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287 可怕的嫉恨之心

邢繼科果然還是坐不住了,主動給方志誠打來電話,并讓他去辦公室坐上片刻。144-書院-無彈窗www.booksrc.net》方志誠取了筆記本,夾在腋下,匆匆往縣長辦公室行去。不知是否因為心境使然,通往縣長辦公室的長廊顯得壓抑而沉悶。相比較于縣委書記辦公室,拜訪縣長的人極少,這也從側面反應了邢繼科現在的處境。
  眾人都知道邢繼科與孫偉銘不合,所以只要不是必須的事情,很少來他的辦公室。一縣之長,做到邢繼科這個程度著實有點寒磣了。當然,在官場中這也是常態,風向隨著權力的高低轉移,若是邢繼科是一個強勢的縣長,也就不會面臨現在的窘境。
  方志誠分析過邢繼科,此人是省派干部,在銀州市政府擔任過副秘書長,一直都是虛職,沒有經歷過基層的斗爭。作為省派干部,眼高于頂,又怎么能容忍被孫偉銘處處壓制,所以他的反抗之心很強烈。
  “心有余而力不足。”這是方志誠在宋文迪的面前,對他的評價。形象地反應了邢繼科的處境,他在能力上跟孫偉銘根本不是一個等級。孫偉銘從基層一步步走上來,在東臺積累了大量的人脈,尤其是在縣政府埋下了許多重要的棋子,不只是戚蕓,多名副縣長都與之有著深厚的感情,豈能是邢繼科輕易能動搖的?
  關鍵在于邢繼科根本沒有謀略手段,與孫偉銘的果斷完全不同,他處理事情往往是虎頭蛇尾,遇到困難往往便執行不下去。
  其實與孫偉銘過招,對方并非沒有一點漏洞,只是邢繼科即使抓住了,也沒有能力改變什么,久而久之,便如同怨婦一樣,只能守在他那小小的辦公室內,放出一些狠話。
  市里對邢繼科原本是寄予厚望的,因為邢繼科有省里的資源,又在市政府擔任過重要職務,理應在東臺縣能一展所長,可惜事與愿違,孫偉銘太過強勢,讓邢繼科變成了一個傀儡。
  邢繼科原本是心高氣傲的,但時間過去許久,他現如果還總是這樣,只會任由孫偉銘變本加厲地削弱自己手中的權力,所以他必須要進行變化。
  依靠省里的資源,顯然鞭長莫及,而市里的資歷也不足以他扭轉局勢,但今天生的一切,讓他眼前一亮。他突然現原來自己身邊,有站在同一個戰壕的人,那就是方志誠。
  邢繼科以前也知道方志誠,但認為他太過渺小了,不過是正科級干部,如何能左右正處級之間的交鋒?
  不過,他現趙國義、宋文迪兩位副部級官員,對方志誠親睞有加,突然意識到自己尋找到了突破口,如果能拉攏到方志誠為自己搖旗吶喊,自己與孫偉銘之間的博弈,勝算將大增。
  招商公司調整方案一事,已經讓邢繼科萌生了這種想法,而黃金街項目考察一事,更加讓邢繼科堅定了信心。
  當然,邢繼科還沒有從思想上徹底改變,他認為方志誠也如同自己一樣弱勢,被孫偉銘打壓,甚至比自己還不如,所以邢繼科是帶著一種拉攏的心態來與方志誠接觸的。他認為,方志誠對自己是有需求的,他只有站在自己這邊,方能抵抗住孫偉銘的威脅。
  方志誠從邢繼科給自己打來的電話之中,能猜出他的心思,知道邢繼科還是將自己擺得高高在上,認為他是一縣之長,所以方志誠應該感恩戴德地向其靠攏,才能做到自保。
  進入辦公室之后,邢繼科正帶著黑框眼鏡,埋頭在批改文件,方志誠不知道他是真忙,還是做樣子,笑瞇瞇地坐在了沙上,靜靜地等候邢繼科。
  五六分鐘之后,邢繼科抬起頭,摘下了眼鏡,歉然道:“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我這邊有幾份文件要處理,尤其是縣教育局今年的采購中標的通知,需要立即讓政府辦處理。”
  方志誠點了點頭,笑道:“沒事,您先忙。”他心中卻是如同明鏡一樣敞亮,有關財政方面的文件,邢繼科的話語權極少,一般由戚蕓全權負責,縣教育局的采購招標通知,最終需要財政撥款,給邢繼科簽字也只是走個形式,哪里需要邢繼科在認真審核?即使審核出現了問題,怕也于事無補
  邢繼科擺出一副自己很忙碌的樣子,有種打腫臉充胖子的嫌疑,他想給方志誠展示出強勢的模樣,卻不知自己畫蛇添足,反而讓方志誠有點瞧不起。
  又等了十分鐘,邢繼科放下了手中的筆,伸了個懶腰,來到方志誠的身側,突然想起了什么,站起身走到門外,喊秘書送了一杯茶過來。
  方志誠微笑著接過了茶杯,放在了茶幾上,邢繼科微笑道:“小方,你在招商局所作的成績,大家有目共睹。一直想找你好好聊聊,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今天咱倆不妨暢所欲言,招商局有相關需求,我一定竭力幫你們解決。”
  方志誠覺得邢繼科這番話好笑,自己都一籌莫展了,還要幫助自己,不過,他還是表現出一副謙恭的姿態,輕聲道:“繼科縣長,招商局一直受到政府的高度關注,尤其是戚縣長十分負責,所以招商局的各項工作開展的十分努力。至于,你所說的成績,那也是整個招商局和縣政府的共同努力使然……”
  邢繼科對方志誠謙遜的態度十分滿意,他起初還有點擔心,認為方志誠是個桀驁不馴的野馬,連孫偉銘都不放在眼里,又豈會輕易能向自己低頭。不過,邢繼科從與方志誠的對話得出,他并非表面上看去那么幼稚,而是一個比同齡人更加沉穩之人,所以也就準備打開天窗說亮話:“其實,現在東臺官場的氛圍并不好,具體原因你我心知肚明。招商局的工作開展得好,勢必要引起很多人的眼紅,所以我擔心你頂不住壓力,才想與你好好溝通。”
  方志誠笑了笑,道:“謝謝繼科縣長的關心,我知道分寸。”
  邢繼科搖了搖頭,嘆道:“你想得還是太簡單了。明槍易躲暗箭難防,招商公司此前的風波,便是一個信號,當初若不是我在縣長會議上使用了緩兵之計,如今招商公司已經由其他部門接手了。”
  方志誠點了點頭,此事他也知道,當初邢繼科的確在縣長會議上幫自己說過話,但那也是順勢而為。邢繼科是為了反對孫偉銘才會那么表態,并非自內心要為招商局說公道話。
  方志誠臉上露出無奈的表情,嘆道:“偉銘書記的想法,很難理解。不過,我還是認可組織的一切安排。如果縣政府真要調整招商公司的歸屬權,那么我一定堅定不移地執行。”
  邢繼科頓時有種無處下口的感覺,他原本想挑起方志誠的怒火,因為他看到孫偉銘與方志誠的矛盾,以為只要稍微撩撥一下,方志誠便會立即表現出對孫偉銘的不滿。然而,方志誠比想象中城府要深得多,他只能采取更為積極的手段。
  邢繼科嘆了一口氣,終于決定主動出擊,沉聲道:“小方,我們需要聯合起來。”
  “聯合?”方志誠露出不解之意。
  邢繼科暗罵方志誠是個狐貍,太狡猾!到這個時候,還裝作不懂,逼著自己主動說出內心的想法。不過,他也知道,如果不挑破窗戶紙,很難拉攏到方志誠,“孫偉銘在東臺大搞一言堂,不停地插手政務工作,現在政府機構辦事效率極低,如果不采取手段,后果不堪設想。所以,我希望你能和我站在一起,共同應對困局……”
  方志誠自嘲地笑了笑,道:“我只是一個招商局長,可沒有那種實力呢,繼科縣長你是不是太高看我了?”
  邢繼科擺了擺手,沉聲說道:“小方,你不用謙虛,雖說你還只是正科級,但對孫偉銘的威脅確實遠遠過了我。我希望你能助我一臂之力。”
  方志誠知道自己已經把邢繼科逼到了絕境,自己若是還不答應,他恐怕是下不了臺了。
  方志誠的眼神突然一亮,整個人的氣息煥然一新,嘴角露出一絲弧度。他壓低聲音道:“繼科縣長,一個人如果沒有足夠的力量,又想打到不可一世的對手,總歸要付出一些代價的。”
  邢繼科內心一沉,目光在方志誠的臉上掃了掃,突然意識到方志誠這才展現出真正的內心,并非那么容易操控。
  “什么代價?”邢繼科手指在沙表面輕輕地點了點,用余光瞄了一眼方志誠,輕聲問道。
  方志誠用手指蘸了點茶水,然后目光飄向辦公桌后面的那把椅子,在茶幾上緩緩寫下了兩字“權力”!
  邢繼科面色微變,拳頭緊緊地捏緊,因為太過用力,甚至忍不住顫抖起來。
  方志誠嘴角浮出微笑,他相信邢繼科應該能夠讀懂自己的意思,而且還會接納自己的想法。邢繼科注定只能是傀儡,如果不反抗,那他就是孫偉銘手下的傀儡,如果想要拉著自己反抗,那么他需要成為自己手中的棋子。
  方志誠很大膽,他以正科級的身份,嘗試控制一個正處級的官員。富貴向來險中求,若是不冒點險,如何能打破現在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