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31 弱者與弱者為伍

(十萬字,本書的人物、情節與脈絡逐漸清晰,官場部分主要以宋文迪執政銀州為核心,小方作為大秘,只作輔助,他現如今還很稚嫩,無論情場還是官場,都在學習之中,還請大家耐心等待。另外,本書的成績并沒有達到預想中的效果,尤其是周六周日合計十更,并沒有迎來不錯的反響。后期為了保證成績,或許會減緩更新速度,還請讀者們見諒,當然每日兩更是保證的。新書期的成績,對于一本書而言,實在影響深遠,請大家理解。)
  寶馬行駛到玉湖附近的中天廣場,兩人從車內走出,并肩而行。雖然夜色深濃,但廣場上還是很熱鬧,不遠處有一群人聚集在一起跳舞。趙清雅一路沉默,領著方志誠來到一家露天酒吧。
  “我準備離開銀州了。”趙清雅輕聲道,她目光朝著不遠處的湖水,顯得優雅而安靜。
  “啊?為什么!”方志誠好奇道。
  “沒有原因,只是覺得需要回歸了。我雖然是銀州人,但是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瓊金度過。那里有很多產業,需要我來打理。”趙清雅微笑道,“在銀州呆了兩年時間,是為了散散心,現在心已經靜下來了,當然要回去。”
  與趙清雅在一起,方志誠從來不多問什么,他知道這個女人肯定不簡單,身上蒙著一層十分特別的神秘感。與趙清雅一步步變得熟悉,對于方志誠而言,是一種挑戰,也是一種期待。
  方志誠很聰明,他知道趙清雅對自己有好感,但從來不利用這種好感,刻意地去親近趙清雅,獲取好處。他是在放長線釣大魚,等到某一天,自己遇到難以解決的困難,趙清雅或許能給自己一臂之力。
  不過,突然聽到趙清雅要離開,方志誠面色還是黯淡下來,輕聲問:“那以后還經常回銀州嗎?”
  趙清雅點頭道:“會回銀州,但不會經常,如果你到瓊金的話,可以來找我。”
  方志誠感覺心情有點沉重,他呼了一口氣,道:“一定。”
  在酒吧坐了約莫半個小時左右,遠處廣場上的人逐漸散去。趙清雅突然問道:“志誠,愿意與我一起回瓊金嗎?”
  “啊?”方志誠突然愣住,他旋即苦笑,“雅姐,你這是打算包養我嗎?”
  趙清雅盯著方志誠的眼睛,清聲道:“若是真的想打算包養你呢?”
  “那我拒絕!”方志誠果斷答道。
  趙清雅是什么樣的女人,之所以這么說,只是調戲自己而已。方志誠若是真信了,那他真是呆子了。趙清雅是一個挺有味道的女人,看上去冷淡高傲,其實骨子里有種調皮與精明。
  “回答得還真夠爽快!”趙清雅露出很失望的表情,嘆了一口氣,“銀州雖然發展不錯,但只是一個不錯的地級市而已,若是去瓊金,你的前途可以更好一點。我知道你在市委工作,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動用關系,在省委給你安排一個不錯的職位。”
  方志誠沉默許久,道:“雅姐,我知道你的好意。不過,我還是想通過自己的努力,一步步地證明自己。”
  “騙子!”趙清雅突然說道。
  “啊?”方志誠疑惑地問,“為什么說我是騙子?”
  趙清雅狡猾地一笑,宛如狐媚,道:“不愿意離開銀州,是因為你丟不下那個女人吧?”
  方志誠發現趙清雅很敏感,苦笑道:“這或許是一方面的原因吧。”
  趙清雅搖頭,佯作酸澀地嘆道:“我真想見見那個女人,她究竟有什么本事,能夠讓你這么死心塌地地喜歡。”
  方志誠解釋道:“她其實很普通,很多方面比不上雅姐,但人的感情很難控制,盡管知道我和她不可能,但還是忍不住想靠近她,關心她。”
  “你們為什么不可能?”趙清雅疑惑地問道。
  方志誠搖頭道:“可以不說嗎?”
  趙清雅突然瞪起眼睛,霸氣十足道:“不可以!”
  方志誠醞釀了一番,斷續道:“因為她已經結婚多年,而且只把我當成她的弟弟。”
  趙清雅聽方志誠這么說,突然愣住了,壓抑許久,終于忍不住笑出聲,大聲道:“原來你喜歡的是有夫之婦?”
  “雅姐,你能不能小聲點?”方志誠赧然無比,下意識環顧四周,只覺得不遠處的人瞄向自己,恨不得把臉埋到土里去。
  趙清雅捂著肚子,笑出了淚花,許久方點頭道:“對不起,是我沒忍住,主要覺得你這小子,愛好太獨特了。”
  方志誠有點后悔將心思和盤托出了,喜歡秦玉茗的事情,他一直隱藏在心底,從來沒有對別人提及過,之所以與趙清雅說,主要覺得趙清雅是一個自己能夠信任的人,而且即將離開銀州,以后與自己的生活圈子不會有太大的交集。
  方志誠臉上露出不悅之色,抱怨道:“雅姐,能不能有點同情心?”
  趙清雅樂了半天,終于穩定下來,她問道:“那個女人知道你喜歡她嗎?”
  方志誠搖頭又點頭,道:“或許知道吧,但她畢竟結婚了,咱倆一直都沒有點破那層關系。”
  “那你應該對她坦白自己的感情,總是藏著掖著,也不是一回事。”趙清雅微笑道,“比如我,喜歡你,就跟你說了。”
  “雅姐,你就別逗我了。”方志誠擺了擺手,“我害怕一旦挑破那層關系,會讓她的家庭破碎。”
  趙清雅否定道:“你錯了。若是她的家庭原本便很牢固,無論你是否挑破那層窗戶紙,都不會受到影響。”
  方志誠好奇道:“你的意思,我應該去表白?”
  趙清雅笑道:“不是我的意思,而是你內心的意思。”
  旁觀者清,當局者迷。趙清雅說的是一句實話,很多時候把話說清楚,對自己才是仁慈。方志誠訕訕笑道:“努力試試吧。”
  一瓶洋酒不知不覺已然喝完,方志誠感覺多了點尿意,便起身進了酒吧內衛生間。回頭的時候,突然肩頭被拍了一下,方志誠轉過身一看,微微一愣,暗忖冤家路窄,竟然是邵凌峰。
  邵凌峰也沒料到能在這個酒吧內碰到方志誠,他被市委辦辭退之后,老爸也被審查了數周,盡管被人擔保下來,但是老爸的前途卻是遇到了絕境,想往上升是不太可能了。
  邵凌峰一肚子怨氣無處撒,整日到處醉生夢死,見到方志誠之后,血氣上涌,瞬間想到要讓方志誠吃點苦頭。
  邵凌峰一直很郁悶,從小到大,他很少遭遇挫折,即使遇到不順心的事情,老爸老媽也能幫他給遮風擋雨,偏生遇到了方志誠,這家伙猶如是自己的克星,不但擠掉了原本屬于自己的位置,而且自己淪落到低谷,方志誠反而爬得越來越高。
  “方志誠,見到面,也不打招呼,太不夠義氣了吧,咱們畢竟是同事一場嘛。”邵凌峰一邊笑著,一邊將方志誠給攔住了。
  方志誠對邵凌峰還是有點愧疚的,畢竟若不是自己在暗地里使槍,邵凌峰也不至于淪落到這種地步。他賠笑道:“酒吧里燈光昏暗,沒有認出來,不好意思。”
  邵凌峰推著方志誠坐在吧椅上,浮夸道:“主要還是咱倆感情不夠深,不如坐下來陪咱們喝幾杯如何?”
  邵凌峰一邊說著此話,一邊給其余兩人使眼色。另外兩人都是邵凌峰的死黨,立馬讀出了意思,紛紛暗嘆這小子還真可憐,邵凌峰既然要折騰他,自然要幫上一把。
  其中一名高個瘦子倒滿兩杯烈性威士忌酒,笑瞇瞇地問道:“哥們,干了?”言畢,他脖子一揚,杯子便見底了。
  邵凌峰壓著方志誠的肩膀,得意道:“志誠兄,這是我從小玩到大的鐵哥們‘釘子’,他老爹可是咱市公安局副局長,你趕緊干掉這杯酒,不然可是不給我面子。”
  方志誠推開邵凌峰搭在自己肩膀上的胳膊,冷笑一聲,道:“若是不喝呢?”
  釘子臉色微變,擼起袖子,擰起眉毛,猙獰地說道:“我長這么大,還沒遇到這種膽肥的人呢!”
  “今天你們還就真遇見了。”方志誠指著邵凌峰的鼻子罵道,“邵凌峰,我愿意過來跟你說話,是看在彼此同事一場的面子上,如果你想以此來埋汰我,我可不是軟蛋。”
  “喲呵!莫非還準備動手不成?”邵凌峰暗忖方志誠這小子未免太沒眼力勁了吧,自己這邊足有四五個人,尤其是那釘子,練過幾招,要撂倒方志誠,還是輕而易舉的事。
  豈是邵凌峰也只是想方志誠低個頭,他也知道方志誠現在有市委書記撐腰,若是撕開臉皮,對自己沒什么好處。
  方志誠輕蔑道:“要不,咱們出去試試?這里環境太小,舒展不開手腳!”
  對面那幫人見方志誠自信滿滿的模樣,有人湊到釘子耳邊,提醒道:“釘子哥,外面不會有那小子的幫手吧?”
  “有幫手,那又如何?”釘子哥舉手一摔,“咔嚓”敲破吧桌上的一瓶酒,提著酒瓶頸,氣勢洶洶的說道,“臭小子,既然你想找死,那我就送你一程。”
  方志誠暗自慶幸,若是這幾人要在吧內對自己動手,自己肯定要吃虧,他故意用激將法,引得他們到了酒吧外,有了趙清雅這個武林高手在身邊,對付不成器的小流氓,還不是手到擒來。
  等方志誠走到酒吧外,他頓時傻眼了,因為原先自己坐的那個地方,空空如也,趙清雅不知所蹤。
  坑哥啊,趙清雅竟然放鴿子了?自己還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以自己一人之力,豈是邵凌峰和釘子他們的對手?
  怎么辦,當然是趕緊溜!
  方志誠反應很快,拿定主意,撒開步子便往街邊狂奔而去,后面釘子最先反應最快,怒罵道:“臭小子,竟然這么沒種,咱們追!”
  罵聲不絕,塵土飛揚。
  卻不知,角落里一個女人盯著方志誠手忙腳亂的那狼狽樣,笑得彎下了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