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291 偷雞不成蝕把米

方志誠踢完之后,發現有些不對勁,他也認出了曹彰,暗忖這下事情麻煩了。人家夫妻在房間里鬧矛盾,自己橫插一杠,這算是怎么一回事?
  曹彰摔得頭昏腦漲,只覺得屁股位置傳來劇痛,好不容易清醒了些,見是方志誠站在自己身后,火氣更是高漲,指著戚蕓,罵道:“好啊,戚蕓,現在你還有什么可說的,你的情夫出現了,這是要合謀,謀殺親夫嗎?”
  方志誠不搭理罵罵咧咧的曹彰,伸手扶起了略顯狼狽的戚蕓,輕聲問道:“戚縣長,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戚蕓嘆了一口氣,瞧見鄒郁躲在警衛的身后,搖頭道:“沒什么!我跟老曹鬧了別扭,有了口角。你們離開吧,這是我的家事。”
  鄒郁只怕事情不夠大,笑瞇瞇地走到人群前面,佯作熱情地說道:“哎呀,戚縣長,究竟是什么事啊?夫妻一場,有什么話不能好好說,竟然動手了?”
  方志誠頭腦快速轉動,分析著一切,逐漸理清楚了頭緒,終于意識到可能中了鄒郁的陰謀了。
  鄒郁喊了一幫人,不是為了勸架,而是為了過來看好戲的。而從曹彰的只言片語可以瞧出,恐怕是因為自己與戚蕓關系曖昧的緣故。
  如果事態繼續演變下去,那么只有一種可能,曹彰與自己大打出手,鄒郁看好戲,等到第二日,自己與戚蕓的關系,被鬧得路人皆知。
  自己必須要做出些什么,不然的話,事態繼續發展下去,會一發不可收拾。不僅影響到戚蕓良好的形象,甚至會牽連到她與自己未來的仕途。
  方志誠暗忖這鄒郁也太毒辣了,竟然策劃了這么一起陰謀。
  方志誠突然仰天哈哈大笑了幾聲,這使得場內眾人都有點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十分詫異*地望向他。
  方志誠朝著曹彰所在的位置,走了數步,彎下腰準備扶曹彰,同時抱歉道:“曹大哥,好久不見了。我不知道是你,保護戚縣長心切,所以才會有此舉動,還請見諒。”
  曹彰原本怒火中燒,正準備發飆,只見方志誠擠眉弄眼,朝自己使眼色。他內心一突,意識到有什么地方不對勁。
  方志誠成功將手搭到了曹彰的肩膀上,輕輕地一拉,曹彰便從地上站了起來,方志誠湊到曹彰的耳邊,低聲提醒道:“曹大哥,小心中計!”
  曹彰突然清醒過來,他目光再掃向鄒郁的時候,突然發現這打扮得很妖冶的女人,嘴角的笑容不對勁,看似關心,其實是在看好戲。
  鄒郁輕咳一聲,旁敲側擊地挑撥道:“這么晚了,你們究竟為什么事情爭吵呢?要不說出來,咱們幫你們調和一下?”
  方志誠很快地回擊道:“鄒局,這是別人的家事,我們不好插嘴吧。”
  鄒郁挑了挑眉,笑道:“方局,這就是你說的不對了。若是他們能解決家事,為何要鬧到辦公室來?雖然現在是下班時間,但這里可是辦公室,鬧大了,后果可不堪設想,嚴重影響到咱們政府的形象。”
  方志誠冷笑了一聲,道:“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莫非鄒局,你想煽風點火,把事情鬧大了,才肯善罷甘休?”
  曹彰聽著方志誠與鄒郁唇槍舌戰,內心突然一驚,暗忖莫非今天給自己打電話的,便是這個叫做鄒局的女人?他有種不好的預感,自己怕是被人利用了。
  戚蕓站在一旁,她不好多說什么,畢竟不知道曹彰的心思,若是自己說了什么,激怒曹彰,那樣效果反而不好。官場最怕惹來是非,自己的私生活若被有心人傳播,是極為不利的。所以她不發表任何話,是最正確的方法,而且方志誠趕到現場了,他可以站在自己的角度,替自己說話。
  曹彰冷靜下來,揮了揮手,臉上突然擠出了笑意,“不好意思,今天讓大家見笑了。我和戚蕓不過是因為瑣事發生了口角,驚動了大家,那是我的不對。”
  鄒郁見曹彰突然退了一步,不僅內心一緊,這原本只差最后一把火的風波,竟然沒有鬧大。鄒郁突然意識到了,定然是方志誠提醒了曹彰,讓他誤以為自己中了圈套。曹彰這才果斷地安靜下來,不再繼續爭吵。
  場面一下冷了下來,眾人繼續呆著,也就沒有任何意義。鄒郁臉上露出了些許失落之色,苦笑道:“既然沒事了,那我們就先走了。”
  方志誠也跟著走出去,并喊住了鄒郁,“鄒局,我們找個地方說幾句吧。”
  鄒郁點了點頭,跟著方志誠來到了院內一棵樹下,心中暗自琢磨,方志誠要跟自己說什么呢?極有可能是讓自己不要把今天的事情說出去。
  “有什么事,請說吧!”鄒郁給方志誠拋了個媚眼,伸手撫了撫劉海,嬌笑道。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目光一閃,低聲道:“今天的事情,是不是你整出來的?”
  鄒郁內心一震,暗忖這方志誠也太敏感了,她臉上露出莫名其妙之色,疑惑道:“什么意思?”
  方志誠冷笑道:“曹彰是你喊過來的,那幫警衛也是你帶上去的,你的目的是想搞臭戚縣長的名聲!”
  鄒郁退了兩步,臉色泛白,突然意識到自己失態了,她咬著紅唇,反駁道:“你不要胡說八道。”
  方志誠臉上露出憤怒之色,低聲道:“鄒郁,我警告你一次,你的那些臟事,東臺有幾人不知曉?以后如果再敢打什么歪主意,我一定要你加倍奉還。”
  “你!”鄒郁沒想到方志誠如此直接,眼中流入出惡毒之色。
  方志誠哼了一聲,不再看鄒郁,轉身離開。鄒郁使用的招術,太過明顯了一點,不過這也給方志誠提了個醒。自己與戚蕓的關系,以后要注意保密,否則,終有一天會成為一個破綻,給對手機會。
  鄒郁望著方志誠的背影,不知為何打了個冷顫,她知道方志誠的警告,并非之事說說而已,突然有點后悔之感,因為自己一時的嫉妒,成為招商局長和常務副縣長的敵人,這值得嗎?
  方志誠再次上了樓,曹彰坐在沙發上抽煙,戚蕓坐在辦公椅子上,沉默不語。
  方志誠干咳一聲,進入辦公室,輕輕地拍了拍曹彰的肩膀,問道:“曹大哥,你還沒吃晚飯吧?”
  曹彰點了點頭,望向方志誠的眼神極為復雜,他感覺方志誠的目光語氣都挺自然,頓時更加后悔,覺得自己太過膚淺了,意識到自己被人利用了。
  方志誠拉著曹彰起身,給戚蕓使了個眼色。戚蕓嘆了一口氣,收拾了一下辦公室,三人便在政府大院外找了一家餐館吃晚飯。
  方志誠為了緩解曹彰心中的疑慮,要了一瓶白酒,幾杯酒下肚之后,曹彰郁結的心情緩和了不少。
  “今天下午五點左右,有個女人給我打電話,說戚蕓在外面搞……我也是一時糊涂了,竟然趕到東臺……唉……”曹彰脖子一仰,又灌了一杯,唏噓道。
  方志誠幫著曹彰分析,“鄒郁平常下班走得很早,今天卻是那么晚,我估計定然跟她有關系。曹大哥,事情已經發生了,就不要再糾結,以后你要相信戚縣長才是。”
  曹彰點了點頭,望了一眼冷漠的戚蕓,訕訕地笑道:“你說得沒錯,我太沖動了,今天都是我不對,必須要跟老婆道歉。”
  方志誠見戚蕓始終不搭理曹彰,心中倒是一寬,畢竟若是在自己面前,跟曹彰打情罵俏,自己肯定不好受,便轉移話題跟曹彰喝酒。
  不過,戚蕓跟曹彰的確沒什么話好說,曹彰為自己剛才的沖動自責,也不太敢面對戚蕓,所以喝酒的節奏便猛了些許。
  不一會兒,一瓶白酒便喝完了,又喊了一瓶。曹彰的酒量不錯,方志誠有點醉意,便故意耍了點聰明,讓曹彰多喝了許多。吃完晚飯已經到了十點多,曹彰還沒倒,不過說話開始結巴,方志誠用胳膊扛著曹彰,曹彰不斷地怒罵鄒郁,“那個騷娘們……還說你和戚蕓有一腿……媽的……你是我的小兄弟……盡然胡說八道……”
  方志誠訕訕地笑了笑,安慰道:“曹哥,官場系統都是這樣,互相倒臺,唯恐天下不亂的人太多,你也不用太在意了。”
  曹彰點了點頭,歪著臉看了一眼走在后側的戚蕓,懊惱地說道:“老婆……我對不起你……誤會你了。”
  戚蕓嘆了一口氣,依舊沒有回應曹彰。
  在縣委招待所幫曹彰又開了一個房間,方志誠將他送到臥室,曹彰沾了床,未過多久,口中便發出輕微的鼾聲。
  方志誠幫曹彰蓋上了被子,看了一眼他的皮鞋,與戚蕓笑道:“鞋子就不脫了吧?”
  戚蕓微微一愣,知道方志誠是害怕曹彰無敵的臭腳,輕輕頷首。
  兩人出了臥室,戚蕓終于開口,低聲說道:“最近咱們還是注意點吧,估計不止鄒郁發現了。”
  方志誠下意識摸了摸下巴,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墻,紙包不住火,現在處于風口浪尖,兩人注意保持距離,也在情理之中。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