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340 股票戰逆勢上揚

做賊心虛,那是人的本能反應,因為心中有愧,所以目光才畏畏縮縮。黃浩然最近感覺運氣很背,以前自己在股市上無往不利,如今卻是連連遭遇狙擊,導致手中控制的幾個股票大幅度跌落,連宏達集團子公司金兆醫藥的周轉資金都被套牢,如今他的私有資金全部在股市之中,無法脫身。
  金兆醫藥是黃浩然分管的子公司,利用這個子公司的資金,他購買了多支股票,并在兩年內,迅速上漲,積累了大量的私人財富。證券市場向來是波云詭譎,黃浩然嘗盡好處之后,突然跟瘋魔了一般,從原先的挪移部分資金到挪移大量資金,以至于現在功虧一簣,金兆醫藥出現了近三千萬的資金空缺。
  金兆醫藥以招收加盟商的方式運營,醫藥公司提供藥品,加盟商除了給金兆醫藥加盟費外,進貨需要走金兆醫藥的供貨渠道,因此便有大量的供貨資金存放在金兆公司的賬戶上,這筆近億的資金其實有大量都是加盟商進貨資金。
  金兆醫藥每一個季度會給醫藥供貨商打款,如今已經超出了回款周期,所以供貨商陸續意識到不對勁,開始給金兆醫藥施加壓力。金兆醫藥的資金情況,實際已經走到危險的邊緣。
  金兆醫藥是宏達集團的重要子公司,過去的五年內,為宏達集團帶來了近百分之二十的利潤,一旦金兆醫藥出現問題,那么會給宏達集團帶來重創。對于上市集團而言,利弊的消息傳播開來,那將是致命的。
  不過,黃浩然并沒有意識到嚴重性,他只是在考慮自己的處境,若是被發現自己挪用資金,以后在宏達集團肯定無立足之地。
  他必須要扭轉現在的局面,解決方法之一,便是慫恿自己的媽媽趙敏與趙清雅奪取宏達集團的控制權,如果成功的話,自己便成為了宏達的繼承人,近億的虧空,那就很好解決了。
  這幾日,方志誠一直陪伴在趙清雅的身邊。趙清雅雖然只是孫女,但肩負起了喪禮的所有事務,很順利地送走了老佛爺。當眾人散去之后,趙清雅在方志誠面前,痛哭流涕。方志誠也不知道說什么,只能輕聲安慰,再堅強的人,內心都有軟肋。
  回到趙清雅的小公寓,剛剛進門,趙清雅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接通之后,道:“小姑,有什么事情嗎?”
  “當然有事,你現在在哪兒?我想跟你談談。”趙敏語氣冷淡地問道。
  趙清雅嘆了一口氣,意識到該來的終于來了,輕聲道:“我在公寓,要不你過來吧?”
  大約半個小時之后,趙敏帶著黃浩然趕到趙清雅所在的公寓,趙敏見到方志誠也在,眼中毫不掩飾鄙夷之色。方志誠淡淡地笑了笑,不動聲色,對于趙敏這種的性格,你越是冷靜,對她而言,越是一種反擊。
  趙清雅泡好了茶,趙敏泯了一口,一本正經地說道:“清雅,我今天過來是希望跟你談談,宏達集團未來究竟應該由誰負責掌權。”
  趙清雅淡淡一笑道:“此事不是奶奶去世之前交代了嗎?她的股份全部由我繼承,因此我是宏達集團的大股東,我想沒有什么討論的必要。”
  趙敏臉上露出譏諷之意,道:“清雅,你想得太簡單了。我給你看幾樣東西!”言畢,她給黃浩然使了一個眼色,黃浩然從皮包里掏出了一個牛皮紙信封,從里面取出了許多協議。
  趙清雅取過一份,仔細閱讀,臉色微變,這是一份股份使用權的委托協議,也就是說,股份的所有者愿意將自己的股份交由趙敏來負責。趙清雅現在的股份占到整個宏達集團的百分之三十五,但趙敏若是爭取到了所有股東的股份使用權,那么依舊可以威脅到自己。
  趙清雅輕嘆一聲,不悅道:“小姑,我們是一家人,你沒有必要這么做吧?”
  趙敏語重心長地勸說道:“清雅,不要覺得小姑不念親情,因為我覺得你沒有能力擔負起宏達集團的重任。你還是太年輕,即使給你權力,也很容易丟掉。我畢竟比你年長,見過很多風浪。如果你愿意交出總經理的位置,我依舊支持你為董事長,你依舊還是宏達集團名義上的擁有者。”
  趙清雅美眸流轉,啞然失笑,道:“我理解你的意思,你是想架空我?”
  趙敏頷首道:“談不上架空,只是讓你休息一段時間。宏達集團在你手中近兩年發展并不順利,尤其是搞什么電子商務,每年投入大量資金,收入與投出極不平衡,實在讓人難以理解。”
  趙清雅搖了搖頭,低聲道:“能不能讓我考慮一下?”
  趙敏感覺到趙清雅的退縮,微笑道:“當然可以,不過最遲不過周五,否則,董事例會上我會攤牌。”
  送走了趙敏之后,方志誠無奈苦笑道:“人心叵測,老佛爺剛剛去世,你小姑便蠢蠢欲動了。”
  趙清雅嘆了一聲道:“小姑那邊還好,蠢蠢欲動的怕不只是她,宏達集團的敵人很多,恐怕很多人都想趁火打劫。”
  方志誠擔憂地問道:“我能做些什么?”
  “你有足夠多的錢嗎?”趙清雅笑問道。
  “我沒有!”方志誠第一次感覺到自己對金錢有足夠的渴望。
  “如果我猜得沒錯,從明天起,宏達集團便會面臨著各種風險。”趙清雅眼中露出一絲堅毅,“祝福我吧,能從這次風波中全身而退。”
  方志誠有種無力之感,他真的想要給趙清雅足夠的幫助,可惜他只是一個普通的公務員,即使可以勉強從玉茗影視傳媒集團那處調用部分資金,那也是難解趙清雅的危局,因為趙清雅需要的是大量資金,而不是一兩個億。
  突然,他想起了一個解決方案,低聲湊到趙清雅耳邊說出自己的想法。趙清雅微微一凜,緊緊地蹙起眉頭,苦笑道:“這可是驅狼引虎之計,若是真到了危急關頭,也只能放手一搏了。”
  趙敏剛剛踏出公寓的門,從不遠處黑色的轎車上走出一男一女。趙敏面色微微一變,知道對方是沖著自己而來,疑惑道:“柳總,你怎么知道我在這里?”
  柳巖微微一笑,輕聲嘆道:“趙姐,這話問得有點多余,若你真心想要找到一個人在何處,難嗎?”
  柳巖是柳家第二代核心人物,與自己年齡相仿,趙敏與之認識多年,關系勢同水火。同一個圈子內,酒會聚餐一類,向來是有她沒我,主要因為當初柳巖與趙敏共同追求一男,結果勾心斗角結下了死仇。
  柳巖找到趙敏,顯然并非為了什么好事,趙敏冷冷地瞄了一眼柳巖,道:“有什么事情,開門見山地說吧,我很忙!”
  柳巖眉毛微微一翹,暗忖這趙敏還是與多年前一樣,太過刻薄,生性高冷。她笑道:“即使再忙的事情,我想趙姐也得丟下來,因為我與你交談的事情,事關你兒子未來前程。”
  “啊?”黃浩然見過柳巖幾次,對這個與自己母親年齡相仿的女人有著莫名的好感,盡管柳巖年過五十,但保養得極好,一張臉蛋滑若凝脂,身材豐腴婀娜,讓他甚至動過心思。如今柳巖突然說今天找的事情與自己有關,他忍不住內心一緊,究竟柳巖所為何事?
  趙敏看了一眼黃浩然,誤以為他與柳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關系,沉聲道:“浩然,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瞞著我?”
  黃浩然苦笑道:“媽,你可別亂想,我跟柳姨并不熟悉。”
  趙敏知道兒子不敢跟自己撒謊,覺得可能是柳巖故弄玄虛,沉聲道:“柳巖,你沒必要藏著掖著,究竟是什么事情,不妨直說吧。”
  柳巖掩口笑了笑,認真地盯著趙敏看了一眼,嘆道:“我覺得還是上車再說吧。”
  趙敏嘆了一口氣,跟在柳巖身后上了轎車。至于黃浩然站在車外,點起了一根煙,心緒煩躁地抽了兩口,他琢磨著柳巖的到來,突然后知后覺地意識到,極有可能是金兆醫藥的事情暴露了。
  二十分鐘過后,轎車門被緩緩推開,趙敏下車之后,狠狠地揮起了手臂,一巴掌扇到了黃浩然的左頰。黃浩然被打愣住了,這是從小到大,趙敏第一次打她。從趙敏的眼中,他能清晰地瞧出失望、無奈!
  “媽!”黃浩然低聲道,“你為什么要打我?”
  趙敏咬了咬牙,沉聲道:“等你想清楚原因,再來找我!”言畢,她毫不猶豫地轉身離開。
  柳巖也下了車,望著失神的黃浩然,淡淡笑道:“你媽還是以前那種性格,太過火爆。”
  黃浩然知道定是柳巖對趙敏說了什么,板起面孔,沉聲問道:“你究竟跟我媽說了什么?”
  柳巖風情萬種地笑了笑,道:“我只是說金兆醫藥的秦辰準備跳槽,來到我的公司,她立馬就火了呢!”
  聽到“秦辰”二字,黃浩然的心頓時涼了半截。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