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283 黃金街項目立功

在官場之中,有時候需要有一醉方休的勇氣與覺悟,方志誠也不能免俗,為了表達自己內心的感‘激’,在陪同文鳳和葉明鏡時,他放得很開,結果自己怎么離開酒桌,回到辦公室都不知道。
  到了五點左右,方志誠才悠然醒轉,他躺在沙發上,身上蓋著一條薄薄的毯子,頭痛‘欲’裂,每呼出一口氣,仿佛都是酒‘精’的味道。起身倒了一杯水,他喝了一大口,感覺稍微好了一點,然后又躺了一會兒,努力想讓自己回憶起中午的情形,依稀記得是邢繼科將自己送回辦公室的。至于,兩人說了些什么,方志誠有點不太清楚。
  方志誠不禁有點暗自后悔,不應該喝得那么多,若是失言了,那可就不妙了。
  又躺了許久,房‘門’被敲開,李卉走了進來,見方志誠醒了,問道:“方局,快到下班時間了,要不喊老郭開車送你回去?”
  方志誠支撐起自己的身體,對著李卉點了點頭,笑道:“那就麻煩卉姐了。”
  李卉見方志誠站不穩,她走過去托了方志誠一把,方志誠感覺胳膊下面軟綿綿地,意識到自己的胳膊頂住了李卉的‘胸’部,他側臉盯著李卉望了一眼,發現她沒有在意,自己也就沒有多想。
  上了轎車,方志誠坐入汽車的后排,郭勁遠將車窗打開,讓方志誠躺得更加舒服一點。李卉原本打算離開,見方志誠四仰八叉的,心中不放心,便坐在了副駕駛。十來分鐘之后,轎車便抵達了方志誠所住的那條街道,轎車已經開不進去,郭勁遠和李卉一起將方志誠送到了住所。
  “鑰匙在我的包里。”方志誠提醒李卉,腹中又傳來一陣不舒服,連忙找到墻角嘔了一陣。
  李卉在包里翻了一陣,找到了鑰匙,然后開了‘門’,她還是第一次來到方志誠住的地方,見院內別有‘洞’天,倒是感嘆了一陣。將方志誠扶上‘床’,李卉在屋內找了一陣,發現沒有熱水,便幫方志誠燒了熱水,然后又幫方志誠脫掉了衣服。
  忙完了一切,已經到六七點了,李卉這才與郭勁遠離開方志誠的住所。兩人走了一陣,迎面正好走來一個熟悉的身影,李卉微微一怔,暗忖那不是常務副縣長戚蕓嗎?
  戚蕓也見到了李卉,微微一怔,臉上火熱一陣,不過很快反應過來,與李卉點頭笑道:“李局長,你好。”
  李卉疑‘惑’道:“戚縣長,莫非也住在這邊嗎?”
  戚蕓搖搖頭,笑道:“我一個朋友住在這邊,晚上我過來,與他商量點事。”
  “朋友?”
  李卉心中狐疑,不過沒有表現出來,笑著說道,“那還真巧。方局長也住在這片兒,他今天中午接待時喝多了,我們送他回來的。”
  戚蕓淡淡地笑了笑,輕聲道:“哦?原來志誠同志也住在這里啊?我今天也聽說了,他陪鄧市長、文行長他們吃飯時,喝了不少酒,我今天下去視察了,所以沒能參加。也不知他現在如何了?醉得嚴不嚴重?”
  李卉搖了搖頭,笑道:“睡了一下午,現在好多了。戚縣長,您有事,先忙,我們也回去了。”
  戚蕓點了點頭,緩步往里走,兩分鐘之后,她轉過身,確定李卉與郭勁遠已然離開,她加快步伐,往目的地快步行去。
  上了轎車,李卉內心忽上忽下的,盡管戚蕓掩飾得很好,但她的第六感告訴自己,戚蕓今晚出現在這里,絕對不同尋常。
  莫非戚縣長與方志誠有什么……
  李卉連忙打消這個匪夷所思的想法,其一,戚蕓與方志誠是上下級關系,其二,戚蕓是有夫之‘婦’,其三,戚蕓的‘性’格很冷,而且比方志誠大好幾歲。
  給出了好幾個理由之后,李卉還是在懷疑,她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將這個秘密隱藏到心底,畢竟如果透‘露’出去,不僅會影響到戚蕓,更會影響到方志誠的前程。
  戚蕓進了屋之后,見方志誠躺在‘床’上,她嘆了一口氣,怨念地說道:“你的酒量又不好,怎么喝了這么多?”
  方志誠翻了翻身體,苦笑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文行長和葉總遠道而來,我總得表達一下心意才行
  火影同人之偽鳴人全文閱讀戚蕓臉上‘露’出苦笑之‘色’,道:“在東臺縣,人人都說我是個工作狂,其實你比我更加拼命!”
  方志誠笑了笑,輕聲道:“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如果我是一個不務正業的小流氓,又怎么能博得戚縣長的芳心呢?”
  “喝了這么多酒,怎么嘴巴還這么利索!”戚蕓白了方志誠一眼,道,“今天發生的事情,我雖然沒在現場,但也聽說了,你把偉銘書記氣得夠嗆……”
  方志誠“哦”了一聲,‘露’出無奈的表情,感嘆道:“你是怎么看的?擔心我,還是關心孫偉銘?”
  戚蕓笑了笑道:“我也不知道,現在我就是個中間派,真心希望你們能化干戈為‘玉’帛。對于你倆,我還是很了解的,都是一心一意為東臺的發展盡心盡力,只是手段各不相同。你們是否能嘗試改變,互相包容一下對方?”
  方志誠緩緩地搖了搖頭,輕聲道:“戚縣長,你的出發點是好的,但你認為我即使妥協了,偉銘書記會是那種輕易放手的人嗎?”
  戚縣長微微一怔,淡淡道:“的確!偉銘書記是一個很強勢的人,只要他作出的決定,絕不會輕易地讓步。”孫偉銘既然已經準備染指招商公司,即使暫時的讓步,那也只是虛晃一槍,他是一個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人,對此戚蕓十分了解。
  方志誠從戚蕓的語氣中聽出了關切之意,伸手捏了捏她的手腕,自信地笑道:“放心吧,我不是那么好欺負的人。既然孫偉銘故意針對我,那么我自然會以相同的方式,反擊回去。”
  戚縣長點了點頭,方志誠也的確是這么做了,而且經過這件事,孫偉銘暫時會安靜下來,畢竟方志誠展現出來的實力,不容小覷。換作自己或者孫偉銘,都無法請動如文鳳和葉明鏡這樣重量級的人物,而方志誠卻是做到了。
  由此可見,方志誠手中的王牌,不僅僅是宋文迪,而且肯定還有其他手段。
  戚蕓給方志誠重新倒了一杯溫水,方志誠喝了之后,胃部舒服了許多。
  戚蕓接過了水杯,突然嘆了一口氣,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道:“志誠,我想好了。……我會站在你這邊的……”
  方志誠愕然半晌,很是意外,他希望戚蕓只是置身事外,不禁苦笑道:“為什么?”
  戚蕓輕嘆了一聲,莞爾一笑,道:“因為我是你的‘女’人……這個理由足夠嗎?”
  方志誠‘露’出不信之‘色’,他對戚蕓很了解,戚縣長可不是感情用事之人,她定然作了各種判斷,才會作出決定。
  孫偉銘是戚蕓的伯樂沒錯,但隨著他成為市委書記,的確在某些方面所為,很值得商榷。在其位謀其職,孫偉銘過度‘插’手政fu工作,為身為常務副縣長的戚蕓也帶來了諸多麻煩。經常通過了縣長辦公會議的決定,因為孫偉銘的緣故,被打回原點,如此一來,便形成了辦事效率拖沓,遠沒有以往那般高效。
  戚蕓是下派官員,她的組織關系在省里,因此也就沒有其他官員的站隊需求。戚蕓很感‘激’孫偉銘對自己的提拔,同時她也對孫偉銘膨脹的野心感到擔憂。如今因為方志誠的緣故,她開始逐步改變想法,試圖遠離孫偉銘,因為她對孫偉銘的管理方式,在心底難以認同。
  招商公司調整方案再也沒人提起過,仿佛從來沒有發生過一般。
  到了月底,縣人事局的官方網站上多出了東臺招商投資服務公司崗位需求,共計三十個崗位。崗位主要包括,財務、運營、企劃、人事、財務等部‘門’的管理層‘精’英,業務代表、客服代表、行政人員等基層人員,招聘條件要求比較高,同時薪酬待遇也遠遠超過了一般的事業單位。
  東臺招商投資服務有限公司的辦公地點暫時安排同一棟大樓內,對外還屬于招商局的一部分,但工作人員的數量實際已經超出了招商局。預計到了年底,還會增加近百名員工。方志誠計劃將招商公司未來的辦公地點設立在齊氏集團新建的商業項目之內,現如今找了個臨時辦公場地,也只是發展中的權宜之計。
  招商公司最終肯定是要與招商局進行完全的分離,成為一個具有市場競爭力的投融資平臺。不過,飯要一口一口地吃,路要一步步地走,很多時候需要沉淀與積累。
  而齊氏集團的商業項目,已經呈現出基本輪廓。兩棟標志‘性’的建筑,佇立在城中與城東。東臺城中的匯金商業廣場,定位為高端商務貿易,而城東以超五星酒店及配套休閑娛樂為主,齊氏集團展現出了超強的運作能力,項目還沒有落成,已經吸引大量的品牌商入駐。一旦成功‘激’活,將瞬間提升東臺的商業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