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367 最后一塊遮羞布

與佟思晴選擇在一個環境特別的私家小廚吃飯,菜還未上齊,方志誠托著下巴盯著佟思晴那姣好的面容上下打量。佟思晴不自然地捧著玻璃杯,泯了一口檸檬水,白了方志誠一眼道:“盯著別人仔細看,這是一個不禮貌的行為。”
  方志誠搖了搖頭,微笑道:“我怎么聽說,仔細盯著愛人看,如此可以增進彼此的感情?”
  佟思晴笑出聲,道:“你總是有自己的理由。對了,我聽說你在為邢繼科奔走,希望為他挽回形象?”
  邢繼科這個“四無縣長”的名號已經被坐實,整個銀州市可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所以佟思晴也很難理解在這種局面下,方志誠還在為他爭取翻盤的機會,這違背了常理。但佟思晴知道方志誠并非那種愚蠢之人,肯定其中還有一些變化,是其他人并不知道的。
  “莫非,他手上握有你的把柄?”佟思晴見方志誠笑而不語,關心地問道。
  明知邢繼科已經步入死局,還為他奔走,只有一種可能,方志誠有什么把柄落在邢繼科手中,然后邢繼科以此脅迫方志誠來幫自己。
  所謂關心則亂,方志誠從佟思晴的言語之中讀到暖意,搖頭道:“不要多想,幫邢繼科不僅出于道義,而是源于他的存在,對于我們穩定東臺的局面有著舉足輕重地作用。況且,我認為,利用新聞發布會,或許能夠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哦?”佟思晴見方志誠如此自信,也就不再多說什么,“現在市委局面挺復雜,看上去文迪書記已經掌握常委會,但政府那邊的行政效率卻有很大的問題,對于市委下達的各項指令,均采取拖延的策略,顯然張市長并沒有完全甘于臣服。另外,此次新聞發布會,張市長將新聞發布會的責任推到市委辦,也是在給文迪書記施加壓力。”
  方志誠點點頭,對宋文迪還是挺感激,笑道:“老板,的確給我很大的信任,我相信一定不會令他失望的。”
  吃完飯之后,方志誠和佟思晴沒有直接打車,而是在路上散步消食,方志誠不時地側過身看一眼佟思晴,洋紅色的襯衣修剪得體,腰身處微微一收,下擺塞入黑色的長褲內,一條藍色的絲巾圍在頸項上,若是從后面望去,豐腴挺翹的臀*瓣兒顯得格外動人。
  佟思晴今天打扮得十分成熟,有種職場女人的穩重與內涵,方志誠感覺自己的心臟在撲通撲通的跳著,只覺得能嗅到佟思晴每一次呼吸間會散發出淡淡的香氣。
  不知不覺,走了足有半個小時,回到佟思晴家中,她先進衛生間放了熱水,然后喊方志誠進去洗澡。水溫適中,方志誠泡了半個小時,在浴缸里問道:“晚上會不會有人打擾我們?”
  “……不會……”許久之后,傳來佟思晴的聲音,聽得出她言辭之間帶著些許羞意。
  方志誠洗完澡之后,發現床柜上放著干凈的衣物,看了一下尺寸,與自己合身,顯然不是李明學的尺碼,暗忖這佟思晴倒是有心了。
  換了干凈地衣服來到客廳,佟思晴捧著衣物進了浴室,方志誠原先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想了想起身往浴室摸了過去,輕輕一推,衛生間的門便豁然打開。
  “思晴姐,你是等著我來嗎?”方志誠目光柔和地在佟思晴身上游弋,佟思晴只覺得對方明亮溫和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哪一處,哪一處就會沒來由的生出一種癢意,尤其當方志誠的目光從她的臉蛋順著脖頸鎖骨往下,那種酥癢的感覺在她體內席卷起一陣陣的蕩漾。
  “關上門,趕緊走,我可沒邀請你。”佟思晴佯作不愿搭理方志誠,用手撈了撈魚缸里的水,嘗試了一下水溫。
  方志誠只覺得自己的氣息一下子變粗很多,往佟思晴所處的方向走了過去,口中輕聲嘆道:“人來是客,可沒有趕走客人的道理。”
  方志誠慢慢地靠近佟思晴,終于兩人接觸,佟思晴立馬如同黃河決堤,淡淡的潮意在泛濫,那魔掌遮天蔽日,仿若無窮熱意的火爐炙烤著全身,佟思晴突然有種幻覺,疲乏、困意,沒有半點抵抗能力,只能一手支撐著貼滿瓷磚的墻壁,半倚半靠在方志誠的懷中。
  就當兩人準備徹底放肆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一陣窸窣的聲音,佟思晴瞪大了眼睛,掩住嘴巴,壓低聲音道:“好像是我的婆婆來了……”
  方志誠卻是大膽,湊到佟思晴的耳邊,低聲笑道:“會不會是來捉我們的?”
  佟思晴乜了方志誠一眼,嘆道:“這個時候了,你還有心開玩笑,若是真被她發現,咱倆可就算完了。”
  方志誠卻是搖了搖頭,低聲道:“老太太如果精明的話,只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佟思晴眼中露出不信之色,疑惑道:“為什么?”
  方志誠壞壞的一笑,“因為老太太看待事情,比較透徹,什么事情沒有經歷過?知道有些事情攔是攔不住,若是裝聾作啞,保住大家的顏面,那么家還在。若是挑破了窗戶紙,那么這個家就真的沒了。”
  佟思晴內心生出一股刺激的感覺,輕聲問道:“那你現在不準備收手了?”
  方志誠點頭道:“溫香軟玉在懷,豈能輕易罷手。”
  外面傳來老太太咳嗽的聲音,她大聲喚道:“小佟,你在家嗎?”
  佟思晴壓著嗓子癢癢的感覺,回答道:“媽,我在衛生間洗澡呢……”
  “洗澡?”老太太的腳步聲,來到了衛生間門口突然停下,這時候門把手轉動了一下。
  老太太的這個動作嚇得方志誠和佟思晴兩人下身均是一緊,尤其是方志誠,他感覺整個人的毛孔瞬間豎了起來。因為衛生間的門一直沒關,如果老太太這個時間沖進來,絕對會看到一副不堪的畫面。
  “糟糕!她不會進來吧?”佟思晴潮紅的臉上,露出焦急之色,偏生此刻與方志誠正是難舍難分之刻。
  方志誠佯作鎮定,安慰道:“不會的,老太太是個聰明人!”
  門把手轉動兩下,老太太果然如同方志誠所料,終究還是沒進來,而方志誠神經一松,摟住佟思晴,順流而下……
  老太太坐在客廳內,等了大約十來分鐘,佟思晴穿著浴袍,手里拿著毛巾,擦拭著濕漉漉的頭發,笑著問道:“媽,你怎么這個時間來了?”
  老太太眼睛瞄了一眼衛生間的方向,吸了吸鼻子,道:“我瞧你最近工作挺忙,所以過來拿點你兒子的衣服。”老太太將兒子咬得很重,仿佛在提醒佟思晴,她可是有兒子的女人。
  佟思晴佯作什么都不知道,“媽,你等著!”言畢,轉身進臥室,忙碌了一陣,找出幾件兒子日常換洗的衣服放入一個紙袋,交到老太太的手中,“媽,謝謝你了。最近辦公室的事情特別多,我也確實沒有太多精力照顧孩子,媽,你可是給我雪中送炭了。”
  老太太拿著紙袋,朝著衛生間的方向,緩步走了幾步,輕咳一聲道:“我還要帶點洗漱用品回去……”
  佟思晴心頭一顫,連忙加快幾步,往衛生間方向奔了過去,進了衛生間,又關上門,對著方志誠噓了一聲,七手八腳地整理了一下,然后拿著兒子的洗漱用品,交給了老太太。
  老太太順著衛生間門的縫隙勾了一眼,疑惑道:“里面的霧氣怎么這么大?”
  佟思晴一顆心砰砰直跳,做賊心虛地往后瞄了一眼,低聲道:“剛洗完澡,當然有霧氣。媽,時間不早,最近前面的路燈又壞了,我送你回去吧。”
  老太太若隱若現地哼了一聲,不再搭理佟思晴,一手提著一個袋子,背身朝著佟思晴擺了擺手,道:“不用送了。”
  佟思晴跟在老太太地身后,等老太太背影消失在拐角處,她連忙將院門關上,輕撫胸口玉*肌,這才將提到嗓門眼的那顆心臟給壓了下去。
  老太太聽到院門吱嘎一聲響,轉過身不屑地看了一眼,再走幾步踩到一個石塊,差點崴了腳,她朝著地上吐了一口濃痰,“這路也該修修了,坑坑洼洼不平,總有一天要出大事。”
  等老太太離開之后,佟思晴回到房內,見方志誠正在有滋有味地看電視,她暗忖方志誠的心理素質未免太好,竟然還能坐得住,嘆道:“志誠,要不,你趕緊回去吧,我怕她還會再回來……”
  方志誠將電視的聲音降低,扭過臉笑道:“放心吧,思晴姐。那老太太絕對不會再回來,我是摸清楚她的心思。她現在甚至怕見到我呢。”
  “為什么?”佟思晴滿臉不解地問道。
  方志誠解釋道:“誰都想知道真相,但知道真相之后,又會畏懼真相公布后帶來的負面影響。”
  佟思晴點了點頭,嘴角露出一絲陰冷的味道,“老太太,這是想給自己兒子留下最后一塊遮羞布。”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