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307 挖出錢莊受害者

南苑老街已經完全變了模樣,與一年前相比,街道整潔許多,仿古風格統一,走入其中有種穿越到明清時代的感覺。黃昏時分,落日余暉灑在石板路上,人影被拉得斜長,佟思晴不知是否升起了些許童心,突然抬起高跟鞋,朝著方志誠的影子踩了幾腳。方志誠溫柔地看了佟思晴一眼,嘴角浮現出笑意,默默地打量著佟思晴的表情,仿佛之前的陰霾一掃而凈,心中寬松了許多。
  盡管佟思晴和李明學的關系變得很差,跟自己沒有太多關聯,但方志誠對佟思晴還是抱有一定的歉意,畢竟若不是自己,佟思晴也不會變成如今這樣,因為出軌的緣故,她內心始終抱有很多自責。
  佟思晴上身穿著棕色的皮衣,里面是一件粉色的高領衫,下身是條銀灰色牛仔褲,勾勒出誘人的玲瓏曲線。
  兩人走到一個捏面人的小攤子上,停留了片刻。攤主是個七十多歲的老人,滿臉布滿皺紋,身邊站著幾名顧客,都是陌生面孔,顯是從外地慕名而來的游客。老人手掌布滿褶皺,但靈巧熟練,輕描淡寫幾下之后,便捏出了一個惟妙惟肖的面人。忙完了幾單生意之后,老人抬起頭看了一眼佟思晴,笑道:“李家媳婦,給你捏一個吧?”
  這老人是鄰居,認識佟思晴,望了一眼佟思晴之后,又瞄了一眼方志誠,目光中多了些狐疑之色。
  佟思晴臉紅如血,連忙搖了搖手,指著方志誠道:“謝大爺,你幫我這位同事捏一個吧。”
  方志誠知道佟思晴的意思,她這么說是為了解釋兩人之間的關系。方志誠笑了笑,從口袋里掏出了二十塊錢,放在了攤桌上,輕聲道:“大爺,幫我們兩個都捏一個吧。”
  謝大爺頷首點點頭,不時地望一眼方志誠和佟思晴,旋即手指如飛,很快將兩個面人給捏了出來。方志誠接過了面人,與老人告辭,繼續往老街的深處行去,佟思晴卻是低著頭,仿佛靦腆的少女一般。
  方志誠用手肘拱了拱佟思晴,打趣道:“思晴姐,怎么了?覺得跟我走在一起,很丟臉嗎?”
  佟思晴美眸往上一翻,剮了方志誠一眼,啐道:“左右都是鄰居,總覺得他們看著我的眼神都怪怪的。”
  方志誠將面人在佟思晴的眼前晃了晃,低聲道:“你就不要做賊心虛了。若是你落落大方,別人不一定會多想,你這般扭扭捏捏的,反而讓別人覺得你有事。”
  佟思晴醞釀許久,嘆了一口氣,一把從方志誠手中奪過面人,盯著看了一陣,嘴角泛著笑,說道:“行吧,我今天就沒皮沒臉一次吧。”
  轉過兩條街道,從對面走來兩個人,佟思晴突然臉色一變,方志誠迎著佟思晴的目光望去,只見一個穿著艷麗,濃妝艷抹的女人挽著一個男人的胳膊。那女人,方志誠見過多次,正是李明學的情婦,名叫齊芳的女教師。
  齊芳見到佟思晴,臉色也是微變,連忙低著頭,拉了拉身邊的中年男人,想要加快步伐離開。那中年男人有點意外,看了佟思晴一眼,低聲道:“芳芳,這女人跟你有仇?”
  齊芳勉強擠出笑容,低聲道:“不認識!老付,你別多想!”
  老付上下打量了一下佟思晴,暗忖這女人倒是一個美人,咳嗽了一聲,挺著肚子繼續往前走。
  正當擦肩而過時,方志誠嘴角露出一絲不屑的笑意,輕嘆道:“果然是公交車,這才幾天不見,身邊又換了個男人了。”
  齊芳臉色刷白,走路有點不穩,差點摔跤,老付聽得明白,轉過身瞪了方志誠一眼,怒道:“臭小子,你說什么呢!”
  方志誠側過身子,低聲笑道:“還要我說一遍嗎?你身邊這個女人,可不是個省油的燈,小心引火**!”
  老付擼起袖子,準備動手,齊芳連忙拉住老付的胳膊,往后退了幾步,低聲道:“一個嫩頭青,你別跟他一般計較。”
  方志誠這時快速走了兩步,突然伸出拳頭,砸向老付的面門,老付微微一怔,只覺得拳風撲面而來,頓時被下愣住了。方志誠及時收住了拳頭,嘴角露出笑,威脅道:“再廢話,我這一拳就打上去了。”方志誠看上去脾氣很好,其實骨子里有一股狠勁。
  老付咽了一口口水,往后退了兩步,畢竟方志誠人高馬大,自忖動手也討不了好,只能忍氣吞聲,跟著齊芳離開了。
  目送兩人離開之后,方志誠瞄了一眼佟思晴,只見她面色泛白。方志誠知道自己剛才的舉動顯得很唐突,嘴角帶著苦澀,解釋道:“我見到齊芳,想著為你打抱不平。”
  佟思晴輕嘆道:“其實這也不能怪她,主要老李他自己沒有控制得住。”
  方志誠突然轉念一想,拍了拍腦門,笑道:“仔細一想,我應該感謝她。”
  “嗯?”佟思晴微微一怔,被方志誠給弄糊涂了。
  方志誠解釋道:“如果沒有齊芳在其中插一腳,我倆又怎能……”
  佟思晴一陣無語,低聲啐道:“又開始沒個正經了!”
  進屋后,方志誠先在廚房內找了一陣,發現有菜,便系起圍裙,動手做了幾道菜,香菇油菜、紅燒肉丸、涼拌牛肉。正準備吃飯的時候,佟孟遠敲門而入,見到方志誠之后,微微一怔,顯然沒想到他會在這里。
  佟孟遠見餐桌上擺好了菜,輕嘆了一聲,苦笑道:“原本準備喊你回家吃飯呢,沒想到你已經做好晚飯了。”
  佟思晴連忙解釋道:“今天難得在辦公室碰見志誠,所以便請他來家中吃飯了。”
  佟孟遠點了點頭,準備起身離開,道:“既然你家中有吃的,那我就回去了。”
  方志誠連忙攔住了佟孟遠,笑道:“佟叔,既然過來了,那就一起吃飯吧,人多也熱鬧些。”
  佟孟遠正準備離開,想了想若是讓方志誠和佟思晴單獨相處,恐怕會惹出什么謠言,先給佟母打了個電話,然后留下來吃飯。
  一瓶白酒很快喝得精光,佟思晴進屋又弄了兩道下酒的小菜,蔥煎蛋、涼拌黃瓜,轉身見兩人又開了一瓶,勸說道:“爸、志誠,你們少喝一點。”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今天佟叔高興,你就讓他盡興吧。”
  佟思晴低聲嘆了一口氣,苦笑道:“你那酒量,再喝下去,也得醉了。”
  “醉了怕什么?”佟孟遠扯了扯衣領,拉住方志誠的胳膊,醉醺醺地說道,“今天醉了,就住在家里,不要走了。”
  方志誠還有點理智,生怕佟孟遠故意來詐自己,連忙擺手道:“那怎么能行,多麻煩啊?”
  佟孟遠搖了搖頭,板起面孔道:“這怎么能算麻煩?小事一件而已。”
  佟思晴見佟孟遠一臉醉態,無奈地搖了搖頭,苦笑連連。
  這頓酒方志誠和佟孟遠喝得酩酊大醉,直到第二天中午,方志誠才悠悠醒來,發現自己身上的衣服被換了,只穿著一件短褲。至于佟孟遠早一步醒來,已經離開了。
  方志誠正準備下地,佟思晴抱著衣服走進來,輕聲道:“昨晚你吐得厲害,將衣服都弄臟了,我給你買了兩件新的,你換上試試,看是不是合身,如果不合身的話,我再給你換去。”
  方志誠穿上了試試,笑道:“正好,看來思晴姐對我的身材還是挺了解的。”
  佟思晴伸手在方志誠的背后拍了拍,幫他撫平衣服,輕聲道:“以后別喝那么多了。昨天你說了一堆胡話。”
  方志誠有點意外,撓了撓頭,苦思冥想許久,訕訕道:“我應該沒說什么出格的吧?”
  佟思晴白了方志誠一眼,低聲啐道:“還不出格?你昨天竟然跟我爸說,要娶我!幸虧我爸也喝多了,當時估計也就當做笑話來聽了。”
  聽佟思晴這么提醒,方志誠倒是有點印象,嘆了一口氣,自責道:“唉,你瞧我這個人,還是太老實了,沒有心機……這酒后吐真言……以后的確要少喝一點才是!”
  佟思晴哪里聽不出方志誠是故意這么說,佯怒道:“你少給我得了便宜還賣乖,趕緊出來吃點東西吧,昨天吐了那么多,胃肯定得不舒服了。”
  佟思晴早就煮好了瘦肉粥,方志誠連喝了兩大碗,舒服了許多,贊嘆道:“思晴姐,你的手藝真不賴,若是辦個粥鋪,肯定生意很紅火。”
  佟思晴笑道:“若是你真心喜歡吃,我以后常給你做吧。”
  望著佟思晴收拾了碗筷,窈窕地走入廚房,方志誠心中升起一股暖意。他與佟思晴的關系在不知不覺之中有所變化,以前多了**,現在則是情義。
  離開佟思晴家中之前,方志誠給秦玉茗打了個電話,讓她安排自己與楊曉蕎見上一面。與楊曉蕎見面,打探趙和平的虛實,也是方志誠這次回銀州的主要目的之一。
  秦玉茗琢磨讓兩人在學校見面不妥,方志誠便將地點定在了國興路上的一個咖啡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