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290 戚蕓的平衡之策

出了縣委書記辦公室,鄒郁面色有些陰沉,剛進招商局的長廊,熊德超正好撞見了她,笑著打招呼道:“鄒局長,似乎不大開心啊?”
  鄒郁瞪了熊德超一眼,冷笑了一聲,道:“讓開,我沒空搭理你。【風云小說閱讀網www.booksrc.net】”
  熊德超臉上露出尷尬之色,讓開了身位,等鄒郁擦肩而過之后,盯著她蜂腰翹臀狠狠地看了兩眼,嘀咕道:“拽什么拽,不過是老板的情婦而已,嘚瑟個什么勁?”整個招商局,所有人都瞧不起鄒郁,包括看似跟她站在一個陣營的熊德超。
  回到辦公室之后,鄒郁狠狠地用粉拳砸了一下桌面,熊德超的心思,鄒郁哪里不了解。不少次私下接觸的時候,熊德超都故意放出了信號,試圖一親自己的方澤。
  熊德超,也不撒泡尿照照鏡子,瞧瞧自己是什么德行!鄒郁憤憤地想著。
  過了許久,她心情平復了下來,找出通訊錄,在上面找到了戚蕓的家中座機,然后在便簽紙上謄寫好,轉身出了辦公室,沿著街道一路向南,找到一個電話亭,塞了幾枚硬幣,撥通了電話。
  電話鈴聲響了數次之后被接通,對面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您好,請問是?”
  鄒郁捏著嗓音,低聲道:“請問是戚蕓的丈夫曹先生嗎?”
  “對,我是!”曹彰微微一怔,覺得事情與戚蕓有關,語氣格外凝重。
  鄒郁不緊不慢地說道:“你知道戚蕓在東臺的事情嗎?”
  曹彰見對方故弄玄虛,冷聲道:“有什么事趕緊說,不要神神秘秘的,不然我掛斷電話了。”
  鄒郁冷笑一聲,道:“戚蕓在東臺縣亂搞關系,給你戴了綠帽子,你怕是不知道吧?”
  “不可能!”曹彰怒不可遏道,“你胡說八道什么?竟然如此詆毀我老婆!究竟有何居心?”
  曹彰十分理智,他對戚蕓的性格很了解,對男女之事極為冷淡,又怎么可能亂搞男女關系,他第一反應便是有對手故意造謠,想要打擊戚蕓。曹彰也是官場中人,對政治斗爭中無所不用其極的陰謀很敏感,不會輕易上當。
  “哈哈……”鄒郁尖銳地笑了數聲,譏諷道,“你真是太盲目了,我是在提醒你,你卻不識好歹,也罷,我就不自作多情了。你自求多福吧。”
  “慢著!”曹彰嘆了一口氣,“你繼續說吧。至于我信不信,還需要我親自調查……”
  鄒郁暗忖曹彰果然如同所料,男人知道自己的老婆在外面出軌,心中總不會那么舒服,曹彰表明自己信任戚蕓,那也是為自己挽留一點尊嚴。不過,戚蕓極少回瓊金,從這個細節便能瞧出,他們夫妻倆的關系并不是很融洽。
  鄒郁壓低聲音,添油加醋地說道:“戚蕓在東臺與一個男人走得特別近,那就是招商局長方志誠。我經常可以看到兩人親密地走在一起,甚至半夜還發現兩人扔在辦公室里。美其名曰加班,事實上做一些茍且之事。”
  “夠了!”曹彰憤然地掛斷了電話,臉色因為生氣而泛白。曹彰對方志誠有點印象,那次在東臺見過面,兩人還一起交流了許久。沒想到戚蕓竟然跟那個臭小子勾搭在一起了,這讓曹彰感到極其憤怒。
  曹彰與戚蕓一直在商議著離婚,原本曹彰認為過錯方更多地在自己這里,所以他深深地自責,但如今發現一切都是因為戚蕓先出軌了,他很難接受這樣的后果。
  “太過分了!”曹彰在客廳里急不可耐地來回走了數步,一把取過放在桌子上的車鑰匙,然后噌噌地下了樓。
  鄒郁聽著電話里的忙音,她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有種大仇得報的感覺。一場好戲,馬上就要在東臺縣上演了。
  三個小時之后,曹彰驅車來到了東臺縣,將車停靠在縣委大院后,便往戚蕓的辦公室沖去。時間已經下午六點左右,按照戚蕓的習慣,現在肯定還在辦公室加班。曹彰憤怒地推開了門,見戚蕓正在埋頭閱讀文件,冷哼了一聲。
  戚蕓被下了一跳,緩緩地抬起頭,盯著曹彰上下打量一番,疑惑道:“老曹,你怎么來了?”
  曹彰左右四顧一陣,沒有發現什么端倪,朝沙發上重重地一坐,冷聲道:“我過來看看你。”
  戚蕓從曹彰的語氣瞧出些許不對勁,內心也是一緊,起身給曹彰泡了一杯茶,輕聲道:“你先坐會兒,我還有點事情要忙完。”
  曹彰突然抓住了戚蕓的手,戚蕓手不穩,茶杯突然墜落,砸在地板上,咔擦四分五裂了。
  “工作的事情暫時放下,我們好好聊聊。”曹彰格外認真地說道。
  戚蕓看了一眼凌亂的地面,嘆了一口氣,坐在曹彰的對面,**交疊,點頭道:“行,那你說吧。”
  曹彰臉上露出痛苦之色,沉聲道:“戚蕓,我們是不是真的走不下去了?”
  戚蕓搖了搖頭,道:“我也不清楚。或許,我們是應該分開,對彼此都是一個解脫。”
  曹彰自嘲地笑了兩聲,面色突然變得冷厲,道:“戚蕓,你是不是在東臺有男人了?”
  戚蕓觸不及防,暗忖莫非與方志誠的關系被發現了,不過,她表情沒有任何變化,目光淡然地說道:“曹彰,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么?你不僅在侮辱我,更在侮辱自己。”
  曹彰擺了擺手,沉聲道:“我是不是亂說,你心知肚明。你敢保證,與那個叫做方志誠的沒有茍且之事?”
  戚蕓騰地站了起來,指著辦公室的門,臉色漲紅地說道:“請你給我出去!我不想與你再說一句話!”
  曹彰見戚蕓沒有正面否認,臉上露出嘲笑之色,沉聲道:“我不出去!我是你的丈夫,有資格質問你一些關乎道德人倫的事情。如果你今天不老實交代,我會鬧得整個縣政府人盡皆知。”
  曹彰徹底瘋了,隱藏在心底多年的怨氣,在這一瞬間突然爆發出來。他一直想努力彌合夫妻的感情,誤以為是自己的生理原因,導致夫妻感情不融洽,心中帶著深深的自責,如今突然意識到戚蕓可能有外遇,心中的一團火,不可遏制的爆發了。
  戚蕓發現自己面臨困境,她下意識地往后退了兩步,曹彰卻是跟了上來,伸手一抓,拉住了戚蕓的手腕。
  “你想做什么?”戚蕓擰著秀眉,緊張地問道。
  “我能做什么?”曹彰自嘲地笑道,“我們結婚這么多年,我他媽的什么都沒做!”
  戚蕓連退兩步,警告道:“你冷靜一點,這里是縣政府,有什么事情,我們找個地方慢慢說,可以嗎?”
  曹彰狠狠地一拉,將戚蕓摟到懷里,激動地說道:“我不想再說什么了。我現在就要嘗試一下,如果你不排斥我,那說明你心里沒鬼,如果你排斥我,說明你如同我猜的那樣,跟那個姓方的搞到一起了。”
  戚蕓臉上露出了厭惡之色,用力拉了拉手,沒想到曹彰用了很大的力,她根本無法掙脫,只能不斷地提醒道:“曹彰,你冷靜一點,這里是縣政府,鬧大了可就不好了。”
  與此同時,鄒郁正帶著數人,往戚蕓的辦公室摸了過來。等到時機成熟,鄒郁便和一行人沖入辦公室。
  鄒郁想要抓到戚蕓和方志誠的證據,難度不小,不過,她誘使曹彰來到東臺,跟戚蕓大鬧一場,難度卻不大。利用曹彰與戚蕓之間的矛盾,繼而引起謠言,這樣便可以破壞戚蕓的形象。
  鄒郁的目的很簡單,她不寄希望能通過此事將戚蕓拉下臺,但能通過今天的事情,給戚蕓抹黑,讓她的名聲變臭。孫偉銘不是覺得戚蕓是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蓮花嗎,自己要摘掉她虛偽的面目。
  “鄒郁,你們在這里做什么?”
  突然一個聲音從后方飄來,竟嚇了鄒郁一跳,她轉過身望去,心中一喜,“今天太熱鬧了,竟然遇見了方志誠,如果讓曹彰撞到了,事情不怕不鬧大……”
  鄒郁美眸一轉,苦笑道:“我今天下班遲了一點,路過戚縣長辦公室,發現里面有爭吵的聲音,好像有個男人在她辦公室,然后便喊了警衛,以防戚縣長出事。小方局長,你來得正好,跟我們一起去吧?”
  方志誠原本便是過來找戚蕓的,聽說戚蕓辦公室里有爭執的聲音,自然很緊張,不過,他還是表現得很自然,揮了揮手道:“那我們趕緊去吧。”
  離辦公室越近,爭執聲越大,方志誠不知為何有種心慌的感覺,似乎有一把利劍掛在自己的頭頂。
  而鄒郁卻是極其興奮,她原本只是想撞破曹彰和戚蕓兩人爭吵的場面,然后大事渲染,抹黑戚蕓。如今事件之中另外一個主角也出現了,若是曹彰在暴怒之下見到方志誠,又會起到什么化學反應呢?
  只是簡單想想,便讓人極其興奮!
  方志誠迫不及待地推開了門,只見一個人高馬大的漢子,正在對戚蕓動粗。戚蕓如同雨打芭蕉,臉上全是汗水,他哪里還顧得上其他,飛起一腳,將曹彰踹得一個趔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