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32 劉秘書長的野心

方志誠跑出百米左右,手機突然震動,他慌忙從褲腰插袋里掏出手機,聽出是趙清雅的聲音,問道:“雅姐,你去哪兒了?”
  趙清雅笑了幾秒,道:“能去哪,還不是在原來的地方。”
  “……”方志誠苦笑,“我在被人追著呢。”
  趙清雅笑得更厲害了,道:“我知道,正看著呢。”
  “那你不來幫我?”方志誠無語。
  趙清雅調皮道:“幫你可以,不過你欠我一個人情,以后要答應我一個要求。”
  方志誠苦笑道:“可以,只要不過分,以后赴湯蹈火,在所不辭。”他回頭看了一眼,盡管自己跑得夠快,但釘子、邵凌峰幾人已經快趕上了。
  “那你往回跑吧……”趙清雅笑道,“我來會會這幾個人。”
  方志誠突然意識到自己被趙清雅耍了,恐怕這女人早就看到自己,故意躲在角落里,等自己狼狽不堪的時候,才出手相助。方志誠恨得牙癢癢的,但又沒有辦法,誰讓自己原本想借趙清雅之手,來教訓邵凌峰等人呢?方志誠想要利用趙清雅在先,那自然怪不得趙清雅袖手旁觀。
  趙清雅是個妖孽般的女人,方志誠發現自己聰明反被聰明誤。
  “那小子,怎么往回跑了?”邵凌峰本就是一個胖子,沒多久便氣喘吁吁,見方志誠突然轉了一個彎,不禁覺得好奇。
  “找死!”釘子也跑得夠嗆,他反應很快,調轉方向去堵截方志誠。
  方志誠每天早晨都跑步,不過這一陣折騰,也有點精疲力竭。他跑到趙清雅的身前,感覺肺都快喘炸了,見趙清雅依舊風輕云淡,喚道:“雅姐,趕緊幫忙。”
  釘子已經跑到眼前,突然見到趙清雅,暗忖這女人氣場很強,微微一怔,頓時搞不清楚這是怎么回事,他指著方志誠氣喘吁吁地罵道:“還真能跑的,現在怎么不跑了?這妞兒倒是挺漂亮,你不回來的話,倒也罷了,既然回來了,她也倒霉!”
  趙清雅坐在椅子上,笑問:“究竟是怎么回事?”
  釘子輕哼一聲,道:“沒什么事,看這小子不爽!”
  “看別人不爽,就動手打人?這邏輯倒是奇怪。”趙清雅緩緩站起身,微微笑道,“若是我看你們不爽,豈不是也可以打你們?”
  釘子摸了摸下巴,得意道:“這女人嘴巴倒是挺厲害!我最喜歡你這種性格的女人,不如跟哥喝一杯酒,再陪我睡一覺,或許可以考慮,放過你倆。”
  趙清雅笑了笑,讓釘子覺得詭異,感覺汗毛孔直豎。
  邵凌峰等人已經追了上來,見方志誠躲在趙清雅的身后,不禁覺得有點奇怪。邵凌峰不屑道:“方志誠,你是不是男人,站在女人身后,算什么玩意?”
  方志誠笑著激將道:“有種單打獨斗,若是我怕你,我喊你爺爺。”
  方志誠個子有一米八五,讓他吃過虧,邵凌峰知道若是動手,自己肯定討不了好,撇嘴不言。
  釘子見方志誠太囂張,終于動手了,他伸手一捅,碎酒瓶沖向了方志誠。不過,眼前身影突然一閃,趙清雅擋住了去路,伸手一撥,釘子的重心丟失,歪倒一邊。
  釘子氣憤無比,知道小看了趙清雅,連忙控制住身體重心,揮手一擊,將瓶子砸向趙清雅。趙清雅腳尖輕輕一點,神乎其神地往后退了近一米,躲過這狠辣的反擊。
  “這女人是練家子!”釘子怒道,他也練過一段搏擊,對自己身手很自信,調整心態,又準備再戰。
  一陣勁風拂面,釘子還沒有反應過來,已經被趙清雅近身。趙清雅一只手托在釘子的腰間,一條腿快速地踢向釘子的腿窩,然后順勢一撥,釘子便飛了起來,砸向不遠處的桌椅。
  “啊……”邵凌峰等人頓時都被嚇住了,張大嘴巴,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接下來,趙清雅的動作如同電光火石,那群人很快都被狠狠地來了一記過肩摔,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方志誠佩服得五體投地,感嘆道:“雅姐,你實在太厲害,我都有種沖動,想要拜你為師了。”
  “沒機會,你過了練武的最佳時間。”趙清雅乜了方志誠一眼,搖頭再次拒絕道。
  拜師只是玩笑話,方志誠看了一眼人仰馬翻的邵凌峰等人,頓時有些頭疼,“他們怎么辦?”
  趙清雅笑道:“你看著辦,不過我建議你,最好讓他們從骨子里感到害怕,不然以后肯定還會纏著你。”
  趙清雅說得沒錯,人在江湖行走,要嘛不得罪人,若是得罪人,必須要讓對方知道你的厲害,讓對方沒有反抗之心。
  方志誠點了點頭,走到邵凌峰的身前,俯下身低聲道:“邵凌峰,這下你認栽了吧?”
  邵凌峰咬牙切齒道:“靠一個女人而已,你等著,我肯定會報復你的。”
  方志誠從邵凌峰眼中瞧出了惡毒的目光,他蹲下身子,“啪”,狠狠地扇了邵凌峰一記耳光。
  邵凌峰被打蒙了,道:“你竟然敢?”
  方志誠冷笑一聲,不多說,又是一巴掌。
  “啪啪啪……”清脆的響聲,不絕于耳,方志誠扇了邵凌峰足有近二十個耳光,直到他手掌感覺到疼痛,方才作罷。
  邵凌峰面頰已經高高腫起,嘴唇變成香腸模樣,氣怒交加,根本說不出話來。
  方志誠湊到邵凌峰的耳邊,低聲道:“網上的那幾張照片很香艷,不過那并不是最精彩的幾張,你想不想更出名?”
  “啊?”邵凌峰雖然被扇得頭昏腦漲,但還是能理解方志誠的言外之意,“竟然是你!”
  邵凌峰憤怒無比,他眼睛都變紅了。被辭退之后,邵凌峰一直想試圖找到,究竟是誰陰了自己,但互聯網如同大海,邵凌峰根本沒有頭緒,如今他終于意識到,原來一切都是方志誠。
  這是極有可能的,方志誠的辦公室離自己不遠,那天他不夠警惕,所以才會被方志誠偷拍照片。方志誠難道還有更多照片?邵凌峰頓時后怕,因為之前的照片,給他帶來巨大的打擊,包括他老爸,也被此事給牽連了。
  方志誠輕聲威脅道:“我也不想把事情鬧大,但如果你還想跟我糾纏,小心我把你徹底送上絕路。”
  邵凌峰憤怒,但是又很害怕,面對著方志誠凌厲的目光,過了許久,他終于妥協道:“好吧,我以后躲著你。”言畢,他從地上爬了起來,頭也不回,往街邊行去。
  兩人說話的聲音很輕,別人都沒有聽清,但都以為邵凌峰面對方志誠的強勢,還是低頭了。
  “沒種的家伙!”釘子氣憤無比,他忍痛站起身,盯了趙清雅一眼,狼狽地離開。至于其他人,都以邵凌峰和釘子為首,樹倒猢猻散,也低調地走了。
  “沒想到你外表文質彬彬,骨子里挺血腥。”趙清雅笑道。
  方志誠聳肩道:“主要那家伙欺人太甚,我屢次忍耐,他還蹬鼻子上臉,自然佛都有火。”
  趙清雅微微點頭,嘆道:“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不過,我怕那群人以后會報復你。”
  方志誠揮了揮手,自信道:“放心吧,我有邵凌峰的把柄,以后他肯定要躲著我走了。”
  趙清雅皺眉提醒道:“那個釘子呢?”
  “這倒是有點麻煩!”方志誠啞然無語,撓頭苦笑道:“他爸好像是市公安局的某個局長。”
  “市公安局?”趙清雅點頭,似是自言自語道,“我就再幫你一次吧,畢竟人是我打傷的。”
  釘子沒有離開酒吧,找了一個僻靜的角落,給表哥鐘揚打了個電話。
  鐘揚好奇道:“怎么這個時間點給我打電話?”
  “還不是被人欺負了?”釘子抱怨道。
  鐘揚知道自己表弟釘子在銀州向來是橫著走,被人欺負倒是很稀奇,笑問:“哦?究竟是誰膽子這么大,敢欺負銀州的丁大少?”
  釘子怒道:“表哥,你這次一定要幫我,能不能給我介紹一個高手?”
  “高手?”鐘揚挑眉,疑惑道:“怎么回事?”
  釘子輕聲道:“遇見一個會武功的女人,不到三十秒,把我和三四個兄弟給撂倒了。”
  “女人?長什么樣?”鐘揚警惕道。
  釘子回憶一番,淡淡道:“挺漂亮的,年紀大約二十五六七八吧,沒想到那么厲害,我都沒有反應過來,便倒在地上了。”
  鐘揚沉默片刻,嘆氣道:“釘子,你這次惹上大人物了。我如果沒猜錯,你遇見的那個女人,應該名叫趙清雅。”
  “這姓趙的女人是什么來歷?”釘子好奇道,在他的心中,鐘揚是自己的偶像,向來有什么擺不平的事情,都會由鐘揚給自己出頭。
  鐘揚先念一個名字,輕聲道:“這趙清雅是他妹妹。之前,丁廣義被判刑,便是因為不知底細,得罪了趙清雅!”
  丁廣義雖然口碑不佳,但在銀州也算是有名人物,讓丁廣義進局子,對手肯定有很深厚的背*景。
  “啊?”鐘揚說出的那個人名可是淮南的傳奇人物,釘子頓時知道自己惹了一個不能惹的人,苦笑道,“表哥,那我現在該怎么辦呢?”
  “道歉吧?主動一點,不要讓別人找上門來,否則,連姨父可能都要惹上不小的麻煩。”鐘揚提醒道。
  “真倒霉!”釘子嘆氣道:“我聽你的,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