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369 四無縣長東臺夢

(去年今日,縱橫中文網發布了一個訃告,《官道之色戒》的作者低手寂寞去世了。昨日,有一讀者提醒我,是否要緬懷一下。我有點猶豫,因為對于已故之人,說得太多有點矯情,若是不說,又顯得沒良心。曾經有不少人拿我與低手寂寞大大比較。作為一個官文后來者,我曾一度思考,他的高度能否跨越,答案是否定的。死者已逝,不該多提。對于值得尊敬的作者,我真心實意地希望他在另外一個世界安靜、坦然……其余感懷我藏在心中了。)
  新聞發布會比預期要開得圓滿,現場的記者每個人都進行提問,而邢繼科也用獨特的方式,回答記者的問題。盡管部分問題極為刁鉆甚至尖刻,但邢繼科表現出了一個合格政府官員的基本素質,滿足了記者的心理,展現出一個新時代官員的精神面貌,這讓不少人頗為意外。
  發布會第二天,《華夏青年報》的記者用一種活潑的手法,撰寫了一篇名為《四無縣長的東臺夢》。這篇新聞洋洋灑灑足有四五千字,占據了一個整版的內容,起因在于互聯網上的一篇熱帖,然后抽絲剝繭,引人入勝地講述了邢繼科對東臺縣發展所作出的貢獻。
  “邢繼科對‘四無縣長’的稱號,并沒有感到惱怒,因為他認為在新時代,作為主政一方的官員,一舉一動都會暴露在眾人的視野之中,如果想要盡力掩飾,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反而會不夠具備親和力,相反,若是將真實地自己展現在大眾的面前,讓老百姓作為評審,這樣才能夠讓自己進步,讓東臺進步……”
  “不僅是邢繼科,在東臺生活的每一個人,都擁有東臺夢。普通人的夢想,想擁有一份穩定的工作,不錯的收入,完美幸福的家庭;投資者的夢想,想在充滿商機的土地上,打造一個標新立異,日進千里的商業帝國;邢繼科的東臺夢,他想用無為卻有為的方式,引導政府從事務巨細到宏觀調控再到配合輔助的職能轉變……”
  “‘政府從來不是主人公,我邢繼科也不應該成為主角。’邢繼科認為,希望輿論能夠淡忘他,然后請大家將目光關注東臺,來東臺發展,這才是他的殷切希望。有陰謀論者認為,從一開始,‘四無縣長’便是東臺給全社會開了一個玩笑,因為東臺這幾年的發展,已經遠遠超出預計,年GDP增長率超過百分之百的強縣,所有一切已經足夠證明,這不是一個普通的地方。但記者卻認為,‘四無縣長’是邢繼科對自己開了個玩笑,他似乎很迫切希望通過此事,引起輿論熱議,然后召開新聞發布會,再解開謎底,原來東臺那么美好,大家都應該去東臺看看——這可真是個詭計多端的‘四無縣長’……”
  方志誠讀完所有內容之后,滿意地笑了笑,這時突然接到宋文迪的電話。
  顯然宋文迪也在關注著新聞發布會的后續發展,他滿意地說道:“志誠,這次你做得不錯,沒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不僅成功挽回了邢繼科,而且還為東臺大肆作了宣傳。思源書記甚至剛才還給我通了電話,說這是一個經典的政府危機公關案例。”
  宋文迪的心情顯然十分高興,新聞發布會的效果令人意外,給人仿佛打開另一扇門,原來政府在面對危機的時候,還可以這么辦,不僅轉危為安,而且還借力打力,使得政府的形象更上一層樓。
  方志誠是這次事件的策劃者、推動者,他自然是居功至偉。
  方志誠微微一笑,“主要還是老板你比較開明,若是換作另外一個市委書記,絕對不會允許冒這么大的風險……”
  方志誠輕重適度的拍了宋文迪一個馬屁,宋文迪頗為受用地笑了笑,感慨道:“現在已經進入信息時代,公眾接觸信息的途徑很多,而且傳播迅速,這便要求政府需要更為靈活,我已經讓市委辦成立危機公關部門,專門處理類似的問題。在確保政府信息公開透明的同時,也要為公眾搭建一個信息反饋的平臺。”
  方志誠笑道:“老板,你是不是想建一個市委書記網上信箱?”
  宋文迪頷首笑道:“沒錯!這樣一來,可以幫助市民做一些實事,同時也可以更好地關注民生,監督各級部門日常工作是否存在疏忽。”
  在2006年,這還是一個很大膽的想法,因為當初的互聯網發展不到十年,政府官員一種是沒有意識到互聯網潛在的影響力,另一種是畏懼互聯網可怕的傳播力。到了2008年,在諸級政府才有大規模的網絡問政。由此可見,宋文迪的思想要比普通官員進步、開明得多。
  方志誠自然支持宋文迪的大膽地想法,笑道:“銀州各級官員怕是要跳腳了,什么事都在老板你的掌控之下,想不為人民服務都難了。”
  宋文迪笑了笑,擺手道:“先嘗試一下吧,恐怕會受到很多阻擾,但凡事如果不去嘗試,便永遠沒有進步。”
  方志誠很少遇見宋文迪會說出如此激進的話,暗嘆,估摸著“四無縣長”一事對宋文迪的觸動怕是挺大。
  正如方志誠所猜測的,宋文迪從方志誠的身上找到了自己年輕時的影子,他從日益麻木的官場之中找到了一股熱血。宋文迪必須要進步,他能夠觸摸到時代的腳步,只需要稍微利用,便能找到完善改進銀州官場的方法。
  與宋文迪又交流一番東臺官場的形式,讓自己頗為意外的是,即將來到東臺的黨委副書記,并非宋系或者張系之人。
  省委高度關注東臺的發展,所以卜省長親自點將,從省政府直接空降一名縣委副書記,名叫段暄。段暄以前在省財政廳任職過,他空降到東臺,顯然絕對不會只負責黨務工作。當然,從市委角度,也是希望段暄的到來能夠為東臺在財政撥款上爭取到足夠的資源。
  東臺已經成為一塊誘人的蛋糕,引得省里不少有能力的人,紛紛瞄準此處。
  官場中人關注的是政績,在東臺現在的發展勢頭之下,即使你是一個庸人,也能乘風而上,很多人將東臺視作一個跳板,因而東臺一個副處級的位置,也能引得省里各大勢力進行你爭我奪。
  由此可見,未來的東臺會越來越熱鬧。
  掛斷宋文迪的電話之后,方志誠趕緊給戚蕓撥通電話,透露新任黨委副書記一事,戚蕓嘆了一聲,道:“政法委書記華罡原本呼聲很高,沒想到空降一個段暄,這以后縣委常委會以后怕是很復雜了。”
  省委空降一名黨委副書記,不僅會打亂孫偉銘的布局,也會打亂戚蕓這方面的計劃。但深處官場,誰也無法預料,下一步局勢會往何處轉變。
  方志誠提醒道:“陳德平那處該怎么辦?”
  邢繼科的四無縣長風波之所以能夠沒有波瀾再起,源于陳德平手中的一些資料沒有進一步對外發布。而方志誠為了讓陳德平不再繼續動作,承諾會給他一定的補償。如此一來,才會讓陳德平沒有繼續散播關于邢繼科的謠言。
  讓陳德平轉變立場的是,方志誠拋出政法委書記的誘餌。方志誠在市里有巨大的能量,陳德平接受了這個條件。
  戚蕓嘆了一聲,道:“原先華罡若是能夠勝任黨委副書記,那么陳德平便能夠更進一步成為政法委書記,沒想到現在半路出現程咬金,我們給陳德平的承諾,沒法變現。現在當務之急,我們必須要履行承諾,否則怕會出現其他差池。”
  方志誠皺眉道:“陳德平原本就是縣委常委,想要讓他滿足,也就是政法委以上的位置了。”
  “還有一個方法!”戚蕓提醒道。
  “紀委書記?”方志誠徐徐地出了一口氣。縣紀委書記甄業,那是孫偉銘的心腹,此人行事穩重,想要將他調離,難度頗大。方志誠知道戚蕓所指,調走甄業,這樣華罡可以從政法委書記變成紀委書記,而陳德平則依舊可以往上再走一步。
  陳德平如果離開縣政府,那么副縣長便空了一個位置,戚蕓無疑便可以再安排一個自己人,這樣便能在政府方面實現完全地掌控。
  戚蕓沉聲道:“難度雖然大,但若是給出足夠的籌碼,一切皆有可能。”
  方志誠從戚蕓的語氣中聽出其他之意,頓時意識到自己并沒有完全了解戚蕓。戚蕓是東臺縣常務副縣長,她在常委當中排名第四,所以她的戰場不僅僅在政府,而且還在常委層次。隨著邢繼科一事宣告結束,政府這邊的局面基本已經控制,所以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