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30 毫不留情地扇臉

方志誠仔細打量著這個攝像頭,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毫無疑問,這是一件有預謀有計劃的陷阱,微型攝像頭大概只有拇指大小,十分精致,隱蔽無比,價格起碼達到數千元,使用這么高成本的器材,安置在套房內,顯然別有用心。
  幕后的黑手究竟會是誰呢,曾茹?不大可能!因為宋文迪與曾茹是認識多年的朋友,此次增設常委,曾茹便是候選人之一,她沒那個動機,捅宋文迪一刀。
  莫非是曾茹在婦聯的對手?可能性極大,關于宋文迪與曾茹的關系,有很多小道消息,相傳兩人當初在省委辦公廳共事的時候,關系極好。若是攝像頭拍到曾茹與宋文迪一些很親密的細節,然后再公布出來,無疑會讓曾茹吃一個大虧。
  還有一種可能,則是宋文迪的敵人。宋文迪想要扶持曾茹上臺,若是突然曝光兩人之間的關系,不僅宋文迪原來的計劃會被打亂,而且紀委肯定要介入,對宋文迪進行調查。
  當然,這一切都是基于宋文迪與曾茹如果發生特殊關系的前提之下,定是極為熟悉宋文迪與曾茹關系的人,在背后安排的。
  方志誠感覺自己的后背心浸出一層冷汗,若不是自己足夠心細發現個中門道,宋文迪絕對會被陰了,而自己作為他的秘書,自然也跌入懸崖谷底。
  對手真是陰險啊,不過仕途之路向來便是如此,若是不謹慎小心,很有可能調入別人精心設計的圈套之中。
  此事處理起來,還是有一定的麻煩。自己是不是要將事情如實告訴宋文迪,而宋文迪會不會因為自己介入他的私生活而感到不悅?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與秘密,而領導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以及極為秘密的隱私。
  方志誠思索許久,終于下定決心,還是要將之告訴宋文迪,無論會不會引起他的反感,出于善意,自己必須要通知他防患于未然。
  宋文迪今日很開心,喝了不少酒,雖然步履穩健,但臉上多了一抹平常見不到的興奮。
  曾茹走在他的身側,低著頭含笑,與在公共場合的模樣截然不同,如同沉浸在熱戀中的少女一般。
  曾茹與宋文迪走得很近,半條玉臂貼靠著他,笑道:“老宋,你今天的舞跳得很不錯,完全技壓群雄。”
  曾茹雖然過了四十歲,但保養得很好,皮膚白嫩,眼角雖然有幾絲魚尾紋,但平添一股成熟的風韻。
  宋文迪擺了擺手,謙虛地笑道:“比不上十年前,人老了,體力很容易不支。”
  曾茹撇嘴,笑道:“你會服老?真是難以置信!”
  兩人繞過了長廊,突然發現方志誠站在不遠處,便下意識地隔了一段距離。
  宋文迪見方志誠突然出現,不禁蹙起劍眉,輕聲問:“小方,你怎么在這兒?我不是讓人通知你,可以先回去了嗎?”
  方志誠沉聲道:“有件事情,要跟宋書記私下匯報一下。”
  “哦?”宋文迪瞧出事情不一般,跟在方志誠的身后,進了8508的里屋。
  等宋文迪坐下,方志誠從口袋里掏出那枚微型攝像頭,道:“宋書記,這是方才在房間里搜索到的。”
  宋文迪面色微變,酒意頓時消失不見,他沉吟許久,問道:“此事有幾個人知道?”
  方志誠匯報道:“就我一人知曉!”
  宋文迪是何等人物,眼睛一翻,便知道個中的玄虛,他盯著方志誠看了許久,只見方志誠面色坦然,他伸手拍了拍方志誠的肩膀,輕聲道:“小方,這件事你做的不錯,如果不是你的話,我還真會大意了。”
  最近這段時間,宋文迪在銀州翻手為云覆手為雨,連續勝利的確讓他有點沖昏了頭腦,不夠警惕,差點落了一個把柄在別人手中。
  方志誠心神一松,宋文迪果然沒有責怪自己,他輕聲問道:“老板,你還準備住在這里嗎?”
  宋文迪擺了擺手,沉聲道:“既然知道這里是狼窟虎穴,哪里還能放心休息。”
  “那我給劉師傅打電話吧。”言畢,方志誠掏出手機打電話。
  過了五分鐘之后,確定劉師傅備好車,方志誠帶著宋文迪踏出了臥室。曾茹一直坐在客廳里等待,見宋文迪要走,臉上毫不掩飾失落之色。宋文迪倒是異常堅定,他不動聲色地與曾茹告辭,沒有透露任何情緒,讓人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人生在世,誰也擺脫不了情網,不過想要在仕途之路上步步高升,有時候魚和熊掌只取其一。
  方志誠很了解宋文迪,他被擺了一道,絕對不會讓幕后之人逍遙,不用多久,便會采取猛烈的反擊。
  第二天清早,方志誠進辦公室之后,未過多久,魏民便匆匆推門而入。大約過了三四分鐘,宋文迪也來到辦公室,兩人進了里屋輕聲交談。方志誠送茶進去,依稀聽到兩人在對昨晚的事情進行探討。又過了半個小時,魏民方才離去,方志誠再進屋收拾茶杯。
  宋文迪原本伏在案上,突然抬起頭,道:“婦聯招待所的事情已經查明,是內部一名服務員放置的。那名服務員之前是由馬向南推薦進入招待所的。”
  馬向南?他不是已經被雙規了嗎?不過,他倒是有動機,因為若不是宋文迪態度堅決,馬向南不至于落得那么慘,為了報復宋文迪,馬向南利用自己的人脈,給宋文迪下套,這倒是一個很好的解釋。
  方志誠點頭,輕聲嘆道:“服務員只是棋子而已,馬向南已經是秋后的螞蚱,想安排這么一粒棋子,難度很大,肯定背后還有人。”
  “我已經安排魏民去調查了,那名服務員嘴巴很緊,不容易套出實話。不過,此事也是在給我敲響警鐘,不能太過于放松自己。”宋文迪微笑道,“昨天你做的不錯,以后還應該如此。”
  方志誠笑道:“這是我應該做的。”
  宋文迪從手邊翻出一份文件,輕聲道:“這份通知你看看。”
  這是市委組織部的晉升通知,雖然還只是草稿,但只要宋文迪簽完字,立馬便能生效。方志誠被任命為市委書記秘書,同時行政級別提拔為副科級。副科級看似級別不高,但很多人一輩子都達不到這個級別。比如在鄉鎮,大部分公務員都是正副股級,至于鎮長也不過正科級而已。
  按照正常流程,方志誠也需要過一兩年,然后才有資格參加內部選拔考試,不過因為成為市委書記秘書,所以縮短了這些時間。
  方志誠毫不掩飾興奮之情,道:“謝謝老板的提拔!”
  宋文迪擺了擺手,微笑道:“按照常規,市委書記秘書應該是正科級。不過,礙于你剛入政府工作,之前又沒有相關工作經驗,所以暫時只能將你提拔至副科級。但是你不要氣餒,如果表現不錯的話,很快會有機會。”
  方志誠連忙點頭,拍著胸脯保證道:“請老板放心,我一定會努力的。”
  升官這是一件很爽的事情,盡管早就知道有這么一天,但當突然知道消息時,還是感到全身每個細胞都在歡呼雀躍。
  方志誠快要離開辦公室,宋文迪突然又喊住方志誠,“小方,周末有沒有什么安排?”
  方志誠搖頭道:“我孤家寡人一個,沒有什么活動呢。”
  宋文迪輕聲道:“周末我準備回瓊金一趟,如果你沒有特別的事情,就陪我回去一次吧。”
  方志誠連忙應諾,心中竊喜,宋文迪此舉顯然是將方志誠當作心腹來看待了。
  之后幾日,陸續有市里各機關部門的領導,直接將電話打到方志誠手機上。方志誠的工作突然變得多了許多,同時他心中也是了然,宋文迪開始將很多事情,交給自己誠處理,這是因為信任。
  其實在官場上,一個人能否受到領導的賞識,能力并非重要,關鍵在于是否能獲得領導的信任。有了信任的基礎,領導才愿意讓你做很多事情。
  因為工作壓力變大,方志誠加班的時間變得很多,經常到了晚上八九點才回家。
  周四晚上,方志誠剛到小區,突然發現不遠處停了一輛很熟悉的寶馬車。
  “嘟嘟……”寶馬車鳴笛兩聲,方志誠微笑著走了過去,他輕輕地敲了敲車窗,未過多久,車窗搖下,露出趙清雅那張絕美的臉蛋。
  “雅姐,你怎么找到這兒來了?”方志誠好奇道。
  趙清雅不悅道:“你最近這段時間總不跟我聯系,我只能來你家門口堵著了。”
  方志誠撓頭苦笑道:“工作太忙,一直在加班,所以沒時間與你聯系。”
  趙清雅臉上露出不信之色,輕哼道:“誰知道你是真忙還是假忙,莫非有女朋友了,所以沒空搭理姐姐了?”
  方志誠伸出食指與中指對天發誓,道:“我真的沒有女朋友,最近工作實在太忙了。”
  “呆子!”趙清雅噗嗤笑出聲,“趕緊上車吧。工作雖然忙,但也得放松放松,勞逸結合,效率才高,今天姐帶你去兜風。”
  趙清雅雖然剛拿到駕照,技術也一般,不過開車卻是很狂野,方志誠坐上車未過多久,趙清雅便狠狠地踩了一腳油門,十多秒過后,速度竟達到了一百碼。
  方志誠側臉盯著趙清雅臉蛋仔細瞧著,輕聲問道:“雅姐,你是不是有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