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314 贈人玫瑰手留香

幾句話無法講清楚這一個月發生的諸多變化。
  《華夏青年報》用系列報道的方式,從記者的角度出發,闡釋了地下錢*莊被搗毀的始末,以及對東臺經濟的影響。
  “很多人認為應該給與民間借貸一定的生存空間,因為這會使企業募集資金更加的便捷,從而進一步提升經濟開放的活躍度,但事實并沒有那么輕松簡單。如果放任民間借貸的發展,這把雙刃劍會露出森然的獠牙。在東臺,看到了許多支離破碎的家庭,因為被高額的利息所拖累,分崩離析。
  至于那些被蠱惑集資的群眾,他們只看到短暫的眼前利息,并不知道地下錢*莊承諾的利潤存在極大的風險。幾乎每天都有小型地下錢*莊因為虧損,然后逃跑,導致群眾投入的資金變成了泡影……
  銀州對地下錢*莊采取了看似極為激烈的手段,甚至影響到了部分群眾的利益,但從長遠來看,這是正確而有超前性的。當地政府正在采用其他形式對民間借貸進行補充。這次打擊地下錢*莊的風暴中心東臺縣政府,成立了一家具有金融屬性的公共服務機構——東臺招商投資服務有限公司,為當地企業的投融資解決難題……”
  李卉用清脆的聲音讀著最后一篇特稿,語氣充滿興奮愉悅之情,終于讀完了最后一段,她輕輕地合上了報紙,嘖嘖贊嘆道:“方局,沒想到《華夏青年報》竟然用這么長的時間來報道這件事,原本以為會引起恐慌,沒想到這到變成了好事,還為咱們的招商公司作了免費宣傳。”
  即使在一周之前,大家都還忐忑不安,包括方志誠也有點拿不準接下來的變化。因為省里對這件事情高度重視,有不少人提出了反對意見,認為銀州的這種行為太過冒險與激進。
  事件上升到意識形態,那就極為嚴重了。甚至有人還對宋文迪提出了質疑,認為他在銀州的諸多措施太“右”,并要求對宋文迪給與相應的懲罰。
  這種影響超出了常人所能理解的范疇,雖說沒有任何明顯的震蕩,但卻是暗潮洶涌,導致淮南省最高層派系一系列地明爭暗斗。
  宋文迪也為此承擔了很大的壓力,不過,他用實際行動支持了方志誠,絲毫沒有向下轉嫁壓力,而是默默地承擔下來。以至于,專項小組能夠調查地下錢*莊達到一個月。
  方志誠想著死馬當活馬醫,便嘗試與《華夏青年報》的記者進行了聯系。《華夏青年報》是國家級報刊中,最富有前瞻視野的媒體,他們對“搗毀地下錢*莊”這一新聞十分感興趣。安排了三名記者來到銀州,進行了長達三周的明察暗訪,整理出了數篇高質量的新聞。
  新聞發布之后,原本對宋文迪詰難的政敵均保持了沉默,同時以淮南省為中心,一場席卷全國的打擊地下錢*莊專項行動迅速啟動。
  方志誠臉上沒有表露任何情緒,內心還是感到振奮,畢竟借著這場行動,招商公司終于掃除了在地方上最大的障礙,而且招商公司的名聲也借此被宣傳出去,以后的定位將不再局限于東臺,慢慢朝外輻射,以銀州為中心,向全省擴散。
  方志誠手指敲了敲桌面,看了一眼李卉,手指了指沙發,輕聲道:“卉姐,你稍微坐一會,我有點事情要跟你溝通。”
  李卉心中微微一動,前兩周市委組織部已經安排人下來對方志誠進行了考察,后來因為地下錢*莊一事鬧得太大,所以便一直沒有消息,但李卉隱隱猜出,這應該與方志誠即將晉升有關聯。
  李卉端正地坐在沙發上,迭起**,方志誠泡了兩杯茶,取給李卉一杯,輕聲道:“組織部的通知估計本周便會下達,我不會離開東臺,但招商局長的位置要空下來了。”
  李卉眼中異彩漣漣,她也不知道自己心情為何如此復雜。方志誠如果升遷,對于自己是個好消息,自己作為常務副局長,水到渠成往上更進一步,不過,沒了方志誠,她心中很忐忑,自己有能力撐起招商局,肩負起打得這么開的局面嗎?
  李卉輕嘆了一聲道:“方局,你能高升,我應該送上祝福。不過,我心中沒有個底,招商局這么一攤子的事情,以前都是你一手操辦,如今交到我手上,我怕自己力有不逮。”
  方志誠搖了搖頭,微微一笑,淡淡道:“如果不出意外,即使我去了縣政府,也會主管招商引資工作。這也是我跟組織部的要求,所以你不要太過擔心。而且,從過去的這段時間,我發現你完全可以勝任招商局長的位置。我從你身上吸取了很多寶貴的經驗,所以不要妄自菲薄。”
  方志誠說的是心里話,他以前是市委書記秘書,對招商工作一竅不通,若不是借助李卉這個得力的干將,又怎么能在一年之內打造出這么一番事業。
  方志誠的個人能力再強,那也只是一個人而已,招商引資需要團隊合作,而李卉承擔了大量協調與管理工作,才讓方志誠無后顧之憂。
  李卉有點感動,輕嘆道:“方局,我真的很感激你,如果不是你,我不可能從原來的歧路回歸正途。”
  方志誠擺了擺手,臉色變得嚴肅起來,目光凝重道:“卉姐,我這么做,并非沒有目的,只希望你在任何時候,都能成為我堅強的后盾。”
  李卉凝視著方志誠充滿陽光正氣的眼神,毫不猶豫地點頭承諾,“方局,你與我共事也有一年,應該對我有所了解,我是感性的人。你對我付出了這么多,我一定不會背叛你。”言畢,李卉伸出食指與中指,發了一個很歹毒的誓言。
  方志誠沒有打斷李卉,他默默地觀察著一切,畢竟招商局這么大的家業,他不可能輕易地丟給一個人。只要當確定李卉足夠忠誠,方志誠才會放手給李卉。
  他點了點頭,伸出手掌,輕輕地將李卉舉起的手腕拉了下來,微笑道:“卉姐,我相信你。從今往后,只要我方志誠能夠步步高升,便一定不會忘記卉姐你今日之言。”
  李卉感覺到方志誠手掌傳來溫熱之感,不知為何心臟加快速度,她感覺臉頰兩側火燒一般,連忙一縮手,將頭低了下去。
  方志誠有點詫異,不知李卉為何表現出如此小女人姿態,倒也沒有多想,輕聲道:“卉姐,做好準備吧。我這幾天便會陸續的將工作交接給你,招商局的未來將掌握在你的手中了。”
  李卉嗯了一聲,連忙起身,有點失態地離開了局長辦公室。
  方志誠看著李卉窈窕的背影,微微一怔,突然意識到了什么,連忙搖頭,打消自己心中的胡思亂想。
  接下來,方志誠打出了好幾個電話,主要是交代自己離開招商局后的相應安排。現在招商局除了熊德超之外,其余三人都是自己這個陣營的,至于自己離開之后,現有編制產生空缺,方志誠已經想好,這是為李卉留的。自己打的幾個電話,是給幾個隱蔽在暗處的人員,這些人都是方志誠當初親自招到招商局的,現在還只是普通的辦事員,但是他留在招商局的火種,兩年乃至幾年之后自有妙用。
  既然離開招商局了,方志誠也就沒有必要事必躬親。給李卉留下足夠的空間,這才是正確的管理之道。而自己只要隨時掌控李卉的動向,便能夠調動整個招商局的走勢,知人善用,是管理的精髓。
  梳理完了一切,方志誠接到了鐘揚的電話。
  “趙和平死了!”鐘揚嘆了一口氣,有點惋惜。因為趙和平是聯系地下錢*莊和銀州官場的關鍵人物,如果能夠找到趙和平,這對于徹底清除銀州官場蠹蟲有著極大的作用。趙和平一旦死了,鏈條便斷裂了。因為范新安一直跟趙和平進行聯系,他承認每年從趙和平那邊會多出許多資金,但并不知道那些資金從何處而來。
  所以鐘揚判斷,趙和平之死,有點蹊蹺!
  方志誠沉默許久,沉聲道:“趙和平的死,暫時不要透露出去,東臺原本就有很多謠言,若是擴散出去,更加人心惶惶,不如低調點處理吧。至于趙和平家屬那邊,我會去好好慰問,盡量給趙和平爭取一個好的名聲,如此也算是仁至義盡了。”
  鐘揚嘆了一口氣,品出了方志誠的言外之意,同時也對他的決定感到很驚訝,因為這與上面的指示不謀而合。地下錢*莊的問題,到此為止,不要再擴大化,畢竟取得如今的成績實屬不易,若是再繼續刨根問底,到時候那方勢力怕是不會這么消極被動,甚至鼓動群眾,發起大規模的**——這是大局觀!
  掛斷了鐘揚的電話,方志誠踱步走到窗口,外面刮起了大風,零星掛著枯黃樹葉的枝干被吹得亂顫,天空籠罩著一層陰霾,隱約風雪欲來的勢頭。
  (本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