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293 招商局也有權力

鄒郁被提拔為縣政府辦公室副主任,沒有受到任何阻礙,一步之下,便從副科級走到了正科級。144-書院-無彈窗www.booksrc.net》她的主要工作任務是,協助常務副縣長,對接招商引資的相關工作。
  不過,盡管本次工作調整非常低調,但此事還是在縣政府還是引起了不小的波瀾,畢竟論資歷和能力,理應往上走一步的,應該是常務副局長李卉,而不應該是鄒郁。事出反常必有妖,此事也更加坐實了鄒郁是孫偉銘情婦的謠言。
  不過,鄒郁一點也不在乎流言蜚語,女人在官場混跡,資歷和能力都是其次,關鍵是要擅長運用好身體這個本錢。雖然試圖抹黑戚蕓的形象,那個陰謀沒有得逞,但讓戚蕓主動要將自己調出招商局,這也未嘗不是峰回路轉的好消息。
  頂替鄒郁位置的新任副局長,名叫韋西,原本縣財政局年輕正股級干部,是戚蕓很看重的人才。經過這番變動之后,招商局的班子基本穩定。同時,方志誠也感激戚蕓的布局,如此一來,招商局四名副局長之中,也只有一個熊德超是孫偉銘的人,自己對招商局的控制力大為加強。
  戚蕓通過平衡的策略,幫自己巧妙布局,踢掉了鄒郁之后,留給招商局一個干凈的環境,這樣便有助于方志誠工作起來得心應手。
  方志誠還是十分感激戚蕓的良苦用心,畢竟鄒郁設計陷害了戚蕓,戚蕓反而升她一級,這是常人很難理解的想法。
  有時推波助瀾也能起到壓制的異曲同工之效,她推了一把鄒郁,究竟是利還是弊,短時間內還看不出來。但從方志誠的角度而已,鄒郁離開了招商局,使得招商局的氛圍煥然一新,少了一抹瘴氣。
  轉眼入了秋,天氣變涼,陰雨天也變多了,細雨霏霏,方志誠沒有打傘的習慣,回到辦公室的時候,外套上面蒙上了一層水霧,他輕輕地撣了撣,從口袋里掏出了紙巾,矮下身子將皮鞋上的幾個泥點給擦掉了。
  剛坐下沒多久,座機響了起來,方志誠接通之后,微微一怔,連忙笑道:“老板,有什么吩咐?”
  宋文迪給方志誠打電話的次數很少,今天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跟自己商量。
  只聽宋文迪緩緩道:“你準備什么時候回市委?”
  方志誠苦笑道:“我是你的兵,你說我什么時候回來,我就什么時候回來……”
  宋文迪微笑道:“昨天老邱過來找過我,認為你在東臺的時間雖然短,但連連獲得了大功勞,如果組織部門不給你獎勵的話,實在太過意不去了。”
  方志誠心頭一熱,最終卻是謙虛地笑道:“這都是招商局全體工作人員取得的成績,不能只算在我一個人身上。”
  “可是啊!”宋文迪伸手抖了抖手邊一份文件,感嘆道,“縣委那邊專門發了一份文件,幫你爭取功勞呢。”
  “啊?”方志誠感覺到有點奇怪,苦笑道,“我怎么沒聽說過這件事?”
  宋文迪淡淡道:“這份文件是以縣委組織部的口吻來寫的,文件中認為齊氏集團和黃金街項目能落戶東臺,都離不開你的功勞,希望市委能夠給你相應的表彰。從文件字里行間流露的語氣來看,是希望市委組織部給你更加廣闊的平臺,用以展示才能。”
  方志誠撓了撓頭,大約猜明白了些什么,嘆道:“他們是想,間接地把我從東臺趕走啊……”
  與戚蕓處理鄒郁的方式一樣,孫偉銘用了相似的招術,他沒辦法名正言順地將方志誠從招商局剔除出去,那么就用更為巧妙的方法,將方志誠調離招商局。
  孫偉銘安排縣委組織部寫下這份文件,充分肯定了方志誠的作用與才能,同時認為,方志誠是市里的年輕儲備干部,有了這么一份閃亮的履歷,完全可以借此晉升。
  人在仕途之中,不就是希望的步步高升嗎?孫偉銘滿足方志誠,讓他獲得了足夠的政績,市委重新接收方志誠,并在市委平臺給他提供更好的職位。看上去結果更加利于方志誠,但其實是孫偉銘為自己作打算,方志誠離開了招商局,那么東臺剩下的一切,都將重歸他的手中,這便是在合適的時候,對政敵進行適當地推波助瀾的妙用。
  簡而言之,看似是幫助對手晉升,事實上卻是通過調整對手的崗位,為自己更好的布局謀劃。
  宋文迪點了點頭,道:“你怎么看的?”
  方志誠苦笑道:“我怎么看不重要,重要的是老板,您怎么看?”
  宋文迪笑了兩聲,道:“我怎么聽老邱說,你想在東臺再呆一段時間?”
  方志誠沉默片刻,沉聲道:“東臺招商工作方有起色,讓我現在離開,心有不甘。”
  “不過,東臺的確平臺太小了一點,盡管可以磨練自己,吸取基層經驗,但不是久留之地。這份文件已經足以讓你在東臺任上的履歷足夠耀眼,若是回到市委,你可以在其他崗位,一樣獲得成功。”宋文迪語重心長地勸說道,他對方志誠很了解,這是一個很有責任心的年輕人。東臺招商局在他的手上一步步起步,他又如何舍得將之拱手讓人?
  不過,漫漫官路,偏安一隅,終究不是良策,方志誠應該多接觸其他的領域,這樣才能使他的經驗更為豐富,更好地幫助其成長。
  方志誠聽宋文迪的意思,是想將自己調回市里,他嘆了一口氣道:“老板,能不能再給我一段時間?”
  宋文迪笑了笑道:“罷了,既然你你這么舍棄不下東臺,那么就讓在東臺折騰一下吧。不過,時間是有限的,等到合適的時機,你必須回到銀州……因為,我需要你的幫助……”
  聽到“我需要你的幫助”這句話,方志誠心頭一暖,宋文迪這句話說明了兩人之間的關系。
  宋文迪不緊不慢地繼續說道:“你在東臺的表現十分優異,在未來三年,東臺對銀州的重要性也越發突出,你留在東臺,也不是壞事。至于,如何獎勵你近期招商引資出色的表現,我會跟老邱繼續商量一下,然后給東臺縣委組織部答復的。”
  方志誠心中一喜,他知道宋文迪這算是委婉的表態,讓自己在東臺繼續干一兩年。從宋文迪的角度出發,更希望方志誠回到市委,畢竟有個心腹干將在身邊,做什么事都得心應手一些。盡管小余的能力不錯,但與方志誠相比,宋文迪還是缺少了一種信任感,很多事情不會完全放心交給小余辦理。
  掛斷了宋文迪的電話,方志誠托著下巴思考許久,孫偉銘為了將自己從東臺趕走,可以說是無所不用其極,甚至連“吹捧”的手段也用上了。不過,這也加深了方志誠留在東臺的欲望,你讓我走,我偏不走!
  從宋文迪的話語中,方志誠還聽出了弦外之音,恐怕自己很快要面臨市委組織部的考察了,按照自己的猜測,自己極有可能行政級別會再度提升,那便意味著成為副處級干部,依然留在東臺的話,很有可能是副縣長職務。
  孫偉銘使出的小聰明,也算是偷雞不成蝕把米,白費了心思,為方志誠的晉升作了嫁衣。他根本沒想到方志誠不打算回市里,而是想繼續在東臺作出一番成績,于是便使得聰明反被聰明誤。
  推波助瀾是一把雙刃劍,若是使用不當,反而會傷害自己。
  當然,這主要在于孫偉銘不夠深刻地了解方志誠。方志誠進入官場才三年,外表看似穩健,但其實內心很驚惶,因為他很多地方還不夠成熟,尤其是在資歷和經驗方面,這是他的短板。所以方志誠才會下定決心,要在東臺熬足了資歷,然后再另作打算。
  方志誠還很年輕,有足夠的時間打磨自己,而高速發展中的東臺正是最為適合他的平臺。
  方志誠努力地搖了搖頭,將雜念從腦海中全部摒除,然后一件一件地處理事務。東臺招商投資服務有限公司,經過前期的業務拓展,已經為十多家企業提供了信貸服務。不過,在業務拓展過程中,他還是發現了不少問題,東臺招商投資服務有限公司最大的對手是“地下錢莊”,利用高利貸的方式,為小企業的老板提供資金,從而大肆牟利。
  地下錢莊發出的貸款,速度快,流程簡單,無需抵押,比起政府部門提供的信貸,更能解燃眉之急。所以招商公司在拓展業務的過程中,便面臨著些許尷尬。
  地下錢莊的問題,其實在全國各地都是痼疾,藏著很嚴重的風險。不少人因為借了高利貸導致家破人亡。政府也在一直不遺余力地打擊,但卻是屢禁不止。方志誠知道,如果要扭轉現在招商公司業務拓展的劣勢,在優化借貸流程的同時,那還需要對東臺地下錢莊進行一番梳理。
  正愁眉不展間,房門被輕輕地敲了兩下,方志誠下意識喊了一聲“請進”,只見兩位漂亮的少婦推門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