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338 心頓時涼了半截

飯局結束之后,方志誠將寧香草帶到東臺縣有名的休閑中心,安排人給她做了全套身體護理,方志誠也趁此時間,蒸了一個桑拿。在桑拿房內,方志誠一直琢磨著寧香草對吳海燕的評價,他從內心而言,還是很認同寧香草的提醒,吳海燕是一朵只可遠觀不能褻玩之花,若是碰了之后,絕對后果不堪設想。
  高溫讓方志誠的身上如同灼燒一般,但他的腦海卻異常清醒。
  坐在方志誠旁邊一起蒸桑拿的是一個身材略有點發福的三十多歲男人,口中不停地發出呼呼之聲,他是在方志誠后面進入桑拿房的,時間已經過去十來分鐘,因為體內大量水分流失,他有種眩暈之感,不過身側的方志誠卻仿佛一點事兒沒有,這激起了他的爭勝之心,努力地堅持著。
  “哥們,你吃不消,就趕緊出去吧,我看你這樣子,仿佛隨時會虛脫。”方志誠見身側那個男人神情痛苦,不停地吐著氣,眼神黯淡,仿佛隨時會掛,忍不住提醒道。
  那男人無力地咬牙堅持道:“這才哪兒到哪兒?我能在桑拿房待一個小時不出去,你如果吃不消,就趕緊出去吧。”
  方志誠苦笑了一聲,知道這男人在死撐著,無奈道:“蒸桑拿是為了放松身體,像你這樣強撐著,我覺得反而得不償失。”
  “廢話怎么這么多!”男人掃了掃手,“要出去,你出去便是!”
  方志誠暗忖真是好心當做驢肝肺,便不搭理那個男人,索性閉起了眼睛,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突然身側發出悶哼一聲,他睜開眼睛,只見那個較勁的男人昏厥過去,軟塌塌地躺在地上。
  方志誠連忙打開門,喊來工作人員,將那個男人給拖了出去。工作人員給那男人掐了人中,又推拿了一番,他才悠悠醒轉過來。
  方志誠琢磨著前后發生的事情,不禁啞然失笑,暗忖有些事情還真不能較真,還得量力而行才是。
  出了澡堂,在自己所在的包廂等了許久。這個休閑中心的老板來自于云海,提供的服務業比較正規、全面,用作休息的包廂不分男女,全部安排在一層,其余各層分別用作洗浴、護理、健身等。進入休閑中心之后,工作人員會統一分發服裝和鑰匙,男女換了衣服之后,在休閑中心享受各種服務,倒是別有一番滋味。
  方志誠琢磨著,以后玉茗傳媒集團旗下的健身中心,可以往這種方式來轉變,很符合現代人的休閑放松需求。
  為了避免尷尬,方志誠開了兩個房間,寧香草發來短信,說自己那邊好了,方志誠便竄門來到寧香草的那個包廂,寧香草穿著休閑中心統一提供的粉色衣衫,于是她沒有了高高在上的冰冷姿態,反倒有種小家碧玉的感覺。
  方志誠將方才蒸桑拿時遇見的事情與寧香草陸續說出,寧香草掩口笑道:“你心腸也是夠硬,若是早點出來,認個輸,別人不就可以下臺了嗎?”
  方志誠揮了揮手,拾起桌邊的茶杯,掀起杯蓋,吹了吹上面懸浮的茶葉,笑道:“若是一個熟人,我倒是愿意給個面子,退讓一步。我與他萍水相逢,以后老死不相往來,為何要對他認輸?”
  寧香草搖頭笑道:“你可不是那樣的人。若是換作其他人,表現得這般冷漠,我倒是能信,但你骨子里有種正義感,很難能可貴,這是無法輕易抹去的。”
  方志誠歪著頭,淡淡笑道:“沒想到我在你心中,這么神圣!早知道,我就放那個家伙一把,也算是做了件好事了。”
  寧香草笑道:“只是怕那個人不承你的情吧?”
  方志誠暗忖寧香草的心思太敏感,有著別人難以想象的洞擦力,點頭笑道:“還是香草姐了解我。若是我當時退了一步,那個人不僅不會感激我,反而會覺得我膽小懦弱,我替他上一課,也是讓他得了個教訓,以后不要再這么行事。”
  寧香草微笑道:“這么解釋,也算恰當,只是有點虛偽!”
  方志誠哈哈笑了兩聲,拿起桌上果盤內的橘子,剝了起來,去皮之后挑出一半,遞給寧香草。寧香草沒有拒絕,取了一瓣放入口中,眉頭突然一皺,低聲嘆道:“好酸!”
  方志誠笑道:“橘子若是不酸,又有什么意思?”
  寧香草勉強又吃了一瓣,徹底將橘子丟在一邊,伸手取了紙巾擦拭了手掌,突然問道:“你和齊家的那個小姑娘是什么關系?”
  “啊?”方志誠撓了撓頭,莫名其妙地問道:“很普通的關系,她是企業家,我是政府公務員,彼此有一些業務上的往來,僅此而已。”
  寧香草搖了搖手指,微笑道:“只怕那個姑娘不是這么想,前段時間,我與她見面,她提起你的名字不下十次,這說明人家女孩心中有你。”
  方志誠連忙擺手,笑道:“她是什么身份,又怎么會看得上我,香草姐,你多想了。”
  寧香草認真地看著方志誠的眼睛,感嘆道:“你啊,桃花太盛,齊家那個小姑娘人挺不錯,再過幾年在商海也是個不得了的人物,只是跟你在兩個世界,怕是湊不到一起。”
  方志誠輕聲苦笑:“香草姐,你今天這是怎么了,總把我跟這個女人那個女人湊到一塊,有點不對勁啊。”
  寧香草微微一怔,心情掀起波瀾,她突然意識到自己的確有點不妥,自己為何對方志誠與其他女人的關系那么敏感,這會不會是一種不好的暗示。她很快不動聲色地笑道:“我哪里不對勁了?只是提醒你,與女人保持一定的距離,不然以后恐怕要吃大苦。”
  方志誠突然笑問:“那我以后是不是與香草姐,也要保持距離呢?”
  寧香草被方志誠這句偷襲,弄得措手不及,頓時覺得有些尷尬,瞪圓了鳳目,輕哼一聲道:“正是如此,以后你啊,少搭理我。”
  方志誠沒想到一向沉穩的寧香草,會露出小女人般的姿態,連忙安撫道:“我只是信口一說而已,香草姐,你千萬不要放在心上,大人不記小人過唄?”
  寧香草見方志誠擠眉弄眼的做鬼臉,突然笑出聲,道:“受不了你了,好歹一個副處級公務員,竟然這么幼稚!”
  方志誠聳了聳肩道:“公務員又如何?其實還是普通人而已,有時候坐在那個位置上,因為崗位的需要,代表著政府形象才擺起面孔,擺起架子,故作深沉。如果工作之余,還是那般死氣沉沉,那么人生還有什么樂趣可言?”
  寧香草點點頭,笑道:“年紀不大,悟得挺透。”
  寧香草在東臺住了兩日,方志誠在此期間一有時間便陪著寧香草,兩人經過這幾日的接觸,彼此多了熟悉之感。讓方志誠印象深刻的是,寧香草與想象中的紅色子弟相比,更加接地氣。
  其實,并非寧香草誤食人間煙火,只是在方志誠的面前,感覺很舒服,所以從來不需要遮掩什么,這便讓方志誠覺得寧香草是一個挺好相處的女人。若是換作另外一個人,怕就不會這么看待了,寧香草在云海商圈有“玉面羅剎”的綽號,敗在她手中,導致破產的富商不計其數。
  商海的沉浮,玩得是狡詐與心跳,寧香草操控金融的手法已經達到鬼斧神工的地步,所以才能談笑間將金城集團收入麾下,并以較低的成本拿下了夏家的龐大家業。
  湖州高爾夫球場項目最終被新地房地產中標拿下,宏達集團為此特地將集團高爾夫球部的精英全部調入東臺,成立了新地高爾夫地產開發公司,按照恒頤房地產管理公司的設計方案進行籌建。整個項目從談判到結束,耗時極端,一個多月的時間,便步入了正規。足見宏達集團對高爾夫球項目的高度重視。
  讓方志誠感覺到意外的是,自從那次見面之后,吳海燕一直沒有與自己再聯系過,而且他答應了寧香草不再主動與吳海燕聯系,于是便仿佛將這個女人拋諸腦后,仿佛重來沒有認識過。
  進入七月,東臺的氣溫變得熱了起來,方志誠每天晨練的時間也有所提前,漫步在已經熟悉的街道上,他感覺自己與東臺成為了一個整體。跑完步之后,方志誠回到房內,發現手機在不停地響著,他一邊用毛巾擦拭著額頭上的汗珠,一邊接通了電話。
  聽到對面傳來哽咽的聲音,方志誠心情微微一顫,緊張地問道:“清雅姐,你這是怎么了?”
  “志誠……奶奶,她走了!”趙清雅斷續地說道。
  方志誠忍不住驚訝地喊出聲,搭在肩膀上的毛巾,順勢跌落在地下,腦海中閃出那個面相和藹,卻素有“老佛爺”之稱的女人。
  老佛爺一旦去世,宏達集團必然會出現內亂,趙清雅能夠抗得住壓力,壓制內部的紛爭嗎?
  方志誠長噓一口氣,柔聲安慰道:“姐,你別傷心,我很快來瓊金,我會保護你。”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