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2)      完本感言(01-22)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2)     

步步高升311 民意可如此使用

div
  (失誤,更錯了一章節,現在修正。)
  黑色的轎車緩緩駛入小區,到了拐角處,突然停下,從角落里走出一人,推門而入,坐在了后排。孫偉銘瞄了一眼身側的男人,輕嘆道:“趙和平,你也太謹慎了一點吧?”
  縣委書記和縣委副書記見面,弄得如同懸疑劇情一般,陰詭而神秘,讓孫偉銘覺得有點不舒服。
  趙和平咧嘴笑了笑,道:“偉銘書記,你不知道東臺有多少雙眼睛,盯著你和我。如果我們倆人私下見面的消息,被他們發現,這對你完全掌控東臺,怕是多了不少阻力。”
  孫偉銘輕哼了一聲,嘆了一口氣,道:“你說吧,究竟有何事這么急著找我?我和你之間有過商議,如非遇到萬不得已的情況,我們不要見面的。”
  趙和平目光飄向窗外,道:“現在已經到了關鍵時刻,有人盯上我了。”
  孫偉銘微微一怔,沉聲道:“你行事如此謹慎低調,什么人會盯上你?”
  趙和平搖了搖頭,面色陰鷙地說道:“我也不知道是誰,更不知道什么事,但從現在的消息來看,應該是市里有人在調查我的資料。我有種不好的預感……”
  孫偉銘揮了揮手,淡然地安撫道:“不要疑神疑鬼的,或許是好事。現在東臺局勢大好,咱們作為父母官,受到上級部門的重視,那也是理所當然。不過,我了解你,恐怕再次會拒絕市里的好意吧?”
  趙和平嘴角泛起苦笑,道:“若是好事,我又如何不知?這次來勢洶洶,恐怕不會善了。所以我希望你能助我一臂之力。”
  “哦?”孫偉銘臉上露出詫異之色,“說吧,畢竟在錢德琛一事上,我欠了你個人情,只要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圍之內。我一定幫你解決。”
  趙和平見孫偉銘如此爽快,輕聲道:“我想去人大,不知能否幫**作一下?”
  孫偉銘毫不掩飾驚訝之色,因為趙和平的要求令他感到太意外了,盡管趙和平的年齡已經踩線,但還有三四年才正式進入二線,現在他主動請辭。這有點說不過去。
  事出反常必有妖,趙和平想要隱退。原因肯定有很多,他肯定是嗅到了什么不好的風向。這不僅讓孫偉銘感到好奇,趙和平的身上究竟有什么秘密。
  沉吟少許,孫偉銘緩緩道:“和平,你我一明一暗配合這么久,東臺因此也穩步攀升,最多兩年便能品嘗到豐收的果實,你現在離開權力核心,難道不后悔嗎?”
  趙和平搖了搖頭。輕描淡寫地說道:“急流勇退,這個道理我還是懂的。現在東臺變成了香餑餑,誰不想插手分一杯羹?我年齡大了,現在只想安穩一點,等退休便可以了。”
  孫偉銘分不清趙和平是實話還是虛言,輕嘆了一聲,惋惜道:“如果你離開了。這東臺官場少了個中流砥柱,以后我想要控制好班子,難度可大了不少。”
  趙和平淡淡地笑了笑,道:“邢繼科現在已經沒有還手余力,若是我離開了東臺,這對你而言。難道不是一個機會?”
  孫偉銘眸光微微一亮,輕嘆道:“我覺得此事還是你先打報告,至于組織部那邊,我會幫你說兩句。若是你退意已決,想必沒有人會阻攔你的。”
  在官場之中,向來只有害怕失去權力,哪里有主動請示。自愿放權的?
  趙和平若是真的愿意離開現在的位置,這對于孫偉銘而言是件好事,畢竟趙和平雖然行事想來低調,從來不干涉一二把手之爭,但他扎根東臺多年,誰能知道他會何時露出獠牙?
  當初錢德琛的舉報資料,大部分都是由趙和平一手收集,誰知道他有沒有對付自己的后手。孫偉銘和趙和平之間的合作,只是口頭上的協議,若是趙和平轉向邢繼科,自己想要對付兩人攜手,難度還是很大的。
  因為趙和平在副書記位置上坐了多年,掌握著黨務工作,盡管沒有太多插手人事關系,但影響力絕對超過了自己。
  趙和平現在主動退出東臺,這對于孫偉銘百利而無一害之事,雖然不知道趙和平究竟因為何事,想要退出東臺官場,但孫偉銘不想了解,也不需了解,他只要順水推舟,達到最終利于自己的局面即可。
  趙和平頷首微笑道:“那我就先謝過你了。”
  目送孫偉銘那輛黑色的轎車離開,趙和平低下頭,原本挺直的背突然松垮下來,仿佛一個看上去有六十多歲的老人家。駝背弓腰,這已經成為了趙和平的標志,在銀州官場上,很多人都知道有一個與世無爭的趙和平,因為他十多年前便成為副處級干部,然后一直沒有往上再走一步。
  這不是因為他資歷不夠,而是他多次婉言拒絕了上級部門的提拔。
  沿著小區街道往前走了數步,突然手機鈴聲響起,趙和平看了一眼手機上的號碼,嘴角浮現出一絲溫柔之色,接通電話之后,輕聲道:“曉蕎啊,有什么事情嗎?”
  楊曉蕎在電話那邊柔聲說道:“趙叔叔,你不是說這周末會來銀州嗎?我想跟你確定下時間,學校最近課程很多,挺忙的。”
  趙和平淡淡地一笑,嘆道:“曉蕎,如果你課程太忙的話,那就算了。下周等你閑下來,我再過去看看你。”
  楊曉蕎搖了搖頭,笑道:“趙叔叔,你還是過來吧,我壓力也大,跟你在一起,也能幫我釋放一點壓力。”
  趙和平沉思少許,點頭答應道:“那行,我今天晚上過來接你。你想吃什么,到時候我請你……”
  楊曉蕎似乎很高興地歡呼了一聲,提議道:“那我們去吃西餐吧,我知道有一個不錯的地方,一直想去,可是沒人愿意帶我去呢。”
  “一切依你。”趙和平嘴角帶笑地答道。
  對于楊曉蕎,趙和平的心情很復雜,他每次見到這個漂亮的小姑娘,心中就會升起一種沖動。這種沖動并非男女之情,對于男女之事,趙和平一直看得很淡。或許是從楊曉蕎身上能夠感覺到一種異樣的青春活力。
  當然,之所以這么照顧楊曉蕎,趙和平心中也是帶著許多歉意與愧疚,他曾經與其父是很好的朋友,一直看著楊曉蕎長大,自從他父親去世之后,原本聰慧乖巧的楊曉蕎變得沉默許多。趙和平認為,自己對楊曉蕎的感情,更傾向于父愛。他希望老友去世,自己能夠承擔起相應的責任。
  楊曉蕎掛斷電話之后,眼光中充滿了仇恨,她知道方才自己那些言不由心的話,是那么的惡心與虛偽,但她有理由這么做。
  父仇不共戴天!
  方志誠突然造訪,不會改變楊曉蕎蓄謀已久的計劃,她正在用自己的方式,一步步地誘惑趙和平,然后再讓趙和平身敗名裂。
  楊曉蕎靜靜地拉開抽屜,里面放著一個攝像機。等到了周日,這個攝像機便能有它的用武之地了。
  ……
  夢菲是現在銀州最炙手可熱的商務會所,里面有各種娛樂休閑活動,徐鵬現在步入銀州的上層圈子,是夢菲的白金會員,否則一般人還進不去。徐鵬帶著方志誠和鐘揚二人來到保齡球館,鐘揚湊到方志誠的耳邊,嘀咕道:“我還以為老徐帶我們喝花酒呢,原來是打保齡球,這東西我從來沒玩過……”
  方志誠挑挑眉,微笑道:“若是喝花酒太庸俗了呢,還是打保齡球比較好,這是一個時尚的運動,咱們接觸接觸,也能增長點見識。”
  鐘揚拍了拍方志誠的肩膀,笑道:“行啊,等操練幾下后,咱三個比一場。”
  徐鵬瞄了一眼鐘揚,撇了撇嘴道:“還沒學會走呢,就想著跑了啊。這個會所比較專業,等下會有教練過來教你們。”
  徐鵬剛說完,從不遠處走來一個穿著運動服的女人,看上去不過二十五六歲,身材高挑,皮膚微黑,樣貌談不上絕美,但看上去陽光健美。等她一出現,方志誠就發現徐鵬的動作和表情有點不太正常了。
  鐘揚捅了捅方志誠的腰,低聲道:“老徐怕是對這個女教練有想法呢。”
  方志誠笑了笑道:“咱們只看看,不要多話。”
  人隨著環境的不同,生活方式也會有所改變,對于徐鵬身上正在發生的變化,方志誠倒是也能理解。
  保齡球教練與徐鵬先說了一會話,然后走過來教方志誠和鐘揚,如何打保齡球。
  保齡球和斯諾克、高爾夫、網球并稱為四大貴族運動,在歐美的話頗為流行,至于在銀州也只有極少一部分人接觸到。
  方志誠瞄了一眼不遠處,只見一個金發女郎,穿著略顯暴露,快步助跑之后,擺樣,延伸,黑色的球體在淺棕色的跑道上劃出優雅的弧線,“乒鐺”,球瓶倒了十之**,只剩下一兩個搖晃了一陣,依然佇立。
  “太可惜了。”鐘揚摸了摸鼻子,輕嘆道。
  方志誠與鐘揚顯然都注意到了方才那位外國妞打球的一個細節,彼此相視,會心地一笑。(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