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319 故意走漏了風聲

(求月票哦,到明天這個月的月票就清零啦!)
  “看得出來,你真的很喜歡這個男人。”杜兮滿飲杯中的紅酒,嘴角泛著復雜的情緒,說道。
  “喜歡又怎么樣?”謝雨馨咬了咬紅唇,“這世界上,有那么多人,即使我沒有遇到他,也會對另外一個人升起好感吧?”
  杜兮歪著精致的臉龐,搖了搖頭道:“我不這么認為。盡管人那么多,但能引起你的注意,甚至讓你心有所屬的人,卻是只此一個。”
  “你這話說得有點酸味!”謝雨馨看著杜兮,說完陷入了沉默。
  杜兮自嘲地笑了笑,“喜歡你,總不是錯吧。”
  謝雨馨認真地凝視著杜兮,輕嘆道:“我很感謝你,但是……”
  杜兮搖了搖手,打斷謝雨馨,低聲道:“我知道,這是取向的問題,很難改變。我以后會一如既往地守著你和樂樂,不會再越雷池一步了。”
  謝雨馨輕嘆了一聲,道:“我尊重你。”
  在女同的世界里,愛上同性,與男人愛上女人,女人愛上男人,沒有任何差別,甚至更加純凈與唯美。謝雨馨在最困難的那段時間,杜兮始終陪伴著自己,度過了那段心靈最為空虛孤獨的時刻,謝雨馨對杜兮充滿了感恩,但杜兮知道,感恩并非愛。所以當她意識到謝雨馨喜歡上了方志誠之后,盡管心有不舍,但還是站在謝雨馨的角度替她考慮問題。
  這是一種另類的愛情。
  方志誠醒來的時候,已是第二天清晨,發現自己住在謝雨馨的小公寓內,又閉上眼睛睡了個回籠覺,順便做了個穿越的夢,自己變成了皇帝,是一個昏皇,旁邊足有五個妃子,一人喂自己喝酒,一人喂自己吃葡萄,一人輕搖羅扇,一人幫自己捏肩捶腿,還有一人任由自己摸捏推揉……好不逍遙快活……突然傳來一陣窒息的感覺,方志誠從夢中驚醒,瞪大眼睛之后,發現樂樂笑嘻嘻地望著自己,兩根如同嫩筍的手指正捏著自己的鼻子。
  她身邊站著杜兮,得意地笑著,方志誠很快意識到發生了什么,定是杜兮攛掇樂樂來折磨自己。
  方志誠一把將樂樂抱到了懷中,在她粉嫩如同美玉般的臉頰上親了一口,笑道:“樂樂,你太調皮了,叔叔差點被你悶死。”
  樂樂被方志誠的胡渣,扎得咯咯直笑,道:“叔叔真懶,太陽公公出來好久了,你趕緊起床呢。”
  方志誠放開樂樂,伸了個懶腰,突然發現身上涼颼颼的,這才意識到自己一絲不掛,朝著杜兮眨了眨眼,訕訕道:“大明星,你知道我的衣服去哪兒了嗎?”
  杜兮聳了聳肩,翻了翻白眼,道:“我可不知道呢。昨晚某人喝得太多,衣服都弄臟了,今天怕是要出不了門了。”
  樂樂在旁邊捂嘴,笑嘻嘻地說道:“叔叔,你難道沒穿衣服嗎?”言畢,她扒開被子,想要往里面鉆。
  方志誠大窘,連忙擺了擺手,催促杜兮道:“趕緊把樂樂抱出去,否則要出大事的。”
  杜兮哈哈大笑兩聲,手臂一兜,將樂樂抱在了懷里,揚長出了臥室。
  大約五分鐘之后,謝雨馨推門而入,懷中抱著干凈衣服,道:“這是我剛買來的衣服,你將就著穿一下吧。昨天的衣服,臭死了,已經洗掉了。”
  “謝謝了。”方志誠笑著說道,“昨天晚上有點失態了。將我帶回來,怕是花費了不少力氣吧?”
  杜兮無奈地瞪了方志誠一眼,道:“你昨天跟瘋子一樣,真是可怕的回憶,看上去你都忘記了,我也懶得提醒你了。”
  言畢,杜兮轉身出了房間,方志誠努力回想著昨晚發生的事情,卻是什么都想不起來。
  轉眼,春節便結束,春節過后第一個周五,下午三點,方志誠參加自自己升任副縣長以來的第三次縣長會議,由戚蕓主持會議。
  戚蕓首先總結了一下全縣去年各個領域的工作開展情況,隨后闡述了一下今年全縣的各項重點工作,會議結束提出“調整副縣長分工”的事宜。
  副縣長鄧洪國皺了皺眉,他知道其實分工是假,關鍵是給新任的副縣長方志誠安排工作,捧著茶杯淡淡道:“繼科縣長、戚蕓縣長,我認為東臺原有的工作安排已經十分合理,去年一年大家在自己的分管領域都作出了成績,如果現在又要大幅度調整崗位分工,這顯然太過草率,不利于穩定與長遠發展。”
  鄧洪國排名第三,是東臺政府的老人,即使當初孫偉銘擔任縣長時,對他也是倚重頗多。原本他是常務副縣長的熱門候選人,沒想到被戚蕓后來居上,他心中顯然很不服氣。
  若是換作以前,鄧洪國可能不會與戚蕓針尖對麥芒,畢竟戚蕓深受一把手孫偉銘的重用,自己與她唱反調,無異于以卵擊石,但前幾日,鄧洪國與孫偉銘私下見過一次面,那次會面,孫偉銘隱隱透露了許多消息。孫偉銘對戚蕓不再那么信任,所以讓鄧洪國注意戚蕓的動向,監視其一舉一動。
  鄧洪國在副縣長之中,排位第三,他的話份量也很重。
  分管農業和土地管理的副縣長廖貴東與鄧洪國穿一個褲腿的,他咳嗽一聲,附和道:“我認為鄧縣長之言在理,朝令夕改,這是一個不好的現象。對下面分管部門的影響很大,剛剛適應了一個分管領導的風格,突然又變作另外一個領導,這怕是要引起混亂啊。”
  其余幾名副縣長均開始議論紛紛,交頭接耳之間,有意透露對調整分工,不太贊同。
  戚蕓眉頭微微一皺,這還是她擔任常務副縣長以來,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副縣長們聯合起來,反對她的部署,這不緊讓她感到意外。
  很快地,戚蕓意識到,肯定是孫偉銘在背后授意使然。自從趙和平被殺之后,孫偉銘便開始于與戚蕓保持距離,除了正常的工作部署之外,再也沒有私下交流。戚蕓與方志誠走得很近,這引起了孫偉銘的警惕,他原本不是一個輕易信任他人的人,在經過鄒郁等人的挑唆之后,自然開始留下后手,以防戚蕓的叛離。
  戚蕓不動聲色,手指輕輕地敲了敲桌面,沉聲道:“既然大家意見這么大,那么大范圍地調整縣長分工事宜,就暫時不提。不過,志誠同志剛剛擔任副縣長沒多久,還是要安排相應的工作。鑒于他之前擔任招商局長,所以我將手中原來的招商引資工作分配給他,大家還有沒有意見?”
  鄧洪國微微一怔,他突然意識到戚蕓玩了一個小計謀,一開始提議大規模調整崗位,只是虛晃一招而已,給方志誠分配工作,那才是最終的目的。
  眾人都反對大規模調整崗位,退而求其次,給方志誠單獨分配工作,莫非還能引起反對不成?
  如果戚蕓一開始提出將招商引資工作交由方志誠進行負責,鄧洪國或許可以找理由來反對,但戚蕓虛晃一槍,鄧洪國已經反對過她的提議,現在若是繼續反對,便使得矛盾升級,太過針鋒相對,矛盾會變得不可控制了。
  況且,戚蕓是從自己的分管工作中,切出了一塊交給方志誠,不與其他人有任何沖突。鄧洪國很難找到理由,阻止戚蕓的這項決定。
  邢繼科咳嗽了一聲,捧著茶杯說道:“戚蕓同志的決定,還是很正確的。東臺招商引資工作去年突飛猛漲,那是在志誠同志的領導之下,取得的成績。對于年輕人,我覺得要遵循市委的用人策略,敢用、重用。所以除了招商引資之外,如功商務局、工商局、煙草局、保稅區及重點項目建設這一塊,志誠同志也可以參與一下……”
  邢繼科這么一說,鄧洪國的臉色立馬垮下來,變得很難看了。方志誠若是只負責一個招商引資,那還不足為慮,若是將其他那些部門也納入手中,豈不是要威脅到自身在副縣長中的地位。
  按照分管內容的重要性,一旦如邢繼科所提議的,那么方志誠憑借實權,一躍成為排名第三的副縣長,那么至自己這個分管科教文衛的副縣長于何地?
  方志誠如今的崗位內容,其實與去年被調入政協的羅輝當初一模一樣。羅輝離開之后,縣常委會便缺少了一人,鄧洪國原本想頂替羅輝向上更進一步,如今橫空出現了方志誠,豈不是要讓他的愿望落空。
  今天的縣長會議,對鄧洪國極為不利。自從邢繼科被孫偉銘徹底架空之后,邢繼科很少在縣長會議上發布實質性的意見,但他今天與戚蕓共同表態,態度堅決地扶持方志誠上位,這可不是一個很好的消息。
  一二把手都明確表態,想要扭轉現在的局面,那可就很難了。
  鄧洪國癟了癟嘴,將頭深深地買了下去,心中充滿了不甘與憤怒。至于,方志誠用筆在本子上不停地寫寫畫畫,若是有人望過去,肯定要大跌眼鏡,本子上畫了一個圓桌,桌邊有七個豬頭,每個豬頭頭頂都有一個編號,編號中缺了“2”和“3”。
  “他們都是豬頭!”方志誠寫下這幾個字,琢磨自己有點狂,然后用筆將字涂成黑團。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