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0)      完本感言(01-20)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0)     

步步高升348 虎毒也有食子時

每個人的生活都隱秘,方志誠沒有直接告訴詹耀,是因為有些事情蒙在鼓里,比暴露在視野之中要好。因為詹耀如果不知道自己老婆可能出軌,這個家庭依舊會圓滿,結果反而比他知道個中內情,導致家庭破碎要來得更加適合。
  回到租住的那間平房,方志誠再次看到了那只通體雪白的貓咪,那只貓走路的姿態極其優雅,似乎一點也不懼怕方志誠,走幾步會往后瞄上一兩眼。方志誠心中有種好奇,想知道這只貓究竟從何處來,便緊緊地跟著貓咪,沿著小路往前走。
  不知不覺來到一棟高大樓房前,白貓輕身一躍跳到了院墻之上,轉身又掃了方志誠一眼,然后躍入了院中。方志誠嘆了一口氣,意識到這便是白貓主人的家。
  回到家中之后,方志誠不知為何腦海中總是翻滾出那只白貓的樣子,總覺得有什么事會生。
  第二天上午十點左右,方志誠接到謝雨馨打來的電話,聽音調有點焦急,“志誠,樂樂不見了!”
  方志誠聽說樂樂不見,心中一沉,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如何不見的?”
  謝雨馨哽咽道:“是我姐打來電話說的,她接到幼兒園打來電話,說樂樂在上課的時候,被一個男人接走了。”
  “樂樂怎么會跟男人走呢?幼兒園怎么能讓男人輕易帶走!”方志誠疑惑道。
  “那個男人似乎是馮坤奇,而且態度堅決,直接帶人沖入幼兒園,然后將樂樂帶走了。”謝雨馨悲痛地說道,“我給馮坤奇打了十幾個電話,他始終沒接,我知道他在報復我!”
  方志誠面色陰沉,暗忖這馮坤奇也太不是東西了,想要跟謝雨馨復合,竟然拿樂樂來要挾,完全喪失做人的基本道德準線。
  “你不要著急,我現在便回銀州,同時你得報警!”方志誠輕聲提醒道。
  “報警?”謝雨馨略微有點猶豫,“他畢竟是樂樂的父親。”
  方志誠長長地吐了一口氣,道:“當年他扔下你們母女的時候,怎么沒想起自己是樂樂的父親?”
  謝雨馨貝齒咬了咬紅唇,道:“行,我這就報警!”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之后,方志誠匆匆趕到銀州的邱家。謝芳和謝雨馨坐在沙上,面色茫然,方志誠坐下之后,輕聲詢問道:“有沒有消息?”
  謝雨馨搖了搖頭,痛苦地說道:“沒有消息,警方那邊正在調查,馮坤奇如同從這個世界上失蹤了一般。”
  方志誠提醒道:“警方有沒有調查一下馮坤奇的父母?”
  謝雨馨嘆道:“他父母說,根本不知道馮坤奇去哪兒了!”
  方志誠頓時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沉聲道:“事情沒有那么簡單,我懷疑可能有陰謀在內。”
  原本方志誠認為,這可能只是馮坤奇為了爭取和謝雨馨復合,設下的一個局,但如今從事態的展來看,沒有想象中那么簡單,因為馮坤奇的父母也不知道馮坤奇的動向,這就有點顯得太詭異了!
  謝芳幽幽嘆了一口氣,道:“我原本以為馮坤奇會有點人性,沒想到他處理問題還是那么偏激……”
  見謝芳話中有話,方志誠沉聲道:“芳姐,是不是之前馮坤奇與你聯系過?”
  謝芳看了一眼謝雨馨,欲言又止。
  方志誠追問道:“芳姐,現在可不能隱瞞,有什么情況,必須要說出來。大家現在才能夠尋找到線索。”
  謝芳埋下臉,后悔地說道:“其實馮坤奇前幾日經常找我,他畢竟是樂樂的父親,我心一軟,便讓他帶著樂樂出去玩過幾次。此事我害怕雨馨不高興,所以就一直沒有如實說。”
  謝雨馨咬了咬牙,嘆道:“姐,你真是糊涂,馮坤奇是什么人,你難道不知!”
  謝芳苦笑道:“我原本以為他會良心現,真心會對樂樂好,沒想到竟然將樂樂拐跑了。會不會,這只是意外,我們等待一段時間,說不定他會將樂樂完好無損地送回來。”
  方志誠見謝芳還抱有僥幸心理,無奈地搖了搖頭道:“這里面一定潛藏著秘密,我們現在要抱著最壞的打算,否則,樂樂很有可能會遇到危險。所以芳姐,你一定要仔細想想,究竟有什么細節,比如馮坤奇曾經流露過的想法,想帶樂樂去哪里……”
  謝芳苦思冥想許久,突然腦海中閃過一道靈光,沉聲道:“對了,我記得馮坤奇說過,他曾經想帶著樂樂去夏威夷玩玩,他在夏威夷買了一套別墅……不過,被我拒絕了,因為雨馨絕對不可能同意……”
  方志誠沉聲道:“那就對了!我估計馮坤奇要把樂樂帶出國……”
  “他為什么要將樂樂帶出國呢?”謝雨馨問道。
  方志誠冷靜地說道:“現在誰也不知道他的動機,我們要趕緊有所行動,否則,馮坤奇若是真帶著樂樂出國,那就大事不妙了!”
  謝芳意識到情況有點微妙,自責地說道:“我也是糊涂了!不過,馮坤奇畢竟是樂樂的父親,虎毒不食子,相信他也不會拿樂樂怎么樣的。”
  方志誠沉吟片刻,撥通趙清雅的電話。趙清雅聽出方志誠的語氣不對勁,等方志誠說明來意,承諾道:“我現在就安排人調查一下飛往美利堅的航班,一有消息立即通知你。”
  方志誠計算了一下時間,馮坤奇若是想盡快帶樂樂離開,最快的辦法便是從銀州機場飛往美利堅。按照時間計算,現在馮坤奇肯定還沒趕到銀州,他想要訂的航班一定還沒到時間。
  二十分鐘之后,趙清雅打來電話,輕聲道:“沒有查到馮坤奇的資料,不過查到了樂樂的航班信息。”
  方志誠微微一怔,情況與自己想象中不太一樣,突然腦海中閃出一道亮光,馮坤奇肯定是用隱藏身份訂的機票。
  方志誠將查出的消息告訴謝芳和謝雨馨,見有了樂樂的消息,眾人紛紛松了一口氣。方志誠安撫情緒道:“我已經讓朋友在機場盯著,一旦現馮坤奇便會控制住她。”
  謝雨馨站起身,緊張地說道:“不行,我現在要去瓊金機場,我是樂樂的媽媽,我要保護她。”
  方志誠點點頭,冷靜地安排道:“芳姐,你就在家中等待消息,我與雨馨一同趕往銀州……”
  謝芳依舊還在為自己的失誤感到姿色,唉聲嘆氣一番,囑咐道:“志誠,你一定要把樂樂安全地帶回來。”
  下午一點左右,戴著墨鏡的馮坤奇步入瓊金機場,樂樂的小手被馮坤奇牽著,臉上露出猶豫之色,道:“爸爸,我們這是去哪兒啊?”
  馮坤奇矮下身子,低聲囑咐道:“樂樂,我這是準備帶你出國旅游,你莫非忘記了嗎?”
  樂樂左右四顧,懷疑道:“可是,你不是說媽媽也會跟我們一起去旅游嗎?我怎么沒見到媽媽?”
  馮坤奇淡淡笑道:“樂樂乖,媽媽已經早一步在國外了,等會兒我們乘坐飛機過去便能見到媽媽。樂樂,你不是坐過飛機嗎?這次爸爸帶你去坐飛機!”
  樂樂畢竟是小孩,哪里知道馮坤奇滿臉微笑之下實則包藏禍心!
  馮坤奇牽著樂樂進入機場內一家餐廳,給樂樂點了飲料與甜點,笑道:“樂樂,你坐在這兒,爸爸去打個電話。”
  見樂樂同意,馮坤奇便抱著電話走到角落,目光卻是始終關注著樂樂所在的地方。
  “麥迪醫生,我明天便能到美利堅,請你盡快幫我做手術。”馮坤奇用英文說道。
  麥迪醫生嘆了一口氣道:“馮先生,我必須提醒你,這個手術的風險很大,盡管找到了匹配的腎*源,但你所提供的腎*源擁有者年齡實在太小,一旦移植會對她造成永久性傷害,甚至危及到她的生命。”
  馮坤奇壓低聲音,冷酷地說道:“麥迪醫生,請你能理解我。如果不換腎的話,我的壽命最多只有兩年,我實在耗不起。請你放心,只要你愿意為我做這個手術,我一定會給你足夠的補償!是正常的手術價格十倍,如何?”
  麥迪醫生猶豫片刻,道:“行吧,馮先生,我現在便開始為你準備……”
  掛斷了麥迪醫生的電話,馮坤奇將目光瞄向乖巧地坐在座位上的女兒樂樂。樂樂的臉上掛滿了微笑,充滿童真與單純,馮坤奇嘴角抽搐了一下,感覺到心靈深處疼痛難耐,不過,他的眼中很快閃出一道狠厲之色。
  馮坤奇被確診為尿毒癥,每天都在承受諸多痛苦,他必須要服食藥物,才能化解痛苦。馮坤奇將此事隱瞞得極好,甚至連自己的父母也不知曉。早在一個月之前,馮坤奇偷偷帶著樂樂去檢查了身體,現因為是自己的親生女兒,她的腎*源符合自己的要求,所以馮坤奇便決定將樂樂拐帶到美利堅,通過黑診所神不知鬼不覺地做腎*源移植手術。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馮坤奇是一個自私的人,他想要活下去,所以將魔爪伸向了自己的親生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