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354 波瀾壯闊的宏圖

沈薇和蕭鏘夫妻的感情深厚,吃了晚飯之后,兩人之間便開始說話,方志誠與秦玉茗相視一笑,為他們夫婦和好感到高興。不過,等外面雨小了之后,沈薇與蕭鏘進入轎車,沈薇作出的一個決定,讓蕭鏘傻眼了。
  “從現在開始,半年的時間,你都不準碰我!”沈薇冷冷地說道,“如果你不答應我,我絕對不會跟你回去。”
  “半年,時間有點太長了吧,以前最多不過一個月的時間……”蕭鏘臉上露出近乎崩潰之色,苦苦地央求道,“老婆,我真心知道自己錯了,要不把時間縮短一點,一周如何?”
  “不行,半年就是半年,如果你再廢話,那就延長到一年!”沈薇不屑地說道。
  “行吧,半年就半年!”蕭鏘知道自己老婆說到做到,臉上泛著苦澀暗自嘀咕,“這不是逼我去死,還要殘忍嗎?”
  沈薇心中琢磨著,自己雖然解氣,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一定要給蕭鏘吃點苦頭才行,“以后看你還敢跟我提生小孩的事情,我直接從第一道程序就給你關閉,看你以后還怎么動壞心思。”
  沈薇的心也真夠狠!其實,這種做法也未嘗不是女人調教男人的一種可取之法。若不是沈薇這么刁鉆,如何能將蕭鏘調教得言聽計從呢?
  第二天早晨,方志誠捧著秦玉茗為自己做的煎蛋面吃得酣暢淋漓,中途沈薇敲門而入,瞟了方志誠一眼,回到廚房與秦玉茗說道:“你對你家的小情人未免也太好了一點吧……”
  秦玉茗笑道:“那是相比較于你對蕭鏘而言……你對你老公,那是太殘忍了。昨晚回去,兩人是否床頭吵架床位和了?”
  沈薇高傲地哼了一聲,湊到秦玉茗的耳邊說出了自己的懲罰,秦玉茗張大嘴巴,對著沈薇比了個大拇指道:“高,你實在太高了!”
  玉茗影視傳媒集團已經步入高速成長的環節,已經初具規模,自然不會缺少車輛,因為沈薇要去東臺辦事,而方志誠又要回東臺辦公,所以兩人便一同坐著傳媒集團新購的別克商務轎車趕回東臺。
  沈薇身上不知噴了何種香水,七座的車廂內充滿那幽淡的氣息,方志誠笑問:“薇姐,你的香水是什么牌子,特別好聞,甜而不膩。”
  沈薇白了方志誠一眼,低聲道:“不要跟我套近乎,我不跟叛徒說話。”
  方志誠苦笑道:“我什么時候成叛徒了啊?”
  沈薇哼了一聲道:“昨天你不是幫著蕭鏘來欺負我媽?”
  方志誠腦門現出黑線,暗忖這蕭鏘也太沒原則了,轉眼便把自己給賣了,他解釋道:“我哪里欺負你了,那是為了幫助你倆解決矛盾。”
  沈薇根本不管方志誠的解釋,將目光投向車窗外,不再搭理他。又過了二十分鐘,沈薇才開口與方志誠問道:“你是不是覺得我這個人特事兒?”
  方志誠搖了搖頭,笑道:“我其實挺佩服你的。”
  沈薇翻了翻白眼,道:“諷刺我!”
  方志誠擺了擺手,一本正經地說道:“薇姐,你是一個活在無比真實世界之中的人。心里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就會開誠布公地說出來。絲毫不會藏著自己心中的不悅,盡管在別人眼中,你很折騰,但我認為這是一種真正享受生活的方式。你是在享受生活,而不像我們在適應生活!”
  沈薇美目泛出漣漪,將方志誠的話在心中揣摩許久,她自己從來沒有過解讀自己的生活方式,笑道:“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如此評價我,如果再給我一次選擇,我一定找一個能夠深知我心的人。”
  方志誠聽見沈薇這么說,內心突然劇烈地跳動起來,莫非沈薇這么說話是故意暗示自己?旋即,他打消這個念頭,沈薇對蕭鏘的情感也很真摯,千萬不能自以為是,“薇姐,你可不能太貪心,蕭大哥可是萬里挑一的好男人,實話實說,我可做不到他那般,對一個女人如此千依百順!”
  沈薇笑了笑,表情略微有點古怪,似乎帶點自嘲的意思。與一個脾氣太好的男人,時間過久了,總會有種麻木的感覺,沈薇發現自己有點受不了蕭鏘那種逆來順受的性格。因為蕭鏘不愿發火,凡事對自己千依百順,所以沈薇才會總是沒事找事。
  男人若是乖順如綿羊,那種滋味其實也挺不好受。試想,如果對方總是沒有意見,讓什么主意都給你拿,何來的趣味而言。相敬如賓的夫妻其實遠沒有怎么吵也吵不散的夫妻來得持久,夫妻之間只有把內心深處的話全部發泄出來,那才是真正的相識相知。
  沈薇低聲嘆道:“我其實一直在試探蕭鏘脾氣的底線,他總是這般聽我的話,讓我有點心虛,我真心害怕他有一天將怒火全部宣泄出來……”
  方志誠笑道:“為什么要把未來會發生的事情強加在現在呢?”
  沈薇白了方志誠一眼,啐道:“你們男人對婚姻的態度跟女人不一樣。女人認定一個男人,便會全身心的投入,將未來都壓在他的身上。而你們男人不同,只尋求暫時的快樂,從來不會想到五年十年之后。女人的容顏是時限的,男人的欲望卻是始終沒有底線,這也是男人和女人看待感情婚姻的不同之處。”
  方志誠發現有點詞窮,這沈薇看待感情比想象中要透徹,他自己可以說是一個情商很高的男人,但發現沈薇大大咧咧的外表之下,其實內心竟比自己還要細膩。
  回到東臺之后,方志誠與沈薇分手。回到辦公室,剛坐下沒多久,詹耀交給方志誠一份材料,匯報道:“老板,這是東臺綜合保稅區的資料,里面包括現在保稅區聚集的企業,按照現在趨勢發展下去,可以提前完成今年的計劃。”
  方志誠點了點頭,笑道:“等會你重新調整一下今年關于保稅區發展規劃,雖然現在都以年為單位制定工作計劃,然后按照計劃辦事,但我們要特事特辦,尤其是保稅區要先人一步,不停地更新階段性的目標才能保證這一利好政策,發揮出最大的效用。”
  詹耀微微一怔,暗嘆方志誠總比別人看得長遠一點。絕大多數政府官員都是追著發展規劃走,但方志誠的個性永遠是走在規劃的前面,甚至比規劃還要多走數步。這便決定著他的視野與正常的官員與眾不同,也是很多混跡多年的官員身上缺少的——血性!
  從外表看上去,方志誠溫文爾雅,文質彬彬,骨子里他是一個極有血性的年輕官員,他有想法也有拼勁,詹耀逐漸了解方志誠,同時對自己的未來也更加有信心。方志誠雖然年輕,但身上的潛力遠勝過自己,現在省里從上到校都在講求官員年輕化,方志誠無疑便是終點關注的年輕官員,深受省市兩級組織部門的高度重視。若是方志誠飛黃騰達,自己的仕途之路豈不是能借勢而上。
  詹耀見方志誠話還沒說完,趕緊打開筆記本,提筆在本子上記錄著方志誠的指示。東臺綜合保稅區位于銀州東部,座靠云海,擁有全省最得天獨厚的區位優勢,是省委省政府重點推進的經濟發展區域。
  綜合保稅區占地面積8.9平方公里,實行網內保稅和網外產業配套區一體化經營,努力建設服務淮南、華東甚至亞洲的國際物流、加工貿易、特色商品交易的中心區域;另一方面,利用綜合保稅區為平臺引入大高外項目,即大項目、高新技術項目和外向型項目;至于特色商品交易定價,是引進需求量較大的橡膠、塑料、電子商品等供應商,建立特色商品交易市場,通過先進的技術與管理理念,形成交易、結算、信息、融資為一體的平臺。
  綜合保稅區是一個比較新鮮的事務,但東臺不少人都看中內在的潛力,當初為了爭奪這塊肥肉,許多人大打出手,但最終令人感到意外的是,交給了一個才進入官場三年不到的新兵。
  但時間久了,消息便從市委流出,若不是方志誠在宋文迪的面前提出建議,宋文迪根本不會將綜合保稅區拿到銀州,更不會將之放在東臺。
  如今雖然沒有人跟方志誠爭保稅區這一塊,但很多人都帶著看好戲的心情,綜合保稅區在2006年還是一個全新的領域,全國其他地方有在推動的,但大家都是摸著石頭過河走一步算一步。
  一個全新的東西,交給一個進入官場不到三年的新兵,又能鬧出什么動靜,眾人都猜測,方志誠絕對會畏難而退,徒增笑料。
  不過,詹耀用筆簌簌地記錄著方志誠的觀點,心中暗自驚訝,因為方志誠侃侃而談,對綜合保稅區的構想清晰而流暢,他又怎么會知道,早在一年前,方志誠便開始絞盡腦汁,勾勒一幅波瀾壯闊的宏偉藍圖,因此如今和盤說出,并不費什么功夫!R1058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