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325 陰謀與陷阱交錯

徐家橋鄉的拆遷風波歸于平靜,因為處置得當,沒有留下任何遺留問題。老百姓不僅得到政府不會更改縣政規劃的承諾,而且拆遷補償的標準還大大提升,自然心滿意足地離開。不過,徐家橋鄉黨委書記李克農的日子并不好過,招商局當天發出通知,原本計劃在徐家橋鄉落地的兩個億級項目,變更了意向,投往其他鄉鎮。盡管李克農說盡了好話,甚至還給方志誠打了不下五個電話,均沒有收到良好的效果。
  李克農心里清楚,自己是在為之前的錯誤選擇買單,徐家橋鄉將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在招商引資工作上無法獲得招商局的資源傾斜,對于他完成政績指標影響很大。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李克農只能選擇與鄧洪國站在同一陣營,否則,他將變得更加孤立無援。
  方志誠通過此事,算是點燃了上任之后的一把火,讓幾個副縣長知道,方志誠此人不是好惹的人物,雖然年紀輕,但處理問題大方得體,是一個能獨當一面的人物。
  臨近下班的時候,吳海燕悄然來到辦公室拜訪。新地被宏達集團受夠之后,有了足夠的流動資金,加之帝景花園的二期銷*售頗為順利,新地成功起死回生。盡管吳海燕夫婦失去了對新地的絕對控制權,但宏達集團并沒有調整原公司的高層,所以吳海燕依舊還是總經理,只是她的丈夫由原來的董事長變成了董事。
  人逢喜事精神爽,吳海燕心情好了許多,所以面色也比之前耐看。她舉止大方優雅,比尋常女人多了一股說不出的味道,眉毛描得淺淡適宜,腰身纖細如弱柳,走路時輕搖,萬種風情,進入辦公室之后,掩著呢絨大衣坐下,盡管將動作克制得很小,但不知是心理作祟,讓人隱隱覺得嫵媚婀娜。
  方志誠給吳海燕泡了一杯茶,目光瞄著她一只擺放在身邊的玉手上,感嘆,真美!方志誠還從來沒有看過這么漂亮的手,五指如同水嫩嫩油亮亮的玉蔥,纖長而筆直,指甲沒有涂抹指甲油,但晶瑩剔透散發著光芒,仿若天然的工藝品般。
  若是將吳海燕的外貌跟秦玉茗相比,怕是難分伯仲。
  吳海燕捧起茶杯,輕輕地泯了一口茶,啟口微笑,露出八顆潔白的小細牙。她輕嘆道:“今天我是過來特意感謝方局……不,應該是方縣長了。”
  方志誠揮了揮手,謙遜地笑道:“舉手之勞,不自掛齒。作為官員,應當為企業排憂解難。”
  吳海燕放下了茶杯,美眸在方志誠的身上流轉,笑道:“方縣長,我也就開門見山了。今天過來見你,是特地為了感謝你。不知晚上有沒有空,我請你吃個便飯。”
  方志誠微微一怔,笑道:“今晚倒是沒有什么特別的事情。”
  吳海燕展顏笑道:“那就太好了。我等你下班,然后與你一起去飯店。”
  方志誠其實并不喜歡這種飯局,不過今天也是賣吳海燕的面子才欣然應諾。佳人有約,若是果斷拒絕,豈不是會唐突了佳人?
  方志誠便起身回到辦公桌收拾了一陣之后,與吳海燕一起出了辦公室。吳海燕今天邀請自己吃飯盛意拳拳,外面早已有黑色的轎車等候,方志誠先坐入后排,吳海燕才依著他坐下。吳海燕的腿兒很細,穿著黑色的褲襪,惹得方志誠不僅下意識地看了一眼。吳海燕似乎察覺到方志誠的眼神,心里微微一跳,表面上不動聲色。
  自從眉眼長開起,吳海燕便經常看到類似方志誠的眼神,對于女人的欣賞,她自己也早已習慣,并沒有多想什么。
  對于方志誠,吳海燕內心還是頗為感激的,如果當初不是方志誠愿意幫新地聯系宏達集團,如今自己很有可能面臨著資金鏈斷裂的危機。方志誠幫自己這個忙,沒有索要任何好處,所以吳海燕跟丈夫商量一番后,決定要請方志誠吃個飯,算得上還一個人情。
  另外,方志誠年紀輕輕便成為副縣長,由此可見,他的前途似錦,若是能與這么一個官員培養好關系,于公于私都是一件好事。
  來到了一家古色古香的飯店,名叫玉樓春。吳海燕是熟客,早已預定好了包廂,方志誠跟在她身后上去,吳海燕亭亭裊裊的背影,又是一陣失神,不禁暗忖這吳海燕實在太誘人,難怪被譽為東臺第一美女。
  進了包廂,方志誠見到一個坐在輪椅上的年輕男人,看上去不過三十歲左右,戴著金絲眼鏡,眉清目秀,臉型方正。方志誠快步走過去,主動與他握手,笑道:“楊總,您好!”
  吳海燕的丈夫楊釗很有修養,他頷首笑道:“方縣長,您好!一直想與你見一面,可惜我行動多有不便……”
  方志誠揮了揮手,爽朗地笑道:“楊總太客氣了,你是東臺著名的企業家,理應我主動拜訪你才是。”
  包廂內空調打得很高,吳海燕褪去了外套,里面穿了一件黑色的鏤空打底衫,顯得女人味十足,她拍了拍手,笑道:“方縣長,客套話就不多說了,咱們還是上桌邊吃邊聊吧。”
  等方志誠和楊釗坐上桌,服務員魚貫而入,每人都托著一個金色的托盤,上面擺放著造型獨特的各式菜肴。方志誠暗忖這吳海燕、楊釗夫妻,為了今晚招待自己,下了不少的功夫,便索性敞開與兩人交流,盡管只有三個人,但氛圍卻是極為融洽。
  說到開心之處,方志誠由衷地感嘆道:“楊總、吳總,其實我挺羨慕你倆,感情如此深厚,也算是難得了。”
  楊釗點了點頭,投向吳海燕的目光充滿柔情,動情地說道:“我這輩子最幸福的事情便是遇到了海燕,能娶到她是我一輩子的福氣。如果沒有她,我早就沒有繼續活下去的勇氣了。”
  吳海燕面色潮紅,露出些羞意,垂下了眼瞼,低聲笑啐道,“在方縣長面前說這些做什么?也不怕別人覺得肉麻?”
  方志誠揮了揮手,真誠地說道:“吳總的確很不容易,對楊總的情誼很深讓人羨慕不已。患難與共,不離不棄,有幾個女子能做到?”
  楊釗臉上涌現出苦澀,伸手將杯中酒全部飲完,低聲嘆道:“我知道拖累海燕了。曾經也試圖趕她走,不過,她對我真心實意,性子有太過倔,所以我也沒招了。”
  方志誠搖了搖頭,微微笑道:“楊總,如果想要趕走吳總,那可是你的糊涂了。在愛情面前,有什么拖累不拖累的呢?”
  “就是!”吳海燕頷首笑道。
  這頓飯局,方志誠吃得感慨良多,吳海燕對楊釗忠貞不二的情感,讓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同時他對吳海燕也充滿了好感。女人外表漂亮,那已經很難得,更關鍵的是,吳海燕的心靈還剔透玲瓏,遠比一般庸俗的女子清新純潔。
  楊釗今天也是頗為高興,破例陪方志誠喝了一點紅酒。飯局結束,已經是晚上九點多,吳海燕讓司機將楊釗送回,自己則開車送方志誠。
  進入通往自己所住的幽暗小道,方志誠讓吳海燕停下車,解釋道:“前面一段路挺復雜,我下去步行回去便好,否則等會怕你回去找不到原路。”
  吳海燕搖了搖頭,“自然送了,那必須送到位才行。”
  前面的道路有點窄,吳海燕將車速降了下來,突然車身劇烈地顛簸了一下,車身一歪,方志誠只覺得重心丟失,整個人往側面一倒,往主駕駛位壓了過去。
  翻車了?這條路雖然狹窄,但并不算難開,方志誠第一反應,可怕的女司機!
  一陣短暫的眩暈之后,方志誠感覺到口鼻處滿是女人的體香,他扭動了兩下,吳海燕輕聲提醒說道:“有點疼,你壓著我了。”
  方志誠發現自己的整條胳膊擠在她的身體上,能夠清晰地感覺到軟綿綿的觸感,苦笑道:“稍微忍一下,我解開安全帶,嘗試一下看能不能出去,然后喊人過來,將車子給拉出來。”
  吳海燕嗯了一聲,只覺得胸口一陣悶疼,女人敏感的部位原本就極為脆弱,哪里經得起重擊,不過她還是咬牙堅持。方志誠不停地調試著位置,終于找到了個機會,伸手摁開安全帶的按鈕,吧嗒一聲之后,安全帶縮回,方志誠的身體頓時一輕,整個身體卻往吳海燕再次擠靠過去。
  “噯……”吳海燕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只覺得難受得狠,口中發出一聲古怪的輕嘆聲。
  這時方志誠已經推開了車門,勉力跳出了轎車。
  “你不要動,我去喊人!”方志誠焦急地吩咐道,很快跑往遠處。
  吳海燕頓時升起一陣恐懼感,面臨困境,那種滋味難以言喻,她胡思亂想,自己會不會一輩子被困在這里呢?
  大約十來分鐘之后,腳步聲與嘈雜聲傳來,卻是方志誠帶著周圍的鄰居來幫忙了。
  方志誠先確定吳海燕有沒有骨折,若是骨折的話,那就得找專業救護人員來救治了。吳海燕覺得自己還好,沒有什么重傷,方志誠便與其他人配合,將吳海燕從駕駛座上給拉了出來。
  “有沒有地方特別疼?”方志誠關心地問吳海燕道,“要不去醫院查一下?”
  “不用了?”吳海燕搖了搖頭,若是真要說疼的話,可是胸口最疼了,但她又怎么好意思如實說出。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