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33 趙家的雄厚實力

趙清雅將方志誠送到小區樓下,方才離去。轎車駛過彎道,突然停了下來,趙清雅從皮包里掏出一盒女士煙,取出一根,點燃后幽幽地吸了一口。
  趙家高高在上的老佛爺住院,生命垂危,宏達集團高層震蕩,這逼使趙清雅不得不回到瓊金救場。趙清雅原本厭倦了趙家內部的爭斗,但宏達集團畢竟是爺爺留下來的遺產,趙家得以在淮南立足的根基,大哥混跡仕途,從來不參與集團的管理,想要守住這份產業,自己則必須要頂上去。
  宏達集團主要從事房地產業,隨后慢慢涉獵商業廣場布局,如今在全國近十個省均有資產,在全國民營企業中排名前五位。創始人趙和成是一個傳奇人物,不過去世的比較早,五十歲便因為心臟病,丟下了宏達集團。隨后他的夫人陳雪芬,執掌宏達集團大權,使得公司在十年前上市,積累足夠的原始資金,從而把資產如同滾雪球般越做越大。
  因為陳雪芬過人的從商天賦,被外界稱為老佛爺。若是有老佛爺坐鎮,宏達集團的那些老人,萬不敢耍花招,但如今陳雪芬躺在醫院,那些老家伙們又如何不動壞心思。
  市值數百億的集團,誰不想對之咬一口?
  雖然與老佛爺有著心結,但那畢竟是自己的血親,當她躺在床上給自己打電話之后,趙清雅一瞬間還是原諒了那位強勢的女人。
  掐斷煙尾,趙清雅給董姑撥通了個電話。時間還不到十二點,董姑正在城南酒吧內招呼客人,她接到趙清雅的電話,找了一個僻靜的角落,笑問:“親愛的,有何吩咐?”
  趙清雅搖開車窗,任由微風拂面,輕聲道:“我要回瓊金了。”
  “瓊金?”董姑很意外,她對趙清雅十分熟悉,知道趙清雅不喜歡那個城市,因為那里有她許多痛苦回憶,她蹙眉問道,“去多久?”
  “以后會偶爾回來見你的。”趙清雅笑道,董姑以為自己只是回去暫住,卻不知自己怕是要回瓊金定居了。
  董姑沉默片刻,輕聲道:“什么時候走,我為你辦一場踐行酒會。”
  趙清雅擺了擺手,笑道:“那倒不必,我明天就準備離開,走之前,想讓你幫我個忙。”
  “哦?”董姑點頭道,“說吧,只要我能使得上力。”
  趙清雅輕聲道:“幫我照顧一下方志誠。”
  董姑微微一怔,疑惑道:“那個小白臉?你如果真喜歡他,為什么不把他帶回瓊金呢?”
  趙清雅苦笑一陣,解釋道:“我只是覺得與他很有緣分,沒你想得那么復雜。”
  董姑嘆了一口氣,勉強笑道:“行吧,你是一個聰明的女人,我相信你肯定有自己的打算。”
  掛斷了董姑的電話,趙清雅果斷發動轎車——銀州,自己生活三年的地方,來的時候因為一個人,走的時候,那個人的身影變淡,心里卻又多了另一個人。
  方志誠這一宿,腦海里始終翻滾著趙清雅的倩影。趙清雅是一個很有魅力的女人,尤其對方志誠這種少男殺傷力極大,但方志誠的控制力很強,他知道與趙清雅不可能有結果,如果沒法掌控這個女人,不如遠觀而不褻玩,這般反而會讓趙清雅更看重自己。
  第二天上班之后,方志誠突然接到王柯的電話,約自己晚上吃飯。王柯升任一處處長之后,約了方志誠數次,但礙于工作繁忙,所以一直委婉的拒絕。想起今日下班之后,或許能早點結束工作,方志誠便欣然應允。
  五點半左右,宋文迪剛離開,王柯便主動來方志誠辦公室候著。
  見王柯給足自己面子,方志誠反而覺得有點不好意思,笑道:“王處,你還怕我遛了?”
  王柯擺了擺手,淡淡笑道:“當然,方大秘你的工作太忙,若是不積極主動一點,哪里能占用你寶貴的時間。”王柯級別升上去沒多久,身上的氣質改變不少,更加有自信了。
  方志誠趕緊收拾東西,與王柯一起行往早已約定好的一家野味館。
  進了包廂,方志誠發現里面早已有其他人,估摸也是王柯約過來的客人。王柯主動與其他幾人介紹道:“這位是方志誠,我的同事。”
  王柯怕方志誠反感,刻意沒有介紹他的職務。若是告訴其他人,方志誠是自己的同事,一方面會讓方志誠覺得自己太過功利,另一方面也會讓其他人認為自己故意招搖,借著方志誠身后的市委書記,給自己臉上貼金。
  隨后,他又為方志誠簡單介紹了一下其余幾人,都是王柯的同學,一位是市稅務局的辦公室副主任郭長開,另外一位則是銀州大學的副教授楊基隆,還有三四人工作更是一般,在工廠或者機關上班,雖然都以課長、主任相稱,但方志誠瞧出,他們都屬于混體制、熬日子的人。
  方志誠微笑著與幾人一一打招呼,王柯的生活圈子很一般,弱者與弱者為伍,幾人都已經過四十歲,但沒有接觸到核心權力,算得上郁郁不得志的一類人。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雖然方志誠與他們很主動地打招呼,但其他人似乎覺得方志誠太年輕,看上去比自己的兒女大不了幾歲,憑什么跟自己坐下來喝酒?他們大都只是敷衍地與方志誠笑了笑。
  “老王,小方這么年輕,肯定酒量不錯,否則你不會把他帶過來,今天必須得多喝一點才是”郭長開端著杯子,來到方志誠的身邊,與他輕輕地碰杯。
  郭長開顯然把自己當成半個東道,因為這個餐館靠近水務局,是他推薦給王柯的。
  王柯連忙替方志誠擋酒,道:“小方酒量一般,老郭,你可不能欺負他。”
  郭長開挑眉道:“酒量都是練出來的,小方還年輕,若是酒量不好的話,更要鍛煉才行,市委辦部門這么特殊,沒一個好酒量,以后哪能混得開?”
  方志誠怕王柯為難,便將酒一飲而盡,笑道:“謝謝郭主任。”
  郭長開拍著方志誠的肩膀,低聲道:“謝我可沒用,王處長是你的領導,你必須敬他的酒才是啊。”
  方志誠意識到郭長開以為自己是王柯的下屬,他也不戳破,暗忖給王柯一個面子,畢竟是他曾經的下屬,笑道:“王處長,郭主任都這么說了,我也敬你一杯,謝謝你之前對我的諸多幫助。”
  “好說,好說……”王柯連忙站起來,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王柯的酒量一般,作為晚宴的主角,其他自然群而攻之,未過多久,他便說話打結,口齒不清,搖搖晃晃地出了包廂去洗手間。
  這時,一直沉默的楊基隆來到方志誠身邊,淡淡道:“小伙子不錯,年輕雖然輕,但知道如何拍領導馬屁,以后前途無量。來來來,咱們干一杯。”
  拍領導馬屁?在座所有人估計都認為方志誠在拍王柯的馬屁,其他人心里雖然這么想,但至少沒有直言,而楊基隆說出來,顯然稍微過分了一點。
  方志誠下意識地眉頭一皺,沒有應答楊基隆,淡淡道:“不好意思,楊教授,我突然感覺肚子有點不舒服,先上個洗手間。”言畢,他直接將楊基隆給晾在一邊。
  楊基隆性格孤傲,站在那里十分尷尬,郭長開火上澆油,得意道:“老楊,你別杵在那里了,那小方故意不給你面子,還是滾回來吧。”
  “狗眼看人低。”楊基隆大聲罵道,方志誠在走廊外都聽見了,難免冷笑一聲。
  方志誠在衛生間用冷水擦了臉,出門路過一個包廂,正好遇見王柯從那里走出。王柯連忙托住方志誠,笑道:“真是太巧了,正好準備喊你過來敬酒呢。”
  “哦?莫非遇見哪位領導了?”方志誠好奇道。
  王柯笑道:“進去便知道。”
  進了這包廂,卻見邱恒德坐在中間,旁邊紛紛坐著其他人員,方志誠卻是不認識。邱恒德眼前一亮,笑道:“還真是巧遇,在這兒能見到小方。”
  方志誠謙遜地笑道:“早知邱部長在,我就主動過來敬酒了。”
  邱恒德擺了擺手,站起身將方志誠拉倒身側,笑著介紹道:“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市委書記秘書,方志誠。也是我老邱的救命恩人。”
  方志誠沒想到邱恒德這么給自己面子,頓時感覺壓力很大。隨后邱恒德又與方志誠逐一介紹了一下,在座的其他領導,主要是水務局的領導。原來今天邱恒德來水務局調研,結束之后,水務局便邀請邱恒德留下來用餐。
  方志誠暗忖這倒是真遇到巧合了,連忙給其他人逐一敬酒。王柯在旁邊看得眼熱,雖然自己級別比方志誠高,但顯然市委書記秘書,市委組織部部長救命恩人,這些頭銜更令其他領導眼熱。
  方志誠可是市委書記身前紅人,若是以后能讓他在宋文迪面前說一兩句好話,那效果將是難以估計的。
  方志誠敬了這一輪酒,有點頭暈了,找了個理由,忙不迭地跟著王柯回到了原先包廂。剛進包廂,郭長開面色不悅地與王柯,道:“老王,你這個年輕同事面子太大,方才基隆過去敬酒,卻是被他推了。你趕緊讓他喝完這杯酒,不然基隆可得走了。”
  楊基隆哼了一聲,挑釁地盯著方志誠,暗忖要給這個眼高于頂,不知好歹的小子一點教訓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