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328 大學生太開放了

談及玉茗傳媒集團的未來,沈薇顯得信心十足,與方志誠滔滔不絕地聊了許久,發下腳有點不舒服,便脫掉了鞋子,換了一次性拖鞋。方志誠見沈薇不時地揉捏小腿,笑道:“腿很不舒服嗎?”
  “最近這段時間,別提有多忙了,差點跑斷我一雙腿。”沈薇突然打趣道,“要不,你幫我揉揉?”
  方志誠訕訕地笑道:“這怕是有點不妥吧。若是被蕭大哥知道,恐怕要把我給恨死了。”
  沈薇見方志誠臉頰兩側漲紅,沒料到方志誠平時處事沉穩,竟然會露出這么窘迫的表情,玩心大起,故意笑謔道:“你不說,我不說,蕭鏘怎么會知道?對了,你剛才不是說,只要我答應幫你勸勸玉茗,你會滿足我的一個要求嗎?現在考驗你的時刻到了,給我來個足底按摩……”
  方志誠頓時有點無語了,沈薇這女人處事向來出人意表,他哪里能分辨沈薇的話,是真是假。他撓了撓頭,笑道:“我可沒練過按摩,若是沒有個輕重,你可不能怪我。”
  沈薇被方志誠局促的模樣逗樂了,笑著說道:“別扭扭捏捏的了。讓堂堂的副縣長給我一個小女子按摩按摩,這可是無上榮耀。”
  言畢,沈薇將腿一伸,橫在了方志誠的身前。方志誠終于意識到沈薇這是動真格的了,無奈地將沈薇那條修長筆直的**,橫放在自己的腿面上。沈薇今天穿了一條黑sè的皮褲,摸上去光滑柔軟,他輕輕地幫沈薇褪去襪子,露出了潔白如玉的腳面,五根腳趾竟然涂抹著油亮的黑sè指甲油,顯得妖冶而xìng感。
  方志誠沒有戀腳癖,但此刻心中卻升起一股,想要將這腳趾放在手中細細揉捏把玩的沖動。
  “愣著做什么?趕緊的!”沈薇瞪了方志誠一眼,吩咐道。
  “那我就不客氣了!”方志誠笑了笑,張開五指,往沈薇腳板底抓了一下。
  腳底肉軟香滑,手感極佳。
  “癢死了!”沈薇咯咯笑了兩聲,“看來你真的沒分寸……要注意用指肚擠壓穴位,不能像你這樣撓,扣的話也不成……有點誠意,好不好?”
  沈薇只覺得方志誠的手弄得自己腳底又麻又癢,一股熱氣從腳板底躥出,讓她忍俊不已。
  方志誠見好就收,給沈薇認真做起了按摩,從足底一直往上做,在小腿部位,又拿又捏。若是換作另外一個女人,方志誠或許會覺得奇怪,不過沈薇xìng格向來大大咧咧,所以他心中倒是沒有什么非分之想。
  沈薇任憑方志誠將一只腳按了一遍,然后又伸出另一只腳,方志誠無奈地笑了笑,弄得沈薇不停地抽著涼氣,舒服得瞇起了漂亮的眸子。
  捏好了兩只腳之后,方志誠進屋洗了手,又給沈薇捏起了肩膀。沈薇被捏得整個身體都軟了,口中不停地哼哼著。
  方志誠笑道:“薇姐,我這也是仁至義盡了吧,你記得自己的承諾,一定要跟玉茗好好聊聊。”
  沈薇翻了翻眼白,笑道:“放心吧,就憑你把我伺候得這么舒服,我能不盡全力嗎?”言畢,她覺得自己的話有點小毛病,掩嘴得意地笑了幾聲。
  給沈薇做好按摩,時間已經不早了。方志誠便起身告辭離開,出門的時候突然覺得有點不對勁,他下意識地望了望自己明顯凸出的一個部位,有點暗惱,方才其實是一個好機會,沈薇的暗示都那么明顯了,自己糾結了那么久,卻是沒有鼓起勇氣。
  沈薇這女人的心思太難猜測,她的xìng格與秦玉茗不一樣,十分開朗外向,所以讓方志誠給她按摩,或許是因為將自己當成了她的哥們,若是當時他動了什么歪心思,恐怕反而就尷尬了。
  當然,若不是方志誠知道沈薇與蕭鏘夫妻感情深厚,說不定剛才就趁機該干嘛就干嘛了。畢竟女人若是愿意讓男人有肌膚之親,這原本就是一個暗號。
  若是下次再有這種機會,自己一定不會顧忌這么多!方志誠突然硬下心腸在想。
  “兔子不吃窩邊草,兔子不吃窩邊草!”方志誠很快又糾結地連續對自己說了兩遍,然后果斷地離開了賓館。不過,回家的過程中,他將手心一直捏著,似乎不想讓手指忘了方才沈薇肌膚的溫軟香膩。
  沈薇是那種極為勾人的女人,若是通俗點講就是狐貍jīng,一舉一動都在挑逗男人的神經,讓人心猿意馬。沈薇在方志誠面前的放松,其實是興之所至,并非有意所為,而落在方志誠的眼中,卻成了一種挑逗,故意誘惑自己上鉤。
  沈薇并不知道,自己在方志誠心中的形象開始變化。方志誠開始懷疑,沈薇是膩味了與蕭鏘的婚姻,想要尋找一點刺激,而自己則成了她的目標。方志誠甚至還開始糾結,自己要不將計就計,干脆從了沈薇,畢竟這已經是一個靈魂zìyóu的時代。
  沈薇真是一個妙人,論模樣,不輸秦玉茗多少,論風韻,沈薇更夠味。
  第二天一早上班之后,方志誠第一件事便是給雙譚鎮黨委書記仲有發打了個電話。因為雙譚鎮與招商局兩個局長李卉、魏曉燕的關系密切,所以方志誠跟仲有發也算熟悉。
  仲有發接到方志誠的電話,很是欣喜,笑道:“方縣長,你升了一級之后,還是第一次給我打電話,我原本還以為你高升了之后,就不認識老大哥了呢。”
  “這話說得我無地自容啊。”方志誠對仲有發的印象不錯,這是一個實誠人,在雙譚鎮帶隊,培養了一批優秀的人才,只是年齡踩了線,沒機會往上更進一步了。
  “不知有什么事情吩咐?”仲有發笑道,“莫非要給雙譚鎮幾個重點項目?”
  “有發大哥,千萬不要獅子大開口啊。招商局給了雙譚鎮不少重點項目,還需要慢慢消化才是。”方志誠淡淡笑道,“我今天跟你想討論的是,如何消化招引的重點項目,為這些項目做好服務工作。”
  “哦?”仲有發聽話聽音,知道方志誠話中有話,“出了什么問題?”
  方志誠便將玉茗傳媒集團近期遇到的問題跟仲有發和盤托出,嘆了一口氣道:“有發大哥,你也知道招商引資多么艱難,好不容易拿到一個大項目,結果被當地人排擠,難以生根發芽,這不是太可惜了嗎?”
  仲有發正sè道:“方縣長,此事我還得詳細調查一下,如果真存在這種欺壓新公司的情況,我一定會給企業有所交代。”
  方志誠點到即止,笑道:“玉茗傳媒集團雖然不是招商局招引到雙譚鎮的,但老總跟我有點淵源,還請有發大哥稍微照顧一下,這是我以私人的名義拜托你。”
  仲有發拍了拍xìong脯,保證道:“我老仲在此也以私人名義承諾,以后玉茗傳媒集團的事情我重點解決,不會再出現類似的情況。”
  方志誠提醒道:“這恐怕是江湖上的事情,若只是用其他方法,怕是行不通。”
  仲有發笑了笑道:“方縣長,我知道怎么處理,你就不需要cāo心了,我一定會對此事負責。”
  掛斷了方志誠的電話,仲有發面sè變得難看,他沉吟片刻,給老婆姚雪打了個電話過去。姚雪接到丈夫的電話,聽出他的語氣很不好,道:“老公,什么事,這么大的火氣。”
  “你侄子做的好事!”仲有發拍著桌子道,“我跟他說過多少次了,如果要做生意的話,按照規矩來,不允許弄那種下三濫的招術。”
  姚雪挑了挑眉頭,不悅道:“老公,你說什么呢?姚晟現在可是很循規蹈矩,生意也做得很大,你不要用以前的眼光看待他,人都會成長的,他以前或許不成熟,但現在真得很上進,前幾rì不是還被選為鎮人大代表了嗎?”
  “胡扯!”仲有發怒斥道,“你給我轉告他一句。他做裝潢跑業務,我不管。但若是以恐嚇的手段來做業務,我絕不對不允許。”
  姚雪還第一次見自己丈夫發這么大的火氣,微微一怔,嘆了一口氣道:“知道了,我會告訴他的。”
  仲有發長嘆了一口氣,道:“我在現在的位置上最多兩年,還在上面,容得他囂張跋扈,一旦下臺,他第一個遭殃,我也是為了他的退路著想。另外,你再帶一句話,玉茗傳媒集團后*臺不簡單,要他不要犯渾,出了事后,到時候不要說我不講親情。”
  中午剛吃過午飯,方志誠接到沈薇的電話。沈薇的語氣很高興,笑道:“方縣長,你的手段夠雷霆啊,昨天拜托你的事情,眨眼便搞定了。今天那個姓姚的過來登門道歉,態度好得不得聊。”
  方志誠也沒想到仲有發處理問題的速度如此之快,笑道:“問題解決那就好,以后有什么問題,直接找雙譚鎮的黨委書記仲有發協調解決,我已經與他打好招呼了。”
  “以前我挺瞧不起當官的,現在這人啊,還是有權比較實在。”沈薇抿嘴一笑,“晚上我請你吃飯,感謝你幫我解決了這么大的一個麻煩。”r1058步步高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