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335 千古何需妒紅顏

周三十點左右,三輛黑色的商務轎車停在政府大院門外,銀色的電動門緩緩打開,轎車徑直駛入院內,停車位置早已站好了等候多時的人員,方志誠站在最前方,李卉落了一個身位站在他的左側,湊到方志誠的耳邊說了些什么。方志誠嚴肅地點了點頭,又交代了幾句,然后站直身體,等候轎車停穩。
  從轎車內分別走出六人,為首的正是夏芒,他臉帶微笑,快步走上前,與方志誠輕輕地握了握手,笑道:“方縣長,許久不見。”
  方志誠態度謙和地微笑道:“夏總,感謝你的到來,讓東臺蓬蓽生輝。”
  夏芒隨后介紹了其余五人,其中有兩人,分別叫做樊學軍和劉蓉蓉,這是夏芒準備在東臺建設高爾夫球場的合作伙伴。樊學軍三十多歲人,身高只有一米六,但體型健碩,肩膀寬厚,應當是在健身館經常鍛煉,才能培養了良好的體態,而劉蓉蓉身材高挑,眉眼清秀,兩條眉毛很有特點,細長而深濃,讓人印象深刻。
  其余三人則分別是夏芒、樊學軍和劉蓉蓉的副手或秘書,方志誠逐一與之握手,同時說了些客套話,并為他們介紹了招商局幾人。簡單寒暄之后,方志誠將六人引至招商局三樓會議室,這次考察方志誠將之歸屬于招商局的業務范疇,所以他才會以招商局為主體進行招待。
  進了會議室,等大家坐定之后,李卉主持會議,她聲音清脆地說道:“首先我代表東臺縣歡迎恒頤高爾夫、帝豪商務會所、金炳休閑的夏總、樊總、劉總的到來。其次呢,我對東臺進行簡單的介紹,幫助大家了解一下目前我縣的商業情況。東臺政府在近兩年主要圍繞現代服務業與科技創新兩大領域拓展商業格局,并取得了較大的突破,同時東臺在去年還成功申請到保稅區,為吸引外資,進出口業務打下了堅實的基礎。所以,大家來到東臺進行投資,是一個絕對正確的選擇。最后,再為大家介紹一下,在東臺縣投資高爾夫球場得天獨厚的條件。”
  “東臺擁有良好的區位優勢,東接云海,西連淮南,是云海城市圈的重要組成部分,作為云海與淮南的后花園,它具備了吸引高層次消費者來到此處休閑娛樂的條件;其次,東臺近兩年的招商數據節節攀升,未來東臺投資的億級企業有望突破一百家,將有大量高素質人口聚集此處工作、生活、定居,這為高爾夫球場的建成提供了良好的人群基礎。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東臺政府急需高爾夫球場這種高層次的項目落戶,會為諸位提供良好的政策扶持,支持、鼓勵、幫助高爾夫球場順利落戶東臺……”
  待李卉發表完講話之后,眾人紛紛鼓掌,夏芒作為投資方代表,微笑著贊賞道:“實話實說,早在三個月之前,我還不知道有東臺這么個地方。我之所以了解東臺,是因為與方縣長認識的緣故,其實讓我們在東臺投資不需要太多的理由。能有一個熟悉并信得過的人,讓我們有安全感,我們便愿意出錢。”
  夏芒這番話說得有點庸俗,但很直接地表明了態度,說明自己是看在方志誠的面上才來東臺投資的,這無疑給足了方志誠的面子。
  方志誠淡淡一笑道:“夏總,這話說得讓人心暖。就沖著你對我的信賴,我一定全力支持高爾夫球場的建成,同時在各個方面為你開辟綠色通道。”
  樊學軍咳嗽了一聲,清聲說道:“之前夏總給我們做了很多工作,因為他是最大的股東,所以我們自然以他馬首是瞻。不過呢,有幾個問題,我們還是要問清楚,比如東臺在土地政策上給我們什么優惠?”
  方志誠盯著樊學軍看了一眼,只見他目光看似飄忽,但偶爾會閃出精光,這種人不好對付,是一個城府很深,心思縝密之人。他淡淡笑道:“東臺為招商引資設立了專門的土地政策,根據不同的投資額度,會給出相應的政策扶持。請李局長將我們的招商政策發給幾位貴客。”
  夏芒、樊學軍、劉蓉蓉等六人手中很快多了一份宣傳冊。宣傳冊是銅版紙印刷,足有八頁,其中有兩頁專門介紹招商政策。
  方志誠等眾人翻閱完畢之后,微笑著介紹道:“為了表達誠意,我愿意給將政策提高一個級別,你們若是投資一億元,那么可以享受三億元的政策,這樣如何?”
  劉蓉蓉挑了挑眉,懷疑道:“方縣長,這會不會是你們東臺招商引資的策略呢?就如同銷售商品一樣,有兩份價格表,一份價格表用于談判,另一份價格表用于真正的實施?”
  方志誠暗忖這劉蓉蓉言辭犀利,揮了揮手,笑道:“劉總,此話欠妥當。政府是一個公眾部門,如果那么做,固然一時可以得利,但長此以往,還有幾個企業愿意到東臺來投資?”
  “據我所知,不少政府就是這么忽悠投資商的。”劉蓉蓉淡淡一笑,顯然還是不大相信方志誠。
  李卉瞧出劉蓉蓉挺難對付,趕緊聲援方志誠道:“劉總,來我們東臺投資的企業不少,你可以安排人去調查一下,如果東臺也存在這種現象,那么我這個招商局長愿意辭職。”
  夏芒見場上氛圍有點不對勁,連忙圓場道:“李局長,你不要著急。我們信任方縣長,來到東臺投資,剛才蓉蓉也只是說了一種猜疑,并非懷疑東臺在招商政策上有什么貓膩。”
  方志誠暗忖夏芒倒是一個人精,來之前定是已經與樊學軍和劉蓉蓉打好了招呼,要刁難一下東臺政府,盡管決定在東臺投資高爾夫球場,但不能輕易地做出決定,這是談判的技巧,要為自己留有余地。
  眾人又聊了一個多小時,見商量不出結果,又到了飯點,方志誠便安排眾人去吃了午飯。在飯局上,夏芒多次與方志誠敬酒,擺出一副與之十分熟悉的架勢。
  方志誠知道夏芒醉翁之意不在酒,也就與之虛以委蛇。
  下午兩點左右,方志誠與李卉才將這幫人給送走。
  李卉不解地問道:“方縣長,我接觸過不少想要來東臺投資的企業家,但為何總覺得這一波怪怪的?”
  方志誠淡淡一笑,道:“因為他們的目的與其他企業家不一樣……”
  “有什么不一樣的地方?”李卉疑云滿腹地問道。
  “大部分企業家是希望來到東臺落戶,利用東臺的潛力,為他們創造更多的財富。而他們這群人來到東臺,并非看中東臺的潛力,而是希望我能夠助他們一臂之力。”方志誠嘆了一口氣,緩緩解釋道。
  李卉還是沒能聽懂個中微妙之處,但她知道自己不應該繼續追問下去,輕聲道:“那高爾夫球場的項目,我們要還是不要?”
  方志誠點了點頭,微微一笑道:“當然得要!高爾夫球場若是能夠建成,這對于提升東臺的休閑服務業的等級有著決定性的因素,所以我們必須要談下這個項目,至于怎么談,如何談,我心中有數,你只需要提供好后勤支持便可以了。”
  在東臺招商局的商業規劃中,有這么一項,要建成一個可以承辦國際大賽的高爾夫球場,夏芒一行人的到來,無疑為充實商業規劃提供了良好的條件。所以方志誠不可能放棄這個送到嘴邊的肥肉。
  不過,現在復雜之處,在于夏芒并非為了投資而投資,他是為了借方志誠之手,拯救家族的困境,才準備來到東臺投資高爾夫球場,因為動機不純,所以才那么棘手。
  首先,方志誠絕不可能輕易對夏芒施以援手,夏家的問題牽扯到蔣文嵐先生重整云海商會,他插手此事的話,有較大的風險,他犯不著為了一個曾經的敵人,而影響蔣文嵐的布局;其次,方志誠也不會輕易放棄高爾夫球場項目,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為充實商業規劃,能夠起到決定性作用。
  介于以上兩個原因,方志誠不得不想出一個兩全之策……
  兩天之后,夏芒收到了一個好消息,寧香草得知恒頤公司準備在東臺投資高爾夫球場的消息之后,準備讓華英投資集團成為股東之一。
  華英投資集團如果愿意加入這個項目,這對夏家是個好消息,華英投資集團因為黃金街項目已經與蔣文嵐達成戰略性合作,屬于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關系;如果夏家與華英投資集團也成為合作伙伴,與蔣文嵐的關系也有所緩和。
  如同夏芒所料,云海商會那邊很快傳出消息,對于他父親的審查暫時停緩下來。同時,云海商會決定對其父親保留原來的職務與權力,這意味著夏家從風波中成功脫身而出,家族的資產也轉危為安……
  然而,事情并沒有如同夏芒所預料的那般。
  五月十六日,夏芒與東臺政府簽訂完高爾夫球場投資協議,將首筆項目投資款打入賬戶。五月十七日,從云海傳來消息,其父被指控為貪污,并迅速被控制。
  夏芒這才意識到,自己早已陷入了一個精心謀劃的陰謀之中!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