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2)      完本感言(01-22)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2)     

步步高升366 推波助瀾圖逆轉

邢繼科坐在辦公桌前,緊張地等待著電話,按照方志誠的猜測,最遲不到五點,市委方面絕對會有領導與自己通話,他面前有一張紙,上面羅列了一些問題以及答題的簡要提綱,這些都是由方志誠準備的。四點四十八分鐘,座機終于響了起來,傳來市長張國鑫的聲音。張國鑫是銀州市長,從分管工作來看,是邢繼科的直接上司。
  張國鑫語氣顯得很沉重,低聲道:“繼科同志,想必你能猜出我今天打來電話的用意。對于網絡上的那些照片及評論,你有何解釋?”
  “假作真時真亦假。”邢繼科按照提綱上的要求,帶著無奈的語氣嘆息道。
  張國鑫挑了挑眉,淡淡道:“那你的意思是,那些消息都不屬實?”
  邢繼科這才開始鄭重其事地為自己開始解脫,道:“張市長,從照片的選擇來看,背后操控輿論的人狼子野心昭然若揭,他早在一兩年前便開始籌備這次陰謀,讓人心寒。我承認,那些照片都是真實存在的,不過但凡人出現在公眾場合都會有一些失態的表情或不雅的照片,單從這些斷章取義的照片,便指責我是一個四無縣長,這顯然太過片面了。”
  張國鑫點點頭,邢繼科此言還是有道理的,從網上流傳很廣的照片能讀出陰謀的味道,但是現在事態越鬧越大,已經有省委領導關注,如果不采取行動,顯然不足以扼殺輿論,挽回銀州政府的形象。
  張國鑫沉吟片刻,旋即說道:“盡管陰謀味道很濃,但現在我們必須要給公眾一個交代,方才市里為此事特地召開了書記會。在會議上,紀委及宣傳部都提出要對你進行處理。”
  邢繼科心臟劇烈地跳動著,果然如同自己所料,此事的發展已經不受控制,如果處理不好,甚至會影響到自己未來的前程,一輩子都被冠以四無縣長的名頭,那豈不是斷絕了未來前程?
  邢繼科心中充滿不甘,他目光掃視著手中的那張紙,按照紙上所寫,念道:“張市長,我覺得這不公平!我希望市委能夠給我一個公平公正公開解決此事的渠道。”
  “哦?”張國鑫面露疑惑之色,好奇道:“你需要什么樣的渠道?”
  邢繼科沉聲道:“我希望市委出面,召開一個新聞發布會,我會在新聞發布會上回答記者的問題。同時,用自己的聲音擊破那些不實虛假的謠言,用自己的方式挽回東臺及銀州的形象。”
  張國鑫沒想到邢繼科具備如此勇氣,在他的印象中,邢繼科是一個的確難堪重任的人,即使沒有出現這次輿論風波,張國鑫也想著要選擇一人頂替邢繼科的位置。但與邢繼科今日的對話,讓張國鑫看到另外一個邢繼科,這讓他既是感到意外,同時也觸動心中許多想法。
  張國鑫沉吟片刻,方道:“你的提議很大膽,也很有勇氣,但政府在處理類似的問題時,從來沒有選擇過這樣的方法,我們需要事先評估風險,否則只會讓問題變得越來越大。”
  邢繼科輕聲道:“希望市里能給我一次機會……”
  邢繼科的態度讓張國鑫感到十分意外,因為這顯然不是邢繼科一貫的風格。隨后,他撥通了市委書記宋文迪的電話,盡管與宋文迪貌合神離,但在這種事關政府形象的大事件上,兩人還是需要保持意見的統一。
  宋文迪知道張國鑫與自己溝通的事情,事關東臺縣邢繼科,沉默地聽著張國鑫說明邢繼科的態度,輕聲道:“你認為怎么看?”
  張國鑫嘆道:“現在可以選擇的方式,有三種,第一,將此事冷淡處理;第二,對邢繼科進行處分;第三,讓邢繼科直面輿論壓力。第一種方法,顯然不能夠滿足輿論及省里的要求,而銀州方面需要承擔太大的壓力;第二種方法,對邢繼科不太公平,畢竟這是一個年輕的干部,在東臺幾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不僅會讓部分官員寒心,還會助長一些不好的風氣;第三種方法,將賭注壓在邢繼科的身上,有一定的風險,但倒也是正確的危機公關方法。”
  宋文迪頷首道:“我與你的意見相同,讓市委宣傳部組織召開新聞發布會,這是一個很大膽,卻有新意的方式。現在國家在倡導政務公開,信息透明,咱們銀州政府這么做,固然存在風險,但我也代表了一種趨勢,在未來政府面對危機的時候,不應該只是藏著掖著,想方設法地瞞住信息,如此一來只會讓市民更加對政府失去信心。正確的做法,應該是將信息透明化,讓公眾知道真實的情況,謠言則就會不攻自破。”
  張國鑫知道宋文迪是一個開明的黨委書記,凡事考慮得比較超前,此次也是一樣,若是換作另外一個保守的市委書記,怕是早將邢繼科一擼到底了。張國鑫皺眉思索半晌,道:“那我讓宣傳處做好整個新聞發布會的流程,并篩選出一批媒體,保證最終的效果不會出問題。”
  宋文迪暗忖張國鑫思路還是縝密的,但他并不完全同意張國鑫觀點,輕聲道:“新聞發布會開成全開放式的,不要刻意尋找一些正面的媒體,如此一來,才是真正的公平公開。”
  張國鑫眉頭微微一皺,如果完全公開的話,誰來承擔其中的風險,他突然覺得宋文迪此舉可能是一個陷阱,等著自己往里面跳呢。
  張國鑫淡淡一笑,道:“文迪書記,既然您想把新聞發布會做成一次典型的政府危機公關成功案例,要不由市委牽頭來辦。您來協調的話,一定能事半功倍,否則單以政府辦協調,怕到時候處理得不夠好,反而不妥。”
  宋文迪哪里聽不出張國鑫在推卸責任,淡淡一笑,“既然你覺得需要市委辦出面,那么我就讓人立即著手處理,不過政府方面要服從安排,給予支持。”
  張國鑫聽出宋文迪的言外之意,宋文迪要的不僅僅是支持,而是張國鑫的態度。宋文迪要讓張國鑫在以后的工作之中,以市委馬首是瞻,張國鑫雖然暫時沉寂了一段時間,但并非對宋文迪完全臣服。
  張國鑫不自然地笑道:“縣政府一直堅決服從黨委的各種安排。”
  掛斷了張國鑫的電話,宋文迪悠然嘆了一口氣,目光盯著坐在沙發上正在不緊不慢泡茶的方志誠,輕聲問道:“你確定這次一定要保邢繼科?”
  方志誠將茶壺放下,微笑道:“不是我保邢繼科,而是覺得給他一次機會,畢竟曾經跟我們是一個隊伍的,若是見死不救,太過殘忍。”
  宋文迪搖了搖頭,苦笑道:“你的選擇并非明智。”
  方志誠理解宋文迪的意思,站在任何人的立場,方志誠都沒有義務要幫邢繼科挽回名譽,官場是殘忍的,沒有永遠的敵人,更沒有永遠的朋友,一切都要以利益來衡量彼此之間的關系。邢繼科對于方志誠而言,只是一個短暫利益的同盟者,當彼此之間利益發生沖突,或者彼此之前沒有利用價值,轉身而退,這是人之常情。
  但方志誠卻是選擇依舊與邢繼科站在一起,這種方式顯得太不夠成熟。
  方志誠淡淡一笑,“文迪書記,請相信我,一定能夠給你交一份完美的答卷。”
  宋文迪知道方志誠向來行事總有驚人之舉,已經習慣他這種異于常人的沖勁,笑道:“也罷,那我就給邢繼科一次機會,稍后我會召開緊急常委會議,就新聞發布會一事組建小組,責成相關人員配合你完成好,希望你不要令我失望。”
  方志誠出了宋文迪的辦公室之后,忍不住皺起眉頭,他也不知道此事是否正確,因為其實選擇置身事外,或許對他更加容易。但他隱隱覺得,不能丟掉邢繼科這枚棋子,否則以前在縣政府爭取的主動權將完全丟失,更重要的是,他能夠隱隱覺得若是利用好新聞發布會,說不定能取得一些轉機。
  輿論是雙刃劍,當它在傷害你的時候,同時也會為你帶來一定的價值。
  在外屋,坐在佟思晴對面,與她閑聊了一陣,許久沒見面,佟思晴又清瘦了不少,李明學依舊杳無蹤影。
  “晚上我請你吃飯。”方志誠低聲邀請道。
  佟思晴沒有答應,低聲催促道:“趕緊走吧,若是被小余發現你跟我……怕是又得亂想了。”
  方志誠聳了聳肩,道:“這小余……行吧,晚上不見不散。”
  等方志誠消失在辦公室,佟思晴沉思片刻,拾起電話,給婆老太打了個電話,借口晚上要應酬,沒法回家吃晚飯,所以兒子要丟在他們家。
  婆老太當下沒說什么,掛斷電話,低聲與丈夫李德漢道:“我覺得最近小佟變化挺大,越來越不顧家了,是不是明學去深圳下海后,她心里有什么想法?”
  李德漢皺眉,斥道:“別胡思亂想,思晴那是正派人,哪有你這么做婆婆的,懷疑自己的兒媳婦。明學拋家棄子,思晴現在一人支撐整個家,她太不容易了。”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