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299 義正言辭地拒賄

(臨近月末,求月票!)
  盡管宋文迪隱晦表示過,要給方志誠提一級,不過方志誠依舊沒有想到,消息來得如此之快。方志誠下派到東臺剛過一年,便由正科級往副處級邁出一步。看似簡單的一步,其實尤為艱難,方志誠這可是打破了銀州市官場近二十年來的記錄,最年輕的副處級干部。
  方志誠畢業兩年,如今不過二十六歲,便成為副處級干部,明眼人一瞧,便知前途不可限量。更有人推測,方志誠極有可能是某個大家族的新生代力量,否則不可能晉升速度如此可怕。
  孫偉銘得知這個消息之后,瞬間沉默,因為他突然意識到自己還是太沉不住氣,竟然犯了個原則性錯誤——小看了對手!因為將錢德琛趕下臺,他心中多了驕縱之氣,以至于忽視了方志誠的能量,試圖完全掌控東臺。
  方志誠本就是個變數,孫偉銘卻妄圖用手段,將之成為定數,以至于出現了差錯。從近期市委方面透露的消息來看,宋文迪對自己的態度有所轉變,仿佛故意冷落自己一般。
  東臺的招商引資工作做得很好,原本在各種會議上,宋文迪都會點名表揚孫偉銘,一副委以重任的態度,但如今宋文迪仿佛忘記了孫偉銘,只提東臺的成績,卻不提他這個掌舵者。
  孫偉銘很敏感,他知道宋文迪在冷落自己,再加上方志誠如今即將晉升,源頭肯定便出在當初與方志誠之間的矛盾。
  之前試圖想把方志誠調出東臺的計劃已然宣告失敗,按照現在的局勢,方志誠恐怕要在東臺繼續干下去,這便意味著方志誠會在東臺滯留很久。
  盡管內心不滿,但孫偉銘還是想到了要與方志誠修補關系,畢竟針鋒相對,終究是兩敗俱傷。官場上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
  他已經想清楚了,東臺取得何等政績,即使被方志誠搶去了部分功勞,那又如何,歸根到底,還是他孫偉銘是縣委書記。只要自己耐心在東臺穩扎穩打,他最終還是勝利者。
  不過,與方志誠真能輕易地緩和矛盾嗎?孫偉銘臉上露出了凝重之色,突然想起了什么,順手在本子上寫下了“戚蕓”二字。
  方志誠從戚蕓辦公室走出,很快接到邢繼科的電話,他仿佛比自己還要高興,委婉地表示自己在其中也使了很多力氣。方志誠含糊地應付了幾句,自然知道邢繼科的心思,希望自己在市里為他美言幾句。兩人自從那次私下交談之后,方志誠此處始終沒有動靜,邢繼科難免有點坐不住,懷疑自己是不是被方志誠給耍了。
  其實,邢繼科沒想明白,沒看透局勢,市里早已對孫偉銘的態度有所改變。方志誠也不點破,暗忖任由邢繼科自己體會,總有一天他會悟透的。
  回到辦公室,召開了一個局長會議,方志誠在會議上交代了近期重點解決的問題,招商局這邊繼續加大招商引資力度,為完成全年任務進行最后的沖刺,同時要爭取實現130%超額完成任務;東臺公司處于初步階段,在梳理流程,規范制度的同時,要嘗試打開局面,面向全縣企業開放,在年底完成一百家企業孵化指標。
  方志誠定下的任務很重,不過幾位老局長都是空前的樂觀,因為招商局從成立之初,屢次刷新紀錄,對于方志誠的野心,大家早已習以為常。韋西作為取代鄒郁的新局長,臉上露出了難色。
  方志誠瞧出了韋西的心思,笑問:“韋局長,有什么問題,你不妨直說。”
  韋西摸著茶杯,輕嘆道:“方局,我覺得招商引資還是得慢點來,不能試圖一口吃成胖子。今年的任務指標完成便足以,如果超額完成任務的話,恐怕明年的指標,會是一個天文數字啊?”
  方志誠能理解韋西的意思,招商部門在完成年度任務時,會采取有所保留的策略,因為引資指標每年都在增加,為了避免今年完成得過好,以至來年任務太重,完成難度太大,會選擇降低完成率,不會超出太多,而把多余的份額計算到來年,如此便起到一舉兩得的作用。這也算是個潛規則。
  方志誠揮了揮手,淡淡道:“韋局長,你初來乍到,還不知道我們招商局的規矩。我有個要求,永遠不許有所保留!”
  韋西臉上露出苦澀,有點尷尬,熊德超瞄了他一眼,毫不掩飾幸災樂禍之意。他當初剛來招商局,也被方志誠這么要求過。
  韋西在招商局感受到了一種不一樣的氣氛,他深吸了一口氣,點頭道:“方局,我知道該怎么做了!”
  招商局的氣氛的確跟其他政府機構不一樣,在這里沒有閑人,看不到端著茶杯看報紙的閑雜人等,只有為工作不停忙碌的員工。工作氛圍是互相影響的,即使那些原本懈怠的人,在這里也會被凈化。
  散會之后,方志誠將韋西留了下來,盡管方志誠比自己小了快有十歲,但韋西竟然生出緊張的感覺。
  方志誠遞給韋西一根煙,自己也點燃一根,微笑道:“韋局長,你從財政系統來到招商局有月余時間了,不知有沒有什么感想?”
  韋西不抽煙,不過沒有拒絕,將煙放在了手邊,嘆道:“財政局講究嚴謹,招商局講究拼搏,我還沒能及時地轉變角色,不過,還請方局放心,我一定能在最短時間內適應新的工作崗位。”
  方志誠揮了揮手,輕聲道:“物盡其用,人盡其才。其實,我看重的是韋局長你身上的嚴謹與一絲不茍。比如,在今天的會議上,你敢于懷疑,作出提醒,這就是一種很好的態度。我希望你將自己身上的品質發揚下去,而不是一味地嘗試與招商局進行融合。”
  韋西微微一怔,顯然沒想到方志誠會這么說,笑道:“你這么說,我感覺很意外。”
  方志誠將煙蒂捻滅,輕松地說道:“招商局現在需要適當地放緩步伐,至于年度指標完成率,控制在115%左右,如何?”
  韋西心中大致算了一筆賬,點頭道:“這個程度,應當對明年的任務指標核定,不會造成太大的影響。”
  韋西來自財政系統,他熟悉全縣各個系統的任務指標的制定情況,得到他的認可,想來也不會有太大的誤差。
  專業人做專業事,方志誠在招商引資方面的確很有天賦,但畢竟在數字方面,還無法做到準確。招商局連續創造了奇跡,但不代表奇跡會無止境的保持下去,所以現在便需要控制速度,追尋良性發展了。
  對于韋西的定位,方志誠希望他這個財務專家,能夠從專業角度,為招商局發展可控性提出良性的建議,確保招商局在未來的發展過程中能夠穩定提升。
  招商局如果想做大做強,那么便得兼容并包,吸納許多人才,否則,單憑方志誠一人之力,即使創造奇跡,那也只是曇花一現。從初步接觸韋西來看,這倒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才,不愧是戚蕓也看重的人。
  到了下班時間點,手機便響了起來,傳來沈薇清脆的聲音,“志誠,今天不允許加班,我和玉茗已經在外面等著了,你趕緊來哦。”還未等方志誠說話,沈薇便掛斷了電話,引得方志誠一陣苦笑。
  方志誠簡單整理了一下辦公桌,來到政府大院外,不遠處的轎車發出滴滴兩聲,車窗搖開,只見蕭鏘坐在駕駛位置上,方志誠快步走過去,拉開后門,秦玉茗坐在后座,給他讓了個身位。
  “志誠,你是東道主,快說個地方,最好既能吃飯,又能打牌……”沈薇在副駕駛位置上轉過身,笑瞇瞇地問道。
  方志誠想了想,指著不遠處的街道,與蕭鏘指路道:“前面的岔口左拐,有一個小茶樓,環境還不錯。”
  沈薇反應很快,給秦玉茗使了一個眼色,提醒道:“玉茗,你小心哦,小方對縣城這么熟悉,可不是好事呢。你是不是要嚴刑拷問下,他究竟還去過哪里?”
  秦玉茗撇了撇嘴,美眸飄向窗外,“我可不打算管他呢。”
  方志誠暗忖沈薇真會挑撥,無奈地嘆了一口氣,道:“一不小心中了薇姐的陷阱,蕭大哥,我大致能猜出你平常的悲慘命運了。”
  蕭鏘連忙點頭,見沈薇瞪起了杏目,轉而改口道:“我很幸福,一點也不悲慘,一點也不……”
  沈薇見蕭鏘那色厲內荏的模樣,忍不住撲哧笑出聲,低聲啐道:“還算你懂事!”
  進了茶樓之后,先點了東臺有特色的幾道菜,吃完飯后,四人再次堆起了長城。方志誠之前不是很會打,不過在蕭鏘和沈薇夫妻的磨礪之下,水平大漲,接連糊牌。他見贏得太多,怕其他人掃興,便故意放水,輸了幾局。
  時間不知不覺到了十點左右,隔壁房間突然傳來嘈雜聲,這讓本來有點昏昏欲睡的方志誠,打了個激靈。R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