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0)      完本感言(01-20)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0)     

步步高升320 徐家橋拆遷風波

(祝諸位新年快樂,在新的一年里,萬事如意!)
  會議結束之后,方志誠的分工也確定下來,主管招商引資、現代服務業、招商局、商務局、工商局、煙草局、東臺綜合保稅區;聯系全縣重點項目建設、征地拆遷工作。【風云小說閱讀網www.booksrc.net】
  所謂的重點項目建設主要是指,齊氏集團的匯金商業廣場和黃金街項目,以及東臺招商局近兩年引入的億級項目。
  按照方志誠的履歷,他的分工如此其實并不讓人意外,但鄧洪國卻是接受不了,畢竟如此一來,他進入常委的機會變得更加渺茫。方志誠在縣長會議上能夠感受到鄧洪國**裸的敵意,不過他也不懼。鄧洪國盡管在縣政府資歷比自己深,那又如何?鄧洪國分管方向為科教文衛,從可成長性來看,不足為慮。
  從分管工作上,能夠瞧出一個人的潛力,招商引資掌握著全縣的經濟命脈,比起其他領域要更為重要,也利于出政績。相對而言,鄧洪國主管的科技局、教育局、衛生局等部門,想要出成績,幾乎不太可能。
  相反,方志誠比較注意陳德平此人,年齡不大,三十五歲不到,他不僅是副縣長還是公安局長。這幾年從全國的趨勢來看,政法系統會成為實權部門,而陳德平現在的位置,決定了他在未來將會成為東臺重量級人物。
  在縣長分工會議上,陳德平沒有過多表態,保持冷靜和沉穩,如此反而令人覺得他絕不簡單,如果他站在自己的對立面的話,以后比較棘手。
  會議結束之后,鄧洪國一回到辦公室,便給縣委書記孫偉銘撥了電話過去,“偉銘書記,上次您跟我說過,如果政府有任何風吹草動,便跟您匯報。今天縣長會議上,有一個動向,我覺得必須要跟你講。”
  “哦?究竟是什么情況?”孫偉銘原本正在批閱文件,這時他放下了手中的鋼筆,一臉凝重地等待鄧洪國的匯報。
  鄧洪國輕嘆了一聲,道:“邢縣長和戚縣長今天對方志誠的分工,意見一致,這種情況從未見過……”隨后,他將今天縣長辦公會上的始末,添油加醋地給孫偉銘述說了一遍。
  孫偉銘臉色變得越來越陰沉,心中的怒氣,可想而知。戚蕓是他重點培養的左膀右臂,原本安置在政府,是用來掣肘邢繼科的。如今戚蕓不僅沒有執行自己的任務,反而跟邢繼科站在了同一陣營,這讓孫偉銘有種被出賣的感覺。
  他手指在桌面上重重地敲擊了數下,語氣陰沉地說道:“我知道此事了。你做得不錯,以后如果還有類似的情況發生,記得一定要及時告訴我。另外,我也跟你透露個消息,縣委常委會即將有所變動,市委組織部已經決定,黨委副書記在本縣原有的干部中挑選,如此一來,便會有一系列的晉升,我對你十分看重,覺得你完全可以往上更進一步。”
  鄧洪國心中大喜,連忙笑道:“謝謝偉銘書記。”
  聽著電話中的忙音,鄧洪國心中涌起一陣興奮,他原本認為方志誠進入縣政府這是一件對自己不利之事,但如今看來,反而是一個機會。
  為什么這么講?
  縣委書記孫偉銘對方志誠不滿,此事縣委大院人盡皆知。方志誠晉升為副縣長,進入政府的核心層次,必定會引起孫偉銘高度警惕。再加上戚蕓與邢繼科如今暗通曲款,孫偉銘失去一臂后,自己無疑便對孫偉銘極有用處。
  人都不希望自己成為別人的棋子,但在官場之中,有時候在上司眼中有價值,才能夠獲得自己想要的權力。
  鄧洪國眉頭緊鎖,托著下巴想了想,方志誠剛成為副縣長,對招商引資工作很熟悉,但對其他工作,尤其是拆遷工作,肯定不了解,所以想要讓方志誠吃個暗虧,必須趁著現在他剛剛分管拆遷工作,然后設下陷阱。否則等到方志誠位置坐定,再想設計,那就遲了。
  方志誠一旦有了破綻,那么孫偉銘自然會出面找他麻煩,而自己呢,為孫偉銘立下功勞,地位自然也會水漲船高。
  鄧洪國的思路變得清晰起來,盡管孫偉銘沒有明言,讓自己對付方志誠,但憑借敏銳的嗅覺,他自動找到了改變命運之法。
  鄧洪國拿定主意,從通訊錄上找到了徐家橋鄉黨委書記李克農的電話。鄧洪國是徐家橋人,所以徐家橋鄉可以說是鄧洪國的嫡系人馬。徐家橋鄉位于城郊西北處,是縣政規劃的重點鄉鎮。在未來三到五年里,縣委已經確定要將縣委大院搬遷至徐家橋鄉。也就是說,徐家橋鄉未來將是東臺的政治中心。
  李克農是鄧洪國的下屬,能成為鄉黨委一把手,也是鄧洪國促成,因此對鄧洪國十分尊重。
  “洪國縣長,不知有何事吩咐?”李克農態度熱情地問道。
  鄧洪國輕輕地咳嗽了一聲,問道:“徐家橋現在的拆遷工作,進度如何?”
  李克農以為鄧洪國興師問罪,腦門上頓時冒出了汗珠,拆遷工作哪里有那么輕松,他苦笑道:“釘子戶比想象中要多,艱難無比,不過我保證,一定按照縣政府的要求,在規定的時間內拆遷到位。”
  鄧洪國哼了一聲,旋即陷入沉默,讓李克農背脊一涼,鄧洪國沉默許久后,終于開口道:“在今天的縣長會議上,新來的副縣長,方志誠后期將分管拆遷工作。既然遇到了問題,你應該及時向方縣長進行匯報。當然,匯報的過程中要注意技巧,報喜不報憂是錯的,報憂不報喜也不正確。”
  “啊?”李克農腦袋有點轉不過彎來,鄧洪國今天這番話太過古怪,明顯是話中有話,故意在跟自己繞彎子呢。
  究竟是報喜還是報憂呢?
  李克農有點拿不定主意,尷尬地笑道:“洪國縣長,您這話說得就太見外了。在我的心中,你永遠是我的領導,有什么事,我肯定是要跟你匯報,跟分管拆遷工作的副縣長有何關聯?”
  鄧洪國知道李克農還沒能領會自己的意思,繼續點他,道:“現在東臺正在大搞建設,拆遷工作,搞得好不好,事關政府規劃。徐家橋鄉是重點規劃區,如果出現什么問題,你我都承擔不了責任。所以,你要多多向方縣長匯報,如果他不重視的話,你得讓他重視起來。”
  鄧洪國這么一說,李克農終于明白了。原來鄧洪國是想讓自己刁難一下新來的副縣長方志誠。李克農暗嘆了一口氣,自己這個老領導心思縝密,跟他交流,向來要聽話聽音,還要仔細分析才能讀懂他的意思。
  至于那個新來的副縣長方志誠,李克農也是如雷貫耳。現在東臺縣的招商引資如此活躍,便是方志誠的功勞。當初雙譚鎮常務副鎮長曾經刁難過方志誠一次,結果幾個大項目準備要撤離雙譚鎮,如此才引起各鄉鎮對招商局格外重視。
  鄧洪國要自己刁難方志誠,這豈不是讓自己跟招商局過不去嗎?
  李克農頓時有苦難言,不過鄧洪國畢竟是自己的老上司,他不能違逆鄧洪國的意思,輕聲道:“洪國縣長,請你放心,我知道該怎么做了。”
  吩咐完李克農之后,鄧洪國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方志誠也算是一個有潛力的年輕人,換作自己擔任招商局長,也干不出他那般成績。不過在官場,并非實力決定一切,人脈、資歷、權謀等缺一不可。鄧洪國也是個好江湖,見過不少有潛力的年輕人折戟沉沙。
  當然,鄧洪國很聰明,他會躲在后面安排一切,而李克農則是自己的棋子。
  方志誠回到辦公室之后,接到了邢繼科的電話,吩咐他去縣長辦公室坐一下。方志誠來到辦公室,邢繼科這次倒是沒擺架子,很熱情地讓方志誠坐在沙發上。邢繼科的態度變化,方志誠也能想清楚,之前自己不過是正科技,現在已經是副處級,盡管比邢繼科低一個級別,但已經能與邢繼科直接對話。
  方志誠等邢繼科坐定之后,開門見山地問道:“繼科縣長,你請我過來,應該是談黨委副書記候選人的事情吧?”
  邢繼科微微一怔,沒想到方志誠如此直接,笑了笑掩飾尷尬道:“沒錯。這次可是我們對孫偉銘反攻的最佳時機。”
  邢繼科華中強調了“我們”二字,顯然是想將方志誠與自己捆綁在一起。今天的縣長會議上,邢繼科也瞧出了端倪,戚蕓與方志誠關系很好,如果能拉攏到方志誠,便拉攏到戚蕓,如此一來,自己豈不是能夠重新掌控縣政府?
  黨委副書記暫時空缺,是一個很好的良機,若是己方還能爭取這么一個位置,黨委副書記、縣長、常務副縣長,三個重要崗位合力,在常委會上便完全可以孫偉銘分庭抗禮了。
  方志誠當然了解邢繼科的意思,臉上不動聲色,心中暗嘆這個邢繼科想得太美,黨委副書記的位置,又怎么可能順著自己的意思來安排,未免也太小看孫偉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