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352 傳媒集團的顧問

中午在學校附近的善緣酒家的包廂內設下了兩桌午宴,秦玉茗與方志誠坐在主桌,釘子坐在方志誠的身側,尤米坐在隔壁一桌,她不時地將目光瞄向釘子,釘子有點反常,仿佛不知道自己的存在似的。
  “死釘子!”尤米心中憤憤地想著,“你果然是一個花心的人,以后就這樣吧,千萬不要遭惹我,還有那個姓方的,一看你就不是什么好東西,指不定哪一天秦總一腳就把你給踹了!”
  尤米恨釘子不理自己,而且還把方志誠恨上了。
  坐在尤米身側的人力資源總監葛欣瞄了一眼尤米,笑道:“你跟丁總發生矛盾了嗎?”
  尤米臉色一紅,低聲道:“沒有啊,你不要亂說。”
  葛欣與尤米的關系不錯,低聲提醒道:“我覺得丁總對你是真心的,他雖然以前是個花花公子,但最近這一年幾乎從來不去夜店,算得上改頭換面了。浪子回頭金不換,我覺得你得好好抓住丁總,錯過了他,可能會讓你后悔!”
  尤米嘆了一聲,低聲道:“我今天好像真的讓他很生氣。”
  葛欣瞧出尤米還是有點喜歡釘子的,疑惑道:“丁總不是一直對你百依百順嗎?”
  尤米低聲道:“我今天就說了一句那個姓方的配不上秦總,然后他說我膚淺……秦總,可是咱們的偶像,那個姓方的本來就配不上秦總,難道我說錯了嗎?”
  葛欣嘴巴張大,她對尤米還是很了解的,這是一個很文藝憤青的女人,但有時候會因為太過有個性,喜歡死鉆牛角尖。尤米來到玉茗影視傳媒集團,便是沖著秦玉茗來的。當初她與男朋友分手之后,偶爾在一個電視訪談欄目上得知了秦玉茗的故事。秦玉茗在離婚之后,沒有自暴自棄,果斷地離開學校,創建了屬于自己的個人品牌玉茗培訓學校。真實的故事很勵志,讓尤米*果斷地辭職,獨自一人來到陌生的城市。
  秦玉茗可以說是尤米在失戀之后的精神支柱,突然出現方志誠,尤米心情有種復雜之感。心目中的偶像竟然跟一個比她小數歲的人在一起,這讓她很難接受。所以尤米潛意識里很排斥方志誠,才會在釘子的面前,對方志誠表現出不屑之色。
  葛欣是玉茗影視傳媒集團的老員工,知道方志誠的身份,嘴角露出苦澀的笑意,低聲道:“尤米,這次還真是你錯了!”
  “哦?”尤米沒料到葛欣也會反對自己,打斷道,“葛欣,你怎么能站在他那一邊,真是太氣人了!”
  葛欣微笑著解釋道:“你等我把話說完。方志誠可不是你想象的那種男人,如果不是他的話,玉茗影視傳媒集團根本不可能有現在這種規模。咱們這些老員工都是知道,他其實才是真正的幕后老板!”
  “啊?”尤米頓時呆住了,“我不相信,莫非他是什么家族子弟?”
  葛欣搖了搖頭,低聲道:“方志誠原本是秦總的鄰居,在秦總離婚之后,一直陪伴在她的身邊,鼓勵著秦總,得知秦總要創辦舞蹈培訓學校,積極地幫著秦總租賃場地,同時找到了合伙人丁總。當時,學校才剛剛起步,資金也很匱乏,不過方志誠已經看到了潛力所在,幫助秦總聯系了電視臺,所以才有了一個晨間健身節目《玉茗健身操》,隨后方志誠還幫秦總聯系了投資人,也就是很少出面的趙總,如此一來才有資金在東臺創建基地。”
  尤米并不知道玉茗影視傳媒集團的創建還有這些故事,低聲道:“原來是這樣,難怪秦總會讓他參加咱們內部的會議呢。但他為什么在咱們集團沒有任何職務呢?”
  葛欣繼續解釋道:“那是因為他是一個政府公務員,根據相關規定,公務員不能夠在私營企業擔任職務。”
  “公務員?”尤米眉頭緊鎖,“現在大家都忙著下海,我就更不能理解,他為何不來到集團擔任職務了。”
  葛欣笑了笑道:“我估計你又小看他了,他可不是一般的公務員,現在二十七歲,但已經是副處級干部了。他是東臺縣的副縣長,之前集團在雙譚鎮遇到問題,便是他出面幫助協調解決的。”
  “二十七歲的副縣長。”尤米被震驚了,頓時意識到釘子為何說自己的膚淺。方志誠雖然年輕,但不代表他沒有能力,只憑外表判斷他是不是配得上秦玉茗,自己的確太幼稚了一點。
  尤米對官場沒有概念,但也隱約知道副縣長的權力有多大,可以擁有龐大的政府資源,若是悉心關照一個企業的發展,無疑能為企業提供很好的政策扶持。
  葛欣見尤米沉默不語,低聲勸道:“等下記得給丁總道個歉。若說秦總是你的偶像,那么方志誠便是丁總的偶像。當初丁總為何能改邪歸正,都是方志誠從旁影響使然……”
  尤米瞪大眼睛,露出難以置信之色,自言自語道:“原來還有這么一番波折。”
  在玉茗影視傳媒集團,老員工都知道釘子最佩服一個人,那就是他每天放在嘴邊的“誠少”。如果不是方志誠讓釘子懸崖勒馬,他哪里會回歸正途,極有可能早就被抓到局子里去了。更關鍵的是,釘子的浪子回頭,為他父親的升遷也掃清了一個隱形的炸彈。
  方志誠可以說是釘子人生最大的貴人,所以見尤米瞧不起方志誠,釘子直接暴怒了!釘子雖然喜歡尤米,但還不至于為了一個女人,將兄弟情義拋到一邊。
  秦玉茗今天格外高興,她站起身,伸手在虛空中按了按,微笑道:“集團的兩大基地即將啟動,這對于咱們而言,是一個好消息,同時也是一份責任。我們要改變原來的工作作風,站在全新的角度考慮自己肩負的責任。同時,我也正式介紹一下,集團的顧問方志誠先生,老員工應該都知道,盡管他不是我們公司的管理層,但卻是我們集團的規劃者,早在兩年前,我根本沒想到可以將一個舞蹈培訓學校發展成現在這般規模。”
  方志誠微笑著站起身,低聲道:“顧問這個身份我接受了,但我跟秦總已經事先聲明,這只是一個掛名的榮譽顧問。傳媒集團不需要給我支付工資,而我呢,也不用定期來集團工作。不過,我會關注玉茗影視傳媒集團的發展,因為這像我的孩子一樣,我看到了它從小到大,從無到有,茁壯成長的過程,同時也會為它的發展提供我自己有限的力量。”
  秦玉茗和方志誠聯袂說完祝酒詞之后,午宴正式開始,陸續有人過來敬酒,不過但凡要矛頭指向方志誠的都被秦玉茗一一攔下。秦玉茗知道方志誠不勝酒力,所以哪里允許下面的人欺負他。
  尤米猶豫許久,提著酒杯走到方志誠的身邊,瞄了一眼旁邊故意轉過臉的釘子,心中暗自唏噓一陣,笑道:“方顧問,自我介紹一下,我是集團品牌總監尤米,還請你以后多多照顧我們的影視傳媒集團。”
  方志誠上下打量了一下尤米,暗忖這女人長得雖不是絕美,但骨子里有股干練清爽的氣息,應該是一個極有個人魅力的女人,釘子對這樣的女人感興趣,讓他感到十分意外。畢竟方志誠知道釘子以前的風流韻事,身邊總不缺乏美女。
  方志誠舉起杯,見秦玉茗準備攔阻,連忙給她使了個顏色,旋即與尤米說道:“尤總監,我仔細研究過玉茗影視集團的品牌戰略,以你們秦總作為主要宣傳對象的策略完全正確,希望你繼續執行下去,一定能夠取得成功。”
  尤米微微一怔,從方志誠簡單一句話能瞧出他的確研究過自己擬定的品牌戰略,暗忖自己的確之前太膚淺,沒有對方志誠進行詳細了解,便不負責任的做出評價。她飲完杯中酒,挪步來到釘子的身側,低聲道:“丁總,對于我今天早些時候的不禮貌,我向您道歉,對不起!”
  釘子原本還準備冷尤米一段時間,但聽尤米細聲軟語地道歉,立馬繃不住了,笑嘻嘻地說道:“小事,小事,無需介懷!”言畢,見方志誠無奈地搖頭,釘子意識到自己太不爭氣了,只能訕訕地一笑了之。
  方志誠暗忖,釘子這次怕是遇到真愛了!
  又過片刻,飯局變得熱鬧起來,釘子悄悄湊到方志誠的身邊,低聲道:“誠少,這次太感謝你了。尤米今天終于愿意陪我看電影,這可是數月以來的第一次。”
  方志誠微笑道:“與我可沒太大關系,不過我可得提醒你。尤米不是一般的女人,你若是真要追到她,必須要多讀一點書,增加點素養與內涵才行。”
  釘子忙不迭地點頭,躊躇滿志地笑道:“放心吧,只要尤米給我一點甜頭,我就愿意為她赴湯蹈火。”
  方志誠有點無語,釘子的性格永遠是這般,沖動不乏激情。
  就在氣氛融洽的時刻,包廂的門被打開,卻見沈薇笑瞇瞇地走進來,指著秦玉茗,抱怨道:“好啊,你們在一起聚餐,逍遙快活,竟然不通知我,實在太氣人了。”
  秦玉茗苦笑道:“你不是說明天才回來嗎?”
  沈薇坐在秦玉茗的旁邊,占去了方志誠的位置,低聲道:“事情提前辦完,我便回來了,真是太餓了。”
  言畢,她埋頭吃起了菜,許久之后,她放下筷子,瞄了一眼重新增加座椅后,坐在她身側的秦玉茗,低聲問道:“蕭鏘聯系過你沒有?”
  方志誠聽得真切,心頭一緊,這沈薇莫非又鬧出什么幺蛾子了?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