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5)      完本感言(01-1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5)     

步步高升315 謠言蜚語可殺人


  很多人都想不通,方志誠明明可以往市里調,結果卻選擇留守東臺縣。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不少人認為方志誠還是太幼稚,沒有經過深思熟慮,放棄了一個大好的前程。
  縣官雖說更有實權,但畢竟層次低了些,既然已經積累了足夠的基層經驗,完全可以回到市里,選擇一個實權部門熬資歷,這遠比留在東臺要明智得多。
  市委副秘書長、辦公室主任王珂為此給方志誠打了一通很長的電話。
  “志誠,你這次太沖動了,市委辦這邊已經給你留好位置,秘書一處處長,級別副處,這可是許多人在搶的崗位,你卻準備留在東臺,這豈不是白白便宜別人了嗎?”王珂與方志誠關系很好,所以他說話也就更為直接了一點,方志誠當初剛進市委辦,便是在王珂手下學習,王珂也算是方志誠的半個老師。
  而王珂對方志誠也是真情實意,如果不是因為方志誠成為了市委書記秘書,在宋文迪面前幫自己美言幾句,他又如何能有現在的地位?聽聞方志誠不愿意回市里,還想在東臺留守一段時間,王珂難免有些上火。
  王珂琢磨著,即使東臺潛力再好,畢竟也只是銀州的一個下屬縣,如果把自己一直放在那么狹小的空間之中,這無異于坐井觀天之蛙,太過閉塞了。
  方志誠能猜出王珂的意思,憑借齊氏集團項目和黃金街項目,他在東臺已經撈夠了政績資本,趁熱打鐵回到市里,一定能夠受到重用,現在留在東臺,等政績的熱度冷卻,反而沒有現在的這種效果。
  而且,省里傳出消息,等市委這屆結束后,宋文迪極有可能調往他處,一朝天子一朝臣,方志誠屆時在市里沒了依仗,想要再回到市里,那可就沒那么簡單了。
  別人都以為方志誠有什么特殊的身份,才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飛速地往上走,王珂對方志誠卻是知根知底,了解方志誠一步步走到現在的位置,完全靠著自己的實力與運氣,頗為不易。
  更關鍵的是,方志誠靠著宋文迪才能有如今的地位,若是宋文迪離開銀州,那么方志誠就什么不是了。
  方志誠長吁了一聲,微笑道:“王主任,之所以留在縣里,是因為我深深地覺得,在這個層級能夠學到的很多東西。現在回到市里或許能夠找到一個不錯的位置,但在東臺縣我能收獲更多實戰經驗。我覺得自己有許多不足,需要通過許多磨礪,才能讓自己更加的充實。”
  王珂無奈地苦笑道:“我知道你有自己的想法。也罷,你還年輕,在縣里多待一兩年也不算什么。不過,我得提醒你,要注意緊跟宋書記的腳步。”
  方志誠笑了笑,暗忖王珂現在變化很大,比起兩年前看事情透徹了許多,迂腐之氣去除許多。他輕聲道:“我心中有數。對了,我最近聽說你當選市委秘書長的呼聲很高。”
  王珂嘆了一口氣,沉聲道:“據我所知,我的勝算不大。”
  “哦?”方志誠挑了挑眉,疑惑道,“你是市委副秘書長,再往前一步,成為市委秘書長那是水到渠成之事,到底什么地方多了變數。”
  王珂沉聲道:“一言難盡啊。前幾日宋書記找我談了一次話,拿出了一份我的投訴材料,上面羅列了我諸多莫須有的罪名。不僅宋書記收到了這些材料,幾乎所有常委手中都有一份,即使那些材料都是空穴來風,但對手用的招數太狠了,肯定會有所保留。”
  方志誠能理解王珂現在的處境,官場上類似的事情不乏少數,在競爭同一個崗位的時候,對手會使出渾身解數,用來狙擊對方。王珂盡管老練了些許,但又豈是那些老謀深算之輩的對手?
  方志誠安慰道:“你也不用多想,宋書記是個內心清楚的領導,一定會給你公道的。”
  方志誠沒有追問王珂的主要競爭對手是誰,畢竟在副廳級層次上的交鋒之中,他的實力還不夠。市委秘書長是政府的大管家,位置重要。丁能仁落馬之后,從下屬縣提拔上來一位替補者,但無法適應秘書長的位置,最終還是被調走了。
  現在放在王珂面前有一個天大的機會,一旦成功,王珂便能升為副廳級,真正成為銀州舉足輕重的人物。但方志誠分析,宋文迪不會輕易將這個位置交給王珂,倒不是因為他能力不夠,而是資歷與魄力不足。
  市委秘書長需要協調常委之間的工作,王珂也就是近兩年才升上來的,資歷不足,再沉淀五六年,基礎才夠扎實,或能更進一步。
  這些話,方志誠沒有明言,王珂身在局里,他自己看不清楚狀況,等冷靜下來,肯定能想通一切。
  按照自己對宋文迪的了解,那份投訴材料即使有部分屬實,宋文迪若下定主意,扶王珂上位,也能幫之抗下,畢竟宋文迪現在對銀州有絕對控制權。他之所以與王珂溝通,是委婉地表示王珂還需要沉淀一下,不要操之過急。
  與王珂又聊了許久,才掛斷電話,方志誠從口袋里掏出煙盒,點燃之后,叼在嘴上,環顧了一下四周。
  盡管還在一個大院內,但現在這個辦公室比起當初招商局長的辦公室要大了四五個平方。
  方志誠從招商局搬到縣政府辦公樓,已經有半個月的時間,他捫心自問,還沒有適應身份的變化。
  咚咚咚……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縣政府辦公室主任王靖染推門而入。方志誠連忙站起身,將他招呼到沙發上,為他泡了一杯茶。方志誠來到縣政府之后,很少有人過來拜訪,王靖染能過來坐坐,這讓方志誠很是意外。
  王靖染已經有四十多歲,個子不高,只有一米六左右,身材也很瘦削,鼻梁上架著一副金絲眼鏡,他在孫偉銘的手下曾擔任過辦公室主任,在縣政府的人脈很深,深得孫偉銘的信任。如果不是為了監視、壓制現在的縣長邢繼科,王靖染早就被孫偉銘調到縣委擔任要職了。
  “王主任,不知你過來,所為何事?”方志誠對王靖染還是有很深的警惕,無事不登三寶殿,王靖染一副僵尸臉,看不清他心里在想什么,不過方志誠隱隱猜出,定然不是什么好事。
  王靖染淡淡道:“方縣長,出現了點意外,可能要委屈一下你。最近縣里的人事變動很大,所以辦公室協調起來也很復雜。現在跟你請示一下,能不能將你的辦公室調一下……”
  方志誠微微一怔,皺起眉頭,自己進入這個辦公室已經有十多天,現在要讓他調整辦公室,這不是開國際玩笑嗎?
  副縣長辦公室共有六間,分別在政府辦公大樓的二三層。政府辦在安排自己的辦公室時,運氣不錯,給自己選擇了二樓的一間辦公室。這間辦公室采光充足,面積也很大,內部裝修也不錯。
  其實,方志誠對辦公室的要求也不是很高,如果一開始給自己安排一個條件稍微次一點的辦公室,那就罷了。自己在辦公室都待了十多天,現在突然通知自己要換辦公室,這就讓他有點接受不了了。
  這不是故意打自己的臉嗎?
  方志誠不動聲色,冷冷地笑了一聲,道:“不知給我安排的辦公室,是哪一間?”
  王靖染還是面無表情,不緊不慢地說道:“四樓的辦公室,今年剛裝修出來的,不比這個辦公室差。”
  方志誠很快意識到是哪間辦公室,門牌號“404”,這可是一個不吉利的門號。
  方志誠冷笑了一聲,大致猜出了始末,他想了想,拒絕道:“王主任,我也有個特殊情況,我有嚴重的油漆過敏癥,那間辦公室不是才裝修好沒多久嗎?如果搬入那間房子,可是要命的啊。”
  王靖染微微一怔,顯然沒料到方志誠給的理由如此充足,以至于讓他后面的話,都堵在了心中。他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不冷不淡地說道:“既然方縣長有這種特殊問題,那可能需要重新再調整了,我再想想辦法吧。”
  將王靖染送出辦公室,方志誠的臉色陰沉下來,自己還沒上班幾天,便有人故意來給自己一個下馬威。
  安排一個不吉利的房間號,要讓自己搬進去,這不是故意惡心自己嗎?
  官員對這些東西非常忌諱,肯定是有人欺負自己年輕,故意想扇自己一記耳光。
  王靖染是出面協調之人,他或許不是那個直接針對自己的人,當想必也是希望通過此事,給自己施加壓力,讓方志誠知道自己這個政府大管家也是有一定權力的。
  方志誠盤算了一番,回到辦公桌前,在白紙上寫下了幾個姓名,都是自己在縣政府的潛在對手。混跡官場沒那么簡單,他再次環顧了下四周,突然有種失落感,上了一個臺階,卻發現自己反而成為了配角,這種滋味有點苦澀。R1058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