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370 聽說你要入常了

孫偉銘坐在辦公室內,臉色鐵青,他從頭至尾仔仔細細地將報紙讀了兩遍,然后默默地將報紙壓在桌上。
  鄧洪國坐在孫偉銘的對面,表情極為不安,他始終沒有想明白,原本是針對邢繼科的惡意中傷,為何最終卻變成了邢繼科的贊文。
  鄧洪國沉聲道:“這些記者都是睜眼瞎,竟然對邢繼科這樣的無能之輩大肆宣揚,實在讓人感到無語。偉銘書記,要不,我現在再多寄幾封投訴信,一方面舉報這些記者的新聞不屬實,另一方面也是揭發邢繼科真正的嘴臉?”
  孫偉銘擺了擺手,捧著茶杯呼出一口氣吹拂茶葉,幽然嘆道:“事情到此為止,不要再糾纏不休。如果我們再不依不饒下去,市委怕是要針對此事做詳細調查,到時候你逃脫不了干系。邢繼科此次能夠順利渡過難關,并且為政府形象成功正名,已經獲得市委的充分認同,如果我們現在還繼續糾纏下去,只會讓市委感到不滿。從市委的角度來看,他們更希望看到一個和諧的東臺班子……”
  如果東臺班子內斗得厲害,對孫偉銘這個班長反而不利,會讓市委認為孫偉銘的控制力不夠,這樣一來,反倒讓孫偉銘陷入被動。
  而且孫偉銘在此事上只能站在背后。
  鄧洪國臉上遺憾之色,道:“沒想到邢繼科運氣這么好,這次沒有能逼他離開,實在太可惜。”
  孫偉銘眼中泛出一道精芒,嘆道:“更不幸的是,邢繼科成功通過此次事件,不僅挽回自己的形象,而且還鞏固自己在東臺市民心中的形象。如此一來,以后對縣政府的影響力只會越來越大。”
  孫偉銘沒有明言,他甚至感覺到了一種危機感,因為邢繼科通過此次危機公關,成功成為焦點人物,從某種程度上無疑搶占了他對東臺的控制力。
  現在很多人提起東臺,都知道有一個四無縣長邢繼科,行事風格特立獨行,眼光超前具有時代感,哪里還知道其實東臺真正的人物,并非邢繼科,而是孫偉銘。
  孫偉銘感覺到了壓力,如果任由邢繼科勢頭猛漲,只會進一步地侵占自己的利益。或許,孫偉銘需要采取更加激烈的手法了。
  鄧洪國能夠隱約知道孫偉銘的心思,煽風點火道:“偉銘書記,我倒是有一個想法……”
  孫偉銘挑了挑眉,道:“哦?不妨說說看。”
  鄧洪國沉聲道:“據我了解,邢繼科此人并不會甘于一直為方志誠和戚蕓手中的棋子,早先時候我早已瞧出邢繼科其實內心對戚蕓很是不滿,盡管此次化解危機,但這永遠是隱藏在他們之中的一個矛盾,我們所要做到的,那就是要激化這個矛盾,讓邢繼科與戚蕓決裂。”
  孫偉銘暗忖這鄧洪國怕是另有他想,淡淡問道:“那又該如何讓邢繼科與戚蕓決裂呢?”
  鄧洪國嘴角露出一絲笑意,沉聲道:“誰面對權力不會有貪欲?如今邢繼科風頭正勁,此消彼長之下,自然不滿足現在他所處的環境,所以若是邢繼科獲得足夠的支持,那么他會不會倒戈,與戚蕓針鋒相對?”
  孫偉銘點點頭道:“我理解你的意思了,既然這樣,你好好考慮一下,看用什么樣的方法,讓邢繼科與戚蕓產生矛盾,如果成功的話,我記你大功一件。”
  鄧洪國見孫偉銘采納了自己的意見,心中一喜,道:“偉銘書記,我還有一件事想要與你匯報。”
  孫偉銘并沒有感到意外,人都是受到利益驅使的,鄧洪國既然愿意為自己奔走,自然是想牟取一些好處。孫偉銘淡淡一笑道:“老鄧,我們之間沒有什么需要遮遮掩掩的地方,你不妨開誠布公,說得直接一點。”
  鄧洪國醞釀了一下思路,笑道:“聽說政府人員即將大幅度調整,與此同時,在分工上面是否也能調整。”
  孫偉銘直起背,嘴角淡淡一笑,道:“你想分管什么?”
  鄧洪國佯作有點不好意思地笑道:“偉銘書記,我的分管工作已經多年不變,也想挑戰一下自己,比如招商引資、綜合保稅區,我都有信心能管理好……”
  孫偉銘瞇起了眼睛,暗忖這鄧洪國竟然想要方志誠所分管的部門,看來鄧洪國與方志誠的關系已經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當然,鄧洪國必定是知道方志誠的實力,他這么要求還有種可能是為了其他需求鋪墊,若是孫偉銘滿足不了自己的需求,自然要分其他肥缺給自己,鄧洪國怕是有這么一個想法。
  孫偉銘淡淡一笑,道:“此事我會慎重考慮,過段時間再議吧。”
  鄧洪國離開之后,孫偉銘臉上再次蒙上一層陰沉之色,與鄧洪國交流的過程中,雖然他隱藏得很好,但孫偉銘還是能瞧出鄧洪國有所動搖,他想要支持邢繼科叛離戚蕓,又何嘗不是想另找靠山?
  邢繼科受到方志誠的幫助,轉危為安,即使與戚蕓有矛盾,那恐怕在一兩年之后才會顯現,鄧洪國此刻想要挑撥離間,又如何能成功?
  官場之中切忌騎墻派,而鄧洪國已經有騎墻的苗頭,孫偉銘心中升起忌憚之意。
  至于政府工作,孫偉銘已經意識到無法扭轉大局,尤其是陳德平在關鍵時刻,并沒有按照自己預料打出殺手锏,孫偉銘已經意識到,陳德平怕也是叛變了,自己不可避免地喪失控制力,唯一之法,只能通過安插王靖染,盡量不讓自己對政府工作一無所知。
  孫偉銘嘴角忍不住浮現苦笑,自己從縣長位置轉變為縣委書記不過一年時間,沒想到自己盡然這么快便喪失對政府的控制力,這是他遠遠沒有料到的。
  當然,孫偉銘收獲也是更多的,縣政府雖然所有機構最重要的一部分,但他可以通過其他部門進行制衡,比如政協、人大、政法委、組織部、宣傳部等,只要控制得當,這東臺永遠還是他孫偉銘的東臺。
  唯一令孫偉銘感到不妙的是,在市委層次上,他正在一步步地被削弱,尤其是宋文迪從一開始的重點支持,到現在的故意冷落,危機感籠罩在他的心頭。
  不過,孫偉銘并非簡單之人,他能夠一步步走到如今,自然有過人之處。孫偉銘手中還隱藏著實力,那就是當年與一起服役時的那群戰友。這部分戰友之中,有一部分人在部隊或者官場早已走到自己的前面,孫偉銘一直沒有動用這層關系,因為這是自己的秘密武器。
  孫偉銘默默地想著,或許現在已經到了該用這個力量的時候,現在的局面已經對自己太過不利,甚至比當初錢德琛在的時候,那種危機感還要強烈。
  以前的孫偉銘一向奉行低調行事的原則,如同隱藏在叢林中的猛獸,獵殺食物,但如今他覺得自己身邊已無叢林,必須要展現出能量,如此才能在機遇不斷的東臺,重新掌控自己的權力。
  七月中旬,市委組織部發出任命通知,段暄擔任縣委副書記,這一變化,讓東臺官場許多人措手不及。隨后,縣委常委會進行洗牌,紀委書記甄業被調出東臺,至鄰縣擔任縣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華罡被調整為紀委書記,至于陳德平則由副縣長搖身一變成為政法委書記。
  至于政府方面,出現很大的變化,陳德平離開之后,空缺出一名副縣長位置,由原辦公室主任王靖染頂替,讓人很意外的是,原本被調職政協掛職的羅輝涅槃重生,重新回歸縣政府,這不禁讓人大跌眼鏡。
  羅輝回到自己原來的辦公室,感慨良多,原本以為再也沒有轉機,沒想到時過境遷,自己還能夠坐在原先這個位置,只是物是人非,當初只手遮天的錢德琛已經落馬,甚至連后來不可一世的孫偉銘也收斂氣焰,低調行事。
  東臺真正迎來大發展的時代,省里將目光聚焦此處,不斷地空降精英人物,將原來的官場布局徹底打亂,而自己能回到這個位置,那是多么的萬幸。
  咚咚咚,門外傳來敲門聲,羅輝坐正,吸了一口氣道:“請進!”
  門被推開,方志誠一臉微笑的步入,道:“羅縣長,你辦公室收拾得不錯啊?”
  羅輝連忙站起身,笑道:“志誠,你可是第一個來我辦公室的人啊。”言畢,他起身主動為方志誠沏茶,自己能夠重回縣政府,這其中方志誠做了相當多的工作。市委組織部長邱恒德專門給孫偉銘打了一通很長的電話,最終才讓孫偉銘退步,作出決定,讓羅輝回到原來的位置。
  “羅縣長,官復原職,茶香了許多啊。”方志誠泯了一口,笑道。
  羅輝微微一笑,道:“我能官復原職,還是多虧你的幫忙,自然要有好茶伺候著。”
  方志誠擺了擺手,打趣道:“一杯茶可休想打發我,以后你得慢慢報恩才是。”
  “好說,好說!”羅輝放下茶杯,眸光一閃,壓低聲音道:“聽說你要入常了?”2k小說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