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321 勸導包家三兄弟

(新年新氣象,求諸位手中2015年第一張月票,感激不盡哦!)
  快下班的時候,徐家橋鄉黨委書記李克農打來電話。方志誠眉頭一擰,覺得有點不太對勁,又不知道奇怪在哪里。
  李克農與方志誠見過幾次面,方志誠在招商局的時候,為了更好地了解東臺的招商引資情況,將幾個鄉鎮都跑了一遍,所以與幾個黨委一把手都不算陌生。
  李克農首先恭喜道:“方縣長,恭喜你成功晉級,成為我縣有史以來最年的副縣長。”
  方志誠擺了擺手,淡淡笑道:“克農書記,你太客氣了。請問有什么事嗎?”
  李克農微微一怔,旋即笑道:“既然方縣長這么問,那我也就直接說了。按照縣政規劃,徐家橋鄉處于拆遷改造的中心,但在具體的執行過程中,在安置百姓的問題上,出現了不少難題。聽說你現在是主管拆遷工作的領導,所以我希望你能給我們提供幫助與支援。”
  方志誠突然腦海中閃過亮光,終于意識到究竟是什么地方不對勁。自己剛剛參加完縣長會議,確定了分工任務,李克農很快便來找到自己,一種可能是徐家橋鄉的拆遷問題迫在眉睫,還有種可能是有人在投石問路,試探自己的能力。
  方志誠微微一笑,語氣沉穩道:“拆遷工作我也是剛剛接手,徐家橋鄉具體遇到了什么問題,還不太熟悉。還需要你詳細解釋一下,究竟在哪些方面遇到了難題。”
  李克農嘆了一口氣,緩緩道:“鎮中心有三五家釘子戶,處于新縣政府的核心規劃區。他們的要價很高,無法做好溝通協調,因此拆遷工作頓時便停滯下來。上面三令五申,要求我們在拆遷時講求方法策略,但現在我們實在是走到了死胡同。”
  方志誠點了點頭,面色凝重道:“遇到這種問題,應該重新核算成本,如果釘子戶的索價太高,那么不如改變拆遷規劃。你不妨打一個報告上來,我會提交到縣長會議上,由大家一起來討論。”
  李克農頓時一愣,因為沒有想到方志誠竟然會使出這么一招,原本以為他年輕沖動,遇到這種問題,一咬牙會下達什么魯莽的決定,自己按照他的意思來,即使出了問題,自然由他來擔責。不過,方志誠很老辣,沒有輕易做出決定,而是要李克農重新給出方案,核算成本。如果釘子戶不愿意拆遷的話,那么干脆就直接改變縣政規劃了。
  不過,縣政規劃又豈是輕易能改變的?
  李克農暗嘆了一口氣,輕聲說道:“方縣長,如果拆遷工作無法到位,徐家橋鄉無法完成縣政府下達的拆遷任務,這可不是一件嘴皮子動動的小事啊。”
  方志誠眉毛挑了挑,淡淡問道:“克農書記,我理解你的難處。但你可能還沒理解我的意思。我不是硬逼著你去拆遷,而是希望你盡快地重新提交拆遷成本。如果成本過大,超出原來的預算,就沒有必要繼續生硬地執行下去。釘子戶既然不想拆遷,那么就不拆了。”
  李克農倒抽了一口涼氣,苦笑道:“那么前期開展的工作呢?我們拆了那么多戶,現在不拆了,豈不是功虧一簣?”
  方志誠揮了揮手,道:“克農書記,請你放心。那些拆遷出來的閑置地皮,我絕對不會將之浪費。現在全縣招商引資勢頭那么好,完全可以招引一兩家重量級的企業過去。除了分管拆遷工作外,我還分管招商引資,所以還請你放心,我會進行協調的。唯一比較麻煩的是,縣政規劃需要調整,所以你需要提交相應的報告,作為調整縣政規劃的依據。”
  李克農頓時一陣無語,原本他是希望用拆遷工作來刁難方志誠的,沒想到方志誠三言兩語之間,給自己找了一份工作,頓時讓他有點騎虎難下。
  按照方志誠的意思,如果釘子戶不同意的話,那么政府就直接不拆遷了。至于新縣政府的規劃也重新擬定,這未免口氣也太大了一點吧?
  方志誠雖然年輕,但是副縣長,官大一級壓死人,李克農心中有不少怨言,但沒有直接說出來,于是暫時妥協道:“我知道方縣長你的意思了。我會安排人再做做那幾個釘子戶的工作,如果實在無法執行,恐怕后期仍需要你的幫助。”
  方志誠嗯了一聲道:“我會及時跟其他領導溝通,看如何更好地幫助你們解決問題。”
  掛斷電話之后,李克農眉頭微微一皺,顯然沒想到方志誠如此沉穩,剛才那番話,絲毫不輸氣勢,甚至讓他這個混跡官場多年的老兵,也覺得虛汗直冒。
  不過,李克農清醒下來之后,琢磨出了方志誠剛才的破綻之處,他竟然想要改變縣政規劃,這可是夸下了一個海口。
  縣政規劃一般根據省市兩級的五年規劃制定,并納入省市兩級的規劃剛要內,沒有特殊原因,根本不可能更改。為了三個釘子戶,輕易變動縣政規劃,這豈不是視縣政規劃為兒戲了嗎?
  李克農琢磨著,方志誠還是太過幼稚了一點,徐家橋鄉被定為未來的行政中心,這是經過省市兩級層層審批的,如果輕易說變就變,也太兒戲了一點。
  然而,那三個釘子戶便是看中了這一點,故意提高價碼,以至于讓鄉鎮府在拆遷安置過程中很難更進一步。
  那三個釘子戶為本家兄弟,是徐家橋鄉土身土長的人。大哥名叫包卞強,是個包工頭;老二包喜榮,在鎮上開了一家裝飾公司,手下也養了不少工人;至于老三包金財,買了幾輛中巴車,招了幾個司機跑長途。
  包家三兄弟,既不算是地主,也不算是鄉紳,但每個人都不是輕易拿下的主,跟他們無論文斗或者武斗都不行,這不僅讓李克農頗為頭疼。
  李克農托著下巴,思索良久,突然眉頭豁然打開,淡淡地笑了一聲,暗忖今天跟方志誠打電話,倒也不是一無所得。方志誠不是言明自己的態度了嗎?如果那三個釘子戶獅子大開口,超出了拆遷預算,那么就不拆遷了。
  方志誠是一縣之長,他說任何話都是需要承擔責任的,如果徐家橋鄉的縣政規劃要改變,這個消息一旦傳出去,那么會引起什么效果?
  必然會引起一系列的連鎖反應。
  李克農深深地嘆了一口氣,不是我故意找你小方縣長的茬,而是有人逼著我陰你一招。
  他想明白了一切,給鎮拆遷辦主任撥了個電話過去。未過多久,拆遷班主任涂成匆匆趕來。
  “包家三兄弟的拆遷工作,做得如何了?”李克農語氣凝重地問道。
  涂成嘆了一口氣,面如苦澀道:“李書記,我也沒有辦法,與這三家前后溝通了不下二十余次,任憑我們做什么工作,他們都不理睬。最近甚至還將價格又提了上去,擺出一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架勢。要不,多安排點人,打個突擊?只怕代價太大,畢竟那三兄弟都有人脈,每天都有人守著那三個房子……”
  李克農知道涂成為了說服包家三兄弟也算是費盡了心思,擺了擺手,語氣凝重地說道:“現在情況有所變化,我們要改變策略了。”
  “哦?”涂成臉露疑惑之色,靜聽李克農細說。
  李克農手指在桌面上,輕輕地點了點,壓低聲音道:“你放出消息,縣政規劃有所變動,徐家橋鄉拆遷計劃也有所調整,也就是說在未來三到五年內,將不再拆遷了。”
  涂成張大嘴巴,臉上露出驚訝之色,低聲提醒道:“李書記,此事可不能亂說啊。一旦傳播開來,怕是要引起民憤的啊。還有,之前咱們拆遷了那么多戶,政府規劃說變就變,豈不是那些都成了無用功?”
  李克農站起身,在涂成的肩膀上,輕輕地拍了拍,低聲道:“傳播消息的時候,追加一個信息,此事是有新任副縣長方志誠提出的。”
  涂成頓時意識到什么,暗自苦笑,這新任副縣長怕是要承擔壓力了。
  這種壓力有兩個層面,第一,政府規劃朝令夕改,必定會引起老百姓的方案,因為拆遷了那么多戶,都是政府的錢,政府的錢都來自于老百姓的稅收。現在群眾的維權意識極高,必定會引起不少人的抗議;第二,如果引起群憤,政府必然要平息此事,縣政規劃不可能輕易改變,為了緩解民憤,方志誠怕是要被推出來當墊背的了。
  方志誠之名,涂成是聽過的。在東臺官場,誰不知道有一個年僅二十七歲,便成為副縣長的年輕干部。方志誠以一人之力改變東臺商業格局,使招商引資工作在一年多的時間,實現數倍增長,稱得上奇跡。
  涂成點了點頭,意識到此事不簡單,怕是牽連到縣級干部之間的矛盾,作為一個股級干部,根本沒有任何話語權,他與李克農說道:“李書記,我知道該如何做了。”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