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29 偷雞不成蝕把米

程母拉著秦玉茗聊了足有一個多小時,只是一開始數落程斌幾句,但隨后便將話題轉移到生孩子上面來。當然,程母的想法觀念很傳統,她認為程斌是男人,風流在所難免,關鍵在于老婆如何要抓住男人的心,而養個小孩,則是一個不錯的方法。男人如果有了小孩,意識到自己身上的責任,這可以讓男人更快地變得成熟,進而收心養性。
  不過,秦玉茗是一名大學教師,哪里那么愚蠢,如今沒有生小孩,若是程斌勾三搭四,自己還有退路可走,若等有了小孩,自己想走,那就太難了。
  秦玉茗不做聲,不代表不氣憤,程母完全從程斌角度思考,讓秦玉茗感到十分痛苦,頓時讓她覺得在這個家庭,自己十分的孤獨寂寞。
  “媽,我累了,明天還得上班,我先休息去了。你說的那些事情,我都聽明白了,等有空會與程斌溝通的。”秦玉茗很有內涵,她依舊保持著溫和的脾氣。
  “要不,這樣吧,我現在讓程斌回來,你們是夫妻,哪能分開住呢?”程母輕聲勸道。
  “別,我暫時還接受不了。不想見到他。如果他回來的話,那我就走。”秦玉茗不容置疑地說道。
  程母知道秦玉茗的脾氣,一開始她不太喜歡這個兒媳婦,因為覺得兒媳婦太漂亮,不過長期相處之后,她發現兒媳婦性格脾氣很好,程斌能取到這么知書達理的老婆,完全就是天大的福氣。見秦玉茗鄭重其事的交代,程母也就沒了把程斌喊回來的想法。
  老太太很精明,知道有些事不能操之過急,這次程斌把秦玉茗傷得太厲害,想要恢復感情,那是欲速則不達。
  秦玉茗在衛生間里洗漱了一陣,回到客廳發現老太太已經進了客房。程母的聲音很高,似乎和程父在爭執什么。程父沒有出面勸自己,顯然和程母有意見分歧。她嘆了一口氣,推開了門,進了臥室。
  “誰?”打開燈之后,突然發現房內多了一個人,秦玉茗嚇得差點叫出聲。
  “嫂子,是我,輕點聲。”方志誠把手指放在嘴邊,暗示秦玉茗不要聲張。
  秦玉茗看清楚是方志誠,也壓低了聲音,輕聲道:“你怎么過來的?”
  方志誠指了指隔壁陽臺,訕訕道:“不放心你,所以過來瞧瞧你。”
  “你……”秦玉茗氣得差點說不出話來,上次兩人單獨在臥室相處,方志誠從陽臺上偷偷溜走后,秦玉茗便知道方志誠有翻陽臺的本事,如今方志誠再次翻陽臺,讓秦玉茗不知該怎么表達,“你膽子也太大了一點吧?樓層這么高,你跳下去,怎么辦?”
  方志誠原以為秦玉茗要責怪自己不知節操為何物,見秦玉茗只是擔心自己的安全,尷尬笑道:“放心吧,早就熟門熟路了。”
  秦玉茗撇了撇嘴,突然發現自己身上穿得太少,連忙找了一個薄毯子,搭在了玉肩,輕聲道:“我沒事了,你趕緊回去吧。”
  “嗯,好的,那嫂子你趕緊休息吧。”方志誠點了點頭,往陽臺走去。
  秦玉茗噗嗤笑出聲,輕聲喊住他,罵道:“呆子,還準備原路返回啊?”
  方志誠好奇地轉身,笑道:“不然呢?”
  秦玉茗對著方志誠招了招手,低聲道:“我婆婆和公公都睡著了。你從正門出去。”
  方志誠拍了一下腦門,笑道:“后門走慣了,倒是忘記走正門了。”
  秦玉茗沒好氣地乜了方志誠一眼,悄悄地拉開房門,見外面沒有人,便將方志誠給放了出去。
  等方志誠出了房門,秦玉茗才輕撫胸口,回到房間。這時手機震動了一下,有一條新的短信,是方志誠發來的,“嫂子,我到家了。”
  秦玉茗想了想,回了一條,“以后再從陽臺爬進來,小心我打斷你的腿。”
  秦玉茗這條短信雖然說得兇巴巴,但字里行間流露著一種淡淡的甜蜜。
  方志誠笑瞇瞇地回復道,“若是知道嫂子有危險,就是丟掉這條命,也在所不惜。”
  “呆子,不要胡說!嫂子不值得你這么做!”秦玉茗眼圈泛紅地回復道。
  方志誠心神也被觸動,猶豫一番,問道:“嫂子,你真的要跟程哥生個小孩嗎?”
  “我也不知道,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秦玉茗幽怨地打下了這些字。
  這一夜,方志誠與秦玉茗聊了許久,方志誠甚至都不知道什么時候睡著的,等從夢中清醒,只見有一條未讀短信,“睡著了嗎,呆子?那就晚安吧。”
  他嘴角露出一絲笑意,這種感覺真的很像在談戀愛,彼此交流著感情,直到半夢中,也在下意識地發短信。
  在床上又躺了半個小時之后,方志誠沖了個涼水澡,現在小區那口水井里打了半桶井水,泡好一壺茶,然后背著運動包,往宋文迪所住的市委家屬區跑去。在樓下做了幾個拉伸動作之后,宋文迪穿著寬松的運動衣出來,跟方志誠點了點頭,便邁開步子,跑了起來。
  等到了玉湖邊,宋文迪才停下腳步,氣喘吁吁地用毛巾擦了一把臉,方志誠從背包取了泡好的茶遞給他。宋文迪喝了一口,問道:“小徐,那邊的事情已經定下來了。因為他年紀還輕,所以想一步登天比較難,給他一個合適的平臺,后期再讓他自己探索吧。”
  方志誠心中一喜,雖然銀州重機內部選拔的消息還沒有公布,但宋文迪若是想要知道消息,還是很方便的。
  “這次內部選拔,是由組織部親自組織,徐鵬他的素質很高,若是公平競爭,不會輸給別人。”方志誠自信地說道。
  宋文迪苦笑著搖了搖頭,低聲道:“小徐的素質的確不錯,筆試分數很高,但卻排在了第四名……”
  方志誠詫異道:“怎么會這樣?”
  宋文迪搖了搖頭,道:“世界上可從來沒有絕對公平的事情。當然,因為我很了解徐鵬的能力,所以便讓組織部去調取了考卷。結果,讓人感到很詫異,小徐有幾條選擇題,竟然被惡意改錯了。”
  “真是卑鄙!”方志誠忍不住說道,若是沒有宋文迪在背后推動,徐鵬恐怕連為何在筆試落選,都不知道。
  宋文迪在方志誠肩膀上拍了拍,笑道:“很令人氣憤吧,不過這在官場中是個很自然的現象。徐鵬的這個職位來之不易啊,你要跟他好好說,讓他千萬要爭氣。銀州重機能否涅槃重生,我可把這個任務交在他身上了。”
  等上班之后,徐鵬在知道消息之后,第一件時間給方志誠打來電話,笑道:“沒想到,運氣不錯,我筆試和面試都發揮不錯,被選為集團副總了。”
  方志誠覺得個中內幕還是得給徐鵬知曉,嘆道:“沒你想得那么簡單,若不是宋書記,你第一輪筆試便被淘汰了。”
  等方志誠說完始末,徐鵬愣住了,原本的開心被壓力給占據,嘆道:“沒想到還有這么一層波折,倒是我太過沾沾自喜了。”
  方志誠提醒道:“宋書記之所以把你送入銀州重機的決策層,是希望你能用自己的力量,推動銀州重機改制,繼而上市。”
  徐鵬沉聲道:“放心吧,我不會辜負宋書記的期望的。當然,也不會忘了方老弟,你的支持!”
  雖然跟方志誠才認識幾天,但徐鵬把方志誠當成了哥們,若不是方志誠相助,他又如何能斗倒馬向南,然后一步登天,成為銀州重機的高層管理員。
  富貴險中求,徐鵬是一個有野心,敢于冒險的人物。商場和官場不一樣,官場講求穩,而商場講求膽大心細,徐鵬很適合在商海折騰,方志誠覺得自己的眼力不會錯,所以不吝嗇推波助瀾,使了一把力。
  最近宋文迪一直在調研,機關和企業都會去看。宋文迪沒有太多基層經驗,他顯然知道這個弱點,所以通過調研更好地了解銀州當地情況,從而鞏固自己的實力。
  上午看了一家互聯網企業,下午參加市婦聯組織的活動。活動結束之后,市婦聯主席曾茹邀請宋文迪留下來參加晚宴。宋文迪心情很好,吃晚飯之后,還在市婦聯招待所三樓參加了舞會。在舞會上,宋文迪展示了出色的舞技,成為舞廳中央的亮點。
  “方秘書,宋書記讓我帶話給您,晚上您可以先回去,他準備住在招待所了。”半個小時之后,一個長相很清秀的美女湊到方志誠身邊,輕聲道,“其實,我們也為您預訂了房間,若是方秘書覺得很累,也可以住在這里……”
  這美女方才與宋文迪跳過一支舞,是市婦聯的一名工作人員。
  按照宋書記的要求,方志誠應該主動離開才是,不過他隱隱覺得不太對勁,皺眉道:“先帶我去宋書記的房間看看吧。”
  美女點了點頭,喊來一名服務員,帶著方志誠上了五樓。服務員輕聲問道:“8508房間是咱們招待所最好的一個房間,省里來的領導,都會安排在那個房間。”
  方志誠推門而入,發現房間裝修得不錯,按照五星級標準打造,設計時尚而前衛,彌漫著一種淡淡的果香,讓人身心很愉悅。他便在房間里檢查了一番。十分鐘之后,方志誠忍不住突然變色,他在臥室壁燈的一個罩子上,找到了一個很小的微型攝像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