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364 墻雖欲倒不自推

邢繼科雖然能力一般,但也不至于被埋汰成那樣,在背后黑手的推動下,情勢變得無法阻擋。互聯網負*面消息的滋長,速度難以想象,邢繼科那幾張丑照,在有心人的宣傳之下,瞬間遍布網絡的各種角落,幾個全國性的主流新聞網站,甚至還將此條新聞放在焦點欄目之中,如此一來,邢繼科的名聲瞬間傳播至全國范圍內,也引起了省委的高度重視。
  邢繼科是省直管干部,他的人事關系在省里,如果不鬧得那么大,根本不可能將他踢走,然而競爭對手此次的陰謀也太可怕了,因為影響到邢繼科的未來前程。邢繼科原本大好的前程,很有可能會因為這一系列的抹黑而被終止,這對于官員而言,是殘忍而可怕的災難。
  方志誠好言安慰了一下邢繼科,然后親自來到戚蕓的辦公室,與她商量對策。盡管邢繼科的能力欠佳,但畢竟同屬一個陣營,此番對手定是針對己方而來,如果不應對的話,極有可能會被對手打個措手不及。
  戚蕓撥通顧源的電話,未過多久,顧源也推門而入,他見到方志誠,對著他點了點頭。顧源與戚蕓的關系不錯,但對方志誠有些敵視,畢竟這是一個太過年輕的副縣長,他本能地不信任戚蕓。
  而方志誠對顧源也沒有太多的好感,因為總覺得顧源有點不對勁。顧源的口碑極好,他從基層做起,慢慢走到現在的位置,前幾年妻子因病去世,多年未娶。當初他妻子生病嚴重,為了照顧妻子,顧源放棄了被調任銀州計劃委員會的機會,被人稱為佳話。同時,顧源的人緣極好,不少人絡繹不絕地跟他介紹對象,但都被他婉言拒絕。
  顧源四十五歲,頭發梳得很整齊,相貌俊朗,器宇軒昂,有種成熟男子特有的穩重與儒雅。
  顧源輕聲分析道:“我剛才在網上瀏覽了一下,輿論對邢縣長不利,至少有二十多篇時事雜文口徑一致,建議政府要重點清除這些無能的干部。如果繼續發展下去,省市兩級相關部門,迫于壓力,肯定要采取對策了。”
  戚蕓皺起眉頭,輕聲嘆息道:“對方的心思很縝密,我看了一下那些照片,有一部分甚至還是他在擔任縣長之前的某些會議資料,現在都被扒了出來,可見對方早就開始有所布局,換句話而言,對方還有很多后招。”
  顧源點了點頭,建議道:“我剛才與宣傳部門聯系了一下,看他們是否能夠動用手段,屏蔽掉那些負*面消息,但沒想到宣傳部門根本不理睬我們。恐怕他們已經接到授意,故意放任輿論宣傳。我覺得已經回天乏術了……”
  方志誠聽出顧源的言外之意,想來是不愿為邢繼科解決難題,這時說道:“問題很嚴重,但畢竟要有解決的辦法,莫非我們就聽之任之了?”
  顧源見方志誠不同意自己的觀點,眸光一閃,道:“莫非你有什么好的應對之策?”顧源對方志誠很不滿,在他眼里,方志誠不過是一個初入官場,但運氣很好的新兵,面對這種壓力,他又有什么解決辦法,若是要助邢繼科一臂之力,還不是自己與戚蕓為之奔走?
  況且,顧源認為,如果邢繼科真被踢走,對于戚蕓和自己并非完全是壞事。戚蕓現在是常務副縣長,邢繼科走了,縣長位置空缺出來,戚蕓極有可能頂替邢繼科,行代縣長之職務。
  方志誠猜中顧源的心思,緩緩地說道:“邢縣長,如今畢竟跟我們是一個陣營,若是放手不管的話,于公于私都屬不義。另一方面,對方既然算準了要用陰謀逼走邢縣長,那自然你已經做好縣長位置頂替人選。如果真來了一個不是我們一派的新縣長,那么對我們又有何好處?”
  顧源心中滿是不悅,暗忖這方志誠此話說得在理,但難免有些不成熟,官場之中,向來是明哲保身,有幾個人講求有情有義,何況自己與邢繼科本來就無甚感情可言。他臉上淡淡一笑,轉問戚蕓道:“此事還是由戚縣長作決斷吧。”
  戚蕓原本也是贊同顧源的觀點,畢竟邢繼科雖然與自己站在同一陣營,但能力有限,若是想要如今為他挽回敗局,機會渺茫。但她能瞧出方志誠的意思,不愿意放棄邢繼科,讓之成為棄子,頓時有些猶豫不決。
  沉吟許久之后,她平靜地問方志誠,“如果我們幫助邢繼科解決困難,必須要有相應的對策,如果沒有辦法,貿然地與邢繼科站在一起,并非明智之舉。”
  方志誠沉聲道:“戚縣長,我有辦法可以幫邢縣長解圍,但咱們首先要觀點一致,絕不能夠墻倒眾人推。”
  “哦?”戚蕓面露疑惑之色,“究竟是什么辦法?”
  方志誠低聲道:“我們要幫邢縣長開一個新聞發布會。在新聞發布會上,由邢縣長獨自面對輿論的質疑,同時針對這些質疑表態聲明,并作出解釋。讓自己公開透明地面對輿論質疑,如此一來,可以解決那些負*面消息。”
  顧源面色一凝,因為方志誠的想法太過大膽,政府官員從來沒有如此應對負面輿論消息,“這個方法看似有壞處,但我認為壞處更大,如果邢縣長真的去直面記者,他有能力應對那種場面嗎?”
  方志誠眉頭微微一挑,道:“顧縣長,此話有點不妥。如果不嘗試,又如何能知道最終結果?”
  戚蕓頷首道:“我認為,志誠的方法雖然與眾不同,也有點冒險,但卻是解決當下問題的唯一方法。謠言如同洪水猛獸,堵不如疏,如果我們現在閉塞,不直接面對謠言,反而會讓自己進入被動。”
  顧源見戚蕓毫不猶豫地選擇支持方志誠,頓時感覺到臉面有失,不過,他畢竟城府很深,淡淡一笑:“既然戚縣長覺得有必要幫邢縣長挽回影響,那么也不多說,屆時有什么需要,盡管吩咐便是。”
  又隨意聊了幾句之后,顧源便找了個借口告辭,辦公室內因此只剩下戚蕓和方志誠。
  方志誠面色一沉,提醒道:“顧源此人能力很強,不過城府太深,按照他方才說話的態度,怕是想置身事外。”
  戚蕓笑了笑,“這也是正常的。顧源之前一直看好咱們,如今突然有變,肯定是想自保。咱們這是在以身試險,如果按照他的說法,雖然方法保守一點,但能保全自己,說不定還能用邢繼科這枚棄子換取些許價值……”
  方志誠搖了搖頭,不認同道:“以退為進固然可取,但不適合現在我們所處的環境。孫偉銘已經成功策動縣政府的內斗,如果我們現在退讓一步,只會讓其他勢力起頭,不利于后續工作的開展。而且,讓邢繼科通過新聞發布會的形式挽回質疑,這只是一次嘗試,如果無法成功,那再退一步,也不遲。”
  戚蕓沉默片刻,道:“行吧,我會調動自己所有的資源來支持邢繼科,同時你也需與邢繼科通好氣,讓他務必在新聞發布會上能展現出一個高素質的優秀官員。”
  方志誠笑道:“還請戚縣長放心,我會好好把邢縣長包裝一番的。”
  言畢,他起身往邢繼科的辦公室走去。
  邢繼科正坐在辦公桌前,不停地翻閱著網上的評論,手邊的煙灰缸內,插滿煙蒂,原本還算明亮的辦公室,煙霧繚繞,足以顯示他煩悶的心情。
  邢繼科見方志誠過來,連忙站起身,嘆氣道:“孫偉銘實在太卑鄙了,盡然無所不用其極地抹黑我!我要去見文迪書記,說明緣由,讓他看清楚孫偉銘的丑惡嘴臉,志誠,你幫我聯系下文迪書記吧,請他接見我一面。”
  方志誠心中暗嘆了一聲,邢繼科還是沒有大將之風,在孫偉銘掀起的輿論壓力之下,失去方寸。即使邢繼科能見到宋文迪那又如何?現在邢繼科的名聲已經臭了,宋文迪又怎么會輕易地聽信他的一面之言,畢竟互聯網上造成了巨大的壞影響,此刻只有邢繼科自己救自己。
  方志誠伸手在虛空中按了按,輕嘆道:“繼科縣長,還煩請你稍安勿躁,我有一計,可以救你,不過需要你的配合。”
  ……
  縣委書記辦公室內。
  王靖染坐在沙發上,坐在他身側的是政府辦副主任鄒郁。孫偉銘正戴著眼鏡批閱文件,吩咐鄒郁道:“給王主任倒一杯茶。”
  鄒郁笑瞇瞇地答應了,給王靖染倒滿一杯水。孫偉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