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275 孫偉銘空前憤怒

與邱恒德閑聊片刻,了解了一下如今銀州的局勢,看似平和,但卻是暗潮洶涌,張國鑫并不安于現狀,試圖扭轉現在的被動局面,想要從宋文迪手中爭取更多的話語權,尤其是在市政工作的掌控權方面,他作了多次努力,均被宋文迪巧妙化解。144-書院-無彈窗www.booksrc.net》
  宋文迪剛晉升了一級,頭上戴著副省長的光環,張國鑫無論級別,還是實際職務都被宋文迪壓了一頭,這讓他頗為被動。
  作為宋文迪旗下第一支持者,邱恒德在宋文迪逐步變得強勢之后,他的地位也就顯得格外穩定,如今在常委當中排名第四,緊隨市委副書記之后,也成為下屆市委副書記的熱門候選人。
  不過,地位越高,所面對的壓力也就越大,如今對手不會將攻擊點落在宋文迪的身上,但會從邱恒德此處尋找蛛絲馬跡,獲取掣肘宋文迪的機會。
  方志誠也曾聽過一些消息,近期有不少人投訴舉報,指責市委組織部考察干部有問題,如干部能上不能下、黨員隊伍出口不暢、干部考察方式單一、監督不力等問題,甚至有人鬧到了省委。
  邱恒德心中藏著事情,不過,這并不是方志誠能夠解決的。兩人又聊了一陣關于東臺的發展問題。
  邱恒德肯定道:“現在東臺的招商局面打得很開,齊氏集團進入東臺,不僅改變了東臺的地位,而且還改變了銀州的商業格局。預計在兩年內,銀州的發展重心會逐步東移,以東臺為軸,慢慢向云海聚攏,繼續深化商業金融亞中心的發展策略。”
  方志誠點了點頭,輕嘆道:“不過,我還是有點擔憂……”
  邱恒德眸光一閃,笑問:“是不是東臺班子的問題?”
  方志誠笑了笑,沒有正面回答,畢竟他現在的身份是東臺招商局長,在組織部長面前反映問題的話,那就有打小報告之嫌。即使與邱恒德私交很好,但在這個場合說公事,不能太過直接。
  邱恒德托著下巴,沉吟許久,評價道:“孫偉銘是一個很有魄力的年輕干部,只是私心重了一點,做事有沖勁,同時有時候也太過功利性。至于其他幾個干部,在東臺的號召力不及孫偉銘,如此一來,使班子容易成為一言堂。”
  邱恒德是市委組織部長,對轄區內的重點干部還是有足夠的了解,窺一斑而知全豹,他通過干部的簡歷,便能了解整個銀州的局勢,這是一種基本能力。
  方志誠苦笑道:“現在政府工作一團亂,縣長邢繼科提出的發展方案,百分之九十都會斃掉。”
  方志誠說的是實情,邱恒德點了點頭,輕聲道:“這是所有班子在磨合的時候,都會面臨的陣痛,我們需要抱著寬容的態度來看。但一切磨合的前提要建立在不影響大局角度上。”
  方志誠不動聲色,從邱恒德的語氣,能瞧出市委對孫偉銘還是十分重視的,默認了他在東臺的行為。從孫偉銘的角度出發,他這么做也是有道理的,前任縣委書記錢德琛在東臺扎根多年,在官場中建立了龐雜的人際脈絡,重病要用重藥治,否則很難取得成效。
  所以孫偉銘大刀闊斧對東臺的官員進行了整改,這獲得了市委組織部的默認。不過,方志誠的態度,卻是讓邱恒德心中存疑。宋系之所以對孫偉銘采取支持的態度,主要是因為在雙規錢德琛的行動中,孫偉銘展現出來的配合態度使然,宋文迪與邱恒德均將孫偉銘視作自己派系的人馬,但如今從方志誠的語氣中瞧出,對孫偉銘不太感冒,這讓他心中騰起了疑云。
  原本以為孫偉銘與方志誠走得很近,莫非只是一個假象而已。若只是假象,那么宋系便要考慮,后期對孫偉銘的支持力度了。
  方志誠也只是蜻蜓點水,沒有明言心中對孫偉銘的警惕,畢竟孫偉銘在明面上對自己還是關照有加,尤其是在招商工作上,不遺余力地對自己給予支持。但方志誠哪里不知道孫偉銘的用心,只是利用自己,幫他爭取足夠的政績而已。
  方志誠被孫偉銘利用了多次,成為別人玩弄于股掌之間的棋子,又豈能心甘情愿?
  書房的門被輕輕推開,卻是樂樂露出了半個腦袋,輕聲道:“叔叔,我們要回去了。媽媽問,要不要送你一程?”
  方志誠連忙站起身,笑著與邱恒德告辭,走到門口,一把將樂樂抱起,讓她坐在自己的肩上。謝雨馨看到方志誠與樂樂其樂融融的模樣,眼神中透出一股溫暖之意。
  上車之后,方志誠與樂樂坐在后排,十來分鐘之后,樂樂在方志誠的懷里睡著了。謝雨馨轉頭看了一眼樂樂,只見她臉上露出甜美的笑容,輕嘆道:“也不知為什么樂樂特別依賴你。”
  方志誠笑道:“依賴是互相的,我也依賴樂樂,她能給我帶來歡樂。”
  謝雨馨微微一笑,突然想起了什么,臉上露出意思憂傷,輕聲問道:“今天你下去跟馮坤奇聊什么了?”
  方志誠撓了撓頭,輕笑道:“我能不說嗎?”
  “不能!”謝雨馨輕哼一聲,秀目圓睜,從后側望去,自有一股嬌憨的味道。
  方志誠淡淡道:“我跟馮坤奇說,我是你的男朋友,以后讓他離你遠一點,不然我就揍他。”
  謝雨馨嘆了一聲,苦笑道:“你還真會說謊。”
  方志誠沉默片刻,反問道:“我沒說謊。”
  謝雨馨笑了笑,道:“不過,還是謝謝你。我知道你是為了我,才會追下去警告他的。”
  謝雨馨看上去很平靜,方志誠看了不知為何內心一抽,“你是不是對他還有感情?”
  謝雨馨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畢竟,我們曾經那么相愛過,即使那段感情變成了碎片,但偶爾想起,仍會輕輕地心痛。不過,我很理智,再也不會把那些碎片復原,過去的,就讓它徹底過去。”
  方志誠點了點頭,沒有多言,知道這是謝雨馨心中的傷痕,今晚能與自己說了這么多,已是她最大的極限。
  目送謝雨馨的紅色轎車離開,方志誠嘆了一口氣,往樓上行去,還沒進門,發現里面傳來一陣笑聲。方志誠摁響門鈴之后,門鎖被擰開,露出徐嬌的一張俏臉,進屋之后,發現客廳中間擺了一張麻將桌,除了徐嬌和秦玉茗之外,還有一男一女。
  方志誠盯著那女人看了許久,總覺得面熟,秦玉茗介紹道:“志誠,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大學時代最好的朋友沈薇。而那位帥哥,是他的老公蕭鏘。”
  “你好,我叫方志誠!”方志誠先與蕭鏘握了握手。
  隨后沈薇主動伸出手,她手指與方志誠輕輕觸碰了一下之后,突然臉上露出疑惑之色,掩口驚嘆道:“我們見過面了!”
  方志誠露出疑惑之色,搖了搖頭,笑道:“我只是覺得很面熟……”
  沈薇坐在椅子上,拉了拉身側秦玉茗的身體,然后閉上了眼睛,將頭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方志誠這下露出恍然之色,嘆道:“真巧,原來是今天從東臺回銀州那班大巴上,坐在我身側暈車的那位女士。”
  沈薇臉頰升起一抹嫣紅,與蕭鏘輕聲道:“我今天身體極不舒服,坐車暈了好久,然后他在車上照顧了我。”
  蕭鏘臉上露出恍然之色,笑道:“謝謝你。”
  方志誠擺了擺手,暗忖只是借了個肩膀而已,連忙道:“不用客氣,舉手之勞。”
  寒暄一番之后,四人繼續打麻將,方志誠不太會,便坐在徐嬌身后看牌,同時偷偷地觀察這對夫妻,發現他們配合的十分默契,盡管是對家,但有時候會打出一些默契牌,只是打麻將更關鍵的是牌運,徐嬌盡管打牌的技巧很生疏,不過卻是手氣頗佳,連續自摸,糊了好幾牌。
  沈薇嘆了一口氣,笑道:“我發現小方是福星呢,他坐在徐嬌的身后,徐嬌手氣立馬就變好了。”
  秦玉茗白了沈薇一眼,道:“要不,讓他坐你身后?”
  沈薇吐了吐舌頭,笑道:“那還是不用了,我怕老公會吃醋呢。”
  蕭鏘揮了揮手,風趣地說道:“麻將桌上無父子,更無夫妻。我才不會吃醋呢。”
  秦玉茗笑出聲,道:“哎呀,薇薇,你家老公不要你了,那可怎么辦呢?”
  沈薇瞪了蕭鏘一眼,佯怒道:“敢不要我??那最好不過了。改明兒,我就去貼征婚告示,保證有人排隊過來應征。”
  蕭鏘趕忙認栽,作了個打住的手勢,道:“我認錯。不過是打麻將而已,輸錢無所謂,把媳婦弄丟了,那可太不值了。”
  沈薇和蕭鏘這對夫妻一唱一和,麻將桌上的氛圍倒是挺活潑,方志誠在旁邊看了一陣,差不多了解了牌桌上的規則,徐嬌有點疲憊,便推著方志誠代打幾牌。
  方志誠剛剛坐下沒多久,只覺得腳背被踩了一下,他看了一眼右手邊的沈薇,沈薇連忙低下頭。
  方志誠琢磨一番,頓時想到發生了什么心中暗自苦笑,這沈薇還真是一個熱情似火的少婦,她脫了鞋子,想要腳底去踩對面老公的腳背,沒想到方志誠突然伸直了腳,那柔軟的腳掌竟是踩到了方志誠