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5)      完本感言(01-1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5)     

步步高升333 波云詭譎之商戰

“你是怎么做到的?眼高于頂的肖玦,竟然給我發道歉短信了,還讓我大人不記小人過,以后不會再騷擾我了。”葉輕柔笑瞇瞇地望著方志誠,突然覺得他身上多了神秘感。
  “因為肖玦遇到了一個比他還眼高于頂的人,所謂一物降一物。”方志誠故作神秘地朝著葉輕柔眨了眨眼睛,“不過,你不要放松警惕,肖玦這樣的公子哥,可不會輕易吃虧。”
  葉輕柔輕輕地哼了一聲,低聲道:“肖玦,若是再對我不依不饒,那我可對他不客氣了。本姑娘也不是好惹的。”
  方志誠笑了笑,沒有反駁葉輕柔的話,這個小姑娘的確有些本事,剛認識的時候,自己不是差點著了她的道嗎?
  只是隨著年齡的增長,葉輕柔稍微收斂了一下“小妖女”的本性,若是真惹急了她,肖玦恐怕吃不了兜著走。
  方志誠帶著葉輕柔在一家門面不大的酸辣面館吃了一頓簡單的晚餐,葉輕柔愛吃辣,又不太能吃辣,吃完最后一根面條,嘴唇被辣得通紅,小巧秀氣的鼻尖冒著汗珠,嘖嘖道:“吃得真痛快!”
  方志誠笑道:“難道比自助餐還好吃?”
  葉輕柔點了點頭,輕嘆道:“吃飯吃的是心情,山珍海味我又不是沒有吃過!”
  方志誠暗忖這就是女孩子富養的典型事例,若是尋常的女孩子遇到肖玦那種出手闊綽的公子哥早就被拐走了。若是出生一般家庭的女孩子,遇到肖玦這種家庭的男人,有幾個會不動心。但葉輕柔不一樣,她從小衣食無憂,葉明鏡給她提供了足夠富裕的生活,她又怎么會被一場豪華的自助餐給迷惑。
  在葉輕柔的眼中,她甚至還覺得肖玦有點幼稚,擺闊是最庸俗、最不費心思的方式,用這種笨拙的手法來追求女孩子,實在太愚蠢了。
  方志誠見葉輕柔盯著自己望,笑問:“你瞅什么呢?我臉上莫非有東西嗎?”
  葉輕柔托著香腮笑道:“我覺得你真帥,今天特豪氣地將我拉了出來,充滿男子漢氣概。你知道女人對哪種男人癡迷嗎?就是像你剛才那樣,雖然前面有諸多阻礙,但牽著她的手,有種雖千萬人,吾往矣的魄力!”
  “我可沒那么偉大,而且你也不要高估自己的癡迷!”方志誠無奈地苦笑道,“大學校園帥哥那么多,恐怕再過一段時間,某人就要移情別戀了。”
  “才不會!”葉輕柔兩只手指并攏在耳邊,起誓道,“我這一輩子只喜歡你一個人,否則的話,天打五雷轟!”
  方志誠連忙拍掉葉輕柔的手指,笑道:“只是開個玩笑而已,沒必要這么當真吧?”
  葉輕柔美眸流轉,瞪了方志誠一眼,氣呼呼地說道:“我是那種水性楊花的女人嗎?倒是你,老實交代,相好有多少個?”
  方志誠笑了笑,連忙轉移話題道:“對了,你今天回宿舍,那些室友會不會針對你,排擠你?”
  葉輕柔微微一怔,笑道:“那些小姑娘,我不樂意搭理她們。如果你真的擔心我,那么今晚就不要讓我回去了。比如去酒吧坐一夜,或者在賓館開個房,我也同意。”
  方志誠無奈地搖了搖頭,苦笑道:“你啊,還是乖乖的回宿舍吧。不然,你老爹可不會放過我。還有下次千萬不要恐嚇我,只要我有時間一定會來看你的。”
  “掃興!”葉輕柔見方志誠提起了葉明鏡,滿臉不樂意,跟方志誠生起了悶氣。
  兩人離開面館,方志誠伸手喊了一輛出租車,兩人并肩坐在后排,葉輕柔將頭側放在方志誠的肩膀上,方志誠微微低頭,便能嗅到那一股淡淡的少女芳香。又過了幾分鐘,方志誠發現葉輕柔閉上了眼睛,心里默默地嘆了一口氣。
  與葉輕柔的關系可以用一波三折來形容,從一開始的反感,從如今的親密,兩人之間相處發生了許多故事。葉輕柔看上去古靈精怪,甚至還有些叛逆與刁鉆,但內心深處卻又一顆單純的心。
  她其實要求的并不多,只是希望身邊有個可靠的人,能夠為她帶來安全感而已。
  葉輕柔的世界太過冰冷了,葉明鏡盡管對女兒充滿了父愛,但始終沒有辦法融化葉輕柔小時候的心理陰影,缺少母愛的靈魂,讓她走向了極端。而從方志誠的身上則找到了互補,方志誠與葉輕柔一樣,來自于單親家庭,不一樣的是,方志誠缺少的是父愛,葉輕柔缺少的是母愛。他們擁有共同的童年陰影,因此處人與事的邏輯方式有種共同點。
  從方志誠身上,葉輕柔能找到理解,能找到心靈溝通的方法,這種很難用語言表達的羈絆,讓葉輕柔一次又一次地主動找到了方志誠。
  “醒醒吧,該下車了。”方志誠溫柔地搖醒了葉輕柔。
  葉輕柔可愛地揉著惺忪地睡眼,笑道:“仿佛睡了一天一夜,真是太舒服了。”
  方志誠笑道,“送君千里,終須一別。回去好好休息吧,明天還得繼續上學呢。”
  下了車,方志誠付了車費,葉輕柔瞟了方志誠一眼,少女的幽怨,讓方志誠的心微微的一顫。他也不知為為何生出了勇氣,往前邁了兩步,一只手摟住了她細膩的腰,一手托起她光潔下巴,朝著她的嘴唇輕輕地吻了下去。
  葉輕柔沒料到方志誠會有這么個舉動,感覺四周突然寂靜了,她比起了雙眸,一股暖氣從口中四溢,讓她仿若飄到了云塵之中。
  也不知過了多久,兩人唇分。
  方志誠訕訕地笑了笑道:“情之所至,生之所達。”
  葉輕柔愣了愣,突然捂著臉,扭身便跑,大聲道:“我不會放過你的!”
  方志誠聳了聳肩,凝視著葉輕柔的背影,伊人芳香猶存,他嘆了一口氣,苦笑道:“舍不得你放過我!”
  究竟誰是誰的羈絆,誰又能說得清,道得明?
  回到王崇早已幫自己訂好的酒店,方志誠突然接到了一個陌生的來電,對方開門見山地介紹道:“我是夏芒,方少,有空喝一杯嗎?”
  夏芒主動跟自己聯系,這讓方志誠頗為意外,兩人雖然有摩擦,但畢竟冤家宜解不宜結,方志誠爽快地笑道:“既然夏總相約,我自然沒有拒絕的道理。”
  “爽快!你現在在哪兒,我安排司機去接你。”夏芒挺有誠意地邀請道。
  方志誠便將酒店的地址報給了夏芒。
  掛斷電話之后,方志誠托著下巴思考許久,夏芒的主動示好,他并不感到意外,一旦承認了某個人,彼此是敵人還是朋友,隨時會因為利益而變化。夏芒認同方志誠是屬于自己一個圈子里的人物,那么他為了達到某個目的,完全可以放下自己的身段,也方志誠緩和關系。
  方志誠意識到,夏芒父親最近的日子怕是不太好過。蔣文嵐回到云海商會之后,必然要重新整理云海商會的關系,而夏父在蔣文嵐的清洗名單之中。夏家一直依靠著云海商會的資源,才能支撐其龐大資產運作,若是完全被排擠到云海商會之外,高樓大廈有面臨著倒塌的危險。
  夏芒想通過自己,扭轉現在夏家的困境,方志誠猜出了他的心思。
  一個小時之后,方志誠來到了帝豪商務會所的豪華包廂內,夏芒坐在正中,旁邊四位漂亮的公主正在唱歌。夏芒見到方志誠,拍了拍身側,然后打了個手勢,正在唱歌的公主聲音戛然而止,并將音樂的聲音給降低了下去。
  方志誠揮了揮手,依著夏芒坐下,笑道:“繼續唱啊,搞得我很煞風景。”
  夏芒笑道:“趕緊讓方少點兩首。”
  方志誠笑著拒絕道:“我就不唱了,是專門過來當聽眾的。”
  夏芒便吩咐道:“那你們繼續唱吧,一定要選拿手的,千萬要讓方少唱得高興。”
  方志誠和夏芒如此熟稔的模樣,若是不知底細的人,還以為兩人是至交好友,哪里能想到,彼此曾大打出手過?
  公主每人唱完一首歌,都會給方志誠和夏芒敬一杯酒,方志誠自忖酒量一般,只是淺嘗輒止,而夏芒喝得豪爽,他并不多勸方志誠,但自己逢舉杯便飲盡。這讓方志誠升起了些許好感,暗忖這夏芒雖然做事紈绔了一點,但處人與事倒是有一套。
  “方少,你看看這幾個公主,你喜歡哪個?”夏芒笑瞇瞇地問道,“只要你看中了,今晚就歸你了。”
  方志誠掃了一眼四個公主,每個都長相標致,而且談吐也不錯,怕都是在校大學生,笑道:“我覺得每個都喜歡。”
  “夠貪!”夏芒拍著大腿,哈哈大笑道,“不過,我喜歡你這種風格!”
  “既然方少都喜歡,那么今晚她們都歸你了!”夏芒說完掏出一張房卡,遞了過去,他朝著樓上指了指,將手指放在嘴邊,醉醺醺地噓了一聲,輕聲道,“908房間,兄弟我幫你準備好了。”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