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5)      完本感言(01-1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5)     

步步高升281 路要一步步地走

周三上午,一輛瓊金牌照的商務車和兩輛銀州牌照的轎車停在縣委大院門口,孫偉銘早已等候多時,從商務車內走出一名氣質脫俗的女官員,而從兩輛轎車內分別走出的是一名氣度沉穩地中年男人,和常務副市長鄧博宇。
  孫偉銘臉上堆滿了笑意,輕聲嘆道:“鄧市長與兩位來到東臺視察,怎么沒有提前招呼一聲,也好讓我們提前做好準備。”
  華夏銀行行長文鳳和遠海集團的董事長葉明鏡兩個重量級人物,親自來到銀州,這是一個極具轟動性的事件,但偏生事先沒有一點消息透露,直到半個小時之前,孫偉銘才接到了市委的通知,他才慌張地張羅接待事宜。
  鄧博宇揮了揮手,笑道:“此事也是突發的,我聽說東臺招商局弄出了花樣,自己注冊成立了公司,便過來取經,學習學習。”
  孫偉銘內心一突,大致有了判斷,文鳳和葉明鏡定然是方志誠搬來的救兵。他表面上不動聲色,但內心卻是頗為不滿,方志誠用一種無聲的抗議,讓他丟掉了主動權。孫偉銘遠沒有想到,方志誠的能量這么大,能請動正廳級干部文鳳和淮南名列前茅的財閥大亨葉明鏡。
  站在孫偉銘身側的縣長邢繼科,心中卻是敞亮,前兩天的縣長會議上,討論調整招商公司管理權一事,終于有了后續連鎖反應。招商局長方志誠絕不可能允許,自己辛苦作出來的成績,拱手讓給他人。
  邢繼科與孫偉銘交鋒許久,一直落于下方,今天心中帶著一個看好戲的心情旁觀。
  眾人進了縣委大會議室,圍著圓桌相繼入座。
  坐下之后,鄧博宇捧著茶杯,笑著介紹道:“東臺縣這兩年發展勢頭迅猛,去年齊氏集團將項目落戶到東臺,開了個好頭。預計今年在招商引資工作方面,在全市將會位居前三甲。今天過來,是陪同文行長和葉總,調研東臺招商投資服務有限公司的具體情況,下面是不是能由偉銘同志給我們介紹一下。”
  孫偉銘將目光瞄向邢繼科,微笑道:“由邢縣長來介紹一下吧。”
  邢繼科暗自低罵了一句老狐貍,幸好自己做了準備,對東臺招商投資服務有限公司的基本情況還是很了解,不然被孫偉銘陰了一記。孫偉銘是市委書記,邢繼科是縣長,招商局是縣政府下屬單位,匯報工作理應由邢繼科來負責。不過,孫偉銘此前一直插手政府工作,幾乎將邢繼科架空,若是換做其他人,恐怕早已是聽之任之,對一些事情不會重點關注。
  但邢繼科也非常人,盡管孫偉銘手伸得很長,不過他對縣政府的各項工作還是做到了心中有數。
  邢繼科抬了抬眼鏡,緩緩介紹道:“東臺招商投資服務有限公司于今年成立,注冊資金為兩千三百萬,上個月進行了一次融資,現在增加到三千三百萬,目前員工有三十多人,會員以縣內企業為主,達兩百多家。其實,文行長和葉總對招商公司的情況很熟悉,之前我們東臺招商局已經跟你們接觸過多次,并簽訂了相關的合作協議。”
  文鳳點點頭,輕聲道:“沒錯,我的確對招商公司很了解,也對它十分重視,所以才會來實地調研。不知招商局的小方在何處?我們怎么沒見到他?”
  邢繼科瞄了孫偉銘一眼,只見他臉色籠罩了一層陰霾,低頭不斷地喝茶,心中怕是不太好受了。邢繼科笑道:“我已經安排人通知方局長,等會便能過來。他是東臺招商投資服務有限公司的關鍵人物,從他口中,你們可以得到更為準確的信息。”
  言畢,邢繼科湊到孫偉銘的耳邊,低聲詢問道:“是不是要請志誠同志來一趟?文行長和葉總,顯然是為了他而來。”
  孫偉銘點了點頭,伸手招了招,安排人去喊方志誠迅速趕到縣委大會議室參加座談。
  等了十分鐘,方志誠并沒有到來,文鳳和葉明鏡都有些焦急,鄧博宇臉上有點掛不住,催促道:“志誠同志,他怎么還沒來?”
  這時從門口走入一人,正是剛才去喊方志誠的,他臉上露出苦澀之意,走到孫偉銘的身邊,低聲道:“方志誠不肯過來?”
  “什么?”
  孫偉銘眉毛挑了挑,意識到這是方志誠故意使然,尷尬的神色只是一閃而過,笑著解釋道:“不好意思,我也才剛剛得知,志誠同志這幾日出差了,不再東臺縣。”
  “是嗎?”葉明鏡撫了撫眼鏡架,從口袋里掏出了手機,“我給他打個電話吧。”
  孫偉銘見葉明鏡要給方志誠打電話,臉終于垮了下來,道:“還是我來打吧。”
  言畢,孫偉銘掏出手機,走到了會議室外,撥通了方志誠的電話。
  方志誠正坐在辦公室內泡茶,他對面則是李卉。李卉也正在勸說方志誠趕緊去會議室,不過被方志誠拒絕了。
  “有句話叫做請神容易送神難,我今天是要讓孫偉銘知道,請神其實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方志誠看了一眼手機號碼,直接丟給了李卉,吩咐道,“就說我暫時不在。”
  李卉臉上露出苦笑,接通了電話,立即便感受到了孫偉銘心中鋪天蓋地的怒火,“
  方志誠,我命令你五分鐘內,立即出現在會議室!否則,后果自負!”
  李卉醞釀了下情緒,脆聲匯報道:“偉銘書記,您好,我是李卉。現在方局不在辦公室,等會我再幫您轉告如何?”
  孫偉銘見接電話的不是李卉,幾乎要暴走了,他的脾氣也算是極好的,但今天被方志誠挑戰到了極限,如果方志誠在自己的面前,他恨不得暴揍他一頓才能解氣。
  “李卉,方志誠究竟去哪里了?你必須給我找到他,不然整個招商局都吃不了兜著走!”孫偉銘憤然掐斷了電話,將手機舞得高高的,終究還是按捺住脾氣,穩步踏入會議室。
  孫偉銘終于意識到了,今天這個局面,完全是方志誠布置出來的,故意讓自己難看,若是他真暴走了,豈不是正中他的下懷。不過再好的脾氣,遇到方志誠這種囂張跋扈的行為,也是難以控制,所以他坐回位置上,感覺整個人都在氣得發抖!
  鄧博宇咳嗽了一聲,追問道:“志誠同志,他人究竟在不在東臺?若是不在東臺的話,我們便直接去招商局看一看,然后再去東臺招商投資服務有限公司考察一下。”從鄧博宇的表情來看,對孫偉銘頗為不滿,讓兩位貴客等候許久,這顯然不是正確的待客之道。
  鄧博宇對孫偉銘還是挺看重的,當初他還在縣長任上時,鄧博宇便看中了他的實力與能力,不過今天格外失望,覺得孫偉銘在處理問題上,還是太過拖泥帶水,沒有青年干部的果斷。
  孫偉銘不知該如何解釋,他總不能直說,方志誠人在招商局,只是故意不肯來參加會議,那將至他這個縣委書記于何地?堂堂的縣委書記調不動一個招商局長,這可是天大的笑話。
  但若是鄧博宇等人一起涌到招商局,正好撞見方志誠,豈不是會出現前后矛盾?
  孫偉銘只能解釋道:“我方才打電話過去確認了,副局長李卉接的電話,方志誠已經出差歸來,只是暫時有點事,還請大家再等上片刻,應該很快便能過來。”
  孫偉銘在賭,剛才自己與李卉表達的怒火,方志誠應該能夠清醒地知道后果了。
  邢繼科一直沉默不語,冷眼旁觀,畢竟事情是由孫偉銘和方志誠之間的矛盾引起,他犯不著給孫偉銘來擦這個屁股。
  又等了七八分鐘,孫偉銘終于坐不住,趨到邢繼科的身邊,低聲道:“繼科同志,今天事關我們東臺縣的臉面,不如你出面,從中協調一下,如何?”
  這是孫偉銘與邢繼科搭班子以來,孫偉銘第一次如此放下態度,邢繼科心中說不出的爽快,他不動聲色,點點頭道:“我出去打個電話,再催催!”
  邢繼科打了電話過去,方志誠有點意外,他與孫偉銘有矛盾,但不至于連邢繼科也得罪。
  方志誠語氣謙和地笑道:“繼科縣長,您好!”
  “志誠啊,我可一點也不好!”邢繼科的語氣很是輕松,與孫偉銘完全不一樣,方志誠今天作為也算是幫自己出了一口惡氣,風趣地笑道:“現在鄧市長一行人,等著你過來匯報工作呢,如果你再不來救場,我這個縣長怕是當不了多久了。”
  “啊?”方志誠佯作很訝異,連聲道,“人有三急!我剛才去了一趟廁所,沒接到偉銘書記的電話,真是不湊巧!我現在便趕過來,還請各位領導稍等片刻。”
  邢繼科見方志誠給足自己面子,他暗忖這小子倒是挺上路子的,旋即轉身進了會議室。大約兩分鐘之后,方志誠氣喘吁吁地推開了門,臉上露出焦急與慚愧之色,道:“真是對不住各位領導,我讓大家久等了。”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