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35 同是天涯淪落人

夕陽在天空中勾勒出一抹俏麗的余暉,霞光如同被水霧侵蝕的墨色漸漸消失在地平線。省委大院一號辦公樓某個房間的燈光卻亮著,顯得異常耀目。
  “老板,紀委那邊送過來一份材料,請您過目。”秘書周康小心翼翼地將材料遞到省委書記李思源的身前。
  李思源戴上老花眼鏡,翻了幾頁紙,拿著照片看了一陣,搖頭道:“這個宋文迪,實在太疏忽了啊。”
  周康繼續匯報道:“國用書記反應很激烈,對宋文迪表示不滿,要求讓紀委那邊深入調查。”王國用為省委副書記,之前對安排宋文迪至銀州擔任一把手,便是很不贊同。不過礙于省委書記李思源的一力堅持,最終予以妥協,如今見宋文迪出了差錯,自然準備痛打落水狗。
  “幾張擁抱跳舞的照片,也能算作證據,他也太疑神疑鬼了吧?”李思源輕哼一聲,擺了擺手,“小宋在銀州不到半年,幾個動作很大,導致原有勢力反撲,這是情有可原的。國用同志那邊,我自然會去與他解釋,至于小宋那邊,你也要做個提醒,讓他不要操之過急,把關系鬧得太僵。”
  宋文迪與曾茹的關系雖只是捕風捉影,但李思源問也不問,便為宋文迪擋下壓力,這充分說明李思源對宋文迪的信任。
  周康趕緊點頭,道:“我知道了,現在便去答復紀委及國用書記。”
  李思源又喊住周康,吩咐道:“順便通知國用書記,明天抽個時間,來我辦公室坐一坐,上次郭副總理送來的幾盒茶葉,與他一起品嘗下。”
  周康微微一怔,李思源幫宋文迪擋下這份舉報材料,也就罷了,竟然還與王國用書記準備深入溝通,由此可見,李思源對宋文迪的看重。
  等周康離開辦公室之后,李思源眉頭突然緊鎖,銀州毗鄰云海,是全省經濟轉型的前線,它能否很好發展,則影響著整個淮南省的發展,盡管銀州的底子很好,但如果沒有一個強有力的市委書記掌控,無疑會存在諸多風險。
  宋文迪是李思源精心挑選的干將,雖然銀州地方勢力根深蒂固,但李思源相信宋文迪還是能頂住壓力,逐步掌控好銀州。
  ……
  周末,方志誠陪著宋文迪一起來到省城瓊金。瓊金是六朝古都,雖然這幾年銀州經濟發展速度很快,但底蘊與瓊金相比,還是略顯小氣。瓊金的城市規劃雖沒有那么新,但角落各處都彌漫著濃郁的帝王氣息。
  宋文迪這次帶著方志誠來瓊金,沒有什么特別目的,主要是想讓他認認路,宋文迪的根基在瓊金,以后方志誠少不了要來瓊金,幫宋文迪處理一些特別緊急的事情。宋文迪先將方志誠帶到自己所住的小區認了門,隨后丟給方志誠一張金盛酒店的房卡,給方志誠安排了住處。
  宋文迪這次回到瓊金,主要是要參加私人聚會,方志誠則沒有資格加入,他便吩咐方志誠自己在瓊金玩兩天,等到周日晚上五點左右,再一起回銀州。
  來到酒店,方志誠先打開電視機,然后在衛生間洗了澡,回到床上,覺得無聊難耐,便掏出手機,玩起了貪吃蛇。兩局之后,又覺得無聊,方志誠便翻出相冊,看了一眼秦玉茗。
  這是那天兩人一起逛街,方志誠偷拍的,一張是秦玉茗彎下腰試鞋子,盡管照片的像素不是很高,但依稀能瞧見秦玉茗那小巧精致的腳趾上涂抹著紫色的指甲油,因為長期跳舞的緣故,秦玉茗的身材比例極好,玉腿纖長再加上穿著高跟鞋,整個人變成一支婀娜的水蔥。
  還有一張照片是秦玉茗換上一件略顯暴露的吊帶長裙偷拍的,秦玉茗的玉背幾乎全部裸露在空氣中,白色的束腰長裙,將她完美的身材極好地襯托出來。
  方志誠看了一陣,忍不住嘆了一口氣,秦玉茗再令人心動,畢竟也是有婦之夫,自己只能看得見摸不著。
  退出相冊模式,方志誠感覺靈光一閃,想起趙清雅不是便在瓊金嗎?他琢磨一番,便給趙清雅發了一條短信。未過多久,趙清雅回了短信,“你來瓊金了?現在在在哪兒?”
  “金盛酒店……”方志誠組織半天,總覺得怎么說都有些不對勁,便只報了一個地址過去。
  “你等著我,半個小時之后到。”趙清雅迅速回復道。
  方志誠讀完短信,趕忙起身,換了整齊的衣服,又在衛生間把發型打理了一下,然后坐在房間靜靜地等待趙清雅的電話。
  大約二十分鐘,門突然被敲響,方志誠不僅有些詫異,暗忖不會趙清雅找上門了吧,他并沒有把房間號告訴趙清雅,原本還以為趙清雅來到酒店下面,會打電話給自己。
  推開門,卻見趙清雅笑瞇瞇地望著自己,方志誠詫異道:“雅姐,你怎么找到這個房間的?”
  “秘密!”趙清雅笑瞇瞇道。金盛酒店歸于宏達集團旗下,趙清雅是宏達集團的總經理,若是想找到方志誠,那還不是一句話的事情。
  方志誠撇了撇嘴,將趙清雅給迎了進來,為她泡了一杯茶,嘆道:“雅姐,我發現你越來越神秘了。”
  “好還是不好呢?”趙清雅朝著方志誠笑了笑。
  今天的趙清雅是另外一番風味,以前略顯妖媚,今日多了一絲莊重。她上身是一件黑色的束腰襯衣,下面是一條白色的彈性七分褲,有種職場女性的干練。方志誠盯著趙清雅胸口上方三寸看了一陣,發現自己之前送給她的那枚胸針赫然醒目,出乎意料,沒想到趙清雅竟如此重視自己送給她的那件小禮物。
  他點頭笑道:“當然是不好,總覺得離你越來越遠了。原本還像鄰家大姐,現在卻是白富美,讓人仰望了。”
  “噗嗤!”趙清雅忍不住笑出聲,笑道:“原來你有好奇心,我以為你從來不在乎我的經歷、家庭呢!”
  方志誠訕訕道:“很想問,但不知道從何問起。”方志誠本性老成,所以與人相處很注意分寸,若是問起趙清雅太過隱私的事情,很有可能會讓她感到抵觸,所以方志誠一直壓著心中諸多疑惑。而方志誠之所以今天開口相問,主要覺得與趙清雅距離更近了一點,適合提出這種比較敏感的話題。
  趙清雅美眸流轉,輕聲道:“我之所以能知道你住整個房間,因為這個酒店是我家的。”
  趙清雅如果直接說宏達集團,方志誠可能不太清楚,因為宏達集團主要是控股總部,下面的產業鏈條十分廣泛,總部的名氣還比不上一些比較接地氣的實業。
  方志誠頓時心神一顫,金盛酒店名聲在外,銀州也有分店,均為五星級標準,這說明趙清雅的家族至少是億元級別的。
  方志誠苦澀道:“一直知道雅姐你很有錢,沒想到竟然富得流油了。”
  趙清雅揮了揮手,笑道:“你是不是在動歪腦筋?”
  方志誠微微一怔,“什么歪腦筋?”
  “比如說泡我?”趙清雅壞笑道。趙清雅總是這樣,故意勾引方志誠,但總不戳破那一層紙,給人感覺,她只是故意在調戲方志誠而已。
  “呃……”方志誠輕聲道,“是有這種想法,不過因為難度太大,所以自己否決了!”
  “為什么覺得難度大?”趙清雅好奇道,她瞇起了那雙漂亮的眸子,更添了些許迷人。
  “雅姐,你這是在逼我啊……”方志誠訕訕笑道,“我和你宛如生活在兩個世界的人。你可以選擇更優秀的男人,而我最多只能成為你生命中的過客而已。”
  趙清雅搖頭,不悅道:“說得這么凄慘,不動聽。”
  方志誠心中一熱,笑道:“現實永遠不悅耳。”
  趙清雅認真地盯著方志誠看了一眼,仿佛要看進他的心里,輕松笑道:“你說的并非心里話。”
  方志誠微微一笑,不再多言。趙清雅很懂自己,她能瞧出自己內心炙熱的欲望。方志誠想要努力變成一個有權力的人,但他不會輕易地說出口,而是要腳踏實地,一步一個腳印,做出成績,用事實證明一切。
  兩人沉默一陣,趙清雅覺得有點悶,她豁然站起身,將皮包挎在肩上,笑道:“走吧,我帶你去轉轉。”
  方志誠點頭,欣然相隨。
  十來分鐘之后,駕車來到秦淮河邊的圣王廟,這是瓊金市最為繁華的地段。余暉灑在秦淮河上,如同鍍上了一層金漆。微風帶著湖水的濕氣,減緩夏日的燥熱。
  趙清雅心情十分放松,每到一個攤點,都會停留幾步,方志誠不咸不淡地與她交談,有空便環顧四周,不時地將目光瞄向路過的美女,不得不說瓊金的美女比銀州要放得開,大多將雪白修長的美腿裸露在空氣中,娉婷裊娜,惹火無比。
  “啪嗒!”
  正當方志誠出神之際,腦門傳來火辣辣的痛感。
  “怎么了?”方志誠無奈地望著趙清雅。
  “沒怎么,覺得對好色之徒,必須嚴懲不貸。”趙清雅不悅道。
  言畢,她轉過身,生氣地獨自往前行去。
  方志誠一陣無語,盡管他自己沒談過戀愛,但趙清雅方才的表情太明顯,宛如在熱戀中的情人一般。
  莫非趙清雅真喜歡上自己了?方志誠忍不住在想。
  趙清雅也意識到自己失態,其實方志誠去偷看其他女人,跟自己又有什么關聯,不過那一瞬間,她的確感覺自己內心暴怒,不允許方志誠去欣賞別的女人。可是,方志誠不是自己的私人物品,她又有什么權力去管方志誠呢?
  原本與方志誠接觸,是因為生活太過簡單,想多加一些作料,讓生活多點滋味,但逐步深入之后,趙清雅發現自己開始難以控制自己的情緒。
  腦海中的他,變成了方志誠,而方志誠卻走進了自己的心。當然趙清雅并不明白這一切變化,她不敢多想,生怕一切再次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