是希望刺激一下這個女孩,至于賭什么,誰勝了,他并不關心最終的結果,反正到時候大不了賴皮,反悔便是了,他口中卻是忽悠道,“行啊,齊總,你千萬得記住自己的賭約,不允許反悔哦。”
  齊豫嫣然一笑,道:“放心吧,我才不會反悔,某人到時候輸了可不要哭鼻子。”
  在齊豫看來,她現在的把握性更大一點,齊氏集團從事百貨業務多年,因此積累了大量關系極佳的國際品牌,而東臺縣政府兩眼一抹黑,即使能夠找到一個合適的企業能接手招商,那也遠不及齊氏集團擁有足夠的經驗。
  “哼,會說大話的家伙!”齊豫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到時候,看我怎么收拾你。”
  齊氏集團的匯金商業廣場是方志誠進入東臺,成功招商引資的第一個項目,現在很多人都將目光落在這個項目上面,所以這也讓方志誠壓力很大。招商引資,將企業引入地方是第一個環節,更重要的是,招引過來的企業是否能夠融入地方的發展,這才是更為關鍵的。所以,方志誠在解決匯金商業廣場招商時,沒有一條路走到黑,他不信任齊氏集團能將商鋪全部招滿,所以提出分一半給縣政府來承擔,同時他也擔心光靠宏達集團的實力無法在短時間內找到足夠的品牌商店入駐,所以他還請羅輝出手幫助。
  方志誠可謂用心良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