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329 花香自然引浪蝶

晚上六點半,方志誠見到了沈薇,她換了穿衣風格,今日穿著一身黑,臉上的妝容也很濃,有別于往常的風情萬種,多了一抹冷艷風姿。方志誠上下打量沈薇,笑道:“薇姐,你今天這身裝扮,很有氣場,有種國際范兒。”
  沈薇擺了擺手,不屑地瞄了一眼方志誠道:“不需要你的奉承。”
  方志誠苦笑道:“莫非夸人還有錯?”
  沈薇點了點頭,輕蔑地說道:“當然,趨炎附勢,必是不安好心。”
  方志誠豎起了大拇指,贊賞道:“有理,睿智!”
  沈薇對方志誠敢于認錯的態度很滿意,點頭微笑坐下,好奇道:“對了,有件事情我必須弄明白,你是怎么做到的,讓那個姓姚的經理登門道歉。”
  方志誠高深莫測地笑了笑道:“事情解決便行了,問多了反而沒什么意思。”
  沈薇白了方志誠一眼,道:“我還不稀罕知道了。”言畢,她拿起菜單,點了幾樣菜。
  方志誠發現沈薇也是夠狠的,她不知道從哪里聽曉自己的口味,專門點一些自己不太愛吃的油膩之物,這也算是**裸地報復了。
  雖然點了一桌菜,但方志誠實在沒有下幾次筷,沈薇心里暗自得意,誰讓你跟我斗,我要你干瞪眼。
  沈薇也不是無理取鬧之人,但不知為何與方志誠相處時,總有種想要欺負他的沖動。與蕭鏘不一樣,沈薇雖然也欺負自己的丈夫,但那是種將自己當成小女孩一般,如同撒嬌,希望得到丈夫的疼愛。
  但跟方志誠在一起,沈薇很想見到他窘迫的模樣,看著聰明機靈的方志誠一臉吃癟,她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暢快感。
  姐姐,我就是想欺負你,蹂躪你,折磨你……你能拿我怎么樣?
  沈薇見方志誠愁眉不展,拿起筷子又放下筷子,笑道:“如果你喊我一聲好姐姐,那我就幫你再點兩個可口的菜,如何?”
  方志誠扯了扯嘴,干咳一聲道:“士可殺不可辱,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
  沈薇輕哼一聲道:“既然你高風亮節,非要跟我抬杠,那就不要怪我今天請你吃飯,卻又讓你餓著肚子了。”
  所以說,原本以為能飽餐一頓,結果方志誠卻是根本沒吃飽。
  方志誠突然對蕭鏘有點同情,有這么一個婆娘,生活有情調固然不錯,但也是夠折騰的。若是用一個字來形容沈薇,那就是“作”,好好的日子不正常的過,非得弄出點花樣,結果使得身邊的人遭殃。
  如果沈薇不是“作”,如何會讓蕭鏘從床上跌落扭了腰,傷了筋骨,而后在床上躺了足有數月呢。不過,即使如此,蕭鏘還是死心塌地的愛著沈薇,否則也不會一天十幾個電話,不停地對她噓寒問暖。
  沈薇就像一朵薔薇花,看上去好看,靠近了也是芳香四溢,只是枝干上帶刺,若不小心,很容易被傷了手。
  不過,傷人之物,也誘人。正是因為沈薇這種充滿攻擊性的性格,讓人心動不已,總覺得身上充滿了神秘感與新鮮勁,愿意被她捉弄,被她折磨。
  有個觀點,叫做人性本賤。
  再好的東西,久了人就會生厭;坐在椅子上久了,人們就想著站起身,走走看看;吃著窩窩頭呢,就想吃肉;吃夠了肉了,又覺得窩窩頭好,是雜糧。衣衫縷縷呢,就想穿洋裝皮鞋;真正身價千萬了,又改穿對襟布衣和布鞋。
  再延伸到男女之事上。對逆來順受的異性,總會覺得他(她)不夠風趣。若是足夠風趣了,又覺得他(她)輕浮不夠沉穩;若是既風趣又沉穩了,又會覺得他(她)太過有閱歷,自己掌控不住。
  反倒是那種自己永遠捉摸不透,不按常理出牌的異性,能夠吸引你的眼球,讓你魂縈夢牽,欲罷不能。
  沈薇骨子里那種誘惑,對于方志誠這種年輕男子,是極其致命的。少婦的風情,眉眼間的微笑,一舉一動的嫵媚,每一筆都刻入人的心里。
  吃完晚飯之后,沈薇想要去酒吧坐坐,方志誠只能跟著,來到縣內比較大的一家酒吧。東臺縣這兩年經濟發展迅速,酒吧的層次也水漲船高,不僅是硬件設施,軟件服務也慢慢接近大城市的水平。
  喝了兩杯洋酒之后,眾人開始歡呼起來,不少人是沖著酒吧表演的節目而來。舞臺中央有一根手臂粗的鋼管,身材勻稱而纖長的年輕女子,衣著暴露地走上前臺,伸手一鉤,整個人掛在了鋼管上,伴隨著節奏起舞,年輕女子作出數個性感撩人的姿勢,引得下面歡呼聲此起彼伏。
  沈薇瞄了一眼方志誠,見他對舞臺上的表演不太感興趣,笑道:“沒必要假正經哦,節目很精彩,即使你多看了幾眼,我也不會說什么的。男人嗎,都是下半身動物,若是你對女人不感興趣,我反而覺得你不正常呢。”
  方志誠揮了揮手,淡淡笑道:“倒不是我刻意忍住不看,而是的確覺得有點乏味。少了一點朦朧感,太過挑逗了。”
  沈薇笑了笑,飲了一杯洋酒,舔了舔嘴唇,笑道:“能理解,你喜歡玉茗那種溫婉含蓄的,對狂野而激情的不太感冒。”
  方志誠給沈薇倒滿了一杯酒,笑道:“薇姐,你太了解我了。”
  沈薇瞇著眼睛看了方志誠一眼,知道自己其實看不透方志誠,盡管他很年輕,但行事風格果斷而干練,看待問題的視野也遠遠地超過了普通人。
  以玉茗傳媒集團為例,秦玉茗原本只是想打算開一個舞蹈培訓班,但在方志誠的鼓勵下,竟然發展成為銀州最大的舞蹈培訓學校。經過重新規劃整合之后,還準備成立影視集團和演藝學校,如果沒有一定遠見的人,哪里能透過現狀看到長遠的未來。
  沈薇看上去大大咧咧,但她也是一個心如明鏡的人,知道方志誠這個年輕人不簡單,盡管現在還年輕,將來一定能成大事。
  反觀自己丈夫蕭鏘,雖然現在干得不錯,也是處級干部,但并非完全靠著自己的能力,而是借著家族的力量,才能獲得那么多。相比之下,方志誠比起自己丈夫,在能力上還高上一籌。
  每個人都會欣賞有潛力、有能力的人,沈薇也不例外,所以她才愿意與方志誠單獨在一起喝酒聊天,這是人性的本能。
  在酒吧里待了兩三個小時,沈薇和方志誠才起身離開,出了酒吧門口,方志誠笑著提醒道:“你最好看一下手機,蕭大哥怕是要急瘋了。”
  沈薇微微一愣,掏出手機,果不其然有十幾個未接來電,給方志誠拋了一個無奈的眼神,苦笑道:“我快被他逼瘋了。”言畢,她抱著電話獨自走到遠處,給蕭鏘回復了個電話。
  方志誠抽著煙,在煙幕朦朧中看著沈薇的身影,心情復雜。
  酒吧離沈薇住的賓館不多遠,只有兩條街,方志誠與沈薇并肩而行。
  沈薇望著滿天的星辰,笑道:“我從來沒想到,在一個小小的縣城能過上這么充實的生活。”沈薇從小生活在瓊金那樣的大都市,東臺是她除此之外待的時間最久的城市之一。所以沈薇不知不覺對東臺也有了感情。
  方志誠微笑道:“我建議你,若是對東臺印象不錯,可以趕緊在東臺買點房產,因為過幾年就不是這個價格了。”
  沈薇歪著俏臉,看了一眼方志誠,笑道:“你這是想要我投資?”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我是想給你送錢。”
  沈薇沒好氣地白了方志誠一眼道:“這也算是送錢?”
  方志誠自信地說道:“從燕京、云海、深州等一線城市的發展趨勢來看,房地產領域將成為新一輪的投資熱點,如果你手上有閑錢,不妨改變投資策略,往這個領域投資一筆。當然,選擇城市也要有技巧,需要找一些高成長性、有潛力的二三線城市。銀州今年的地價比去年高了百分之三十,東臺也成為銀州城區外地價最高的地方,但我認為,未來的增值空間比市區還要高,所以你只要有錢投資,絕對穩賺不賠。”
  “你是一個好的說客,讓我心動了。”沈薇笑道,“我的錢已經全部投在傳媒集團了,有空可以讓我爸來東臺看看。”
  方志誠笑道:“若是沈首富愿意來東臺投資,那是再好不過,我一定會為他爭取最優惠的政策。”
  沈薇白了方志誠一眼道:“誰信你?”
  方志誠沉下臉,正經道:“我方志誠在東臺招商界,也是個名人,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沈薇笑了笑,挖苦道:“你自己怕是不知道現在圈子里那些企業家是怎么說你的吧?”
  方志誠皺眉道:“怎么說我的?”
  “兩面三刀笑面虎。”沈薇花枝亂顫,咯咯直笑,“跟你談判政策,你向來表面上客客氣氣,但實際上討不到什么便宜,不少人被你忽悠了。”
  方志誠輕哼了一聲道:“我身為東臺政府工作人員,當然得站在政府角度考慮問題。怎么能說我兩面三刀呢,真是太氣人了。”R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