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284 縱覽全局的視野

東臺招商投資服務有限公司正式啟動,方志誠擔任董事長,李卉擔任總經理,完全按照公司化模式運作,盡管也有部分人員仍是政府編制,但只占到百分之十左右,這部分人無一例外都是年輕人。144-書院-無彈窗www.booksrc.net》招商公司的規模迅速擴大,從原有的二十幾人,成長大一百多人的規模。令人感到神秘的是,招商公司還有一個從未見過面的董事,大家透過姓氏猜到她的身份,與銀州葉家有著關系。
  同時,一些謠言在東臺傳播開來,“方志誠極有可能是葉家的女婿”。不過,這個謠言有很難讓人理解的地方,因為宋系和葉系直接的矛盾,是銀州官場人所共知的,方志誠是宋系之人,若成了葉家的女婿,這可是完全違背邏輯的!
  當然,也有人認為這是一個信號,宋系與葉系暫時握手言和的標志。宋系與葉系在爭斗一年多之后,歸于平和,兩派以合作為主,不再爭鋒相對。
  無論是哪種原因,總之東臺成為了銀州最耀眼的一顆明星。
  從去年開始,東臺招商引資屢有突破,不僅招引到了齊氏集團這種世界級的財閥,同時還在云海和深州建立了辦事處。深州的市場拓展工作比想象中要輕松,因為面向的都是具有活力的中小企業,他們對政策很敏感,嗅到東臺的潛力之后,紛紛表示愿意進入東臺成立分公司,甚至還有不少企業,愿意將總部搬遷至東臺。
  深州的各類創新企業流入東臺,最大的優勢在于兩點,第一,對東臺原有的商業結構進行了顛覆,原有的企業均以生產、制造為主,現在東臺經濟技術開發區,聚集了一批有競爭力的高新企業,覆蓋軟件、微電子、計算機網絡、通信技術等領域;第二,這部分創新企業為東臺招商投資服務有限公司提供了潛在客源。招商公司主要以孵化培育企業為目標,因此這些高成長性的企業,無疑為招商公司的成長壯大提供了合適的土壤。
  如果把深州辦事處帶來的企業比作養料,那么云海辦事處帶來的企業那就是種子。云海辦事處展現了強大的招引實力,在半年時間內,便陸續與十多個上億資金的項目達成了合作意向,預計在年內能成功簽下八十多億的項目。
  兩個辦事處分工合作,使得東臺的招商引資成功走出了區域,進入大城市進行競爭。按照方志誠的想法,到明年會將增開辦事處,將兩個辦事處的成功模式引進到其他辦事處。新的辦事處將包括燕京辦事處、溫湖辦事處、瓊金辦事處、南晉辦事處等。
  辦事處的成本并不高,主要以牽線搭橋的作用,但實際帶來的效果,確實讓人感到欣慰,這也加大了方志誠對推動招商網點建設的決心。
  與孫偉銘正面交鋒之后,他再也沒有作出針對性的措施,方志誠知道,這只是短暫的平靜而已,孫偉銘只是等待機會,自己不能輕易松懈。
  讓方志誠心安的是,戚蕓會在中間起到一個過渡作用,她將會站在自己這邊,這樣就避免遇到孫偉銘的突然刁難而措手不及。
  八月底,蔣文嵐一行人來到了東臺調研。市委高度重視,市委書記宋文迪及市長張國鑫兩人均出席陪同,而且省里也派出了常務副省長趙國義及商務局、經貿委等部門重量級人物陪同。
  多了這么多高級別的官員,方志誠自然顯得微不足道了。
  東臺這邊由美女縣長戚蕓負責接待工作,她今天上身穿著白色的短袖襯衣,下身穿著黑色的裹臀短裙,肉色的絲襪配上黑色的高跟鞋,舉手投足間散發著莊重與優雅的氣息。面對領導們的問話,戚蕓落落大方,有條不紊地進行回答。戚蕓的良好形象,無疑為東臺的形象增色不少。
  其實,按照正常的規矩,應該是由縣長邢繼科承擔接待工作,與孫偉銘一起接待考察組,不過孫偉銘顯然不愿意讓邢繼科出風頭,所以便將戚蕓推到了臺前。
  戚蕓也很好地把握住了這次會,在蔣文嵐與眾多領導的面前,展示了她極佳的素質與語言表達能力。
  眾人最終來到匯金商業廣場,蔣文嵐指著東南面的一條街道,笑著與趙國義說道:“趙省長,如果我要那條街,您愿意嗎?”
  趙國義搖了搖頭,笑道:“這可不是我能承諾的,文迪書記,文嵐先生跟你要地了,你的意下如何?”
  宋文迪佯作很為難,然后苦笑道:“實話實說,這個主我還做不得,需要問東臺當地的官員才行。我們對當地的情況不了解,開口承諾容易,后期若是執行不到位,那可是要負責任的。”
  言畢,宋文迪朝著孫偉銘招了招手,笑道:“偉銘同志,文嵐先生這次來考察東臺的實際情況,看重了匯金商業廣場旁邊的一條老街,不知是否可以?”
  孫偉銘眼中露出欣喜之色,連忙點頭道:“文嵐先生要來東臺投資,我們當然歡迎。匯金商業廣場旁邊的這條街,已在政府規劃之中,準備年底進行拆遷改造,后期原本準備做成特色文化古街,若是文嵐先生愿意投資,那是再好不過的事情,政府一定給予大力支持。”
  蔣文嵐笑著點頭,道:“東臺的區位優勢很好,東接云海,西接淮南、南接浙源,交通便捷,是開展商務的絕佳之地。在這里我也給各位領導一個承諾,在五年內,讓東臺多一個稱號,那就是‘黃金之城’。”
  簡單的四個字,黃金之城,讓眾人內心振奮不已。蔣文嵐說的話不多,但卻讓眾人知道,黃金街項目落戶東臺已成定居。
  方志誠跟在后面,他看不清前面發生了什么,不過從眾人臉上的笑容,卻是能讀出好的信息,為了迎接考察組的本次調研工作,東臺縣作了許多準備,只要不出現差錯,那么就不會影響最終的結果。
  不知何時,齊豫來到了方志誠的身邊,用手臂輕輕地拱了拱方志誠,笑問:“心情如何?”
  本次考察活動,齊氏集團也安排了人員加入考察組,齊豫便是代表之一。齊氏集團將是黃金街項目的合作方之一,負責項目的籌建、招商及運營。黃金街若是安排在匯金商業廣場,那么在東臺便構成了一個兼容的項目鏈條,整合資源之后,更具競爭力。
  方志誠聳了聳肩,道:“比想象中要平靜!”
  齊豫微微一怔,嘆道:“你這人真沒勁,聽到黃金街項目落戶東臺這么好的消息,竟然無動于衷。”
  方志誠長吁了一口氣,冷靜地說道:“在沒有簽合同之前,一切都會有變化,還沒到真正歡欣鼓舞的時候呢。”
  齊豫撇了撇嘴,啐道:“真會裝深沉。”
  方志誠笑了笑,看了一眼齊豫,道:“在這件事情上,我得代表東臺感謝你。如果沒有齊氏集團的支持,東臺要拿下這個項目很難。”
  方志誠這是說的肺腑之言,如果單憑東臺一個縣級政府去競爭,根本無法吸引蔣文嵐的目光。齊氏集團帶著東臺的四十億項目,去與蔣文嵐洽談,如此一來,才堅定了蔣文嵐的決心。
  齊豫瞄了方志誠一眼,微笑道:“正如你所說的,齊氏集團需要與政府合作,形成一個整體,在大陸發展才更加順利。蔣文嵐先生不僅看重的是齊氏集團,更看重的是東臺的潛力。”
  方志誠點了點頭,目光瞄向遠處幾位領導站立的位置,沉默不語。齊豫從側面望過去,發現方志誠其實很帥氣,皮膚很黑成小麥色,個子很高,臉頰瘦削,眼睛不大,但炯炯有神。
  方志誠感覺臉上火辣辣的,有種被窺伺的感覺,轉頭看了一眼齊豫,正好與她目光交匯,下意識摸了摸左頰,笑問:“怎么了?”
  齊豫臉色漲紅,連忙低下頭,搖了搖頭,笑道:“沒什么……”
  考察活動結束,眾人在縣委招待所參加酒宴。方志誠只是科級干部,不過考慮到他是黃金街項目的推動者,縣委辦還是吩咐方志誠也參加了這個酒宴。
  人員比較多,所以酒宴分成了兩個包廂,考察組的重要客人及省市兩級的領導成一大桌,被安排在一個包廂,另外兩桌人被安排另外一個包廂。
  與方志誠同桌的人,至少也是副處級以上,對方志誠這個年輕人顯然有點輕視。倒是宋文迪的秘書小余坐在方志誠的身邊,不時地跟他交流兩句。方志誠與其他人不熟悉,也就樂得清閑,不時地與小余說兩句話,了解一下現在市委的動態。
  飯局進行了半個小時左右,蔣文嵐與寧香草等人一同走入方志誠所在的包廂。在寧香草的帶領下,他們一起來到方志誠的這桌。寧香草先敬了一桌人之后,與方志誠單獨舉杯,輕聲笑道:“志誠,好久不見。”
  蔣文嵐也發現了方志誠,走了過來,拍了拍方志誠的肩膀,笑著評價道:“你是個不錯的年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