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318 拆遷分工存隱患

(預祝大家元旦快樂,另外有月票的趕緊投票吧,到了明天就清零咯!)
  方志誠和謝雨馨來到KTV的一個小包內,見到了喬裝打扮的杜兮。她帶著一個鴨舌帽,身上穿著皮衣皮褲,打扮得略顯中性,乍一看還以為是一個年輕的帥小伙。等方志誠坐下之后,杜兮摘掉了帽子,與謝雨馨輕聲說道:“你還真把方志誠喊過來了?”
  原來,杜兮并不知道方志誠今天去邱恒德家拜年,原本只是開個玩笑,想捉弄一下謝雨馨,未曾料到,謝雨馨與方志誠正在一塊吃飯,謝雨馨將計就計,打了個杜兮措手不及。謝雨馨朝著杜兮怒了努嘴,低聲笑道:“這不是你要的結果嗎?”
  杜兮攤開手,苦笑道:“好吧,這次是我失策了。”在杜兮的眼中,男人都不是好東西,方志誠即使算個另類,但不代表杜兮就對方志誠有什么太大的好感,之所以對方志誠另眼相看,那也是因為謝雨馨和樂樂的關系。
  既然在KTV,自然是要唱歌。杜兮和謝雨馨都是混跡娛樂圈的女神級人物,任何一首歌由她們唱出,都宛如天籟,方志誠倒是有點認同謝雨馨的話,今天不虛此行!
  杜兮和謝雨馨各自唱了兩首歌之后,又點了一首合唱的曲目,這時包廂的門突然被推開,卻是馮坤奇過來了。
  馮坤奇陰沉著臉,與謝雨馨說道:“你跟我出來一下。”
  方志誠站起身,朝馮坤奇走過去,卻被謝雨馨給攔住了。謝雨馨與方志誠輕聲道:“這是我的事情,我自己能夠解決。”
  方志誠只能嘆了一口氣,任由馮坤奇和謝雨馨出了包廂。
  杜兮眉頭緊鎖,她雖然沒見過馮坤奇,但顯然能猜出幾分,走到方志誠身邊,輕輕地捅了一下他,道:“這就是雨馨的人渣前夫?”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沒錯,如果不是雨馨攔著,我肯定要揍他一頓。”
  “噗嗤……”杜兮笑出了聲,“瞧你平常挺斯文,沒想到骨子里這么霸道!”言畢,她找到了自己的鴨舌帽,戴在了頭上,然后朝著方志誠勾了勾手指,轉身出了包廂。
  馮坤奇和謝雨馨站在安全通道的樓梯口,馮坤奇憤怒地咆哮道:“謝雨馨,樂樂也是我的女兒,你為何不讓我看她?”
  謝雨馨冰冷地說道:“你不要忘了,當初可是你同意的,我不要你任何財產,但樂樂的撫養權歸我。”
  馮坤奇陰沉著臉說道:“雖然撫養權歸你,但我也有探視權吧?”
  謝雨馨譏諷地笑了笑,道:“樂樂剛生下來,我當初還在哺乳期,你就迫不及待的離婚,當時你怎么沒想過自己需要肩負的義務?”
  馮坤奇重重地嘆了一口氣,看上去很后悔地說道:“雨馨,我知道錯了。那時候我還很幼稚,不夠成熟,所以傷害了你,現在我已經改變了。如果你能夠接受我,愿意和我重新來過,我一切都依你,如何?”
  謝雨馨果斷地搖了搖頭,道:“馮坤奇,我再次跟你說明。我們已經結束了,從領到離婚協議的那天起,你我便是兩個世界的人。我有自己的生活,如果你還有一點良心,希望你再也不要出現,干擾我的生活。”
  馮坤奇揮了揮手,沉聲道:“好吧,如果你答應我的要求,那么我可以盡量不來打擾你。”
  “什么要求?”謝雨馨疑惑地問道。
  “我對樂樂有很強的歉疚感,如果你允許我每周見一次樂樂,有空能帶她出去玩玩,那么我以后盡量不會打擾你。”馮坤奇沉聲道,“我也不會去管你和那個姓方的之間任何事情……”
  馮坤奇后退了一步,看上去倒是挺關心樂樂,莫非他因為年齡變大,真的有了足夠的兒女心?
  謝雨馨知道自己沒有資格拒絕馮坤奇的理由,但總覺得馮坤奇如此執著地靠近樂樂,很不對勁。因為剛離婚最初的那兩年,自己一個人帶孩子,又得工作,當時馮坤奇干嘛去了,她沉吟片刻,終究還是硬下心腸,搖了搖頭,道:“無論你怎么說,我都不會讓樂樂跟你在一起的,因為樂樂沒有爸爸。”
  見謝雨馨如此決絕,馮坤奇變得激動起來,他突然伸出一只手,抓住謝雨馨的手腕,怒道:“謝雨馨,你憑什么這么對我說話?”
  謝雨馨狠狠地甩了甩手,卻是沒有掙脫,她秀眉一挑,警告道:“請你立即松手……”
  正在這時,安全通道的門被推開,卻是方志誠和杜兮找了過來,見馮坤奇對謝雨馨拉拉扯扯,杜兮反應速度很快,上去便是一腳,正中馮坤奇的胯下。方志誠看得嗔目結舌,因為他看得清楚,杜兮這一腳又狠又快,方志誠似乎能聽到“卡擦”一聲,蛋碎的聲音。
  馮坤奇悶哼一聲,捂著襠部便蹲了下來,杜兮一把拽過了謝雨馨,朝著馮坤奇輕蔑地看了一眼,低聲道:“人渣!”
  方志誠原本還打算出手,但見馮坤奇徹底被廢了,也就沒有痛打落水狗的沖動,同情地談了一口氣,跟著杜兮和謝雨馨出了安全通道。
  也不知過了許久,馮坤奇緩緩地站直身體,他暗自發誓,總有一天,自己會變本加厲地報復你們。
  再次回到包廂,經過馮坤奇這么一鬧,三人沒有了唱歌的興趣。方志誠見謝雨馨心情很差,便跟前臺點了些酒水,于是一場K歌會,變成了一場酗酒會。
  方志誠原本想著,自己陪謝雨馨喝一點,卻不料這兩女不停地向自己勸酒。他酒量原本便不佳,不知不覺便喝高了。
  “他的酒量怎么這么差?”杜兮一臉鄙夷地說道,“一個大男人和女人喝酒,竟然先趴了,他也算是無數不多的奇葩了。”
  謝雨馨搖了搖手,見方志誠伏在沙發上,張大嘴巴,不停地出氣,有種說不出的喜感,淡淡笑道:“還不是你灌得厲害?剛才那瓶洋酒,有半瓶都被他喝掉了呢。”
  杜兮聳了聳肩,不樂意地說道:“這能怪我嗎?我原本以為他是個公務員,應該有個好酒量,沒想到才這么點,他就趴下了。”
  這話剛說完,方志誠突然直挺挺地坐直了身體,揮了揮手,舌頭打結地說道:“誰說……我喝醉了?我剛才只是短暫的休息一下……第二輪才剛剛開始呢?”
  謝雨馨嘆了一口氣,苦笑道:“差不多就別喝了,沒必要死撐。你醉得舌頭都捋不直了。”
  “誰……誰說我捋不直的?”方志誠不服氣地說道,“我覺得你們猜喝……喝醉了……要不,我出個腦筋急轉彎,你們若是答不出來,那就是你們……咯……醉了!”
  杜兮被方志誠給逗樂了,喝了這么多酒,還能說腦筋急轉彎,也算是奇聞一件了,她笑道:“那你說說看,我們聽著……”
  方志誠口齒不伶俐地說道:“有個男人……他兒子在三個月大,經常……半夜醒來要喝奶。請問這個男人是用……哪個部位……讓他兒子每天能夠在半夜喝到足夠的奶……”
  杜兮白了方志誠一眼,道:“你不是在說葷話吧?男人怎么有哺乳的功能……”
  謝雨馨也在旁邊附和地說道:“你就別胡說了,我都說你喝醉了。”
  方志誠卻是擺了擺手,嘻嘻笑道:“我就知道,是你們喝醉了。這么簡單的……問題都不知道……那個男人可以……用腳,輕輕地踢下他老婆,他老婆不就可以喂奶了……真是笨死了……”
  杜兮腦門上頓時出了黑線,這方志誠明顯醉了,連個醉鬼都斗不過,顯然讓她有點接受不了,“你再出一個,如果我們還猜不出來,那就說明你沒醉,是我們醉了。”
  方志誠用舌尖舔了舔嘴唇,吐著酒氣,繼續說道:“有一個外國女人……她不會說漢語……然后來到菜市場……想要買雞胸肉……不知道該如何表達……急中生智,她……指了指自己的胸部,比劃了一陣,終于買到了稱心如意的雞胸肉。第二天,外國女人讓她的丈夫去買臘腸……結果呢,他的……丈夫順利買到了……那么,他丈夫是如何買到的呢?”
  杜兮和謝雨馨相視一笑,顯然都想到了不該想的。
  杜兮眉頭一挑,伸手指了指方志誠身體的某個部位,道:“還不就是比劃那個最像的唄。”
  “色女……”方志誠仰天長嘆了一聲。
  “答案究竟是什么?”謝雨馨很難見到杜兮吃癟,忍不住笑出了聲。
  方志誠長吁了一口酒氣,頗為鎮定地說道:“那個外國女人的丈夫是華夏人,所以他會說漢語……”
  杜兮顯然沒想到這個答案,揮出粉拳,在方志誠的肚子上搗了一拳。
  方志誠感覺胃部一陣絞痛,喉嚨一酸,大量的穢*物噴涌而出。
  “果然還是你醉了。”杜兮閃得及時,得意地望著狼藉,滿意地說道。
  一旁謝雨馨顯然熟悉杜兮的性格,無奈地苦笑搖頭,伸手抽了紙巾,幫方志誠擦了擦嘴巴。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