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295 東臺縣第一美女

幾杯酒下肚,龐景華發現沈薇和秦玉茗兩人的態度依舊還是不冷不淡的,即使過來敬酒,也是應付場面,心中也就越發不高興,“沈總,這樣如何,如果你跟我連飲三杯,那么演藝學校和影視基地的土地政策,我當初給予給你的承諾,一定幫你們履行。”
  沈薇飄了龐景華一眼,笑道:“龐鎮長,這話怎么有幾分威脅的意思,若是我不喝三杯的話,那么想在雙譚鎮投資的事情,還就泡湯了不成?”
  沈薇心中有些不情愿,龐景華又是什么東西,竟然敢跟自己用這種調戲的口吻說話,若是換做平常,她早就翻臉了。不過,現在為了事業,她不得不忍下這一口氣。
  沈薇本來就是尤物,舉手投足散發著成熟女人特有的風韻,似有似無的那個嫵媚眼神,勾得龐景華眼神都看直了。
  龐景華舉著酒杯,站起身,走到了沈薇的身邊,低聲笑道:“哪能是威脅呢?只是一個提議而已。沈總,不要太敏感……”
  沈薇嘆了一口氣,與龐景華連干了三杯,臉頰兩側多了一抹紅色的彩霞,一眼望去煞是驚艷。
  龐景華在雙譚鎮人稱“龐酒仙”,兩三斤不在話下,他敬完了沈薇又準備去敬秦玉茗,被方志誠卻是擋住了。
  方志誠攔住龐景華,提著酒杯,笑道:“龐鎮長,今天這頓飯局是我發起的,作為東道主,我要表示一下誠意,咱們干一杯,如何?”
  龐景華有點不樂意,被方志誠攔了一腳,提著桌上的酒壺,笑道:“要喝酒,可以!咱們來個令狐沖!”
  所謂的令狐沖,諧音拎壺沖,就是拿著大約盛滿四兩左右的酒壺,一飲而盡。按照方志誠的酒量,這一杯酒實打實地下去,基本就得掛掉了。
  恰在此刻,李卉捂著手機出了包廂。
  方志誠提起了酒壺,笑道:“今天我還是第一次聽過有這么個名詞,叫做令狐沖。既然龐鎮長邀請,我自然要舍命陪君子了。”
  言畢,他舉手抬起了酒壺,剛剛準備仰脖,這時李卉從包廂外進入,將手機遞給了方志誠。方志誠接通了電話,笑著說道:“仲書記,你好!津門技術和東河光纖這兩個項目有變,我聽說了。原因不在我這兒,主要是你們雙譚鎮現在沒有那么大的力氣,一口氣吃下這么多重點項目。”
  仲有發在電話那邊焦急無比,連聲道:“方局長,此話怎么講?雙譚鎮可是做好了充足的準備,憋足了一口氣,只等項目落實了。”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瞄了一眼仲有發,道:“此話可不是我空口亂說的。我現在與景華同志在一起吃飯,你不如直接問他,如何?”
  方志誠說完,將電話遞給了龐景華,笑道:“龐鎮長,你們仲書記的電話。”
  龐景華有點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還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仲書記,您好!”龐景華態度轉變,謙恭地說道。
  仲有發擰著眉頭,沉聲問道:“老龐嗎?剛才我接到兩個不好的消息,津門技術和東河光纖,這兩個企業決定另行選址,主要是因為聽說我們雙譚鎮土地政策指標已經不夠。這兩個項目,均是招商局李卉局長幫助我們爭取下來的,所以我試圖與她進行溝通。而李卉局長說,這需要方局長進行協調。我剛才問了方局長,他說你知道其中的原因,你給我好好解釋一下吧。”
  津門技術是國內最大的生產銷售電信設備的民營科技公司,涉及通信網絡中的交換網絡、傳輸網絡、無線及有線固定接入網絡和數據通信網絡及無線終端產品。去年年底,津門技術獲得了英國電信集團的訂單,而雙譚鎮的這個投資項目,將是為這個訂單服務。訂單是次要的,東臺更希望津門技術能在當地設立研究所,如此一來,能大幅度提升東臺的產業技術含量。
  津門技術的投資項目,是東臺招商局深州辦事處今年最大的一個招商引資項目,因為魏小燕曾經在雙譚鎮擔任過副鎮長,所以她便將項目落戶地選擇在了雙譚鎮。
  至于東河光纖,是一家外資企業,集團總公司設在云海,在東臺設立的子公司,主要承擔科技研發及生產制造,項目預測投入資金也超過了五億元人民幣。
  這兩個項目是雙譚鎮目前重點跟進的工作,仲有發突然聽說有變化,自然坐不住了。
  龐景華頓時知道出現了什么問題,方才自己一直推說今年的土地政策收縮,以此來刁難沈薇和秦玉茗,如今招商局便立即用這個借口,與兩個集團分別溝通了一下,從而試圖改變兩個招商引資項目的落地。
  龐景華嘆了一口氣,突然意識到,今晚這個飯局原來是一個鴻門宴,他在想想沈薇和秦玉茗冷靜倨傲的態度,原來是有準備而來。
  方志誠見龐景華臉色有變,心中冷笑不已。
  招商局盡管不是權力部門,但掌握著影響各鄉鎮的政績來源,即大項目的分配權。隨著東臺招商局的招商實力不斷提升,對哪個項目落戶到哪個鄉鎮有著絕對的話語權,同時,如果認定哪個鄉鎮不適合大項目落戶,只需要給投資方捎一句話,便能影響最終的結果。
  方志誠在下午的時候,吩咐魏小燕安排人給津門技術和東河光纖這兩個投資方透露了消息,雙譚鎮最近土地政策收緊,可能需要更改落戶鄉鎮,重新進行項目選址。
  兩個投資方當然不樂意,下午便詢問雙譚鎮的黨委書記仲有發,有關事情的始末。仲有發聽了之后,隨即坐不住了,便給招商局打電話。魏小燕便推說,此事應該由李卉進行負責,而李卉一直關著手機,仲有發始終打不進電話。直到方才,李卉才開了手機,仲有發終于打入了電話,所以李卉才出了包廂接聽電話。
  龐景華臉上露出尷尬之色,不知如何回答黨委書記的質問,苦笑道:“這其中想必有什么誤會,還請仲書記放心,我一定會妥善解決好此事,等晚點再給您回電話。”
  掛斷電話,龐景華將手機遞給李卉,如同換了一個人一般,滿臉堆笑。
  方志誠坐在位置上,沒有任何反應,仿佛忘記了剛才龐景華提議要“令狐沖”的事情。龐景華心中暗自懊悔,方才不應該那么囂張,方志誠畢竟是一個正科級干部,自己見他有點年輕,難免才會生出怠慢之心,卻沒有想過,這么年輕的正科級局長,肯定有自己的獨到之處。當下只能賠笑臉,希望方志誠能消除心中的芥蒂。
  龐景華也卻是有點坐井觀天了,東臺官場消息稍微有點靈通的人,誰不知道有一個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招商局長,敢跟前后兩任縣委書記搶功勞?
  龐景華畢竟在官場混跡多年,知道忍一時風平浪靜的道理,他坐下之后,突然拍了拍胸脯,保證道:“方局長,剛才我跟仲書記溝通了一下,之前我得到的消息有誤,關于雙譚鎮的土地政策,還是一如既往,不會有任何改變和問題。所以沈總和秦總的項目,沒有問題,而且我們雙譚鎮一定會提供最大的優惠。”
  秦玉茗見龐景華的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彎,雖然猜不出真正原因,但隱約也知道跟方才接的那通電話有關系,便笑道:“既然龐鎮長承諾了,那么在此我代表玉茗傳媒集團,謝謝你了。”
  “不要謝我,應該謝謝方局長。”龐景華如同變色龍一般,瞬間卑躬屈膝,換了一副面孔。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雖然不喜歡龐景華這種趨炎附勢、色厲內荏的小人,但又沒必要與這種人過多糾纏,既然事情達到預想中的效果,那就沒有必要再抓住他的小辮子不放。方志誠轉過身低聲與李卉耳語幾句,李卉拿著電話出了包廂,顯然是解決津門技術與東河光纖的問題去了。
  李卉再次回到包廂,未過多久,龐景華手機收到了一條短信,是由仲有發傳來的,“景華同志,津門與東河的兩個項目,危機已成功解決,此事記你大功!記住好好接待招商局的領導,絕不容有失。”
  經過李卉協調,打消了津門技術和東河光纖的疑慮,確定項目依舊還是設在雙譚鎮,而雙譚鎮也承諾一定會配合兩家企業,完成好項目的前期籌備及后期落成。
  龐景華身上再次出了一層冷汗,若是方才自己應對不當,恐怕短信的答案會截然相反,功勞必定會變成懲處。
  從自己的立場而言,方志誠雖說看似給自己一個教訓,但結果也算是給自己送了個順水人情,在仲有發心中,給自己加了不少分數。龐景華不禁五味雜陳,暗忖方志誠手段也是極為巧妙**。
  今晚也談不上是鴻門宴,只是個中的波折太多,讓他在極短的時間內,內心承受了跌宕起伏。
  也罷,將玉茗傳媒集團的項目,當成最為重要的一件事情來辦吧。龐景華心中再也沒有其他任何雜念,徹底想清楚了事情的厲害關系。R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