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336 宏達集團的變局

五月十八日,恒頤高爾夫球管理公司宣布破產,華英投資集團迅速接盤,獲得了對公司的控制權。華英投資集團一改以前的收購風格,接盤之后調整管理層,恒頤高爾夫球管理公司原先人馬全部被辭退,由全新的管理人員重新管理公司。
  曾經一度不可一世的夏家,徹底在云海商業圈中覆滅。云海商界盛傳小道消息,這與蔣文嵐先生的回歸有著必然的聯系。蔣文嵐重新成為云海商會會長之后,對商會前幾年的財務狀況進行了調查,發現副會長夏農山存在貪污**的情況,然后對夏農山進行了調查。
  結果發現情況非常嚴重,夏農山不僅挪用商會資金,甚至還利用職務之便為家族企業牟取私利。事情水落石出之后,隨著夏農山的被捕,夏家的企業因為債務問題也瀕臨破產,而華英投資集團趁機抄底,成功將夏家絕大多數資產收入囊中。
  金鋒應約上了茶樓,瞄見坐在角落里臉色頹然的夏芒,他輕輕地嘆了一口氣,踱步過去,低聲道:“夏總,怎么改變風格了,不喝酒,喝茶了?”
  夏芒瞟了一眼金鋒,自嘲地笑了笑,道:“我現在是孑然一身,當不起什么總了。至于酒,我是下定決心戒掉了,這可不是什么好東西。”
  金鋒上下打量著夏芒,比之上次見面,他顯得精神狀態極差,暗忖果然環境的變化,會影響一個人。金鋒低聲勸道:“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夏總現在的情況也是暫時的,等到恰當的時機,你一定可以東山再起。”
  夏芒朝著金鋒看了一眼,笑了笑道:“金總,我今天跟你說句心里話。我以前挺瞧不起你,并沒有將你當成真正的朋友,認為你是一個太精明的人,與你這樣的人合作,存在很大的風險。但今天淪落到這種處境,我發現以前的想法是錯誤的。你竟是唯一一個還愿意與我接近的人,比之那些狐朋狗友要靠譜多了。”
  金鋒搖了搖頭,低聲道:“那是因為我現在的處境并不比你好太多。你現在破產了,而我看上去雖然沒破產,但實際也是一個什么都沒有的人。我們都輸給了寧香草和方志誠,而且一敗涂地,彼此沒有太大的區別。”
  夏芒眼中露出一絲憤然之色,沉聲道:“我一定要報復他們倆!這一對狗男女太狡猾了,竟然在高爾夫球場項目上,給我下了一個圈套,讓我誤以為風波已過,沒想到他們留有后手,只是讓我暫時放松警惕,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我父親逮捕,家族面臨破產之后,華英投資集團順勢收購了大部分公司,寧香草這個女人實在太可怕,方志誠這個家伙也太陰險了!”
  金鋒嘆了一口氣道:“我也想復仇,不過現在我們與他們的差距太大,根本沒有報仇的能力。”
  夏芒沉聲道:“你為何沒有報仇的能力?寧家雖然勢力雄厚,但金家的實力也過硬。”
  金鋒臉上露出一絲遺憾之色,低聲道:“我們家族對于嫡系子弟的培養,向來是競爭式培養,誰能脫穎而出,誰才能獲得家族的支持。我大哥……他太強勢,所以我沒有辦法受到家族長輩重視,只能低調行事。”
  “原來你上面還有一個大哥……”夏芒目光中閃出一道精芒,低聲道,“若是你大哥出了意外,那會出現什么情況呢?”
  金鋒面色一變,冷聲道:“這話可不能亂說……”
  夏芒拍了拍金鋒的肩膀,淡淡地笑了笑,道:“金總,此事與你無關,你可什么都不知道……”
  人在絕境之中,行事會變得偏激,夏芒突然想到一個大膽的想法,如果有金鋒這個盟友,他想要報仇的話,問題會變得簡單許多。既然要讓金鋒成為自己的盟友,那么便需要為金鋒解決一些難題。
  而金鋒最大的難題是什么呢,無疑是他的大哥。
  礙于血緣關系,金鋒不好出手對付他的大哥,但自己可以幫助金鋒處理這個問題。金鋒因為自己的援手,他必定會將自己視作堅實的盟友。與金鋒有著共同的復仇目標,兩人利用金家的力量,東山再起的可能性將極大。
  金鋒從夏芒眼中瞧出了瘋狂之色,他想要阻止夏芒這種瘋狂,但心中也有些期待,畢竟權勢的誘惑太過吸引人,讓人偶爾會忘記很多道德倫理。他與金德早已沒有親情可言,彼此將對方視作競爭對手。
  夏芒的提議也有可取之處,如果沒有了金德,金家必然會將自己作為重點人物培養。不過,想要讓金德失去繼承資格,這種難度可不小,畢竟金德是個警惕之人,生活中不乏保鏢與自保措施。
  ……
  東臺高爾夫球場項目并沒有因為大股東出現問題,而導致進度停止。
  六月上旬,東臺高爾夫球場順利動工。球場坐落在風景優美的湖州鎮,四周是天然的樹林,按照球場的設計,會在球場中央建造人工湖,同時還會引入人造坡地,在保留原本自然景觀的同時,打造水天一色,綠野蒼翠的獨特風格。
  球場將橫跨近20平方公里的青山綠水間,共有12錦標級218洞,一旦建成,將為國內無數不多的72洞高爾夫球場之一。
  球場設計師為“世紀球王”夏普·勞爾,依據日照、風向、季節等氣候因素的變化而設計出每一個球道,將怡情美景與起伏舒緩的球場完美結合在一起,堪稱驚世杰作。
  方志誠與寧香草漫步在高爾夫球場未來的地塊之上,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新鮮空氣,感嘆道:“香草姐,這里的空氣很清新,等建成了之后,你可要常邀請我過來,揮揮桿,近距離接觸一下大自然。”
  寧香草白了方志誠一眼,笑道:“你若是愿意過來,誰會攔著你嗎?好歹是父母官,肯定得給你面子。”
  方志誠聳了聳肩,嘻嘻笑道:“今年銀州市紀委發布了廉潔規定,官員進出休閑娛樂場所也被視作**。若是我在高爾夫球場這么高檔次的場所進出,被人拍了照,可是要倒大霉的。”
  “該是如此。”寧香草笑道,“現在你知道我最怕跟什么人打交道嗎?就是你們這些公務員。”
  方志誠訕訕地撓了撓頭,道:“我不否認公務員之中存在一些害群之馬,將手中的權力轉變成牟取私利的工具,但也有一大部分官員廉潔自律,比如我……”
  寧香草含笑點頭,嘆道:“你在官員之中的確算得上正派的,不過未來之路那么長,你可要好自為之。”
  “謝謝你的提醒,我一定引以為戒。”方志誠淡淡笑了笑,“對了,夏芒現在怎么樣了?”
  吹起了一陣風,將寧香草的劉海吹亂了些許,她理了理發梢,低聲道:“夏芒暫時失去了消息,當然他還秘密擁有幾家私人公司,不過因為家族困境的波及,經營狀況也算不上好。他這次算是徹底地栽了,若不是將大部分資金轉移到高爾夫球場項目中來,也不至于敗得如此慘烈。”
  方志誠臉上露出平靜之色,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夏芒也算是咎由自取,他希望借我的力量,解除夏家的危局。如果夏家出現問題,那么高爾夫球場項目很有可能受到波及,如果我沒有完全的準備,會被打個措手不及。倘若上級部門追查原因,我作為招商引資的主要負責人吃不了兜著走。”
  寧香草頷首微笑道:“你想得倒是很長遠。”
  方志誠輕嘆了一聲道:“夏芒挖空心思要靠近我,何嘗不是設下了個陷阱,我將計就計,也算是一報還一報。倒是香草姐和文嵐先生,因為我的計謀得了不少好處,你該怎么感謝我?”
  蔣文嵐憑借方志誠的計謀,肅清了云海商會的異己,若不是方志誠讓夏芒進入圈套,夏家不可能那么快露出馬腳。至于寧香草更是最大的獲益者,以極低的價格收購了夏家核心的產業,稍微轉手便能凈賺大筆財富。
  寧香草“噗嗤”笑出聲,道:“原來以為你是個實誠人,做好事不留名,沒想到終究還是露出了狐貍尾巴,跟我索要好處來了。說吧,究竟需要我為你做什么?”
  若是換作另外一個人與自己討價還價,寧香草定然很反感,但不知為何,方志誠這么直接地提出要求,她沒有絲毫的不悅,反而覺得這是理所當然之事。
  方志誠目光飄向遠處,他微笑道:“高爾夫球場的籌建業務,我希望你交給東臺當地的一個開發公司來承擔,他們擁有不錯的資質,絕對能夠可以將高爾夫球場建成超一流的設施。”
  寧香草盯著方志誠仔細看了一陣,感嘆道:“你倒是會為當地企業著想,這樣吧,你安排個時間,讓我和開發公司的高層接觸一下,若是他們的確有這個資質,我自然愿意將項目交給他們進行開發。”
  方志誠見寧香草爽快答應,心中一喜,他笑道:“擇日不如撞日,等會吃飯的時候,我們便介紹你們認識。”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