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350 置之死地而后生

不知不覺,方志誠感覺身上一暖,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發現秦玉茗笑吟吟地看著自己,“你怎么不去房間休息,坐在客廳里就這么睡著,也不怕著涼!”秦玉茗的話中充滿了擔憂之意。
  方志誠坐直身體,笑道:“夫人正在外面忙碌奔波,我又如何能安然睡去?所以就在這沙發上欣賞著夫人的英姿,然后等待夫人的歸來。”
  秦玉茗看了一眼電視,笑道:“人家都是早晨看健身節目,哪有你這般深更半夜看的。”
  方志誠晃了晃手指,笑道:“夫人此言差矣,誰說健身節目就不能半夜來看?夜深人靜的時候,看著一群美女熱情四溢,這可是驅逐漫漫長夜空虛寂寞冷的良方。”
  秦玉茗沒好氣地白了方志誠一眼,知道他骨子里酸氣十足的文藝病又犯了,苦笑道:“你趕緊去休息吧……”
  “那你呢?”方志誠疑惑道。
  秦玉茗滿是歉意道:“我還有幾個方案要仔細看看,晚點他們會將方案發到我的郵箱,如果拖到明天可就來不及了。”
  方志誠無奈地伸了一個懶腰,怨念地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擾了。我這命怎么這么苦?”
  秦玉茗笑了笑道:“特殊時期,見諒見諒。”
  知道秦玉茗真心忙碌,方志誠也就不打攪她的工作,半夜的時候,他察覺到身側傳來動靜,微微一笑,暗忖幸福雖然姍姍來遲,但終究還是來了。
  ……
  銀州東勝小區是九十年代比較著名的高檔小區,不過隨著時間變遷,房地產高速發展,東勝小區已經不再顯眼,尤其是玉湖生態房產的侵入,使得這片小區顯得冷清不少。一輛云海牌照的商務轎車停在其中一棟的樓下,從里面走出一位年輕男人,西裝革履,儀表堂堂,不過眼神微微有些渙散,仿佛極為疲憊。
  年輕男人上了三樓,輕輕地摁了摁按鈕,未過多久,門被打開半邊,露出一個少婦的俏臉,她驚呼道:“你來了?”
  年輕人進入其內,坐在沙發上,見少婦準備去泡茶,他招收喚住少婦,沉聲道:“鄭悅,你先別忙了,陪我說會話。我有要緊事與你說!”
  少婦不是別人,正是原銀州市長夏翔的第二任妻子鄭悅,這個年輕人卻是她曾經的情人金鋒。夏翔被雙規之后,鄭悅與之離了婚,她搬出原先的小區,然后租住在東勝小區。在這段時間里,她從市長夫人搖身一變,成為了普通人,平靜的生活讓她的內心很踏實。
  但是,金鋒的到來還是讓鄭悅心緒難平,畢竟這是一個讓她愛恨交織的男人。鄭悅與金鋒相處過一段時間,隨后被金鋒巧妙轉給了夏翔。鄭悅與夏翔結婚之后,成為金鋒暗中觀察夏翔的重要眼線。
  如果只是**裸的利益關系,鄭悅不可能對金鋒這么忠誠,唯一的解釋便是,鄭悅愛金鋒。
  愛是不理智的怪獸,盡管知道金鋒不喜歡自己,但鄭悅還是愿意為金鋒付出很多。
  鄭悅坐在金鋒的身側,輕嘆道:“說吧,無論你需要我做什么,只要我能做到,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助你。”
  金鋒抬頭望了一眼天花板,暗忖這個女人果然還是一如既往的愚蠢,他沉聲道:“我這次徹底地完了,現在需要在你這兒住一段時間!”
  “啊?”鄭悅有點意外,因為金鋒這段話的信息量太大,讓她很難理解。
  金鋒自嘲地笑了笑,從皮包掏出煙盒,找了一陣沒有找到打火機,這時鄭悅善解人意地遞過來打火機,幫他點燃了香煙。金鋒徐徐地吞吐了一口,道:“金城集團垮臺了,家族已經將我除名,現在就是一個身無分文的廢人!”
  鄭悅微微一怔,她瞧出金鋒并非虛言,從他的語氣中能聽出頹然之意,與兩年前的金鋒完全不一樣。
  當初的金鋒貴為銀州第一大秘,何其風光,如今先是黯然退出官場,現在又從狼狽地被金城集團掃地出門,他的處境可謂是極其不堪。
  “究竟是怎么回事?金城集團不是上升勢頭很好嗎?”鄭悅不解地問道。
  金鋒看了一眼鄭悅,苦笑道:“可惜我是為人做嫁衣,金城集團現在已經被華英投資集團給控股,于金家沒有任何關系。我因為在此期間,受到華英集團的要挾,被迫做了幾件違背家族利益的事情,也被金家徹底除名,所以我現在就是一只喪家之犬……”
  金鋒一邊說著,一邊瘋狂地笑了起來,不知不覺被煙霧給嗆著,因而嗆出了淚水。
  鄭悅見金鋒跟瘋了似的,幽幽地嘆了一口氣,然后站起身從柜子里取出一把鑰匙,放在金鋒的手邊,低聲道:“從現在起,我的家門為你打開,你先好好地休息一段時間,我相信你一定會東山再起的!”
  “東山再起?”金鋒目光中透出一股惡毒之色,“對,我必須東山再起,無論如何,我也不能這么輕易地倒下!我要讓那些與我作對的人終有一天付出代價!”
  金德、方志誠、寧香草……這三人無疑是金鋒心中最為痛恨之人。
  如果不是金德,自己又如何會始終被家族排在第二位,如果自己是第一繼承人,在遇到與類似的境況,家族一定不會坐視不理吧?而且,自己這次被家族徹底地除名,其中也是有金德的原因使然。金德不會讓一個有野心,試圖與自己爭奪繼承人權力的人留在家中,即使這是他的親生弟弟。
  至于方志誠,這個原本自己認為是螻蟻般的草根小子,一次又一次地羞辱了自己。如果不是方志誠,夏翔根本不會落馬,而自己現在在官場上一定是風生水起,直追金德。至于金城集團的風波,雖然與方志誠沒有直接關系,但金鋒也將方志誠給恨上了,因為如果不是方志誠,自己根本不會得罪狡猾多端的寧香草。
  寧香草!這是給自己制造噩夢的罪魁禍首,原本以為只要按照她的命令,自己便能得到保全。但沒想到寧香草根本不顧自己的死活,以迅雷手段控制金城集團,而自己成了個廢子。寧香草這個狡詐的女人,如果不是自己多次通風報信,迷惑夏芒,她又怎么能如此順利地在夏家破產之中獲得那么多的好處。這真是個忘恩的女人!
  鄭悅見金鋒中射出一股惡毒之色,忍不住打了個寒噤,因為她知道金鋒的性格,這是一個可怕的男人,不過這也是他的魅力所在。
  “對,你必須報仇!所以你得好好地活下去。”鄭悅低聲鼓勵道。
  金鋒掐滅了煙蒂,他并不是軟弱之人,失敗只會讓他愈戰愈勇。他不能夠消沉,不能夠低迷,需要重組自己的關系網,所以他來到了銀州。銀州是他的功敗垂成之地,但也是他資源最廣之地,只要耐心尋找,一定能夠找到有利的資源,然后浴火重生。
  沒有了家族的支持,沒有了金錢權勢,但金鋒并非真正的一無所有,他還有關系和人脈,只需要小心經營,一定能夠獲得轉敗為勝的機會。金德、方志誠、寧香草,終有一天,我會讓你們跪在我腳下,搖尾乞憐!
  金鋒沉默許久,理清了思路,道:“鄭悅,你愿不愿意資助我?”
  鄭悅點了點頭,道:“我愿意,可是你知道我能力有限!”
  金鋒追問道:“你現在手里有多少錢?”
  鄭悅嘆了一口氣,苦笑道:“加上房產和美容院的話,不到一百萬吧……”
  一百萬對于普通家庭而言,已經是一個很可怖的數字,但對于金鋒想要面對的敵人而言,太過微不足道。不過,有了這第一桶金,金鋒那就不用完全的白手起家。
  金鋒沉吟道:“你要盡快地將美容院給轉手,同時將房產抵押,我需要你這一百萬作為啟動資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