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334 高爾夫球場項目

(求月票!)
  等方志誠左擁右抱,摟著四個公主出門之后,夏芒原本看上去滿是醉意的眼睛,突然一亮,他低聲感慨道:“這小子也不怕死,一晚上對付四個,我也最多一晚上睡過三個而已。”夏芒沒有立即離開,等了十來分鐘,從門外走入一個男人正是金鋒。
  “魚上鉤了沒有?”金鋒盯著夏芒,鄭重地問道。
  “看上去咬了餌,至于上不上鉤,還不知道。方志誠這個家伙十分狡猾,可不是那種輕易能利用的人。”夏芒冷靜地說道。
  金鋒輕嘆了一聲道:“夏總,咱倆現在可是一條船上的人,若是你上了岸,還得幫著小弟一把。”
  夏芒淡淡地笑了笑道:“金鋒,你沒有必要裝得這么可憐。其實有了寧香草在背后操縱,你現在不是更快地讓金城集團起死回生了嗎?”
  金鋒臉色一黯,頹然道:“咱倆知根知底,你知道我只是一個傀儡而已。金城集團這是回光返照。”
  夏芒擺了擺手,沉聲道:“當傀儡又如何?若是寧香草愿意伸手助我一臂之力,我做牛做馬也樂意。”
  金鋒知道夏家現在情況危急,提醒道:“夏總,傀儡可不是好做的,你淪落到我現在這一步就知道了。我現在整天擔驚受怕,如果家族知道我在幫助華英投資集團稀釋金城集團的股份,下場可想而知。”
  “股份被稀釋,總比面臨破產要好!”夏芒苦澀地一笑,“今天喊你過來,是希望你幫我出點主意,如何讓方志誠替我跟寧香草牽線搭橋。你不是說,自己非常了解他嗎?”
  金鋒沉吟許久,低聲道:“我之前分析過方志誠,此人最大的缺點,便是他的私生活很復雜,跟不少女人都有關系。據我所知,他不僅僅與寧香草關系曖昧,還與宏達集團的執行董事趙清雅關系匪淺。”
  “沒想到是一個靠著女人關系上臺的家伙!”夏芒不屑地說道,語氣中有點不甘,也有一絲嫉妒。
  金鋒繼續說道:“方志誠最大的支持來自于銀州市委書記宋文迪。方是宋的心腹,憑借這層關系,他在東臺迅速站穩了腳步,甚至還與縣委書記孫偉銘分庭抗禮,不落下風。”
  “哦?”夏芒盯著金鋒認真地打量了數眼,發現自己約金鋒來商議,是正確的選擇,從剛才他說話的細節之處,能看出金鋒對方志誠研究得十分透徹。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金鋒人生兩次滑鐵盧,都是因為方志誠造成的,他心中對方志誠的憎恨,可想而知有多深。金鋒不惜一切代價,調動了當初在銀州遺留的各種資源,對方志誠進行了詳細地調查,終于收集了許多證據。金鋒知道夏芒對方志誠沒有好感,所以便將這些信息與之共享,這也是為了讓方志誠多一個敵人。
  夏芒點了點頭,拍了拍金鋒的肩膀,沉聲道:“放心吧,只要我們聯手,一定能重新挽回局面。現在當務之急,是削弱方志誠對我的敵意。我會在明處向他示好,逐步跟他靠近,而你呢,站在暗處,尋找他的破綻,隨時對他發出致命的一擊。”
  金鋒從桌面上取過一杯酒,遞給夏芒,笑道:“為我們的合作順利干杯。”
  “干杯!”夏芒微笑地說道。
  金鋒用余光瞄了一眼夏芒,與他達成暫時的合作關系,只是權宜之計,畢竟夏芒外表看上去粗線條,其實也是一個狡詐之人,不能輕易信任。但,夏芒對于他而言,有可利用之處,兩人的關系相似,都因寧香草的緣故,處處受到掣肘,都希望早一日能掙脫現在困境。
  因為利益驅使,金鋒和夏芒走到一處,這兩個含著屈辱與怨憤的人,正在籌劃著陰謀,希望通過方志誠來報復寧香草,繼而拿回自己丟失的一切。
  進了908房間之后,四個公主相視一眼,準備開始脫衣服。方志誠突然做出了個打住的手勢,笑道:“什么都不要做,我等會便走。”
  其中一名公主臉上露出疑惑之色,道:“老板,你這是做什么?”
  方志誠從皮包里取出了一疊錢,壓在茶杯上,低聲吩咐道:“今晚你們就在這里休息一夜,明天有人問起昨晚的情況,你按照我的說法,一一告訴他們。”
  “這不好吧!”那名公主臉上露出詫異之色,方志誠今晚點了她們四姐妹一起進屋,她原本以為這是一場荒唐至極的夜晚,沒想到方志誠竟然不打算留夜。
  方志誠笑了笑道:“我是老板,今晚該怎么做,應該我說得算。明天肯定會有人找到你們,了解今晚發生的事情,你就說我跟你們一宿沒睡,然后……”
  聽著方志誠詳細地交代完一切,還將一些細節之處,描述得繪聲繪色,四名公主均是臉色泛紅,同時面面相覷。
  等方志誠離開之后,其中一名公主嘆道:“沒想到世界上還有這種男人,面對我們四個如花似玉的姐妹,竟然果斷離開了。她是真正經,還是假正經?”
  另一名公主笑嘻嘻地說道:“我覺得還有種可能……他肯定是床上不行,又怕朋友看不起他,所以故意編了一個謊話,讓我們騙他的朋友。”
  “那我們該怎么說呢?”又一名公主問道。
  “拿人錢財,替*人消災。”最后一名公主將方志誠留下的鈔票,放在手中點了點,開心地說道,“若是明天真有人問起,我們自然要把那位老板吹噓得如同天神下凡一般。”
  “噗嗤……我可不好意思說,要說你說呢。”
  “每個人都得說,都得描述一下當時的感覺……”
  第二天下午夏芒果然安排人詢問了一下那四個公主昨晚發生的事情。如同方志誠所交代的,四個公主將方志誠的能力吹噓了一番,落到夏芒的耳里,足足讓他羨慕驚駭一番。
  難怪與那么多女人關系匪淺,原來是個床上的超能力者。
  夏芒嘆了一口氣,撥通了方志誠的電話,笑問:“方少,昨晚的事情我可聽說了,你讓四個公主贊不絕口,實在讓兄弟欽佩不已啊。”
  方志誠已經坐在趕往東臺的轎車上,他笑了笑道:“好說,差點忘記謝謝夏總的盛情招待了。以后若是來東臺,我一定給你服務好。”
  夏芒豪爽地笑了兩聲,道:“既然方少這么說了,那我倒是有個想法。我準備在東臺投資一家高爾夫球場,聽說你在東臺人脈齊整,能不能幫我物色一下地段?”
  方志誠暗忖夏芒竟然要來東臺投資,這實在有點突兀,也有點奇怪,他不動聲色地問道:“歡迎來東臺投資。夏總,你什么時候過來,提前知會一聲,我一定安排好。”
  夏芒與方志誠又閑聊幾句,然后掛斷了電話。方志誠心里頗不平靜,夏芒先幫自己收拾了公子哥肖玦,有請自己喝酒送了四個公主,如今又想來東臺投資,這三個事情聯系在一起,用意太明顯了。夏芒是在主動向自己示好,他究竟目的是什么呢?夏家的情況,方志誠有一定的了解,莫非夏芒認為自己有能力,改變夏家現在的處境?
  方志誠目光飄向車窗外,陷入沉思之中,事出反常必有妖,有些事情他必須要好好想清楚才行。
  回到辦公室之后,他給寧香草打了個電話,黃金街項目敲定之后,兩人見面的機會不多,但時常會通個電話。在電話中,兩人話題很多,不僅探討工作事業,也會談到生活與愛好。
  “寧總,忙不忙?”方志誠知道寧香草的生活習慣,每天下午三點左右,她不會安排任何工作,因為這是她認為工作效率最低的時候,她一般會選在這個時間點喝一杯咖啡,看點雜志。
  寧香草放下咖啡杯,微笑道:“方縣長,我現在很閑,你有什么事情嗎?”
  方志誠笑了笑,道:“我剛從云海回來,有了點發現,想要跟你匯報一下。”
  “哦?”寧香草不知為何心中有點失落,或許是因為方志誠來了云海,卻沒跟自己說。
  方志誠并不知道寧香草心情的漣漪之處,低聲道:“夏芒要來東臺投資高爾夫球場……”
  寧香草皺了皺眉,低聲道:“他主動跟你示好了?”
  方志誠點頭笑道:“沒錯,昨天他幫我解決了個小難題。”
  寧香草悠悠地嘆了一口,道:“夏芒倒是一個人物,能屈能伸,最近蔣文嵐在清算云海商會**情況,發現他父親涉獵其中,夏芒是希望能借助你,來說服我,繼而再影響文嵐先生。”
  “我覺得沒那么簡單。”方志誠分析道,“夏父垮臺已是必然之事,夏芒是在搶時間,在夏父垮臺之前,為自己爭取到一點什么。如果在東臺投資高爾夫球場,及時其中涉及到一些黑色資金,因為是我引入的項目,文嵐先生和你會考慮到個中原因,對他法外開恩。”
  寧香草眸光一亮,笑著贊賞道:“還是你想得透徹,那你認為怎么辦?”
  “當然是將計就計了!”方志誠聳了聳肩,果斷地說道。
  俗話說拿人的手段,吃人的嘴短,夏芒送給自己的四個公主,自己可是沒有下手,所以他并不欠夏芒什么。對于夏芒的示好,自己使點手段,借力打力,引起入彀,沒有痛打落水狗,已經算是仁慈了。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