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324 放長線方釣大魚

方志誠雖然沒有類似的工作經驗,但在談判的過程中,表現得從容不迫,從與包卞強三兄弟的溝通之中,找到了解決問題的關鍵所在。徐家橋鄉在拆遷過程中,手法拙劣粗暴,引起了包家三兄弟的反感,所以才會出現抗拆拒拆的釘子戶。
  其實類似的情況屢見不鮮。很多“刁民”蠻不講理,源頭在于政府的所為不夠柔和使然。方志誠抓住了問題所在,對包家三兄弟進行勸導,果不其然,使得三兄弟開始猶豫起來。
  包家三兄弟在拆遷過程中漫天要價,固然希望通過拆遷一夜暴富,但知道自己的這種行為,很有可能改變當地政府規劃,他們頓時便要退縮了。
  他們能想清楚個中厲害,如果政府規劃一旦改變,徐家橋在未來不會成為東臺的政治中心,那么三戶人家極有可能再也不會拆遷,如此一來就更加得不償失。甚至還會引起那些還沒有拆遷,在未來會拆遷的鄰居責怪。
  今天來到縣政府鬧事的群眾,百分之九十都是那些沒有拆遷,但在縣政規劃內,面臨拆遷的群眾。原本以為拆遷會給他們帶來一定的財富,但突然出現了縣政規劃要改變,頓時心里不平衡,便來到政府尋求說法。
  方志誠大致分析出了個中的始末,所以不緊不慢地對包家三兄弟進行了說服工作。從頭至尾,他沒有說出一句指責包家三兄弟的話,而且還處處透露,愿意與他們進行協商解決,尋找一個妥善的解決方案。如此一來,包家三兄弟根本沒法找到鬧事的由頭,原來的怒火被壓制了下去,變得沉默起來。
  包家三兄弟交頭接耳商量了一番,包卞強語氣變得柔和許多,“方縣長,能不能這樣。我們降低一下拆遷賠償款的額度,同時政府繼續執行原有的規劃,依舊保持新縣政府安放在徐家橋。我們的賠償款,不會就按照最后一次鄉鎮府與我們談判的價格,如何?”
  方志誠見包家三兄弟妥協,立即掏出手機,撥通了徐家橋鄉黨委書記李克農的電話。李克農其實正在縣政府,畢竟出了這么大的事情,他作為鄉黨委一把手,有絕對的責任。接到方志誠的電話之后,他連忙趕到了信訪辦的會議室。
  等李克農坐下之后,方志誠輕咳一聲道:“現在你們徐家橋的克農書記也在,我代表縣政府給出承諾,縣政規劃不會改變,鎮政府給予你們三家高額拆遷賠償。同時,在后期的拆遷工作中,賠償款也進行適當提高。”
  李克農聽到這句話,臉色微微一變,如果拆遷賠償款提高標準的話,深受損失的無疑是徐家橋鄉政府了。像這種行政拆遷,縣級政府會將費用批給鄉政府,鄉政府對賠償費用有浮動權,在拆遷過程中動用一定的手法,可以降低拆遷賠償標準,便能夠形成一筆不菲的資金沉淀,將之轉化為鄉政府的額外收入,這算是拆遷過程中的潛規則。
  一般而言,上級部門對之采取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方志誠作為分管拆遷工作的副縣長,在這個方面有著話語權,他其實也在敲打李克農,給他施加一點壓力。
  包卞強見方志誠給出承諾,繼續鬧下去,也沒有必要,與己,拿到了不菲的拆遷補償,與公,為其他還沒有拆遷的鄰居,爭取到了更多的賠償款。
  包卞強點頭道:“既然政府站在我們老百姓的角度上考慮問題,那么我們再鬧下去,也沒有道理了。”
  方志誠點了點頭,笑道:“對于政府給你們的賠償標準,希望你們也要保密,畢竟這是特例,如果公開的話,后期政府工作就不好開展……政府在簽訂合同的時候,要注明保密款項。”
  李克農有點不甘地笑了笑,道:“方縣長,我們在這方面有經驗。”
  方志誠盯著李克農看了一眼,繼續說道:“另外,在拆遷過程中,我聽說出現了暴力拆遷,縣里這邊會進行調查,同時也希望徐家橋這邊配合我們的工作。”
  “是是是……”李克農腦門上冒出了汗珠,他下意識地抹了抹,回答道。
  今天這場風波,原本是打算給方志誠一個下馬威,沒想到方志誠展現出了超強的協調溝通能力,竟然將難搞定的包家三兄弟,輕而易舉地勸服了。與此同時,讓李克農感到意外的是,方志誠責成徐家橋鄉在后期的拆遷過程中,提升賠償標準,這無疑對李克農是個打擊,因為這可會使財政收入大大的虧損一筆。
  至于嚴查暴力拆遷的問題,李克農倒是沒有太多關注,因為他認為方志誠也只是信口一說,敷衍包家三兄弟的權宜之計。
  哪個地方拆遷,不需要講求一點方式和方法?如果方志誠真要上綱上線,只會徒增煩擾。
  誰也沒想到方志誠真能一人之力,勸退徐家橋鄉的群體上訪。鄧洪國在辦公室聽到這個消息之后,憤怒地拍了一下桌子,突然一陣沉默,不禁覺得有些地方不對勁?
  方志誠解決這次風波,從頭到尾,都展現出了一副波瀾不驚,成竹在胸的態度,如果換做自己的話,怕也不一定會表現得如此鎮定自若。
  莫非一切都在他的算計之中?鄧洪國連忙搖了搖頭,打消了這個可能性,如果方志誠真得算準了一切,那也未免太妖孽了!
  戚蕓辦公室內,方志誠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喝茶。戚蕓瞟了方志誠一眼,低聲道:“你似乎對今天的表現很滿意?”
  方志誠反問道:“戚縣長覺得給我打幾分?”
  “八十五分吧!”戚蕓笑了笑道,“算得上優秀了。”
  方志誠挑了挑眉,有點不樂意道:“哪里扣了分?”
  戚蕓淡淡笑道:“有點太鋒芒畢露,不夠內斂。”
  方志誠聳了聳肩,笑道:“之前你不是說,要我上任之后燒得第一把火,又旺又猛嗎?”
  戚蕓頷首微笑:“話是這么說,但有點太過了一點,以后怕是鄧洪國變本加厲地對付你呢。”
  方志誠露出個不屑之色,道:“鄧洪國就是個小人,利用李克農給我使絆子,若不是我們早就了解徐家橋拆遷有問題,恐怕還真被他給陰了。”
  戚蕓正色道:“徐家橋鄉的問題,是孫偉銘當初留下來的爛攤子。為了建設新縣政府,財政方面吃緊,而徐家橋鄉在推進拆遷的過程中根本不及時,導致時間延長,我早就準備解決了。若不是他們主動提起此事,我早晚也會對徐家橋鄉的問題進行專門整治。”
  徐家橋鄉拆遷出現停滯,釘子戶的問題,戚蕓在與方志誠討論分管拆遷工作時曾經提過,兩人還為此事專門進行過激辯。沒想到很快此事便被點燃了導*火索,方志誠心中有數,便按照與戚蕓達成的共識,進行了一系列的部署。
  比如,如果釘子戶所求的賠償標準太高,那么縣政規劃是不是可以進行調整?同時,釘子戶為何那么難說服,是不是有其他原因使然?
  當然,方志誠在與包家三兄弟談判過程中的表現,也是可圈可點,他充分掌控了局面,因勢利導,完美地解決了一切。
  事先有所準備是能解決問題的關鍵,更重要的是,方志誠展現了良好的談判水平,他能夠站在包家三兄弟的角度看待問題,然后引導問題往平和的勢頭發展,這是許多人都做不到的。
  方志誠點了點頭,嘆了一口氣道:“沒想到副縣長的工作這么復雜,比招商局長可難應付多了。”
  戚蕓依著方志誠坐下,輕聲勸道:“以后做事還得柔和一點,鄧洪國只是眾多副縣長中第一個刁難你的人,如果你每次都這么猛沖猛*撞,說不定會受傷,反而得不償失了。”
  方志誠嗅著戚蕓身上飄來的淡淡香味,笑了笑道:“戚縣長,你放心吧,我懂分寸。你認為,下一個會對我發難的人會使誰呢?”
  戚蕓用手指沾了沾茶水,在桌面上寫了一個字“陳”。
  方志誠露出了然之色,面色凝重地說道:“我也察覺到了。”
  “哦?”戚蕓露出疑惑之色,“你怎么知道的?”
  方志誠笑了笑道:“按照縣長分工,今天出現這種問題,應該由分管信訪的副縣長出面,他引而不發,坐在暗處觀察一切,如同一只蟄伏的老虎,在觀察對手的一舉一動。”
  戚蕓面色柔和地點了點頭道:“陳德平今天的確有投石問路的味道,鄧洪國固然老謀深算,他雖然資歷老,但分管的領域,決定了他的未來有限。而陳德平分管公檢法,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如今你跑到了他的前面,占了先機,他怎么可能對你有好感?”
  官場是座獨木橋,通往權力之巔的方式只有一條,如果方志誠上去了,勢必其他人會錯失晉升的良機,誰又能心甘情愿地退讓?
  方志誠露出了然之色,徐徐吐出一口氣,道:“我會提防他的。”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