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302 緊鑼密鼓布大局

吳海燕感覺鼻子一算,淚水盈眶,在眼角不停地打轉,一股委屈的情緒在心中蔓延,她也不知道為何會這般,在方志誠的面前,表現得如此失態。144-書院-無彈窗www.booksrc.net》其實,她只需臉皮厚一點,既然方志誠不愿意收下錢,權當事情沒生過便好了。不過,吳海燕無法做到那般,或許是因為感覺在方志誠的面前,喪失了最后的尊嚴。
  吳海燕先是與地下錢*莊接觸,結果遭到范新安的覬覦,幸虧得到方志誠的援手,如今想要賄賂一番,又被方志誠拒絕。吳海燕頓時心里一驚,暗忖自己怎么變成了這樣一個女人。在方志誠的面前,自己豈不是成了為達目的誓不罷休之人?
  方志誠盯著吳海燕漂亮精致,卻又陰晴不定的臉色,深深地嘆了一口氣,輕聲勸道:“吳總,我知道你的挺不容易的。丈夫出事之后,獨自一人承擔起了一切,不得不面對爾虞我詐的社會,所以我能體諒你。以后若是有什么需要,盡管知會一聲,我一定會幫你。當然,我的幫助也不是免費的,只希望你能盡心盡力地做好企業,做一個知法守法,有良心的企業家。”
  吳海燕伸手抹了抹眼角,方志誠的話無疑說到了她的心里,她自責地說道:“方局長,謝謝你的理解。我也是因為走投無路,才會做那些為人不齒的事情。你的出現,讓我知道,人間還有真情在。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方志誠點了點頭,嘴角露出笑意,瞇著眼睛朝吳海燕多看了兩眼,現這個女人真心美極了,與秦玉茗不相上下的外貌,更令人心悸的是,舉手投足之間的風情,仿佛能夠使空氣中多一股似有似無香味,不停地撕扯著靈魂深處,萌生淡淡的憐愛。
  吳海燕再次坐在沙上,向方志誠匯報了一下,如今帝景花園的施工情況以及公司現在糟糕的財務狀況,她蹙著眉頭,心有擔憂,柔聲咨詢道:“如果宏達集團知道我們公司的財務狀況如此糟糕,會不會改變主意?”
  方志誠擺了擺手,安慰道:“這次宏達集團下來調研,主要是圍繞你們帝景花園項目的建設水平,項目的規劃及實際的水平,至于財務狀況,想瞞也瞞不住的,還不如開誠布公一點,那樣宏達集團也會做好收購后的投資預算。對了,如果宏達集團決定收購,你的心理價位是多少?”
  吳海燕臉上露出恍然之色,感嘆道:“如果宏達集團救活新地,我愿意一分錢也不要。”
  方志誠搖了搖頭,淡淡笑道:“吳總,你千萬不要這么想。救活新地是一回事,爭取自己權利是另外一回事。”
  言畢,方志誠給吳海燕說了一個價位,吳海燕有點錯愕,旋即頷道:“行,那我就聽方局長的。”
  方志誠補充解釋道:“你給宏達集團這么報價,不僅是尊重自己,也是尊重對方。”
  吳海燕淡淡笑道:“沒想到方局長這么懂商業運作。”
  方志誠揮了揮手,淡淡笑道:“沒吃過豬肉,但總見過豬跑。我整天與企業打交道,所以跟企業家們也學到了一些雕蟲小技。以后,也要跟吳總多學習學習……”
  吳海燕臉色一紅,尷尬地嘆了一口氣道:“方局長,你是太謙虛了。在這件事情上,你給我上了一課呢。”
  方志誠給吳海燕又蓄了一杯茶,問起她家中的事情,“楊董,現在身體情況如何了?”
  吳海燕臉上露出一絲悲傷,嘆道:“正在做恢復性鍛煉,不過效果很差。他的精神狀態倒是好多了,沒有之前那么悲觀。”
  楊釗在半身不遂之后,多次決定自殺,因此為家庭蒙上了一層灰色的陰霾。
  方志誠沉聲感慨道:“也真是難為你了。但你千萬不能讓他喪失信心,現在的醫學這么達,盡管現在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在未來誰也說不準會有什么樣的變化。”
  吳海燕抬眼看了一眼方志誠,見他眸光中透出由衷地關切之意,原本的拘謹與窘迫一掃而空,笑道:“方局長,跟你今天聊了這么多,說出了我很多心中藏了許久的事情,你給我一種感覺,仿佛我們多年前便認識了。”
  方志誠微微錯愕,輕嘆道:“吳總,你也給我類似的感覺,從今往后,我們便是朋友,要互相幫忙才是。”
  兩人又聊了一會兒,李卉進來送材料,見到吳海燕也是有點詫異,方志誠便簡單說了一下宏達集團準備收購新地公司一事,她連聲感嘆道,這也未嘗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吳海燕害怕打擾方志誠辦公,便告辭離開。
  方志誠批改完幾份材料之后,李卉也離開了辦公室。隨后,方志誠走到茶幾旁邊,收拾放在桌上的差距,拾起吳海燕用過的茶杯,眼神突然瞇了起來,白瓷內側留下嫣紅的唇印,卻是方才吳海燕留下的。
  臨近下午下班,秦玉茗打來電話,因為舞蹈學校有事情,所以先行一步離開,至于蕭鏘已經被轉移到了市醫院骨傷科,令人意外的是沈薇沒有離開東臺,因為還有演藝學校和影視基地還有許多籌備工作要完成。
  “沈薇夫婦也真有意思了。”方志誠托著下巴道,“姐,你說蕭鏘的那個傷,是怎么弄出來的?”
  秦玉茗翻了一個白眼,低聲啐道:“別胡思亂想的!沈薇這個女人大大咧咧的,她在東臺,你要幫著照應一點。”
  方志誠無奈地聳了聳肩,苦笑道:“放心吧,我會留意的。”
  掛斷了秦玉茗的電話,方志誠心中竟然蕩起層層漣漪,不得不說,沈薇那個女人身上有種難以言喻的魔力,無論身在何處,都有一種吸引焦點的魔力。這或許與她的成長環境有關。沈薇從小長在富裕的家庭,女孩要富養,因此養成了一股自信的氣質。在任何場合,她都能夠輕而易舉地引起話題,成為主導話題的主角。
  方志誠連忙搖了搖頭,將沈薇的一顰一笑給趕走,沈薇可是秦玉茗的閨蜜,而且還跟蕭鏘夫妻感情那么好,自己可不能多想。
  為了轉移注意力,方志誠開始琢磨,如何應對地下錢*莊一事,因為招商局不是執法部門,這件事還得轉移出去,必須要尋求其他人的幫忙,能在這件事情上說得上話的,也只有戚蕓了。
  自從戚蕓的丈夫曹彰來鬧過事之后,兩人刻意保持了距離。
  將地下錢*莊的資料夾在腋下,來到戚蕓的辦公室,戚蕓正在辦公室內打電話,方志誠在外面等了片刻,與她的秘書聊了一會,得知戚蕓近期工作壓力挺大,東臺的地位不斷提升,戚蕓不僅是常務副縣長,還要承擔縣長的部分職責,所以整個人變成了陀螺,不斷地旋轉,連喘息的功夫也沒有了。
  戚蕓打完了電話,方志誠敲門而入,并順手帶上了房門。戚蕓見到方志誠,原本緊蹙的臉孔緩和下來,輕聲道:“你來了啊?”
  方志誠見戚蕓面色憔悴,心疼地說道:“你氣色很不好呢,最近又沒有注意身體了啊?”
  戚蕓站起身,伸了個懶腰,苦笑道:“沒辦法,我就是個苦命!你找我有什么事?”
  方志誠聳聳肩,戲謔道:“莫非沒什么事,就不能過來找你了?”
  戚蕓白了方志誠一眼,走到了方志誠的身前,方志誠認真地望著她秀美的臉,戚蕓目光閃躲,往后退了兩步,指著沙,道:“陪我坐會兒,我給你泡茶。”
  方志誠點了點頭,坐在沙上,盯著戚蕓的背影,忍不住放松下來。他與戚蕓的感情,已經到了此時無聲勝有聲的境界,每次見到戚蕓,他總能感覺到一股平和與放松,似乎與戚蕓在一起,任何問題都可以輕松地迎刃而解。
  方志誠與戚蕓的情感很怪異,類似于親密無間的工作伙伴,但又出了那個層次,上升到了靈魂層次的交流。
  戚蕓泡好了茶,瞄了一眼方志誠手邊的材料,雙手合十,抱在胸前,美眸流光漣漣,淡淡道:“說吧,究竟有什么事?”
  方志誠泯了一口茶,遞給了戚蕓,笑道:“一件事關東臺經濟的大事!”
  戚蕓翻看了兩眼,面色逐漸變得陰冷下來,沉聲道:“的確很嚴重,如果真處理東臺的地下錢*莊,恐怕影響會很大,牽扯出的人怕不止一兩個,甚至還有可能引起群體性風波。”
  地下錢*莊牽扯的利益不只是一兩人,甚至還牽扯到群眾私下非法集資。不少地下錢*莊,會利用高收益吸引群眾將手中的閑錢轉移到平臺之上,然后用高利貸放款給借貸人。如果地下錢*莊被搗毀,勢必要引起群眾的恐慌,盡管這是一件非法之事,但群眾肯定要站在自己的角度考慮問題,政府在處理這種問題上,位置很尷尬,最終的結果,便是聽之任之,讓地下錢*莊越做越大,越來越肆無忌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