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280 忍一時風平浪靜

方志誠有意在招商局各科室綜合辦公室走了一圈,不出意料,聽到了下面人的滿腹怨言。
  招商局原本通過競崗的形式,部分人被調入東臺招商投資服務有限公司,但如今縣政府商議對招商公司進行調整,無疑惹得人心渙散。依稀有人抱怨,諷刺招商局的領導實在不靠譜,前面承諾得很好,現在卻是有了變化,以后去向不定,說不定得喝西北風了。
  方志誠坐回辦公室,李卉敲門進入,臉上露出憂色。東臺招商服務有限公司是由李卉負責的,如今事態有變,首當其沖感覺到壓力的,除了方志誠,便是李卉。
  方志誠將門關上,指了指沙發,淡然道:“坐!”
  李卉撫平裙角,坐正身體,嘆了一口氣,道:“方局,那件事是不是已經定下來了?”
  方志誠坐在李卉的對面,拾起了茶具,一邊泡茶,一邊說道:“沒有文件下發,什么事情都定不了!”
  李卉臉上露出苦笑之色,道:“現在招商局謠言紛紛,即使沒定下來,如果不給一個確切的答復,恐怕還是會影響大家的工作士氣。”
  方志誠點了點頭,輕聲道:“卉姐,我理解你的心情,但現在你我要沉住氣,若是我們都亂了,那么招商局只會變得更亂。”
  李卉從方志誠身上感覺到大將之風,心情平復了些許,沒有一開始那般焦急,輕嘆道:“招商公司從一開始便由咱們招商局統籌運作,如今為何要作出調整?也不知縣里,是如何考慮的。”
  方志誠暗嘆了一口氣,此事其實是自己與孫偉銘之間的一次交鋒,繼而影響到了招商公司的控制權。個中原因,他無法與李卉如實說出,只能暫時安撫道:“縣里有他們的安排,但我們招商局也不可能任由縣里擺布。你現在得做好他們的思想工作,吩咐他們不要人云亦云,要控制好情緒。至于其他工作,我會盡快處理好的。”
  李卉點了點頭,從方志誠的口中讀出了信心,她站起身出門去了。李卉知道東臺招商投資服務有限公司對于方志誠的重要性,這是他在東臺招商局精心策劃許久方才成型的。為了招商公司能夠順利成功建立,方志誠加班無數個夜晚,如今出現變動,他必定是第一個不允許的。
  未過多久,李卉召集幾名科長,召開一個小規模的會議。在會議上,她首先聲明招商公司的調整方案并非既成事實,縣政府還在溝通商議,會充分考慮各位同事的心情;其次,希望大家安下心來,不要因為外界原因,影響現在手上的工作。
  方志誠知道,李卉的這次溝通會議,只能起到短暫的效果,如果想要打消招商局內部的疑慮,必須要縣政府盡快表態,取締調整方案,否則,謠言只會越鬧越大,招商局也會變得更加混亂,不可收拾。
  幸好,現在的方志誠已經不是當初剛進入招商局的時候孤立無援,他身邊已經有伙伴,在當危險到來時,能夠跟自己站在一起,共同分擔壓力。而通過短短一年的時間,招商局的全體成員對方志誠已經有了信任感,他們親歷了變化,相信這個年輕的局長,有實力做到力挽狂瀾。
  ……
  “滴滴……”
  兩聲汽車鳴笛聲從身側傳來,鄒郁轉身望去,卻見后排的窗戶被拉下,露出了孫偉銘的臉。鄒郁嫵媚地笑了笑,快步走過去,擠進了孫偉銘的懷里。
  “去西郊!”孫偉銘與司機吩咐道。
  司機跟了孫偉銘五六年,深受他的信任,自然知道西郊在哪里。司機點了點頭,發動了車子。大約一個小時之后,轎車停在了一處小高樓的門口。這棟小高樓是孫偉銘三個月前秘密買下的房產,坐落在縣城西郊的一個小鎮上,很是偏僻。此處也是孫偉銘與鄒郁近期偷情之處。
  雖說孫偉銘與鄒郁的關系人盡皆知,但他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落在眾人的眼中,因此跟鄒郁就不能太過明目張膽了。
  進了小高樓,鄒郁先給老公撥打了個電話,然后便去衛生間洗澡。洗完澡出來之后,孫偉銘早已準備了一個紙袋子,拋給了鄒郁,囑咐道:“換上……”
  鄒郁打開袋子,抖了抖,乜了孫偉銘一眼,媚笑道:“這能穿嗎?”
  孫偉銘聳了聳肩,笑了兩聲,道:“當然能穿,這是送你的禮物。”
  鄒郁盡管放得很開,但穿情趣內衣,還是心中羞赧無比。孫偉銘欣賞著鄒郁換衣服的動人姿態,扶著椅子把手,手指輕輕地敲擊,發出吧嗒吧嗒的響聲。幾分鐘過后,鄒郁一手掩著胸口,一手捂著腹下,啐道:“真是太羞人了!”
  孫偉哈哈大笑,從椅子上一躍而起,然后將鄒郁抱在懷里,狠狠地拋到了床上……
  半個小時后,風雨間歇,孫偉銘抽著香煙,淡淡問道:“招商局現在局勢如何了?”
  鄒郁露出個慵懶的姿勢,得意地說道:“偉銘書記,神機妙算。方志誠還是太過年輕,現在招商局人心惶惶,一點斗志都沒有了。”
  孫偉銘吐了一個煙圈,徐徐說道:“方志誠,是個不錯的人才,可惜性子太孤傲,眼高于頂,除了文迪書記之外,沒人放在他眼中,所以我這次必須要好好地收拾一下他。”
  “招商公司莫非真的要調整給土地管理局或者規劃局?”鄒郁適時地問道,她畢竟是招商局的一員,這么誘人的一塊蛋糕被分出去,她還是心有不舍的。
  孫偉銘彈了彈手中的煙灰,笑道:“莫非你還有更好的想法?”
  鄒郁低聲笑道:“能不能把招商公司分出去,然后我來管。當然,還得把我的編制調整一下,之前我便想要進政府辦了呢。”
  孫偉銘眼中閃出一道精光,鄒郁的提議很不錯,雖說最大的獲利方是鄒郁自己,但未嘗不是一個好的選擇,鄒郁是招商局副局長,她成為招商公司的負責人名正言順。同時,通過編制調動,將鄒郁放到政府,使得招商公司成為縣政府的下屬機構,在行政級別上還升了一檔。但他沒有輕易允諾鄒郁,笑道:“此事咱們還得從長計議。”
  孫偉銘對方志誠還是很了解的,這不是一個輕松對付的年輕人,若是只看他的外表,很容易會被其迷惑,所以還是得小心謹慎一點,以防方志誠還有什么后招。
  兩人又躺了半個小時,鄒郁起身開始穿衣服,她知道孫偉銘是不可能在這里過夜的。盡管與自己的關系親密,但他在家中還是一個孝順的兒子、負責的丈夫、慈祥的父親。
  鄒郁已經習慣了自己是他情人的身份,而孫偉銘很滿意鄒郁的心態,這才是他與鄒郁始終保持情人關系的原因。
  鄒郁知道孫偉銘很多秘密,但孫偉銘一點都害怕鄒郁會泄露出去,長期的關系已經讓兩人培養出了畸形的信任感。
  晚上十點左右,孫偉銘回到家中,上樓第一件事是推開房門,看一眼自己的兒子。見兒子已然熟睡,孫偉銘才回到衛生間洗澡。妻子何紫慧幫孫偉銘放好了洗澡水。何紫慧盡管已經三十六,但依舊保養得很好,若是精心打扮一下,最多不過三十出頭的美貌婦人,只是孫偉銘對她的感情,更多是親情。
  “下個月,小虎要中考了,我準備將他送到市里去讀一中,只是他的成績稍微差了一點。”孫偉銘洗完澡后,何紫慧一邊將臟衣服丟入洗衣機內,一邊擔憂地與孫偉銘輕聲說道。
  孫偉銘擺了擺手,點頭道:“此事我前段時間托人咨詢過了。只要他正常發揮,上銀州一中沒有任何問題。”
  何紫慧表情豁然開朗,輕聲道:“不會給你的工作帶來麻煩吧?”
  見何紫慧小心翼翼的模樣,孫偉銘心中升起一股感動,在家人的面前,他不需要考慮被利用,也只有自己的家人才會在請求自己辦事時,考慮到自己的立場。所以孫偉銘在家人面前總是展現出另一種形象,正直、溫暖、儒雅、孝順……
  “沒事的!小虎是我兒子,為了他的事情,其他都可以放在一邊。”孫偉銘走過去,輕輕地捏了捏何紫慧的手。
  何紫慧笑了笑,按動洗衣機的開關,道:“我們一家人都為你驕傲自豪,你當官這么多年不容易,可不能因為我們的緣故,讓你走徇私走后門,讓有了話柄……”
  孫偉銘嘆了一口氣,擺擺手道:“放心吧,我心中有數。”對于他而言,讓兒子上個好點的高中,又有何難呢?孫偉銘嘆的這口氣,帶著些許自責,畢竟在何紫慧的面前,他說了很多自認為善意的謊言。
  洗完澡之后,孫偉銘沒有上床休息,而是踏入書房,翻開皮包,取出公文繼續工作。途中,何紫慧送了一杯濃茶,隨后又添了一次水。大約凌晨兩點左右,孫偉銘回到房內,何紫慧依然側臥熟睡。
  孫偉銘輕手輕腳地躺下,很快進入夢鄉。
  即使再飛揚跋扈,回到家中,孫偉銘終究還是回歸平靜。R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